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严法师遇鬼的故事

  圣严法师遇鬼的故事

  我们通信连的营房,是建在金山乡的公墓边上,正因为我们跟公墓做了邻居,所以发生了几桩怪事。
  
  有一晚,大家睡得很熟,突然听到有人直着嗓门喊叫,跟着所有的人也都直着嗓门喊叫,有的人连鞋子也来不及穿上,提着武器就向外跑。我好象也叫了一声,但我没有乱跑。后来连长弄明白了情况之后,喊了一个口令,大家才明白过来,这是“闹营”。“闹营”在老兵的观念中看得很神秘,认为不吉利,虽然新思想的年轻人都不信那一套,但在连上,终究死了一个人。那是我们通信队的前期同学,虽然他是移防到了北投与淡水之间的江头时死在野战医院的。同时,又因另外的一件事而发生了一桩意外的命案,结果,那个死尸就被葬在金山乡的公墓中。
  
  到了民国三十九年(公元1950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日,这是民间非常重视的中元节,相传是鬼节。那天夜里,下着毛毛细雨。我正好临到午夜12点到凌晨2点的卫兵,但在11点未到,就被上一班的卫兵喊醒了,他不说明理由,光是请我陪他。12点以后,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岗时,先听到屋后的大树下一声怪叫,不像人,不像兽,说不出像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我想也许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不知名的鸟罢?但我还是转到屋后看了一看,用电筒照几照,什么也没有。可是,当我回到原位时,又听到有无数的小鸭在叫,好象到处都是小鸭叫的声音。起初我以为真的是小鸭,然而明明就在跟前叫,却看不见小鸭的踪影。并且,当我用电筒照到右边声音就到左边,照到左边声音又到了右边,我真想不透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叫?既然看不到,也就不管它了。
  
  两个小时,好象很长,我也偶尔念念观音圣号,终于时间到了,该我交班了。可是下一名卫兵,接了岗,看我进屋睡觉,他也进屋睡了,他说他宁愿接受处罚,教我不要管他。
  
  到了第二天,我明白过来,因为我们连上的人,都在谈论,附近的老百姓,也在谈论,说是昨夜中元节,“好兄弟”(鬼)们都出来聚会了。一听之下,不禁使我毛骨悚然!我从来没有听过鬼叫的声音,也从来没有听过像那晚听到的那种声音,小鸭的叫声毕竟不是那个样子,现在想来还是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声音,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听过与那同样的声音。本来,民间传说的鬼,跟佛教所说的鬼,观念上略有出入。那是鬼叫?那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鬼叫?总之,那是奇怪的一次经验。
  
  作者:圣严法师
  
  摘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