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频繁污染,该追究谁的责任?

  从来没有什么比环境污染更容易引火烧身。昨天我们还举目远眺太平洋彼岸的石油泄漏事件,为他们海域的游鱼们被污染而鸣不平,没想到今天这把火已经蔓延到大连,烧得我们措手不及。

  7月16日18时许,辽宁省大连新港附近中石油的一条输油管道发生爆炸起火,事故导致1500吨原油流入海洋,近百平方公里海域被污染,海面浮油最厚达一米。据称这次爆炸事故是由一艘外籍油轮引起,但是遭受直接污染的却是我们的空气、土壤、植被和海域。

  如果说这次大连新港的输油管道爆炸只是由他国船只引起的偶发事故,那么还有很多环境污染事件就反映出我们的理念的确有问题。

  7月3日15时50分,紫金矿业下属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的池内酸性含铜污水出现渗漏,据官方的调查通报称,公6号集渗观察井与排洪洞被人为非法打通,井内渗滤液涌水量超过回抽量时可直接通过排洪洞排入汀江,导致渗漏的污水直接进入汀江。此次渗透事故造成约有378万斤鱼死亡。

  另据人民日报报道,近年来,内蒙古草场退化严重,与上世纪70年代初比,没治理过的草原产草量只有以前的一半。据悉,当地矿产开采毁坏草原植被,严重破坏地下水资源,呼伦贝尔7大河流全部出现断流。

  2009年10月14日,中国摄影家卢广凭借《关注中国污染》专题,获得第30届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并成为了中国内地受此嘉奖的第一人。卢广的摄影作品展现给我的是另一个环境千疮百孔的中国。

  无数环境污染事件,只是一个病因所呈现的不同症状。病根不除,症状的爆发只是早晚的事。

  经常听到一种“发展经济不能以损害环境为代价”的论调,这个论调的另一面意思是有时破坏环境的结果是发展了经济。在唯GDP论还是社会潮流时,这种论调就很有市场。很多机构或个人,一切唯“发展经济”论,就算产生了环境污染,也显出一副“正当防卫”般的无奈。执法部门还是一边大张旗鼓地倡导戒烟,一边又允许卖烟的水平。一边高喊要严打污染,一边却堂而皇之来收取污染罚款,让那些靠简单算术就明白交罚款成本更低的企业只会偷着乐。这种明紧暗松的政策,让种种污染新闻的涌现成为必然。

  好像没有人怀疑“发展经济不能以损害环境为代价”这句论的断致命点,如果损害了我们生存的环境下的发展,还叫不叫发展?发展应该都是向好的、积极的、健康的。在青山绿水边住山洞固然不能叫发展,在垃圾堆里盖别墅就能算是发展吗。对发展理念的歪解,导致社会运行的畸形。所以才有河流不断被污染、草原不断被沙化、青山不断被毁坏、矿工不断被矿难、人民不断被幸福。

  西方主导的传统工业文明曾经是一个挑战自然、索取自然、大量消耗不可再生的矿物资源的过程。人类在20世纪创造的物质财富超过了以往历史的总和,却导致加速了地球资源的消耗,多次造成巨大的生态灾难。早在163年前,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对资本主义工业发展所造成的生态和环境问题进行了无情的批判。马克思批判了资本主义社会人与自然的异化,指出“异化劳动”造成了“文明的阴沟”、“自然的荒芜”和“日益腐败的自然界”。在遭受工业污染的恶劣生存环境中,工人们“任何一种感觉不仅不再以人的方式存在,而且不再以非人的方式因而甚至不再以动物的方式存在”。

  资本主义好像很诚恳地接受了马克思的的批判,已经走出了“文明的阴沟”,开始了尊重自然亲近自然的新路线。我们却正处于尴尬境地,既荒废了祖先那套“师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精髓,也没跟上资本主义进步的步伐,深深陷入和陶醉在“文明的阴沟”里不能自拔。虽然经过多年努力,我国经济增长方式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结构不合理、产业层次低、生产方式落后、综合竞争力弱的局面仍未根本改变。我们经济体系下的产品质量较差,标准水平不高,能源消耗高,资源浪费严重,已经成为影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一个重要因素。

  西方失去了成为生态文明领头羊的机会,而为中华民族的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契机。我国在实现工业文明的过程中无缘享受发达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所拥有的廉价资源和环境容量,我国正以严峻的生态环境供养着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向工业化迈进。因此,只有不触及生态环境的底线,经济的发展才有可能,和谐社会才有可能。必须坚持人与自然和谐的原则,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生态文明。我们既不愿意住在山清水秀环境下的山洞里,也不愿意住在垃圾山上的别墅里,我们一定要住在山清水秀美景中的别墅里。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