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遗产 找回时空———避暑山庄百景图创作笔记

  不忘遗产 找回时空———避暑山庄百景图创作笔记

  《避暑山庄百景图》创作在众多师友的关心帮助下,历时两年终于2005年10月完成初稿,幸得承德市文物局领导和诸位古建专家的修正定稿,特别是在市政府和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得到出版,两年的创作辛苦,如今有了收获,方知辛苦的价值,回忆创作过程颇有体会,特随笔录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久远的夙愿

  避暑山庄是世界文化遗产,是园林建筑之经典,文化内蕴博大精深,多少年来它吸引着国内外的旅游者,感动着众多艺术家和学者。我深爱着它,也为它而骄傲,每当走在山庄的林荫路上,举目皆画,拂面荷风,感受着它的质美,领略着如诗的情怀。把美景收入笔底,集成速写,习作数卷。当读到清代画家描写避暑山庄的作品时,感到十分典雅、精致,意境深邃,心生敬慕。一代词宗夏承焘先生有诗赞到:“要携天下往昆仑,王龄当年有壮论,分我晓凉三万斛,横筇来访热河泉。”并在《水调歌头游避暑山庄》词中写道:“昨梦鞭笞鸾凤,醉路共排阊阖,伸脚见离宫,欲唤刘越石,伴我啸长松……..”。美景让诗人陶醉,抒发了浪漫情怀,描绘了美丽的画卷。艺术家颂赞了历史,历史记载了珍贵的遗产……..现存的景观就足以使人如醉如痴。可以想象,如果寻踪觅迹,找回时空,画出一部避暑山庄现存和失存的全部景点画卷,定会受到世人的欢迎。中国美协副主席许江先生说:“绘画能使看不见的看见。美术能使淡忘了的永难忘。”画一部完整的避暑山庄画卷是我久远的夙愿,急切的追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搜集长松打草稿

  画避暑山庄大型画卷,我冥思苦想,精心策划,下笨功夫,按地图所示路线,走遍山庄景区路径所见沟壑、山石、树木、湖水、宫殿融铸一体。唯有松树最具特色,一年四季总是那么苍翠,昂然如初,山庄松树在档者尚有723株,它是美景的主体,是山庄之魂。观长松给我精神力量。首先由画松入手,连接现存景点,画出九十幅习作,其画卷虽未涉及失存景点,实为画大型画卷做了充分准备。在此画基础上,首先以《热河志》的文字资料和插图进行构思,以天津大学编著的《承德古建筑》为技术依据;以王舜同志著《承德景点大全》为题纲;参考照片资料。过去画的速写和随手拍摄的照片,一景一石都很有用,补充画面需要。我选用五尺宣,基本上一景一画,少部分是一画多景。画幅之大便于笔墨挥洒,也便于景物细微刻画,但也增加了创作难度和延长了创作的时间。用二年多的时间画出避暑山庄皇帝命名的景点,康乾七十二景和以外的三十六景计一百零八景。故称《避暑山庄百景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画到熟时是生时

  避暑山庄之大,景点建筑之多,深入其中才觉它氤氲浩渺,葱郁千重,丹青难写。山庄景外有景,景内有景,园中有园,举目皆画,画到熟时是生时,画到多时仍不足,该画的景物太多,建筑是生疏的必须追求真实,环境是特定的有自然造化之规律,挥写方法是自由的,可以把感情溶入笔墨线条和色彩之中。我的创作原则:第一景点主体多数是建筑,根据基址和有关资料画出立面的形象、结构和楼、台、亭、阁的布局,环境中的景物与建筑密切联系产生意境;第二我充分运用中国画色彩的方法,有时层层涂洒,尽可能追求变化,即尊重传统而不固守古法。纵览古今山水画的画法和分类:青绿、浅绛、金壁、白描……..等,特别是清代宫廷画家们画的多以浅绛或白描,等方法设色清新素雅古朴,在有一定局限性的历史背景下画出那些有个性的色彩单调作品已是难能可贵。我们的时代已是科学进步,经济繁荣昌盛,其丰富多彩的生活与有多元化多层次的大众审美需要。要求我们以科学的态度,尊重艺术规律,以创新精神充分运用笔墨和色彩张力。因为大自然中存在丰富的色彩,其本身就能产生感染力。我画避暑山庄失存景点,虽然是面对历史,寻找时空的题材,仍然充分运用中国画色彩性能完成物象刻划。正如马克思说:“色彩是一般美感中最大众化的形式。”因为我的作品正是献给时代和人民;第三创作中不掬泥古法,遵法也无法。以造化之法可得法外之法。如通常的皴、擦、点、染已不够用,就加上泼、洒、掇、挫或诸法并用,才感觉它的厚重,饱满和色墨到位,给读者以心灵地震悍,这样他们就会惊曰:“啊!避暑山庄还有这么多美好的地方。”是给我最大的鼓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艺术与技术的契合

  避暑山庄是中国现在最大的皇家园林。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营造技术与艺术价值盛誉世界。

  画避暑山庄就必须认真追求和模写它的建筑、树木、山石……..。其中建筑是主体,面临大规模纷繁复杂的建筑群,绝不能画成建筑图,也不能画成导游图。面对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审美材料,根据这些材料必须进行艺术创造,让它产生美,达到比自然美更美的境界。绘画是艺术,是一种精神创造又是物质生产,艺术与技术相互包融互补,并无龌龊矛盾的复杂关系。避暑山庄的建筑本身就俱有技术和艺术的双重价值。山庄的景点只需如实地描绘就是完整的画面:典雅的古建筑加上特定的自然环境,多姿的长松和丛笼的灌木、山、石、泉水衬托,可达气韵天成,格调清新,意境超尘,横塘十里如画。这就是艺术与技术的相互缠绕,相得益彰的效果,也是绘画表现形式缠绕,相得益彰的效果,也是绘画表现形式的本体特征。这一点是中国画更具有极大的自由度,可以把远的拉近,把微小的放大,把看不见的画出来展现给读者,技术可以使人惊叹,确定它的真实存在;艺术使人回味和获得持久的感染力。从而使作品具有科学性和艺术性的双重价值。如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宋应星著《天工开物》有120种插图。清代吴其浚著《植物名实图考》亲手描绘1174种植物,他是科学家也是美术家,他们的作品是科学技术与艺术的结合经典之作。给我的创作以极大的启示。《避暑山庄百景图》可以说是艺术与技术契合的力作。

  鸿篇巨制有众人之力

  《避暑山庄百景图》是用中国画写实的笔法画出了皇帝命名的全部景点,画幅之大,之多是当今之最,堪称鸿篇巨制,回忆这部画卷的创作过程并非一人之功。它集撷《热河志》所载文、图;《承德古建筑》技术资料;荟集十余位专家、学者的著述及如诗如画多种文字稿,以及多年来出版的避暑山庄的风光摄影作品等,对我的创作很有启发和参考作用。特别是初稿画完以后由市文物局的领导和专家们的校正使景点建筑更接近技术要求。正因为有诸多方面物质和精神的支持,才使这部画卷如期完成。回忆创作过程凝结了众人之力,适应了天时地利人和。我非常幸运地担当了创作画卷的执笔和主要力量。因此体会颇多,收获颇多。

  《避暑山庄百景图》杀青之后,曾呈与几位同道和学者一阅,称赞者很多,我知道此画卷阅读一遍也很辛苦。只有自己深知笔不精艺不到之处;

  第一:由于画幅之多,而且多数景点失存,靠资料确定它的位置和结构,更细的部分和色彩只能靠主观设计追忆,因此,画幅间有雷同之感。

  第二:创作中深感传统之法已不够用,皴、擦、点、染反复使用加上泼、洒、拙、挫的自然机理放在百幅之内也是微不足矣。特别是中国画的色彩性能的局限自知表现力不足也只能留下无奈和遗憾。有待深入探究和实践。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