踏古-《琵琶相》·内敛而激扬

离开了故土却更迷恋了中国古典文学,诗词,传统绘画, 古典音乐.特别是传统中国乐器演奏的乐曲,如杨柳岸边幽幽低吟的短笛<追风的女儿>, 如流水风瑟的子牙<高山流水>觅知音的古琴,洞萧的丝竹荫语… 花事曾在听我贴风笛后,很简约地归纳比较了”丝竹采之于植物之质,故阴郁居多。然琴瑟取之于动物之鬃,而以激扬见长。”

除了竹管琴瑟等大多不同于西样铜管的现代钢筋,而是脱胎于已经被我们人类渐渐驱远的植物与动物,但是就象最近西方盛行的new age music,在混凝土丛林洒下灰色光硬中逡巡的都市浪子们,又想重新地放逐情怀,幻想着能够重新回归自然,牧歌苍茫原野.

明朝万历年间,虞山琴派的创始人严天池(1547-1625)合百家之长,创立了“清、微、淡、远”的琴曲风格;春秋时代著名琴家伯牙的弹奏而与钟子期结为知音的古曲《流水》,曾在70年后期,入选美国发射的向太空探索宇宙生命的“航行者”号中放置的唱片,又带着探寻地球以外天体人类宇宙伙伴的使命,到茫茫宇宙中寻求新的“知音”。让我不得不相信,美好的东西不仅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更是全宇宙的.

不过现在正在听的是这首踏古-《琵琶相》,你也听到了吗?

静穆中, 一队身着秦俑般铠甲的护疆卫国的兵士,在大漠孤烟中,渐远渐近,步伐整齐而坚定;

在默默的行进中,空旷孤寂让他们回想到自己的秦淮明月, 熙攘长安, 善舞长袖,琵琶爱人

穿过云层,是敦煌飞天女神的吟唱,她高昂动情,祥云腾空, 啊啊~~~~~~~

飞天女神啊,你的歌声让我人在孤漠,心念江南,

战鼓渐行渐远,奔马扬起沙尘,旌旗忽隐忽现在黄昏的暮色中…

匡古的岁月啊,当年的丝绸绿洲楼兰古城,却只留下断壁残垣诉着昔日的繁荣…

踏古-《琵琶相》,内敛而激扬,让远方的故乡在心中静静流淌…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