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著文喜禅师悟道因缘

无著文喜禅师悟道因缘

杭州无著文喜禅师,仰山慧寂禅师之法嗣,俗姓朱,嘉禾语溪人。七岁时,文喜禅师依本邑常乐寺国清禅师落发出家,学习戒律和经教。后值会昌法难,沙汰僧尼,文喜禅师不得不穿上俗装,隐身于民众,韬光养晦。大中初年(847),唐宣宗诏令恢复佛教,文喜禅师于盐官齐峰寺又重新忏悔出家,后礼谒大慈山性空禅师,性空禅师问他:“子何不遍参乎?”

于是文喜禅师便直往五台山,朝礼华严寺。在金刚窟,文喜禅师碰到一位老翁,正牵着一头牛而行。那位老翁邀请文喜禅师到寺里坐一坐。刚进寺门,老翁便呼“均提”,随即有一位童子应声而出。老翁放下牛,引文喜禅师升堂就座。只见堂宇皆金色晃耀。老翁自于禅床上踞坐,然后指着一个绣墩,命文喜禅师坐在上面。

老翁问:“近自何来?”

文喜禅师道:“南方。”

老翁又问:“南方佛法如何住持?”

文喜禅师道:“末法比丘,少奉戒律。”

老翁问:“多少众?”

文喜禅师道,“或三百,或五百。”

说完,文喜禅师反问老翁:“此间佛法如何住持?”

老翁道:“龙蛇混杂,凡圣同居。”

文喜禅师又问:“多少众?”

老翁道:“前三三,后三三。”

说完,老翁便呼童子上茶,并进上酥酪点心。文喜禅师品尝着茶和点心,顿感心意豁然。

老翁拈起玻璃盏,又问:“南方还有这个否?”

文喜禅师道:“无。”

老翁进一步追问:“寻常将甚么吃茶?”

文喜禅师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酬对。

这时,天色渐晚,文喜禅师便问老翁:“拟投一宿得否?”

老翁道:“汝有执心在,不得宿。”

文喜禅师道:“某甲无执心。”

老翁问:“汝曾受戒否?”

文喜禅师道:“受戒久矣。”

老翁道:“汝若无执心,何用受戒?”

文喜禅师一听,不得不告辞。

于是,老翁便令童子送文喜禅师出寺。

路上,文喜禅师问童子:“前三三,后三三,是多少?”

童子便召唤:“大德!”

文喜禅师应诺。

童子问道:“是多少?”

可惜,文喜禅师此时尚未契悟其旨,又问童子:“此为何处?”

童子道:“此金刚窟般若寺也。”

文喜禅师一听,倍感凄然失落,此时他才突然明白,那位老翁原来就是文殊菩萨。回头再找那位老翁,已杳然不可见矣!于是文喜禅师便向童子均提稽首道:“愿乞一言为别。”童子于是说偈道:

“面上无嗔供养具,口里无嗔吐妙香。

心里无嗔是珍宝,无垢无染是真常。”

说完,童子均提便与寺院突然都不见了。再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五色祥云中,文殊菩萨正乘着金毛师子,一会儿,一片白云从东方飘过来,文殊菩萨随即便隐没不见了。

那天,沧州菩提寺的僧人修政等人,亦到金刚窟朝礼。当时,他们还听见山石发出巨大的震吼之声。

既然与文殊菩萨有缘,文喜禅师于是便驻锡五台山。

咸通三年(862),文喜禅师前往江西洪州观音山参礼仰山慧寂禅师,一言之下,顿了心契,并留在仰山,充当典座之职。

一天,文喜禅师正在做饭,文殊菩萨突然现形于粥镬之上。文喜禅师一见,抓起搅粥篦就打,说道:“文殊自文殊,文喜自文喜。”

文殊菩萨于是飞升空中,说偈道:

“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

修行三大劫,却被老僧嫌。”

另有一天,有位行为怪异的行脚僧人前来求斋食。文喜禅师一见,便把自己的那份斋饭给他吃了。仰山禅师早已预知此事,便问文喜禅师:“适来果位人至,汝给食否(刚才有位果位菩萨来了,你给他饭吃了吗)?”

文喜禅师道:“辍已回施(我把自己的那份停了,已转施给他)。”

仰山禅师道:“汝大利益(你将因此而得大利益)。”

文喜禅师后辗转来到浙江,住杭州龙泉寺。钱王对他非常崇敬,并奏赐紫衣,署无著禅师。

文喜禅师将顺寂的那天深夜,告诉大众说:“三界心尽,即是涅槃。”说完,便跏趺而终。当时白光照室,竹树同色。后塔于灵隐山之西坞。

天福二年(937)宣城守帅田頵(yun)响应杭州守将许思,发动叛乱,纵兵大掠。贼兵打开文喜禅师的肉身塔,发现他的肉身完好无坏,爪发俱长。后来,武肃钱王听说此事,甚为诧异,便派佐将邵志将文喜禅师的肉身塔重新封瘗,后又迁至净慈山智觉寿禅师塔之左侧。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