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巴什佛寺遗址


  经幢都消逝在风里了吗
  那些牵动经卷唱呗的佛幡呢
  满地的石砾默默书写善哉善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在何方呢
  西大寺的墙垣映照著夕阳晚秋
  敷上了一层与时间绝缘的迷蒙
  辉烁出这一片残存的夯土基址
  是鸠摩罗什升座讲经的所在吗
  僧众披著袈裟,跨越河堤,走向彼岸
  听什师讲经,天女奏乐,诸天雨花
  真实虚幻,诸法皆空,诸相无相
  只有这条河,时而滔滔,时而潺潺
  超越时间就能超脱无量数劫,谁知道
  塔克拉玛干的沙数,超出恒河有几多
  一路上诵唱著南无阿弥陀佛、无量寿佛
  是返回禅室打坐,还是回到僧房就寝呢
  三世佛都教人涅槃出世,在龟兹
  空气中荡漾著曼陀罗花的芳香
  曼妙婀娜的公主都嫁了得道的高僧
  呼唤窗外的女奴汲取清澈的天山雪水
  献上一钵酥油,点上一盏灯
  什师的唱诵袅袅不绝,盘旋在
  佛刹的顶端,再上,再上一层楼
  虚无缥缈之上是仙山楼阁,是天籁
  玄奘大师在灞桥折了一枝长安柳
  西出阳关之时,听到沙漠的呼唤
  是佛祖的足迹,踩过沙碛怔忡
  烙下了玉盘的琤琮,无始无终
  后记:
  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一〈昭怙厘二伽蓝〉:“荒城北四十余里,接山阿隔一河水,有二伽蓝,同名昭怙厘,而东西随称。佛像庄饰,殆越人工。僧徒清肃,诚为勤励。东昭怙厘佛 堂中有玉石,面广二尺余,色带黄白,状如海蛤。其上有佛足履之迹,长尺有八寸,广
  余六寸矣。或有斋日,照烛光明。”这东西两大寺的遗址,在今库车北苏巴什地方铜厂河两岸,是古龟兹国的佛教丛林,鸠摩罗什在此住锡说法,阐扬圣教。玄奘大师西行求法,亦曾在此落脚。现在只剩下断壁残垣,废墟苍凉,但仍可依稀揣摩昔日的壮观气象。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