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泽仁画笔下的精神净土

一提到藏民族的文化与艺术,很多人自然就会想到古老而独具特色的唐卡。唐卡历史源远流长,内容丰富,是藏民族传统文化中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雪域高原进入新时代以后,藏族传统文化得到了进一步的尊重和发展,以唐卡为基础的现代藏画艺术也日趋繁荣。

“传统手绘唐卡与现代藏画,从形式上看,它们异曲同工,都是藏传佛教的表现载体。但实质上,其间却包含着一种从原始宗教到民族文化的转换。”近日,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开一代藏画新风的藏族画家尼玛泽仁。

宗教信仰是藏民族的精神支撑

中等个子的尼玛泽仁目光奕奕有神,声音洪亮,饱满的额头和丰厚的耳垂总想让人试着从佛像的五官上找出一些相似的地方。

1944年,尼玛泽仁出生在四川省巴塘县的一个藏族家庭。贫困家庭中长大的尼玛泽仁在同龄人中显露出了绘画的天赋,1958年,尼玛泽仁入选四川美术学院少数民族培训班。1982年,他的作品在全国各民族美术大展中获得了金奖,同年即被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赐封为“班禅画师”。

祖辈都生活在藏民族聚居的雪域高原上,尼玛泽仁自然从小就受到了传统藏族文化的熏陶和影响。他认为,在藏民族早期艰难困苦的实践过程中,藏传佛教让藏民族看到未来一种崭新的生命,解脱痛苦,淡然面对生老病死。而在环境改善以后,它已经融合在大自然中,融合在藏民族的生活中。因此,藏传佛教在整个雪域高原、整个藏民族的发展过程中起了很大的精神支撑作用。”

显而易见,藏传佛教对尼玛泽仁精神塑造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世界屋脊所形成的天然屏障,巍峨严峻的冰山雪岭,日近云低,地广人稀,美丽却若有几分严峻。千百年来,藏族人民的生存方式,决定了其文化的独特风貌,而这种风貌都在尼玛泽仁的画笔下有所展示。

“我的绘画正是从本民族文化的载体上生长出来的”

“在我们藏族人看来,自然是神圣的,人只是自然界的一分子。无论多么伟大的创造,大自然瞬间就能将之毁灭。人类应该依靠精神的力量与自然和谐相处。藏族在雪域高原上的传承不息,靠的就是这种精神。”尼玛泽仁认为,这种精神,贯穿于藏民族的历史、文化和艺术的全过程,“我的绘画也正是从本民族文化的载体上生长出来的,其中每一个形象、每一个符号都浸染着历史感。”

尼玛泽仁的宗教画作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直接表现宗教的题材,如《莲花生大师》、《千手观音》、《敦煌印象》等;另一类是反映现实宗教生活的题材,如《天界》、《禅悟》、《妙音》等。每一幅作品都充满了玄思妙想,涌动着庄严肃穆的宗教情怀,深刻地描绘出了藏民族对世界的神秘感知。

“我的画并非只是给观赏者带来视觉上和心理上的愉悦和满足,还要引起心灵上的震撼和思考,需要静静地品,慢慢地领悟。”

不管是表现宗教的还是反映生活的,在尼玛泽仁的作品中,很难感受到温馨浪漫的柔情,而多的是以至高的沉默态度表达对人生的追索和对顽强生命的礼赞。尼玛泽仁长期研究藏族历史和文化结构,用造型艺术表现出生活在雪域圣地的人民特有的审美和追求。他的画面渗透着一种浓郁的宗教情怀,一种人与自然融合的感悟,表达着自然博大、精神永恒的主题。

开一代藏画新风

1982年,38岁的尼玛泽仁在全国各民族美术大展中获得了金奖。颁奖大会上,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注意到了这位年轻的藏族画家。颁奖结束后,十世班禅和尼玛泽仁亲切交谈。“一个民族落后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文化。”十世班禅当时所说的这句话让尼玛泽仁铭记至今。1986年,十世班禅赋封尼玛泽仁为自己的画师,并对他说:“你既懂佛教文化、又懂汉文化和西方文化,应该将三者结合起来,发扬光大藏族文化。”

带着十世班禅的冀望,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上世纪80年代,尼玛泽仁和同事们一起首次创作出新唐卡画《岭·格萨尔王》、《扎西德勒》和《朱德会见格达活佛》3幅大型作品。这3幅极具民族特色作品的问世,预示着藏族绘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一巨大成果受到了藏族广大僧俗群众和国内外艺术家的高度赞赏,其中《岭·格萨尔王》参加了法国1982年秋季沙龙展览,并被文化部、国家民委和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授予优秀作品首奖和佳作奖。此后,尼玛泽仁更深刻地领悟到要继承和发展藏画传统并使之走向世界,必须下大功夫学习本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从大文化的角度把握藏民族长期形成的文化内涵和审美心理,在民族的文化积淀和现实生活中探索藏民族的精神解放和发展走向。

“1300年来,藏民族因为信仰藏传佛教而产生了作为供奉品的宗教绘画。一个民族的艺术如果仅作为供奉品存在,就很容易失去生命力。传统唐卡大都以原始宗教为内容,无法传达出新时代鲜活的文化信息。只有把藏民族的生活通过国际通用‘语言’、通过现代画的语言表现出来,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民族的历史,了解他们现在的生活和精神追求。”

从原始宗教到宗教文化,从宗教文化到现代艺术,这个过程,欧洲用了整整500年时间,而尼玛泽仁只用了短短的几十年。尼玛泽仁的新藏画艺术一如雪域呼啸的阵风,揭开了拥有1300年历史的藏传佛教绘画发展的新篇章,他将传统藏画提升为开一代新派的现代艺术,从而确立了新藏画在中国乃至世界艺术殿堂的重要地位。2007年,十一世班禅召见尼玛泽仁,肯定了他的成就,并为他所创作的巨型工笔重彩《普贤菩萨》和唐卡画《宗喀巴大师》亲书偈颂词。

今天,尼玛泽仁的头衔似乎掐指难数,中国一级美术师、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藏传佛教传统绘画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副会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等等,谈及这些,尼玛泽仁淡然一笑,“这些都是国家给我的荣誉,我只是一个职业画家,一名藏族画家。”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