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权力素食者的崛起

论权力素食者的崛起

——美国越来越多的大老板已成为 href='/' target='_blank'> href='/' target='_blank'>素食主义<者<

  本文出自美国商业周刊。文章虽不乏调侃和讥讽之调,但不难看出其主题思想:素食主义在美国已经走进越来越多的高官及权力者的生活之中。这些素食者包括前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史蒂夫·永利(Steve Wynn)、福特执行董事会主席比尔·福特(Bill Ford)、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Biz Stone、风险资本家伊藤穰一(JoiIto)、全食市场(WFMI)首席执行官约翰·麦基(John Mackey)等。其原因主要是居于爱护动物和健康。其中,史蒂夫·永利(Steve Wynn)更是精明了得,为了减少员工健康保险的支出,他发给10000位职员人手一套纪录片《饮食》,以鼓励他们素食和增进健康。

  权力巨头们想炫耀他们的权力曾经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他们只需在圣莫里茨翻新木屋,购买最新的湾流(GD)直升机,炒掉5000名员工或娶一位年轻的亚裔女子。迄今为止,他们已经用尽了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的各种简单方法。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越来越多最大的老板已成为纯素食主义者。史蒂夫·永利(Steve Wynn)、莫特·朱克曼(Mort Zuckerman)、罗素·西蒙斯(Russell Simmons)和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现已在通过使用豆饼来表现自己的优势。跟他们行为类似的还有福特执行董事会主席比尔·福特(Bill Ford)、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Biz Stone、风险资本家伊藤穰一(JoiIto)、全食市场(WFMI)首席执行官约翰·麦基(John Mackey),还有泰森(Mike Tyson)。是的,泰森,一个曾经咬掉人耳的人,现在是纯素主义者。他的饮食习惯并不像亚历克·鲍德温那样令人印象深刻,后者发现了一种既可成素食主义者又维持肥胖的方式。

  这么多的首席执行官回避肉类、乳制品和蛋并不令人奇怪:这是一个排外的俱乐部。美国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口是纯素食主义者,部分原因是素食主义并不便宜:成为纯素的代价包括购买专业公司生产的专门产品。有些公司的名字很怪异,有谁听过Tofurkey(豆火鸡)的名字吗?纯素主义者还必须具有足够的权力,要不然甚至搞不清什么是纯素主义。

  善待动物组织PETA主席英格丽·纽克格(Ingrid E. Newkirk)说:“老总们很聪明,媒体对这种趋势的曝光不够,让人民无法跟从。这类的信息如今无处不在了。如今人们看到的,不再是‘最好买这个蓝玉米片’,而是‘最好吃纯素’。”当她得知永利(Steve Wynn)成为纯素食主义者时,她并不认为这一新闻是疯狂的。“在赌场外的小缸里养海豚才是疯狂,”她说,“在餐厅点蔬菜可不疯狂。”

  永利表示赞同,他是个自封的“动物疯子”,他的遗嘱中把美国人道协会也作为财产继承者之一。他于2000年出售了幻影酒店和它的海豚缸,并于同年六月放弃了肉和奶制品。永利因他的朋友,最近成为电信巨头的“素食古卢”Lalvani被逼而看纪录片《饮食》后,就改变了。这部纪录片由麦克·安德森执导,在片中安德森解释了他严格的无肉和无油饮食。“我看了电影,第二天早上就改变了。”永利说:“砰!就是这样。”使这种转变来得容易的是:永利碰巧在一个私人游艇上,当时还有一个他自己的专业厨师在场。他一回到家,就开始以一位大人物特有的方式传播这个福音。他买了10,000套《饮食》,他的职员人手一套。“我给他们买保险,如果他们生病了,付账单的可是我。如果我可以让他们保持健康,我的做法就是精明的。”

  虽然他发誓纯素饮食习惯不是聘用条件,永利已经说服他绝大多数的高层管理人员茹纯素。而且永利的大多数午餐同伴事先会问他的助手他喜欢吃什么,他在坐下来吃之前就已经处理好了,他也可以提议到他投资的餐厅去吃。永利在拉斯维加斯和澳门的餐馆都提供素食菜单,连他的牛排馆也不例外。“昨晚我和特里·塞梅尔吃饭,我们在中餐馆荣雷吃饭,”永利说,“他们不相信我们的炒菜中不用油,后来大家都改吃我的菜。”

  永利是一个有说服力的推销员,但在十年前连他都没办法免费赠送素食三明治。当时作为一个纯素主义者是如此怪异,专家们认为那是丹尼斯·库钦奇不能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理由。“人们不知道这是否是另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政党或一个族裔群体。”库钦奇说。这位来自俄亥俄州的国会代表虽然没有在2004年和2008年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但他的饮食习惯已为人所接受。他还说服众议院行政委员会负责人,宾州的国会议员罗伯特·布雷迪在国会餐厅提供素食菜单。当比尔·克林顿于今年九月告诉沃尔夫·布利策他在饮食上的顿悟,并说“我基本上回到我在高中时的体重”后,库钦奇终于决定完成自己的减肥书籍《克利夫兰饮食》。此书的最后定名出版商可能会改。库钦奇茹素可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爱。十五年前,他说:“我在州参议院时,遇到一位素食主义者,我非常喜欢那个人。成为纯素者是一种恋爱策略。”这是大多数男人改而吃纯素的方式。

  巴特·波坦察是曼哈顿权力素食餐馆——蜡烛79(Candle79)的老板之一,他认为权力素食者的崛起和他们茹素的第二任妻子的增加成正比。蜡烛79在素食餐饮业的地位和四季酒店在酒店业的地位类似。此餐馆定期筵宴朱克曼、新闻集团(NWSA)的首席执行官鲁伯特·默多克和前维亚康姆(Viacom)的首席执行官汤姆·弗雷斯顿,他们两人的妻子都提倡素食主义。“我在一位权力素食主义者的影子里生活。”弗雷斯顿说。他的妻子凯西曾说服奥普拉,让她作了一个为期三周的纯素试吃。他还说:“我正在变成纯素者。”很明显,纯素饮食的好处众多,而且不可否认。以波坦察的话说:“她已经说服他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素食主义是一种道义上的当务之急。2000年,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比兹·斯通(Biz Stone)去参观农场庇护所,那是一个位于纽约州北部的动物救援组织。他回来后,就成了素食主义者。到目前为止,他的改变并没有影响生意。“我的饭桌同伴有时最多只是好奇。”斯通说:“但是他们从来不评判我。”当然你要是一个股价十多亿美元的公司老板时,人们就不大会评判你。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