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坤:闺范二26(夫妇之道6)

 

  王章夫妻


  王章。字仲卿。漢時泰山人。初爲諸生。遊學長安。獨與妻居。家貧無被。病。卧牛衣【編亂麻爲之】中。與妻涕泣。妻厲聲曰。仲卿。京師尊貴。在朝廷人。誰踰仲卿者。今疾病困厄。不自激昻。乃作兒女子態。何鄙也。成帝時。章爲京兆尹。王鳳以帝舅當權。濁亂朝政。殺人指顧間。章雖爲鳳所舉。獨不附鳳。欲上書彈之。妻曰。人當知足。獨不念牛衣中涕泣時耶。章曰。非女子所知。書上。果下廷尉。妻子皆收繫。章小女年可十二。夜起號呼曰。平生【常日】獄上呼囚。數常至九。今八而止。我君【父也】素剛。其先死乎。明日問之。章果死。妻子皆徙合浦。章爲京兆二年。死不以罪。衆庶冤之。


吕氏曰。夫婦有同德以相濟者。於陵黔婁是已。有異見以相成者。王章與妻是已。牛衣之悲。兒女之態也。而其妻鄙之。章遂能自奮以顯其身。鳳書之止。章妻世俗之情也。而章竟不從。遂至直言以成其志。論成敗。則妻不爲不智。論是非。則章不爲不忠。彼同惡者胥陷於非。乖戾者各執其是。非德業之賴也。古賢夫婦爲閨門好友。故彼此相觀。而一言動不臧。輒恐相愧。吾於此傳有感。

 

闺范二


 [白话]

  王章夫妻


  王章,字仲卿,汉代泰山人。刚出道作书生,游历至长安学习。独自与妻共居,家庭贫困,没有被子盖。生病时,只能躺在乱麻编织成的破衣里。面对如此困境,他对着妻哭泣。妻厉声道:“仲卿,你的才识连长安京城的老师都器重,朝廷中人的见识,谁能超越你仲卿呢?现在,你被疾病所困,受此厄难便自哀自怜,不想着自我激励,却象个女子般软弱,多让人看不起啊!”


  汉成帝时期,王章被提拔为京兆尹(官名),皇帝的舅舅王凤当权,混乱朝政,败坏纲纪,权重位高,杀人如儿戏。王章虽然由王凤举荐为官,却只有他一人不依附王凤,还要上奏皇上,弹劾王凤。王章的妻说:“作人应当知足,你怎么不想想,当年病重在破衣中哭泣的场景。”王章回答道:“朝政事关重大,非女人家可以理解。”


  他上书请奏后,果然被朝廷逮捕。妻和儿都受牵连,关进监狱。王章的小女儿年仅十二岁,晚上起来哭喊道:“平常狱卒报囚徒的名字,我数到九,今天数到八就停止了。我的父亲向来为人刚直,是不是先死了呢?”明天一早起来,她们便问狱卒,得知王章果然被处死了。妻和女儿都被流放到广西合浦(地名)。王章为官京兆尹,当政二年,罪不该死,黎民百姓都替他喊冤。


  吕坤释:夫妇同心同德,患难与共的典范是陵子贤的妻,贵州娄的妻。而用不同的意见,相互帮助,提升道德的夫妻典范,则是此文中的王章夫妻。王章身患重病,在破衣中悲泣,软弱之态若女子或小儿,他的妻故意作出鄙视的样子,使王章摆脱不良心态,奋发自强,而后显示自身的能力。


  妻阻止王章上书弹劾王凤,是妻作为世俗人的感情用事,王章毕竟没有听从她的劝言,依然直言上书,完成了他作为忠臣,死而后已的心愿。从成败的角度,王章的妻称得上有智慧;从是非的角度,王章称得上对君主忠诚。


  世俗夫妻要么一同陷于罪恶,作奸犯科,要么彼此执着自己对,相互指责对方错。这些都不是以德业相结合的伴侣。古代的圣贤夫妇,往往成为家庭里的好友,相互提醒,劝勉对方,只要一个言语,举止有不妥善之处,就恐怕彼此互相愧对。我对于王章夫妇的传说深有感触。
 

转自学佛网五明频道 http://wuming.xuef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