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足灵山品楹联

鸡足灵山品楹联

□ 安建雄

在鸡足山厚重的人文内涵中,楹联可算是一朵奇葩。作为享誉东南亚的佛教名山,在寺院庙宇中,佛理精深、禅意幽远的楹联实在不少。但作为一个普通的山水游客,我更情钟于情景交融、意趣辉映的山水楹联,景在情里,情随景动,一路游去,整个人似乎都和山融为一体了。

赏景品楹联,楹联将景色浓缩、升华,由眼睛沁入到心底。

“云间树色千花满,松里泉声白道飞。”这是进山不久后滴水亭的楹联,山青水灵的鸡足山已见影闻声了。

走不多远,是石钟寺,此处更显清雅恬淡,“心静秋澄月,情空云淡天”、“山古云常逸,梅开雪更艳”。

祝圣寺于1906年(光绪三十三年)被光绪皇帝赐名为“护国祝圣禅寺”,成为鸡足山十方丛林首刹,是佛教重点寺院之一,楹联当然也颇丰。“梦熟五更天几杵钟声敲不破,神游三宝地半空云影去无踪”,心静自可神清。寺中雨华台,“禅榻无灯凭月照,院门不锁望月封”,“青山作伴思三友,翠竹为邻赛七贤”。在方丈室,警醒之语昭然联中,“立来莫怕齐腰雪,谈处休贪满地花。”祝圣寺的客堂,待客之道是“香客莫嫌茶味淡,僧家不比世情浓。”当然,客人总是要走,“留云自是归崖壑,送客还须过五溪。”走出寺门回望时,寺门上赫然书着“退后一步想,能有几回来”,浅显易懂,却耐人寻味。

“去草收奇石,留云补断山。”悉檀寺寺门的楹联,短短十言,却是神来之笔,令人脱口叫绝。

一路赏美景,品佳联,实在是让人流连忘返。

在观瀑亭,看“千树寒松欺白日,一条飞瀑界青山”。在虚云禅寺的钟楼,品“几树烟霞几树月,一声风雨一声霜”。到寂光寺,“不待海枯才见底,但逢月上即敲门”。息荫亭下,深情凝望“春雨花山飞绛雪”,静心聆听“松风万壑声流泉”。传衣寺里,“峰影遥看云结盖,松风静听海潮生”。

“疑泛轻舟碧海中,不知身在翠微里”,这么优美的文笔,出自历览天下、任意东西的明代著名地理学家、文学家徐霞客之手,楹联悬挂在充满诗意的松风亭中。再往前,已接近山巅,此时纯净的云彩如在脚下,坐在彩云亭中,看“千片彩云生雪岭”,听“一声晓鸟破霜天”。风起云涌时,在云海庵闭上眼睛静听云海涛声,“云海澄秋,湛湛清晖容万象,触景捏来皆警语;雪峰插汉,凛凛寒威空一色,突声喝处罢诸参。”

终于登上了巅峰,为看翌日的旭日东升,夜宿金顶寺。心静如水不眠时,让自己融入天籁,此时,“四围山色观无象,万里月华听有声”······

诚然,鸡足山的楹联远远不止如此。因喜爱而辑录数联,与游览或朝拜过鸡足山的朋友们一起回味,也愿未曾游过的人们神往。

来源:大理日报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