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石刻文化漫谈之三:塔铭墓志与摩崖题记

塔铭、墓志,属陵墓石刻,此类石刻还包括石棺、石椁、石涵、墓前墓门、辟邪、镇墓兽及将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伦理道德观念、迷信思想和石雕艺术凝聚在一起的石人、石马、石羊、石狮、华表等群雕。因嵩山有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的塔林,保存有唐至清代完整的砖石墓塔228座,加上塔林
  周围和嵩山其他寺院的塔,多达259座,故嵩山塔铭石刻数量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诸如唐法如禅师塔铭、法玩禅师塔铭、净藏禅师塔铭、同光禅师塔铭、五代唐法华钧禅师塔铭,等等。
  塔铭亦称塔志,一般镶嵌于塔的背面,正面则镶嵌塔额题铭,额铭内容简单,只说明某年某月为谁立的塔。塔铭内容详细,不仅说明塔主的生平事迹,还说明塔主圆寂后,门人为其建塔的过程。加之立塔僧人一般皆为寺院住持、首座等具有较高佛学修养的高僧、名僧,故撰写、书丹塔铭者,一般是当代当地能文善书的好手,所以嵩山塔铭不仅是研究中国佛教、尤其佛教禅宗的历史及各派系之间纵横关系,而且是研究历代文学和书法艺术的珍贵史料。此外,少林寺塔林还有两品反映中外文化交流的塔铭:一品是嵌于少林寺塔林中部偏东、照公和尚塔上的“照公和尚塔铭”,一品是嵌于塔林西南角印度就公和尚塔上的“就公天竺和尚塔铭”。其中“照公和尚塔铭”,元至元五年(公元1339年)刻,日僧邵元撰文并楷书,文义简洁,语言流畅,感情真挚,书法亦佳。1973年,此铭拓本曾随河南其他碑刻在日本东京展出,郭沫若先生题诗以赞:“邵元撰写照公塔,仿佛唐僧留印年,花落花开沤起灭,何缘哀痛着陈言?”
  墓志,是记载墓主生平的石刻,有的置于墓内,有的置于墓前,萌于东汉,兴于两晋、南北朝,传至明、清而不衰。1986年至今笔者曾查到嵩山之阳有墓志25方,诸如唐代孙君(文汪)墓志铭、明代“明故耆士王公墓志铭”、“故明苑事登封县令鄢公墓表”、“李春谷夫妇合葬墓志铭”、清代“杨君(怡亭)墓志铭”、“静奄王公墓志铭”等。这些墓志形状大同小异,有方形、覆斗形等。一般志盖顶上为用篆、隶等书体书法的志题,志文在志石四周,或伴有人物、花卉图案。有的无志盖,仅有志石。如孙君墓志铭,全称“大周洛州登封县故上护军孙君墓志铭”,唐大周圣历元年(公元689年)刻,略呈方形,高、宽均47厘米。有的由志盖和志文合成,如明代“李春谷夫妇合葬墓志铭”,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八月十八日造,志盖篆刻志题“明禀生春谷李公配孺人范氏合葬墓志铭”,盖长66厘米、宽63厘米、厚12厘米;志文楷书,石长66厘米、宽63厘米、厚10厘米。
  立在墓前的称墓碑,如清代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所刻“逸庵耿公府君之墓”碑,圆首方趺,碑全称“皇清诰封中宪大夫显考逸庵耿公府君恭人妣李氏之墓”,楷书,竖刻于碑中,其两侧分别刻耿介官职和其儿、孙姓名。有的墓碑,碑石横长,如“景冬夫妇合葬之墓碑”,全称“嵩翁景公和元配夫人耿氏合葬之墓碑”,碑石横长160厘米、宽70厘米、厚23厘米,碑文楷书,41字,自右至左,竖10行,行满4字,字径10厘米,后款刻儿、孙等立碑姓名。碑周线刻花边。总之,墓志、墓碑均具有同塔铭一样的历史、书画和雕刻艺术价值。
  摩崖题记,即“就其山而凿之”的文字石刻,如唐代武则天石淙河“夏日游石淙诗并序”、“秋日宴石淙序”和石淙河宋代以后的许多刻记,及明代达摩洞外的“面壁洞天”题刻、清代景日胗于嵩山步道两侧崖石上刻书的“福”、“景”等字,都属这类石刻。如“夏日游石淙诗并序”和“秋日宴石淙序”,均刻在石淙河南北高约10多米的石崖上,皆为唐久视元年(公元700年)刻,薛曜楷书。其中“石淙诗并序”刻石,高365厘米、宽370厘米,是武则天“登”嵩山、“封”中岳大功“告成”后,为表达其心情,与李显、李旦、武三思、狄仁杰、张易之、张宗昌、李峤、苏味道、姚元崇、阎朝隐、崔融、薜曜、徐彦伯、杨敬述、于季子等十六位从臣“石淙会饮”时所写的诗。其中武则天七言排律诗写嵩、箕山之间石淙的自然风光,如玉似金的峰峦像沐浴在紫色的云气中一样,使“石淙”成为名胜之地,虽有“交风交雨”,也是自己治理的皇土之境,置身于此“万仞高岩”、“千寻幽涧”的秀美风景之中,与大臣们“且驻欢宴”、观赏群臣“仁智”,使她达到如痴如醉的兴奋境界。此刻为薜曜楷书,清劲丰肥,结构方严整齐,庄重正大,布局严谨茂密,大小兼施,特点如褚遂良“书法瘦劲奇伟”。因而,此碑不仅具有较高的历史和书法艺术价值,还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