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得病

自己得病

且说奶奶死里逃生,从鬼门关回来后,就轮到我受罪了。我忽然患了严重的皮肤病,浑身发痒,特别是晚上,更是无法入睡,浑身像火烧一样的痒,把我折磨得近乎死去活来,那种痛苦真是难以言述。我当时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法治愈它。先是求医吃药,涂抹打针,而校医见了我的症状,竟像见了瘟神一样,连药都不给我开的把我赶去打针。我恼怒之极,索性药都不用了。心想中学不也碰见过一次类似的情况,看来还是仍然要自己来医治才行。于是我搬出我的最后的「法宝」——气功来,因为自从我学佛后,我深知气功是外道,只可作为助道品,偶尔用用即可,所以我所有的功法都舍弃了,只留了个田瑞生先生的香功作为应急之资备用。之所以选择它,一是因为它是佛家功法;二是其初级功,简易方便,时间也短;三是我以前练习时,治病效果很好。所以我每天除了修药师法的例行功课外,便加练香功。但是,前面屡试屡验的香功,这次也不顶用了。这下把我急得、痒得手足无措,只有拚命求佛拜佛。后来我想,如果我的病连药师如来把治不好,那还有谁能治好,于是香功也不怎么练了。一直到春节前,都已经放假了,我的病还是没好,当时把我惭愧的啊:自称是学佛之人,却如此为病所牵,一点都转不过来,真是「一年三百六十天,不在愁中在病中」啊!还谈什么救度众生啊,真是如南师所说的,先别谈什么自在、作主,自己不麻烦人就够好的了!所以束手无策之下,只好多多礼拜药师琉璃光如来,求他老人家让我在春节之前能够疾病得愈,过个大年。

转自学佛网五明频道 http://wuming.xuef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