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的大网络

因果的大网络

一般人常有个错误的观念,认为如果没有直接的去从事某事,自己就不需负任何的责任。其实,如果从广泛的角度来看,整个社会或甚至整个世界都是一体的,每个人和其他人都有某种的关系存在。换句话说,整个世界或社会,可以说就象个错综复杂且牵缠着的“大网络”,每个人都是这大网络的一个小环节,任何牵缠到个人的,也将牵缠到别人。就象只要扯动网络的任何一点,网络的其他部份,也会因受影响而震动!

因果的原理,也是如此的发展着。

因果的网络,往往极细极微,有时是直接而直接的明显,有时却是间接而间接的幽微。就象一颗石头,如果被从高楼的窗子丢出,刚好砸死底下路过的行人,这是直接的因果。如果这颗石头落在马路边,被一个嬉戏的孩童丢掷到马路上,刚好又被一辆急驰的汽车辗过,而飞起的石头正好打死了路边经过的无辜行人,这样间接又间接的因果,该如何算呢?

又象“杀生者”和“食肉者”,如果没有食肉者就不会有杀生者,没有杀生者就不会有食肉者,而这样的直接生间接,间接连直接的“共犯结构”,又将如何清算呢?

人的行为,常常就是这样,直接间接交缠,有时直接,有时间接。而直接的结果不一定严重,间接的结果也不一定轻微!

因果的茫然

有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还没说话,眼泪就扑簌簌的直流,想必心中有极大的委曲和苦楚,待碰到可以值得倾吐的对象时,却一时的悲从中来,不知从何开始。

水莲斋主抚慰着她。

她哽咽的说,她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因为她长期吃素,信仰也非常的虔诚,却为何仍必须承受如此多的痛苦和折磨呢?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原来,这位虔诚、善良的妇女,不幸患了子宫颈癌,为了防范癌细胞的扩散,子宫、输卵管、卵巢等生殖系统全数遭到割除,因此导致荷尔蒙内分泌的失调,以致影响情绪,时常觉得头昏,全身不舒服。

对于一个长期吃素,善良又有极度虔诚宗教信仰的人来说,会罹患这么一种严重的病症,她的痛苦,不止是生理的,更多的是心理的茫然和冲突。

而她的茫然和冲突,也是必然的,因为她真的不知道,她长期以来所做的善行和功德,或她所信仰的神祇,为何没有防范她的痛苦,或至少解救她的苦厄呢?

从某个角度来看,因为她的虔诚、善良,她的苦厄已经被减轻了,只是我们无从比较“本来”会发生的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健康和信仰,有各自要遵行的法则。健康有健康的因果,除了“业力”的作用外,在今生要有健康的身体,就应常保持心灵的愉快,并注意营养的摄取和搭配,以及要有适当的运动,并常注意及实行有关身体健康的养生之道。

如果不做此图,混淆了健康和信仰的因果,将两者做不切实际的等号连结,期望借由虔诚的信仰,而带给自己身体的保佑和保障,如此将亵渎了虔诚的信仰。

因为信仰的价值,除了来生的归宿,最大的意义就在于,身处多变的人生,能带给我们心灵的力量,以达心灵的宁静和真正的解脱。

因此,真正的信仰,是建筑在——体认这一心灵可以获得真实解脱的深信上,而不是建筑在——相信感应可以完全救渡我们的肤浅信仰上。

如果因为真诚的信仰,而带来一些逢凶化吉的感应和庇护,那是我们所可“期待”,而不是可以认为理所当然的“必然”!

因为佛菩萨是“觉者”而非“全能者”,况且业力的因果法则是难以违逆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都要承担自己行为所带来的结果。如果有所“感应”,那也是在某种可变动范围内,依着每人的“业力”、“因缘”和“诚心”,所做的因势利导的调整罢了!

但无论如何,这位妇人的遭遇,和世间所有的苦难困厄一样,都是值得我们予以深切怜悯的,因为每一件苦难困厄背后的“业力”因缘,是用来让我们“警惕”和“启示”的,而不是用来削弱我们对所有苦难困厄的悲悯!

水莲斋主说,这位妇人前世在清朝时是一男子,经营一座小型的麝鹿场,除了卖鹿外,还提供“麝香”给不法的商人做****。这些****专门卖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因此害得甚多的妇女失去贞节。虽然他没有直接去制造那些媚惑人心的药物,但原料却是由他间接提供的。

由于前世为了取得鹿的麝香囊所造的“杀业”,和用媚药间接毁人名节所造的“淫业”,这些怨恨不甘的“业气”,终于“同质”的“回向”到她身上来。水莲斋主说,这位中年妇女身上,除了“业气”外,还附有很多不甘心的“鹿魂”,尤其是在她的生殖部位,这也是造成她今生生殖系统病变的主要原因。

不知道的事,要负责吗?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