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在心、在缘、在决定

  念佛,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安心的问题。因为我们学习《往生论》也好,什么也好,就是一个安心问题,净土法门的一个主要教育就是除疑、生信、安心,这个安心实际对我们来说十分地简单。

  实际念佛就安心,随顺佛力也就是安心,随顺佛愿也就是安心,唯佛是念是安心的最直接、最直白的一个方式,不需要太多的啰嗦。如果我们习惯于唯佛是念,念佛,念佛愿,念佛相好光明,念佛不可思议的清净威德,我们要念这个就没有不安心的。但是我们念业习啊,念他人的说法啊,念自己的种种思维习惯啊,我们一念这个就会不安,就会迷失,就会挣扎。

  实际这个安心的方法不复杂,要忆佛念佛——忆佛相好光明,照十方国无所障碍;忆佛“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这样的广大劝慰;忆随顺法性无得无失,一切众生性德本具,无需增减,非内寻非外得,但以清净称名即得安心。在称名之外别无得失,我们心里就踏实;若是在称名之外又想得到个什么或者怕失去个什么,那就会有不安的一个相续。

  所以昙鸾法师给我们提示说念佛人的这个心念——在心,这个是什么心呢?顺法性之心;在缘,顺什么缘呢?顺佛愿力之缘、国土之缘;在决定,决定什么呢?一心归命安乐世界,无所回顾,无后有心,无间隔心,但是一心。如此一心就像泉水注入小溪是一样的,涓涓流淌,不需用力,具足力量。我们看到,我们每天从恒阳庵走到放光寺的那段路上,看到那水,那水是泉,它流出来的时候是一点不费力气的,何以故呢?泉涌,它不假用力的,但它流出来是很有力量的,顺势而下。

  若是我们一心归命阿弥陀佛无碍光如来,愿生安乐国,这四句话(“世尊我一心,归命尽十方,无碍光如来,愿生安乐国”)我们记得牢了,认得清了,好比说“世尊我一心归命”就是为自己测试自己安心不安心的方法,一举心动念了——没有归命,没有安心阿弥陀佛极乐世界,那你就知道自己应该念佛,不应该再念自己的业习、思维习惯、他人的言说、他人的业习,那这样,我们的安心就很容易地去体验它这种涓涓流淌的力。(作者:慈法法师)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