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八)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八)

/ 缅甸 雷迪大师 着

U Sein Nyo Tun 英译 台湾 蔡 文 熙 中译

第六章 五力(balani)

“力”的定义是:“对治障碍,所以称为‘力’。”(译者按:参见雷迪大师:《第一义谛手册》)

巴利圣典上说:“无论何时遇见障碍,都会有一种无畏的稳定,因此,称为‘力’。”(译者按:见《增支部》Ekaka Nipatatthakatha, 18.  Apara accharasanghata-vagga-vannana)

如同“根”的情形一样,“力”有五种,分别是:

1. 信力。2. 精进力。3. 念力。4. 定力。5. 慧力。

为了摧毁“身见”的王国,他们是五位将军或指挥官。对于佛法中的比丘与凡夫而言,他们是五种可以依赖的力量。

如同“信根”的情形一样,“信力”有两种,分别是:

1. 自然信。2. 定信。

“自然信”是指没有经过特别的修持与开发,而是依照环境与贪欲而生起的,因此,只能产生布施、持戒等“自然善业”。“自然信”没有力量克服“贪欲”,相反的,“贪欲”掌握住“自然信”。

这是说明“贪欲”如何以强力掌握住“自然信”,巴利圣典中提到四种圣人的传统修法(圣种法ariya-vamsa-dhamma。译者按:参见《增支部》Catukka-nipata, Pathama-pannasaka, 8 ariyavamsa-sutta),就如同太阳、月亮清澈地存在于天空中。这四种修法是:

1. 在食物上很容易满足。(乞食)

2. 在衣服上很容易满足。(粪扫衣)

3. 在居住上很容易满足。(树下坐)

4. 在修习中发现喜乐。(身心寂静)

这四种修法形成了“信”。在现代,“信”这位伟大的国王还是很隐匿、很沉沦。今天,众生都是在物质的生活上享乐,在世间的职务、尊严与荣耀上享乐,在满足快乐的生活、世间的财富与权势上的享乐。因此,“贪欲”这位巨大的国王就像大海包围岛屿一样明显。这说明了“自然信”在这世界上的脆弱。

“定信”则是在诸如吸入、呼出的“身念住”中,修习有所成就,并消除了心灵的不安与骚动之后才生起的,这种“定信”可以驱除在财、食、味上享乐的“贪欲”。这种“定信”可以将比丘、凡夫从沉溺在三种“贪欲”的汪洋中拯救出来,让他们到达由“圣种法”所构成的“信”的王国当中。在“三十七道品”中,就是需要这种“信”。

在“精进”的两种型态中,“自然精进”是指,没有经过修持的开发,随机缘而懈怠,并产生布施、持戒、研读圣典等“自然善业”。这种“自然精进”并不能驱逐懈怠,反而屈服于懈怠,顺从懈怠。这说明了懈怠是如何征服自然精进。

当众生遇见佛法,就会认识到,在过去无止尽的轮回中,他们一直是“身见”、“恶行”与“苦界”的眷属。巴利圣典很清楚地指出,“圣种法”是可以驱除懈怠,全心全意投入修习,并且在这种修习中获得解脱。

驱除懈怠行为可以这样描述:具备了“诸学”(译者按:佛法的训练),并且在戒坛上受戒成为比丘,依“诸学”而行,就是:

“以树根为出入的住所,因此,今生就修持树下住支的苦行。”

(译者按:参见《律藏》?大犍度?第四品)

为了遵循“诸学”,如果一位修行人以森林中的树木为住所,“只依乞食维生,不依赖别人,坚定地遵守头陀苦行。”而且小心谨慎地修持“身念住”,这些精进的行为就可以驱除由懈怠而生起的恶业。他们都是属于精进领域当中的行为。

在现代的世界中,这种“精进”的领域非常模糊。时至今日,比丘虽然已经警觉到他们处于“身见”、“恶行”,并且在“苦界”中再生的众生阶层当中,他们还是居住在由布施者所建立的村落中,并且从接受大量的供养与利益中享乐。他们没有能力抛弃这个社会的其他人士,如“懈怠”领域中的一切行为,而这种“懈怠”的领域,就像大海淹没岛屿一样的明显。这说明了“自然精进”的脆弱。

只有“修习精进”,才能让修行人安于极少的睡眠,经常保持机警、主动、无惧、大胆、踏实地独居,内心相当坚定,这样才可以驱除懈怠。在三十七道品中,需要这种“修习精进”。

在以下简要的解释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念力”、“定力”、“慧力”的详细意义。在此,我只是提供一种精简的说明。

“念”的反面是称为“失念”(译者按:或“忘念”)的恶业。“失念”是指,没有能力在“禅定”(如:身念住)或“直观”中投入,不能够专心一致,不能够控制自己的心灵,而随意飘荡在其他的思想对象上,而不是在修行所专注的对象上。“自然念”是与生俱来的,可是没有能力驱除失念,只有“修习念”才能驱除。

“禅定”的反面是“散乱”的不善法,包括了在“修习作意”上,心灵没有能力专一、不安与散乱。在诸多对象上生起杂念,而不是制心一处,没有能力控制住心灵,专注在一个对象上。“自然定”没有能力驱除散乱的不善法,只有“修习定”才有能力。

“慧”的反面是“迷惑”的不善法,包括了无知、欠缺明晰、模糊以及缺少心灵的光明。黑暗环伺着心灵。这种迷惑不可能由“自然慧”来驱除,也不可能由饱读三藏经典知识的“教法智”(pariyatti-pabba)来驱除。只有安立在“身念住”上的“修习智慧”才有能力逐步驱除这种“迷惑”。

在此说明了与“五力”各自相对立的五种不善法的意义。

这五种相对立的不善法:一、贪欲。二、懈怠,或无力承受痛,或在对治的工作上欠缺无畏的力量。三、失念。四、散乱。五、迷惑。可以对治、驱除这些恶业的五种法,称为“力”。如果“五力”当中有任何一力是脆弱的,就如同“未了行者”在“禅定”与“直观”上就不可能有所成就。

因此,有些人可以从贪欲的领域中脱离出来,这是因为他们的“信力”强而有力的缘故。他们摆脱了对于财、食、色与世间尊严荣耀的执着。可是,因为他们在其余的四种力上有所欠缺,所以还是不能达到圆满具足的境界。

有些人可以从贪欲、懈怠的领域中脱离出来,这是因为他们的“信力”与“精进力”强而有力的缘故。他们持续不断地遵守善法-树下住支以及修持头陀行。可是因为他们在其余的三种力上有所欠缺,就没有能力修习“身念住”,或者修持“禅定”与“直观”。

有些人在前三种力上非常强烈,因此,能够在“身念住”上安立,他们可以在观吸入、呼出上或身体的骸骨上达到专注。可是因为在其余的两种力上有所欠缺,就不能在“禅定”与“直观”上有所安立。

有些人可以入禅定,这是因为他们前四种力非常强烈,可是,因为他们在“慧力”上是很脆弱,就没有能力在“直观”上有所安立。

有些人在慧力上强而有力,精通三藏,明了第一义谛,可是因为在其余的四种力上有所欠缺,他们不能从贪欲、懈怠、失念、散乱中摆脱出来,就生活在这些恶业当中,而且在这些恶业当中死亡。如此,一位修行人一旦在这些“力”中欠缺任何一种,就不可能从这些各别相对的恶法中摆脱出来。

在“五力”中,精进力与慧力也是“如意足”。因此,如果这二力够强大、相辅相成的话,就不会发生因其他三力过弱而无法在“直观”上安立的情形。以佛陀住世的舍卫城为例,共有五千零五十万位的修行人从世间的罪恶中证得解脱。

不了解“如意足”、“根”、“力”等功能的修行人,不会知道为何他们的“欲望”是脆弱的,以及用什么对治他们。他们不知道要安立什么法,甚至连想要安立的欲望从未生起过。因此,“圣种法”直到现代还是处于消失的边缘。

例如,有一种公牛,叫做“牛王”(usabha译者按: 牡牛),这只牛王的价值远超过千万头普通的公牛。如果这只牛王明显的特征被认出来了,它会被妥适的饲养、培育,它的四肢会发达,体能会增强。然后,牛王会保护上百的家畜,以防止狮、豹的侵入。只要是有牛王在的牧场,就可以避免大部份的疾病与传染病。一般人的居家环境,要是周遭安插木桩,每七间房子成一列,朝同一方向。就可以避免大部份的疾病与传染病。就好像那迪?毗萨拉公牛可以同时拉动五百辆的二轮货车一样(译者按:参见《小部》本生经Ekaka Nipata, Kuruvga-vagga, 28 Nandi Visala Jataka)。

如果这只牛王的主人对于这些情形,一无所知,因此没有加以适当的饲养、培育,只像一般公牛一样去照料。如果这位主人将这只公牛跟其他公牛一样对待,一同去耕种,一同去拉二轮货车,那么这只牛王明显的特征与四肢就不会发育,它的体能还是潜伏的。这只牛王会像其他公牛一样的生长、死亡。

不过,一位内行的主人就会将这只牛王与其他公牛隔离开来,将它安置在一间特别建造的牛舍当中。这位主人会铺上干净的细沙,屋顶上加盖天花板,清除这间牛舍里排泄物,并以适合人类食用的米、豆饲养。这位主人会替它洗净,然后再抹上香料。在这种情形下,这只牛王的明显特征与四肢会发育成长,并且培育出巨大的体能。

在当今的佛法时期里,未了的修行人就像公牛的主人,这些未了修行人的五力就像牛王,论藏中的《正念分别论》、《正勤分别论》、《如意足分别论》、《根分别论》、《觉支分别论》、《道支分别论》,经藏中的《大念住经》、《念住相应》、《正勤相应》、《根相应》、《力相应》、《觉支相应》,就像世间上的说明书,可以指出牛王明显的特征,以及如何加以适当的饲养、培育,使牛王的体魄强壮。

这些未了的修行人,由于无知的缘故,无法经由禅修的工夫来开发五力,因而满足于佛法中初阶的成就,例如布施、持戒、研究经教等,就像不认识牛王的主人,不会给予适当的养育一样。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世间的事业。这些事业可以经由财富的力量来完成,有些事业则可以经由知识的力量来完成。甚至在土地的耕作上,也需要几种力量来完成。有时候,首先需要储蓄财富的力量,其余才是知识的力量。先前的教育与研究凝成了知识的力量。

同样的,在佛法中,为了修习“禅定”、“直观”,以及证得圣道、果与涅盘,就需要“五力”。当这些“力”先累积了,上述的巨大工作才有可能发展。连五力之力都没有具足的人,就不可能激起去进行这些巨大任务的欲望,这些巨大的工作就不会在今生中完成。他们过得很不用心,也缺少决定的力量。如果向他们说,可以完成这些任务,他们也不想听。他们不知道这些障碍的思想之所以降临到他们,是因为他们在“力”上面全然荒芜。他们在“波罗蜜”或“二因”或现世的门前感到羞愧。(译者按:有些人相信除非“波罗蜜”成熟了,否则是不会证得圣道与圣果;有些人相信现在是“二因”时代,因此,在今生是没有办法证得圣道与圣果。)

不过,如果这些人在“正念”当中的一项功课安立起来,例如“出入息念”,如果他们因而建立“信力”、“精进力”、“念力”,这种顽强的思想一定会消失,而善业思想必然会生起。这是因为他们已经开发了强势的力量。

这就是如何开发这种力量的方式。虽然这种修行人还不能证入“名”与“色”;可是,经由对于“财、食、味欲望”、“世间财欲望”的控制,还是可以开发出微弱的“信”;经由“懈怠”的控制,还是可能开发出微弱的“精进”;经由“散乱”与“迷惑”的控制也可以增强“禅定”与“智慧”。当开发这些“力”的时候,他的内心必然会发生变化。

例如,一位饱受麻疯病折磨的人,他对于一般事物与世间的事业会失去兴趣。但是如果用适当的药物治疗,这种大病就会逐渐痊愈,脱离冷漠感,重新振奋起来。这是不可避免的。“欲望”、“懈怠”、“失念”、“散乱”、“迷惑”这种恶业,就像五种大病;佛法中的“禅定”、“直观”就像世间的庶务与事业;例如,四念住的“出入息念”,就像用药物去治疗。其余的类比就很容易了解了。

因此,佛陀会如是说:

“修习信力!修习精进力!修习念力!修习定力!修习慧力!”

(译者按:见经藏?《相应部》?大品?力相应第六,Gavga-peyyala-vagga, Baladi-sutta第一经至第十二经)

在这个世界上,建筑师的力量是依靠完善的工具,例如锥子、凿子、斧、刀、锯子等等。只有当这位建筑师拥有这种力量,他才有可能着手去建立寺庙、房舍等等。在木匠、铁匠、金匠、木雕师等人的工作上,他们也分别有各自的力量,他们的力量包括了完善的工具与配备,只有这样子,他们才能完成他们的工作。

同样的,在佛法中,为了证得“道智”(四向)、“果智”(四果),修习“禅定”与“直观”的工具包括了“修习信”、“修习精进”、“修习念”、“修习定”、“修习慧”,并且是经由“四念住”中的“出入息念”来开发的。“五力”就是瑜伽行者的力量(译者按:yogavacara是指修习“禅定”,或修习“直观”,或两者兼修的人)。因此,在佛法中,想要在修习禅定、直观有所成就,必须开发五力。这就是上面所引述的偈颂中“修习”(bhaveti)的意义。(《嘉义新雨杂志》第29期)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