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必修的课程:四清净明诲【文珠法师】(三)

  ‘于大集会,合掌礼众。’是教舍憍慢心,因为佛性平等,一切众生,皆是未来诸佛,应该恭敬礼拜,不可轻慢。

  ‘有人捶骂,同于称赞。’是教舍嗔,虽然被人捶打怒骂,亦应视同赞叹,欢喜接受,不生嗔恨。

  ‘必使身心,二俱捐舍。’是教舍身,亦即舍痴。一般愚昧众生,于自身执为实我,于身外之物,执为属我所有,每为满足个人的占有欲而贪,贪不得就欺骗奸诈,强夺巧取,明抢暗偷,偷他人私有的财物,偷社团公有的物品,偷十方常住所有的僧物,如是穷年累月,多生多世,由偷心而欠负的业债,必须偿还,三界尚且不可出,何况佛道?因此佛教人舍弃贪嗔痴,断除我法二执,外财固然要舍,连自己身命的内财亦舍,视自己的‘身体骨肉’,与众生所共有,而能实行布施内外之财,广作佛事,心舍身亦舍,身不偷心亦不偷,方可成就不偷之心。

  ‘不将如来,不了义说’等四句,是教舍名,不了义说是佛权巧方便施设的小乘教,而诸佛教化众生之目的,是欲令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的知见,皆共成佛道。犹如本经所显示的如来藏性圆三谛理,正是了义大教。欲修证此了义大教,当戒淫,戒杀,戒偷,还要断除贪嗔痴慢,使身心清净,成就无我大悲精神,舍巳济人,自利兼他;不应该以如来方便所说的不了义教,作为解释不实行大乘佛法的理由,以维护自己的过失,令初发心学佛的人,发生误解。不淫、不杀、不盗是身清净;不贪、不嗔、不痴、不慢,不求名利,不维护己短,是心清净;身心皆清净,必然得证圆通,故:‘佛印是人,得真三昧。’

  ‘如我所说’以下,是结成分辨邪正的原则。末法时期,若果有人如佛前面所说:修三摩地,先断淫,次断杀,后断偷,不欺世盗名,不曲解佛意,不文过饰非,才是真正的佛子,即等如是佛所说,否则,持相反的意见,唱相反的论调的,就是属于魔鬼的话,不可轻信。

  第四清净明诲——戒大妄语

  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淫,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地,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为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拜,贪其供养,是一颠迦,消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沉三苦海,不成三昧。

  妄语,即是说谎,凡颠倒是非,乖曲事实,虚伪夸张,或借词掩饰自己的过失,皆是妄语。若修行人未得开悟言己得,未证圣果言巳证,欺诳世人,贪求名闻利养,是大妄语;大妄语成,必堕无间地狱,永劫沉沦,如何修证佛道?所以佛告阿难,在三界六道之中,假设有人,虽然身心都‘无杀盗淫,三行已圆’,但若犯大妄语戒,则于所修的三摩地,不得清净;必须若身若心,都不诳不妄,言必真实,方名清净。

  三行,指慈行,智行,梵行。身心不杀,可以成就慈行,是应身如来种;身心不盗,可以成就智行,是报身如来种;身心不淫,可以成就梵行,是法身如来种;修行人断杀盗淫,成就三身如来,是名三行已圆。今因存有贪求名闻利养之心,妄起邪见,口出诳言,犯大妄语戒,则前断淫,断杀,断偷等戒行尽失,已经没有成佛的希望,故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梵言魔罗,译为扰乱,障碍,破坏,夺命等义,因为烦恼魔能扰乱人心,五阴魔能障碍人修道,天魔能破坏人善根,死魔能夺人性命。修行人贪求名闻利养,求他人尊重自己,是爱魔,妄起邪见,自言证圣,是见魔。

  ‘所谓未得谓得’以下,是展示其大妄语的行相。大妄语之人,自己未得菩提,而自言已得,未证圣位,而自言己证;其目的无非是追求世间的尊荣殊胜,位居第一。须陀洹,译名预流,是小乘初果;斯陀含译名一来,是二果;阿那含译名不来,是三果;阿罗汉是四果圣人,含有无生,杀贼,应供等三义。辟支佛译名缘觉,位居四果之上,阿罗汉但断见思烦恼,辟支佛兼除习气。‘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正显其妄语之大,不仅对人言:自己已证二乘圣果,甚至说:自己已经是十地以前,十住,十行,十回向三贤位的菩萨,或自称是地上菩萨;希望他人尊重供养,向自己礼拜忏悔。

  ‘一颠迦’,亦名一阐提,译名无善心,或断善根。大妄语之人,出言诳妄自大,梵行不立,唯名利是求,成佛无望,如恶心狂人,故名一颠迦。‘多罗木’,又名贝多罗树,树叶长广光滑,古印度人往往采用此树叶写经;但其树身一枝直上,以刀断之,则不再生。佛以此譬喻大妄语人,以魔刀剑,自断善根,故‘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正知正见,将永远沉沦三涂苦海,纵有禅智,只是魔业,不能修成真三昧。

  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末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

  末法时代,魔强法弱,众生特别苦恼,所以佛敕诸大菩萨再来人间,现种种身,说种种法,教化众生,摧邪显正。‘作种种形’,是随类应身,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度诸轮转’,是令众生舍邪归正,解脱生死轮回之苦。‘或作沙门’等四句,是现顺行,‘如是乃至’等三句,是现逆行,无论是现顺行或逆行,都是实行菩萨四摄法中的同事摄,目的是要深入社会,与各阶层人物接触,或与其同事共行,伺机教化,令入佛知见,以收潜移默化的效益。

  虽然此等出家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的沙门,或白衣居士,甚至‘奸偷屠贩’之辈,都是菩萨再来的应化身,但在世时绝不会对人言,自己是菩萨,是阿罗汉,以泄漏佛敕令再来救世的秘密;反而轻言自己是晚辈、是末学。‘唯除命终’二句,显圣人应世,住则不泄,泄则不住;故除临终舍报,暗中遗言付嘱外,绝不自认是菩萨再来,或是佛应世。

  如丰干禅师,是阿弥陀佛应世,出自寒山大士之口。据传说:丰干禅师,住于天台山国清寺碾米房,常骑虎出入,众皆不知其是何人。一日丰干邀寒山、拾得同朝五台山言:‘与我同行,是我同流;不与我同行,不是我同流’。寒山问:‘汝朝五台作甚么?’干言:‘朝礼文殊’。寒山言:‘汝不是我同流,我不与汝同行’。于是丰干独行,至杭州,适有闾邱胤被朝廷派任台州剌史,忽患头痛,医药罔效。丰干特别往访,取一杯水,持咒完毕,以水置手心,向其头三扑,痛即止;胤非常感激,问来自何处?丰干答:‘住在天台山国清寺’。问:‘寺中大师有道行者几人?’干言:‘我无道行,寺中高僧如文殊化身的寒山子,普贤化身的拾得,皆在寺中游化人间’。胤备厚礼酬谢,丰干不受而去。

  三日后,刺史去国清寺礼佛,问知客师:寒山、拾得二大士何在?知客师说:此二人是疯僧,可命来相见。胤言:不可,坚持要亲往拜见。知客遂陪往厨房,见寒山、拾得,正在灶门烘火,二人且言且笑,他人都不识其所言何语。胤上前即拜,二人狂奔,胤追至寒山岩,二人入,寒山回头说:‘贼!贼!丰干饶舌,弥陀不事,礼我何谓?’胤随入岩中,不见二人,自此不复再见寒山、拾得,出现于人间。又如弥勒菩萨,应身布袋和尚,将舍寿时,留偈示人:‘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世人,世人那得识。’所以古人说:‘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

  ‘云何’,是斥责词,‘贼人’,指失如来种,成爱见魔的人。真是佛菩萨再来,是阿罗汉应世,尚且不露真相,而此堕爱见魔的人,未得菩提而言得,未证圣果而言证,迷惑扰乱世间无知众生,正是妄语中最大,罪业最深重的大妄语。

  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后复断除,诸大妄语,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

  佛敕令阿难,于末法时代现身说法,教人修习首楞严王大定时,在断淫、断杀、断偷之后,还要断除诸大妄语。不得自称圣人,愚惑众生。此不但是今佛如来,亦是过去诸佛世尊,第四种清净决定,明智的教诲。

  是故阿难,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如刻人粪,为栴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

  佛以譬喻,说明妄语之过。凡夫妄语如人之干粪,诸佛功德,如栴檀木;禅定真修,犹如雕刻。以妄语的秽因,欲求佛果妙香,正如雕刻人粪,欲成为栴檀形,因果不类,怎可成功?故言:无有是处。

  我教比丘,直心道场,于四威仪,一切行中,尚无虚假,云何自称,得上人法?譬喻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况复法王,如何妄窃?因地不真,果招迂曲,求佛菩提,如噬脐人,欲谁成就?

  佛教诫修行人,必须断大妄语。直心,即无虚伪歪曲的真心。依不诳不妄的真心而修,必然成就道业。故言:‘直心道场’。维摩经亦说:‘直心是道场’,华严经说:‘菩提妙法树,生于直心地。’所以佛教出家比丘,于行、住、坐、卧四威仪中,尚且要正直,无得虚假。怎可以妄自称大,说自己已经证得菩萨上人之法?三乘圣人,尚不可窃其位,何况佛是出世法王?修行人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即是因地不真实,必招堕落三涂的结果,正如穷苦的人,自称为王,一定被国法所诛,自取灭亡。口脐相距,噬之莫及,喻妄语人,已灭佛种,离佛菩提,日益遥远,欲成就佛道,终不可得。

  若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实,入三摩地,永无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萨,无上知觉。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此显示断大妄语的利益。修行人能断大妄语,则心如弓弦之直,无有纡曲之相,行住坐卧,一切时处,悉皆真实,则能直入三摩地,永无魔事。魔事邪险乖曲,今心行正直,魔不得其便,故能永远离诸魔事。佛印证是断大妄语的修行人,必定可以成就菩萨所修的无上知觉。无上知觉即圆通无上正觉的因心,菩萨修习圆通,以无上正知觉的直心为因,以求无上正知觉的佛果菩提,正是因果相类,因果相契。

  若能如我佛所说,修习大定之前,一定要断淫、断杀、断偷、断妄,则是正法,名为佛说,不然,即是波旬魔王所说。

  以上所说:四种清净明诲,是以正拣邪,令末法众生,去邪就正,否则,修行无益,反增魔眷,岂可不慎?故佛告:

  阿难,汝问摄心,我今先说入三摩地,修学妙门,求菩萨道,要先持此四种律仪,皎如冰霜,自不能生一切枝叶,心三口四,生必无因。阿难,如是四事,若不遗失,心尚不缘色香味触,一切魔事,云何发生?

  此文是佛结答。因为阿难大开圆解之后,心迹圆明,悲欣交集,欲想利益未来众生,故稽首白佛:‘大悲世尊,我今已悟成佛法门,是中修行,得无疑惑。常闻如来说如是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自觉己圆,能觉他者,如来应世,我虽未度,愿度末劫一切众生。世尊!此诸众生,去佛渐远,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欲摄其心,入三摩地,云何安立道场,远诸魔事,于菩提心,得无退屈?’佛答:‘摄心名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又言:‘云何摄心,我名为戒?’随即宣说以上四种决定清净明诲。今结答言:因为汝阿难问:云何摄心,入三摩地?故我于前先说的四种清净明诲,正是入三摩地应该修学的微妙法门。发心求菩萨道的人,一定要先受持此‘四种律仪’,身心不犯,皎洁清净,犹如冰霜,则于菩提道上,自然不会发生一切烦恼枝叶。

  ‘心三’,指贪嗔痴,‘口四’,指妄言、绮语、两舌、恶口;贪嗔痴是根本烦恼,身的杀盗淫,与口的妄言、绮语、两舌、恶口皆是枝叶烦恼,人因心有贪嗔痴,所以策动身口作业,今不仅身不杀,不盗,不淫,连心的贪嗔痴亦不起,则根本烦恼既除,枝叶烦恼无从生起,故言:‘生必无因’。

  ‘如是四事’,指不淫,不杀,不盗,不妄语等四重律仪,若能严持不失,则身心常住于清净律仪中,尚且不攀缘外界的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又怎可能发生一切魔事呢?当知魔事发生,皆由人内在心魔所引起,今持戒清净,心魔不生,外魔自然不能侵扰。据此可知,四清净明诲,何止是入三摩地的微妙法门,亦是降魔的宝柱,成佛的根本,所以学佛修行的人,非首先受持,佛前面所说的四种清净明诲不可。

  其实,不仅是学佛修定的人,要严持以上四种清净明诲,断除杀盗淫妄;即使是普通一般人,亦应该戒杀,戒盗,戒淫,戒妄。因为不杀是仁慈,不盗是正义,不邪淫是守礼,不妄语是守信,仁义礼信,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如果做人没有原则,将失人身,堕落三恶道,永劫沉沦,不得超生。

  凡是有生命的动物,无不贪生怕死,耐庵道人说:‘有命尽贪生,不分人与畜。’我们爱护自己生命,亦应该爱护他人的生命,不但爱人如己,还要爱护畜生,不应该蓄意杀害一切生物。中国儒家孔子言:‘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正是居于仁慈爱物之心,不应杀生。

  佛在涅槃经说:‘从今日始,不听食肉,应观是食,如子肉想;夫食肉者,断大悲种。’因为佛眼观见六道众生,多生多世轮回六道,曾经互为父母、子女、或师长;何况佛性平等,只因迷悟不同,作业不一,招致果报的形躯各异而已。黄庭坚诗言:‘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原同一种性,只是别形躯。’我们杀生食肉,即等如杀害自己宿世的父母、师长、与子女,甚至可以说:是杀害未来诸佛。既伤慈悲,又损孝道,是以不可杀生食肉。

  还有,基于因果定律,杀生食肉的人,必欠负命债,佛说:‘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忘;因缘聚会时,果报还自受。’从前,有一屠夫以杀羊为业,姓金,人皆称为金屠夫。有一天,金屠夫捆著一头肥羊,正举刀要杀,刚巧文殊菩萨化身的戒禅师经过,待死的羔羊,看见禅师,立即咩咩大叫,希望禅师救它。师对羊说:‘两脚不修,遭此活剥。’羊闻言突然停止呼叫,闭目待死。金屠夫见状,顿悟因果报应之理,放下屠刀,皈依佛门,乞戒禅师为其剃度出家,法名可化;自此随从禅师学佛,颇有心得。一日向禅师告假,欲往天台山参拜石桥禅师,半途被一群强盗捆绑在树上,正要动手,活剥其皮,盗首走来命众人放他,可化死里逃生,不敢前进,退回戒师处,将途中遇险事奉告,师言:‘不是老僧救汝,己还他八两。’原来及时出现的盗首,正是戒师旳化身;由此故事,可知菩萨度生的权巧方便,也知杀生业报的可畏。所以我们不应该蓄意杀害他人,或杀害一切生物,甚至杀害自己,无论是亲手杀,派人杀,教人杀,直接杀,或间接杀,暗杀,谋杀,凶杀,残杀,一律都要禁止,以免招致冤怨相报的悲惨命运,或引发战争,破坏和平。因为战场上的杀戮,亦是众人同业所感的报应,古人说:‘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

  何况肉类含有毒素,肉类带菌,容易传染疾病。因为动物被捕杀时,其恐怖,愤怒,怨恨,悲哀,苦恼的情绪,使其细胞产生毒素;人类将含有毒素的肉类,吃入口中,藏在体内,日积月累,人体细胞自然含有大量毒素,因而引发很多意想不到的疾病。再说:动物本身亦患有种种疾病,人类食用患病动物的血肉,无异是将动物体中各种病菌,直接移植于自己体内。现代科学,已经证明,人类导致肝病,癌症,心脏病,高血糖,高血压,动脉硬化等疾病,皆与肉食有关。我们无论是为了长养慈悲,为了不负孝道,为了避免偿还命债,或是为了健康,都应该戒杀放生,不食众生肉。

  可是今日世界,每一角落,都充满杀机,令人恐怖。被称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何止喜欢杀生食肉,还喜欢杀人食人。例如:现在被美国政府拘禁在牢狱中的杀人王,已经杀食十一个人了,而罗马利亚一个变态的心理学家,运用隔地催眠术,在两年内杀害三十七个与自己无怨无仇的人,只是为了试验他的妖术。此外,有人杀害自己的亲生父母,有人杀害自己的亲生骨肉,亦有人杀害曾经与自己山誓海盟,同患难,共困苦的枕边人;甚至有些邪教,强迫教徒集体自杀。也有人不甘受苦,又不愿意独赴黄泉,实行合家自杀,强迫家人随同自己走向死亡,以为这样就可以了结一切恩怨;殊不知自杀是绝对无法解决问题的,反而背了一身罪孽,在阴间流离浪荡,做个无依的孤魂野鬼,直至生缘具足,再来做人,还要继续承受宿生末了的业债。所以佛教世人,皆应戒杀放生,长养慈悲,扩展爱心,不仅要爱护他人,也要爱护自己,不可杀害生物,也不可以自杀。使人与人间,物与物间,互爱互助,互相依赖,共同生存,直接可以停止杀业,保障一切生命的安全;间接可以取消暴力,阻止战争爆发,给人类世界,带来幸福与和平。

  偷盗,是属于犯法的行为,既扰乱社会治安,同时威胁他人生命财产的安全,所以修行人固然要断偷心,即使一般市民,亦要戒除偷盗的行为。

  偷盗的范围很广,不限于直接明抢暗偷,凡是用不正当的手段,所得非份的财物,都属于偷。因此一个正人君子,应该不贪非份之财,不谋非份之利,不欺骗他人,不强夺巧取,不利用职位令人馈赠财物,不炫耀自己,贪求名闻利养,做到:‘正其义而不谋其利,明其道而不计其功。’以建立完美的人格,以保持人身不失,免堕恶道,酬还宿债。

  传说:中国明朝,有一个开设杂货店的人,很快就变为一个大富翁。而且拥有一个儿子,两个孙子,生活相当美满,但无常终于到来,难免一死。临终时拿一杆称子,交给他的儿子说:这是我赚钱致富的绝招,因为此称杆是特别制造的,中心灌入水银,可以随意运用。他的儿子,想不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出此下策,欺骗顾客,非常难过,毁了此称杆后,即变卖不动产,救济贫苦大众,为父亲赎罪,忏悔修福。不久,家财已经散尽,那是他们夫妇俩心甘情愿的事,岂料两个儿子,不久相继死亡,使他们痛不欲生,怨恨上天不公平,行善的人,结果不得好报。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