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克宗 传说中菩萨降落的圣地

  独克宗,传说中菩萨降落的圣地

  段兆顺

  没有大理古城的优雅,没有丽江古城 的华丽,洋溢着浓郁藏族风隋的独克宗古城,还是让人着迷乃至沉醉。这座真实存活于香格里拉县城一隅的古城,蓄满了1,300多年的历史荣光,是云南藏区自唐以来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重地。千百年的风风雨雨,让独克宗既有过兵戎相争的硝烟,也有过茶马互市的繁盛。

  古城里的月色浪漫

  沿着古老街道上深深浅浅的石板路走进独克宗,两旁藏汉合璧的古朴木屋一幢接着一幢。初看时有些粗狂浑厚,细节之处无不透着精美,装饰的色彩艳丽得近乎夸张,却十分切合这种古朴的风格和通透的天空。雪域高原的纯净阳光里,古旧的木屋在铁青色的石板路上投下错落重叠的身影,簇拥着延伸、扩散,形成了一片与外部的鲜亮完全不同的沧桑,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气息。

  一条盘旋于崇山峻岭间的茶马古道,构建起云南与西藏间最原始的通道,让独克宗成为雪域藏乡与滇域众多民族文化的交流窗口,川、滇、藏茶马互市的通衢。于是大量的马帮、商队往来于此,带来了独克宗的繁盛一时,也带来了文化层面的交汇融合。以至于当我们走进独克宗时,仍能感觉到康巴文化和汉文化的韵味飘荡在每个角落里。

  独克宗最初是以寨堡形式出现的。唐仪凤、调露年间(公元676~679年),吐蕃在维西其宗设神川都督府,在今香格里拉县城的大龟山建立官寨,垒石为城,名为“独克宗”,本意是“建在石头上的城堡”,也即历史上著名的“铁桥东城”。现在我们所看到的独克宗古城,就是后来环绕山顶上的寨堡先后建成的。

  “独克宗”还有另一层延伸出来的寓意,即“月光城”。据说当时在独克宗的兴建过程中,工匠们把当地出土的一种白色粘土用作房屋外墙的涂料。这或许只是一个无意间的举动,却给独克宗带来了无尽的浪漫和神秘色彩。每逢月夜,银色的月光与白色的古城互映交融,分外清新澄亮,让人如入明澈净土,所以就有了“月光城”的寓意。美妙的地名本身,饱含着心的寄托,或者是城的寄托。这种唯美的意境,是难以临摹,更是难以复制的。

  当然,很少被人提及的是阳光,司空见惯,而又仅属于这座古城的阳光。她是明丽的,又是纯净的,盈盈的光波似乎始终在流动着,不带任何杂质地流动着,滋养着这座写满岁月沧桑的古城。

  经幢上的精神慰藉

  若非当地人的特别指点,外来者几乎很难注意到古城的格局是按“八瓣莲花”风格设置的。在藏传佛教经典中,相传有座神秘的古城“香巴拉”是菩萨降落的地方,壮丽的雪山是外环,八瓣莲花状的城堡中生活着香巴拉人民。城里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十分富足,美食和各种财富就悬浮在空中,随处可取。生活在香巴拉的人不执不迷也无欲,生活和乐,无人犯罪。香巴拉的中心有一座“卡巴拉”宫殿,是香巴拉尊贵主人的居所,而这位国王便是菩萨的转世……虽说是传说,但在香格里拉,在独克宗,许多时候我们往往难以将传说与现实清晰地剥离开来。在这莲花圣地,据说只要心诚,似乎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大龟山都是古城的中心。独克宗的所有古民居建筑,都是从山脚的臧公堂开始,井然有序而又自然舒坦地呈放射状展开的,与传说中“香巴拉王国”的八瓣莲花布局几乎完全一样。事实上大龟山并不高,但与四周那些低矮的古民居相比,却也能轻易将占地1.6平方公里的古城尽收眼中。山脚下,雪山怀抱中的这一千多幢古民居,始终遵循着藏传佛教的建城风水理念,在日月的呵护下,默默承续着这中国乃至世界独一无二的圣地传说。

  时过境迁,如今唐时吐蕃兴建的官寨不在,明朝丽江木氏土司修建的“香格瓦”寨亦不在,大龟山成了一座小小的公园,大门正对着月光广场。一条石梯直通山顶,山顶有座名为朝阳楼的庙宇,庙的四周是一条一米多宽的小径。站在山顶四处远望,木板覆顶、土木结构的藏汉合璧古民居,城外田野里高大的青稞架,以及远处雄奇的雪山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显得悠远而神秘。

  这种景致,往往神奇高远得让人难以把握,不自觉地总是想寻找一个实际的精神寄托,于是朝阳楼旁巨大的吉祥胜利幢就成了精神的落点。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简,金黄色的身影直刺苍穹,站在转经筒下抬头仰望居然看不到顶。金轮上的浮雕在阳光下发出熠熠的光,上面是五方佛和空行母的慈祥面孔,顶端还有六世班禅所写的“香巴拉赞”节选。跟着当地的藏民一起转动重达60吨的经简,经筒发出嗡嗡的声响,如同渺渺飘来的轻声呼唤。据说顺时针绕转经筒三圈,会带来幸福和安康。起先并未完全领会到这其中的深意,后来一位当地的藏族朋友告诉我说,经筒里面放有124亿卷六字真言。

  陈旧中的光鲜亮丽

  夜色里的独克宗散发着独特魅力。不同于其他古城古镇的精致秀美,更多的是空灵悠远,某种若即若离的迷离感很容易就会让人沉迷。当傍晚天边的云霞被夕阳的余晖烧得通红之际,外来旅游者、当地原住民走出老宅深院、幽深小巷,从四面八方涌向四方街,不多时就已人声鼎沸。然后在当地藏族同胞的带领下,在撩动人心的弦子声中,跳起深情的锅庄舞,一圈又圈地快乐舞动着,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夜的激情开始蔓延,渐渐地向四方扩散开去,以致几乎每一条街道都可以嗅到那股透着古香的浓隋。

  独克宗的夜扑朔迷离,这不仅来自其本身的特质,那些展示着不同风格藏文化的酒吧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曲尽舞散,人们开始融化在柔软温暖的灯光里,走进遍布于四方街及幽深街巷中的,那些在若干年前还曾经是马店、牛棚的店铺、酒吧。或者,干脆就在独克宗的夜色里漫步,脚踏磨得光滑的石板路,一条街一条巷地游走,走过来走过去。每一步都自在轻盈,在这个摆脱了世俗的意境里,彻底放松。每一条石板路都连接着意想不到的惊喜,包藏着生命的色彩。

  千百年前茶马古道上的繁荣喧嚣,早已随着历史的车轮滚滚远去,马帮和茶马互市成为了这座古城一个写满历史感的意象,只有光滑而又高低不平的石板街道,以及街道两旁的老木屋依旧如故。现在的独克宗,是一座充满了旅游者、酒吧、客栈、店铺的古城,变得有些光鲜亮丽了。如旧的藏屋涂抹着时尚新锐的色彩,优美动听的藏歌完全取代了当年作坊里铸铁、打马掌、制作银器和硝制皮革的声音,以前皮匠云集的皮匠坡也成为了酒吧云集街巷……许多东西随着时光的变迁而消逝在历史泛黄的纸张里,唯有韵致犹存的老房子、藏族风情和故事还在延续独克宗的神韵。

  沐浴圣洁的月光,曾经宛若康巴汉子般坚硬的独克宗,被柔和地隐去了尖锐的棱角,不经意间多了几分欲语还休的温柔。这种坚硬中透出的温柔。是微微的,含蓄的,即便只是一点点,也足以令人痴迷。

  TIIPS

  地理 省级历史文化名城独克宗古城,位于香格里拉县城建塘镇东南隅,整座古城属藏式风格建筑,由北门,金龙,仓房三条主要街道组成,是中国保存最好、最大的藏族民居群,

  交通 昆明、上海,拉萨有直达香格里拉的航班,其中昆明至香格里拉每天都有航班,香格里拉机场距县城仅约5千米,没有机场巴士,出租车不打表,收费一般为单程20元。

  住宿 县城内各档次宾馆酒店较多,但旅游旺季最好提前预定房间。独克宗古城内也有不少由藏族民居改建而来的客栈,房间高中低档都有,能满足不同消费阶层的旅游者。

  出自: 《旅游纵览 》 2010年10期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