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仇如亲系于心

视仇如亲系于心

王贵屘/台中市

苦啊苦!这个世间好苦,

刹那之间爱离别苦,

来来回回生死苦,

朽干残枝病老苦,

憎怨苦,求不得苦。

苦啊苦!有谁让我来倚怙,

有谁带我出离苦,

惟依慈悲弥陀父,

扁舟渡海到净土。

贵屘居士,家庭和谐,温馨融合,先生体贴尽分,是标准的丈夫、父亲。奈何天妒良缘,八十九年元月同修突染肝癌恶疾,二十六天的挫手不及,竟撒手人寰。速来的不测,让居士心痛悲切如焚,忧伤郁愤。

家中姊亲,多有学佛,惟居士屡以因缘未俱,未能亲熏佛悲。然此次同修身后事,众多莲友前来助念、关怀。不求回报,无私的付出,让居士领悟,原来佛性,就在那么一句阿弥陀佛,一抹眼神间温暖的交会中萌芽了。自此,才了解以前身在福中,不知向佛,愧疚万般。

一个完整的家,就像树;迎著朝阳,葱翠的绿叶,但如果失去了枝干的补给,也会萎黄枯落。贵屘居士自同修往生,家庭重责由其担当,屡屡夜阑人静,睹物思人,不知其灵归何处,忆及伤心处,泪下沾襟。所以,居士初学佛时,坦言是有所住的,举凡念佛、放生、布施诸等功德,悉皆回向亡夫,期盼他能往生善道,莫堕黄泉。

问世间情为何物,情执束缚之苦,是难解脱。贵屘居士虽爱夫逝去,却得闻兆劫难遭难遇的佛法。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藉著佛理的融通,加上放生时对物命重生喜悦的感受。体悟出缘起性空何所执,缘聚缘灭皆为幻。渐渐的,对亡夫的思念淡然放下。转之而成的是念佛的欢喜心,放生的同悲心,乃至于了脱生死的菩提心。

现在居士除了每个月固定随上圆下因老法师放生外,私下藉著生意接触,也会积极鼓励别人放生,常藉著放生问答一书,来说明放生的道理,及回答众人对放生的疑问,现在的贵屘居士就诚如她所说的“欢喜做,甘愿受”。然而,也就是她如此的慈悲善念,理事用心,护法在侧,让其躲过了一场劫难。

今年四月二十四日晚,气寒雨霪,约八时许,贵屘居士正在柜台内侧念佛,是时进来了一个头戴安全帽,外披风衣的青年,顺手从厨柜上拿了瓶饮料,抽出百元钞票,示意要找钱。居士不疑有他,打开收银机,瞬间手臂上感觉一阵麻痛,原来是歹徒用电击棒射出二针麻药。居士当下直觉反应是抢劫,乃奋力抽身往外狂奔,大声喝斥。歹徒见状,面色狐疑,以闽南口音连说三声:“那也按呢?”亦拔腿外逃。街坊邻居赶来探望,幸哉!居士安然无恙。

案后,警员勘察,望著居士臂上二针,直呼不可思议,因为那是最新型的电击棒,麻药之强,十五秒令人瘫痪,三十秒令人昏厥,若不幸射中头部,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然居士只是手臂麻痛,且人财无失。听完警员一番分析,当下心中默念,感恩哪!这一切都是菩萨垂佑。

若一个人念头忌克,心就如朔雪阴凝。若念头宽厚,心就如春风煦阳。事后,贵屘居士细细思量,为什么一个二十初头的年轻人,会如此的冲动、鲁莽、无知?是缺钱?亦或急用?才会让他出此下策。以他的年纪不正与吾儿相彷吗?这时居士对歹徒的态度,已由愤怒转化成悲怜与不舍。所以当警员询问,捉到歹徒后如何处置时,慈悲的说:“原谅他吧!毕竟只是个孩子。”

望著歹徒匆忙留下的百元钞,贵屘居士心绪盘旋,这是累劫中结下的恶缘,有以前的因,才会有今天的果。当下忏悔,并将那一百元委托师父放生,希望二者恶缘当世释解,并藉此功德能稍减这位年轻人今夕种下的恶业。

菜根谭云:

“一念慈祥,可以酝酿两间和气。

寸心洁白,可以昭垂百代清芬。”

虽然只是区区百元,却蕴含著包容、宽恕与悲怜。贵屘居士虽谦称学佛仅年余,但这宽仁大度的胸襟,恒持刹那的悲心,不正是菩萨精神最佳的示现吗?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