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佛作祖去

  圆信禅师重上云捿,参礼祩宏禅师。

  圆信禅师问:“如何得成佛作祖去?”

  祩宏禅师道:“问道于盲。”

  圆信禅师道:“道岂盲耶?”

  祩宏禅师道:“我盲。”

  圆信禅师于是打一圆相,说道:“总在这里。”

  祩宏禅师便指着圆相道:“盲。”

  圆信禅师道:“见妇不须重下泪,还他原是个中人。”

  祩宏禅师道:“不是个中人。”

  圆信禅师道:“却好。”

  祩宏禅师道:“好!好!”

  圆信禅师于是礼拜而出。

  第二天,圆信禅师便呈偈,祩宏禅师览偈后,遂逐句为之著语,偈云:

  “不解西方不学禅[祩宏著云低声低声],

  偶来尘世只随缘[宏著云解也学也]。

  三间茅屋傍溪住[宏著云溪深路滑],

  两扇竹窗关月眠[宏著云春色满园关不住]。

  醉尽衲衣那有结[宏著云怎拟寸丝不挂],

  养长须发欲成颠[宏著云成颠亦不恶]。

  自从会得吾师意[宏著语云胡饼里讨汁],

  白雪飘飘六月天[宏著云夏行冬令有寒暑不正]。”

  祩宏禅师于是嘱咐圆信禅师行头陀行,住双髻山,续佛慧命。

  圆信禅师后来又前往龙池,参礼正传禅师,机语相契,获得心印,并于径山开法接众。

  圆信禅师为人“率真不羁,诋呵诸方,无当意者,寡耦少徒,一筇孤往”。清顺治丁亥年(1647)示寂。临终前,圆信禅师呼茶饮毕,悠然地唱着自作小曲:

  “小儿曹,生死路上好逍遥。皎月清霜晓,一杯茶,坐脱去了。”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