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蝈蝈大口的吃着绿叶

  在19岁那年,我看过歌德写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司汤达写的《红与黑》,这两部书我分别看了不下6遍。
  
  我发现自己和那里面的主人公真是很相似。是那样的忧郁,对生活感到失望。那时候我的工作单位,在一个小站里,简直与世隔绝,但那里可以说是个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没有人家,就六个同事住在那里,景色优美,青山绿水,无有一丝的环境污染,如同一幅天然的画卷。工作非常的清闲,除了看电视娱乐几乎没事可做,收入也很理想。
  
  那时我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我把自己的书斋取名为“悟菊书斋”,因为那时我很爱画菊花,《介子园画谱》经常临摹,书斋因此得名。我几乎把工资都买了书,那时的我成了书痴。但我有个癖好,非经典名著不看,那时从来不看杂志月刊报纸之类,觉得那里没什么可看的,没兴趣。
  
  小站风光很美,春秋景色更是迷人。冬天雪后,山林如纤尘不染的仙子,春天雨后,雾气笼罩更胜世外仙境,夏天清风徐来,朦胧的月色,芬芳的树香,让人精神为之无比清爽,秋天更是满山黄叶红叶映衬,如在天然画卷当中一般。
  
  环境虽然很好,但我的心情总是很压抑。只是整日以书为伴,有时自己一人在大树下看书,畅快的呼吸着大自然新鲜的空气。
  
  我那时还没有信仰,也没有朋友,精神很孤独。夜幕降临,有时我要到办公室值夜班,我的办公室,离车站有点远,在树林中,我真的感觉自己就像在隐居。心灵很像漂泊在孤岛上,很孤寂。
  
  有一次我接完班,发现不知道是谁用矿泉水瓶装了两只蝈蝈,并且把盖子拧紧了。我把瓶盖拧开,把它们放到草丛里。那情景我至今不忘,它们可能被关了很久,饿坏了,大口大口吃着绿叶。那一刻,我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好象在心灵的孤岛上,找到了新大陆。天不久黑了,我的心开始恐怖,寂寞难耐,因为我又要一个人在大树林里值班了。
  
  可是正在我恐慌的时候,我听到如同天籁般的歌唱,那是蝈蝈的歌唱,动听美妙,我的心不再冰凉,那种感觉是我平生感觉最美妙的。是从来未曾体会到的。
  
  后来我休班,坐5个多小时的火车回家,下车后,归家途中看见几个孩子捉蚂蚱,我想要几只,他们不给。那时我没信仰,也不懂放生。我就给他们五元钱,他们很高兴,把捉到的蚂蚱连瓶子都给了我。走了一段路,看孩子们走远了,我就把蚂蚱都放入了草丛里,有十几只吧。因为当时我只是想到那两只蝈蝈,很爱听它们的歌唱,就对这些蚂蚱也有了好感。
  
  真的是很奇妙,我晚上做了个神奇的梦,太美了:
  
  我一开始看见几只蚂蚱快乐的跳着,我就跟在它们后面跑。跑过一片草地,被眼前出现的景色奇异的惊呆了。绿色的大草原,绿色的山,开着野花。有美丽的房子,有白色的塔,有庄严的坛城,佛像,我当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陶醉了,如在天国。至今梦境历历在目。那草好绿,那天好蓝,那里的房子,让人感觉又神秘又亲切。十年之后,我去了藏地五明佛学院,我才恍然大悟,竟然和我的梦境如此相似。
  
  那两只蝈蝈的歌唱,那几只蚂蚱的梦境,当时我没有太多的感悟。
  
  然而,岁月的流逝,无法抹去这段美好的记忆。也许人生中,孤独是对精神最大的折磨。曾经看过一部小说《百年孤独》“在孤独的沙漠里徘徊的感觉”,是生不如死的。看了真是让人伤心。
  
  但请不要小看那两只蝈蝈,那几只蚂蚱,正是它们,让我深深体会到了人之初的那种快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