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法门:无量寿经科注第四回学习班(第125集)

学生:「二0一四大经科注学习班」心得报告之四,王海波神父。

尊敬的师父上人,尊敬的各位大德、仁者,我把最近三个月的修学心得向师父上人及各位仁者汇报如下:

一、我在二0一四年十月二十六日来到潮州黄河福利会道德讲堂,准备参加二十八日第六十四期学习班。七天的封闭式光盘教学,受益很大。特别是谢总在学习班教学期间两次分享,谢总话语不多,恰到好处,幽默诙谐,不用文稿,真是辩才无碍。他讲话对我很有慑服力,触动很大。我就是从心里接受、敬佩、心悦诚服。他说:「生死事大,其他都是鸡毛蒜皮。」他用讲故事的方式说明极深的人生道理,其中有一个故事。谢总说,公司院内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一窝蚂蚁,它们每天忙忙碌碌,工作、生活、也谈恋爱、也可能像我们一样办班教学。它们以为世界好大,这世界除了它们没有其他,因为它们没有看到别的。有一天,有人泼了一盆水,它们就以为是海啸了;有人动了动土,它们以为是地震了,这就是蚂蚁的境界。我们人不要自以为是,好像很了不起,在整个宇宙中渺小得不得了,我们跟蚂蚁有什么不同?这个故事一直让我深思,我不就是像蚂蚁一样吗?自以为了不起,跟宇宙相比可能连微尘都不够。不要以为自己看不到的就不存在、不相信,那就是傻瓜。

在福利会还有一些不可思议的感应,跟大家分享一下。每期学习班的第六天晚上,有一个传灯活动,要在院内每人手捧蜡烛围绕大院走一圈,需要无雨无风的天气。有一次遇到下雨,如果一直下就要取消传灯,但传灯意义很重要。谢总动了念头,请求护法神,结果在传灯时,周围都在下小雨,只有传灯这里方圆五百米内没有雨。还有一次刮台风,谢总请求护法神,结果传灯时风就停了。宝树园后面有一座山,谢总的家乡贾里村,有五千人,就靠这座山流下来的水生活。一九九几年以前山水都很多,由于全球暖化,加之环境年年被破坏,二00八年、0九年山水枯萎了。二0一一年谢总开始办道德讲堂,结果山上又出水了,谢总重新给村民从山上接下一个水管(见图一、图二),供给全村。我上山,看到有新、旧两个很大的水库,旧水库已经枯竭(见图三、图四),新水库水位极低,就要见底(见图五、图六),水资源危机在这里非常明显,无需多言。这里很缺水,看了那个水源,再次感到水是那么纯洁、宝贵、神圣!这是五千村民的生命线。

参加完第一期,我就来到宝树园住一周(见图七、图八),准备参加第二期,我想参加两期之后再回深圳。参加完两期,我就感受到这里的磁场特别好,第二期我能坐住硬板椅子了,一天八节课八个小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晚上都是十一点甚至更晚才睡觉(我最怕不够睡,所以必须早睡),但没有累的感觉。吃完午饭都会午休,我半小时肯定自然起来,起来后很爽。还有,以前就听说法喜充满,在这里学习不知不觉全身轻松,从心里愿意问候大家,笑脸迎人,帮助搞卫生、打水,遇到机会给学员倒水,非常喜乐!

在刚刚过去的三个多月,自己感觉像是受洗一样,自己以前的毛病露出来了,看啥都不顺眼,想要改变人事物。后来才想起师父讲经中说过一句话:「看别人不顺眼,就是自己业障现前。」这句话当时忘得一干二净,自不量力,把所学的当镜子照别人,自以为是。海贤老和尚在出家受戒时,师父就对他说:「明白了,不能说,不能乱说。」我不明白,还非要说,提建议,真是胡思乱说,没有智慧没有德行,不是帮助人,决定是障碍。这才发现自己忘恩负义,如果师父当初也对我有所要求,我不会走到今天,就是师父的慈悲智慧、善巧方便接引我,才走到今天,而且我愈来愈发现自己一无是处,干啥啥不行。佛菩萨一般先救两种人,一种人就是根熟众生,决定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另一种就是要去地狱的众生,实在是可怜悯者,我就属于这种人。无条件付出才是爱,发现自己一切的付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标准,表现在要求别人,控制欲、支配欲起来了,心里总想管人、管事。这不是没事找事吗?知事多时烦恼多,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

圣保禄宗徒说:「爱是含忍的,爱是慈祥的,不求己益,不动怒,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格前13:4-7)。我哪有爱,全是情执,情是迷惑,总想随自己的喜好,就是随顺自己的烦恼习气。内心波澜起伏,妄念纷飞,结果教区年终开大会,藉着一件事,开大会几乎全是围绕着我,讨论非常激烈,我成了大会议题的中心,大家都要求我不要再学了,学歪了。现在冷静反省,全是自己的错。人的起心动念真会遍虚空法界,这是给我表演一样。我内心的浮躁不安,导致了外在一系列的紧张不安,真要为自己的起心动念负责,要不然,真会影响甚至伤害众生,影响、伤害别人,自己和父母家人也受影响和伤害。通过这次洗礼,弟子知道了一些「心安众生安,心平天下平;外境随心转」。我一下子老实很多,老实,心就清净很多。印祖教导我们敦伦尽分,我不知伦不知分。自己想练习讲经,但信心还不足,直到这次发生在我身上的洗礼才意识到讲经的重要。

二、开始准备校对讲稿,讲了两课。讲课前向大雄宝殿、天地君亲师、众生三拜,礼佛三拜,向祖师大德、护法菩萨三拜,向老师、师父的母亲三拜,向讲座一鞠躬。把自己交给佛菩萨,交给主耶稣,求佛菩萨加持,不依靠自己,绝不能有傲慢。讲完之后亦如是,感恩佛菩萨,感恩主耶稣,至洁圣母,感恩护法菩萨,感恩祖师大德,感恩师父的老师和父母,默默回向众生。

这七天亲近师父,讲了两课。什么感受?干啥都不如讲经好。心清净多了,讲经太好了,怪不得师父让我们讲经,鼓励我们讲经,而且师父自己说我这些年能有点儿成就,全靠不离讲台,天天讲。早年没有这么先进的设备,师父就自己对着录音机讲,自己讲自己听,反覆练习。讲了两次,具体有哪些好处?一、以前对着人讲经,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患得患失,有虚荣心。现在对着摄像机,没有听众,也就没有那些想法了。二、以前每次讲经都紧张,讲前紧张,讲后还紧张,就是怕人批评。现在没有这种担心了,也不怕了。三、发现自己的短处,对圣教没有恭敬、谨慎、认真的态度。四、因此愈发敬仰师父上人,对师父的信心加强。五、弟子脖子上有一块皮肤很痒,应该是皮肤病,总要挠挠摸摸才好些,有好几个月了,有人建议我看医生吃点药,我说不用,没事。从香港回来后,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脖子怎么没有瘙痒?好了。不讲不知道,讲了才知道,以前对讲经那些顾虑全没有了,不再顾虑了。为什么?就我这凡夫,福薄慧浅,只有讲经,而且只有讲经才能发现更多不足,有信心改进。讲经不是为别人,是为自己,别人都是旁听,自己受益是正听。讲经讲给自己听,天天提醒自己,多好!讲经也是逼着自己要进步,这是动力,克服懈怠。我这些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本分,完全认同,除了讲经,我干啥都不行,不是那块料,真不行。以前不服气,总认为自己行,通过这三个月的修学,认清了,自己把自己说服了。想到师父的三不管,真好!就适合自己。神父的身分就是为人演说,除此没有其他的。放下这个身分不要,偏偏想管这个管那个,管错了。只管讲经教学就对了,耶稣三年传教,他管什么了?就是废寝忘食的讲经教学。除了讲经教学,其他都是鸡毛蒜皮,把心放在讲经上,其他都要放下。心自然清净多了,然后才发现讲经教学是好,我还没有得到法喜,我相信一定能得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在即将结束心得报告之前,向师父上人忏悔,就是当我把「圣教道德讲堂」部分文稿呈交师父时,嘴里说请师父审阅,心里马上起恶念,怕师父说不好、怕被批评。师父,对不起,我错了,又被傲慢、虚荣习气战胜了。多好的机会就这样一次一次错过,这不就是福薄慧浅吗?太可惜了,烦恼习气真害人,我要不断的改,直到纯净纯善,找回本性本善。至此,特别感恩护法大德胡居士等,摄影棚的义工菩萨及所有众生,我知道,若有一个障缘都不会如此顺利。新年伊始,祈盼自己早日发出菩提心。前半生迷惑颠倒为自己,后半生全心全力为众生。以上是惭愧弟子王神父向师父及各位仁者恭敬汇报,若有不妥不敬之处,请求师父上人慈悲指正。阿弥陀佛!

老法师:王同学他去参加了潮州黄河福利会道德讲堂,在这个讲堂接受两次的学习,一次是七天,好像是两次还是三次,告诉我他收获很大。就同他所说的,谢总给他们的讲话时间不多,我们看到课表就知道,他们的讲堂是以光碟教学为主。这个实验做成功了,我听到了,光碟送过来我也看到了。我时常在担心,从我这一生亲眼所见到的,道德、学术都在退转。我们这一代跟我的老师比,方东美先生、章嘉大师、李炳南老居士,我们的差距太大,往上看,他们真的有德行、有慈悲、有学问。如果以百分比来说,他们这些都能达到满分,我跟他们比,顶多都降成三十分,德行三十分,学问三十分,没法子比。我前面这些老师,他们跟他们的老师比也有差距,虽然没有我这么大,差距也相当可观。这什么原因?我们生活环境原因,愈往前面去,生活安定,社会安定,人心好,有仁有义,有礼有信,这讲信用,很少有害人之心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去害人。现在这没有了,现在整个社会,中国、外国真的是不仁、不义、无智、无礼、无信,不讲信用,明着暗着都来骗你。我们看到下一代,跟我们比有很大差距,这样一代不如一代,而不是后来居上,现在是后来居下,往下滑坡。这样下去二、三十年之后,大学还有教授吗?那些教授是什么程度?不但是大学没教授,可能连高中都没教师,师资的水平降到初中。这个怎么办?这是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文化往下滑坡,衰落,可能走向灭亡。特别是现在,普遍教学的理念、教学的方法有问题。这个问题是非常显然的,因为教学的目标跟古人不一样,古人教学的目标是以圣贤为标准,读书干什么?志在圣贤。现在读书干什么?志在赚钱,不一样。赚钱不用正当手段,如何研究怎么欺骗人,怎么去坑拐诈骗,干这个,没有道德。所以人心动,往负面的方向去动,他会感应什么样的果报?我们每天学习经教知道,不研究经教的人,虽然念佛,经教不懂,他还是不知道。这是大问题。

怎么样能够把它纠正过来?那要靠圣贤人出现。可不可能?有可能,圣贤人再投胎转世到这个人间,帮助人间恢复古圣先贤的教学,除这个之外没有第二个方法。我看到了,不多,很少。这些年轻人还很小,对于中国传统伦理道德欢喜,能接受,还有更少数的还能发心,我想学这个,立志学圣贤,好事情,但是现在教你作圣作贤的人没有了。我们这个年龄知道这桩事情,教学从小没学过,不但没学过,这个根都没扎到过,但是我们知道利害,对这桩事情能认识清楚。我们发心给他们做护法,帮助他们成就,尽心尽力的来照顾他们、保护他们,给他们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让他把身心都安定下来,好好学。希望十年能有效果,自己能成为君子,二十年能成为圣贤。可不可能?可能。圣贤契入有两个点,第一个是德行,德行要认真努力,自动自发,不必人督促,落实《弟子规》、落实《感应篇》、落实《十善业》,最好再能落实《沙弥律仪》,要把它变成我们的日常生活规范,工作处事待人接物的标准。别人不做我们做,不怕吃亏、不怕上当,一定要做一个好人的样子,也就是中国人所谓的圣贤君子的样子。

教学要重视光碟,现在就要留意。还有少数有根柢的这些老师们,我们希望他的东西认真详细为大家讲解,做成光碟。我希望这些人讲得不要太多,太多分心了,杂了,专攻一门,或者二门、三门,不能太多,做专家不能做通家。中国几千年来教学的理念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方法是读书千遍,其义自见,着重自见这两个字。自见是什么?开悟了。西方人不学不知道,东方人不学,开悟,自己开悟了。开悟之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大乘教里所说的,「一切法不离自性」,就这个道理,只要你明心见性,你什么都知道。智慧是自性本有的,外面没有,外面你能学到的是知识,学不到智慧。智慧从哪来?从戒定慧来。必须严持戒律,严持戒律就是规规矩矩做一个好人,我这样说大家更明白了。这个社会上做好人都会被人欺负,谚语有所谓,好人受人欺,好马供给人骑。你乖,人家欺负你,要能忍,不害怕。要发大愿,把传统文化我们接受过来,接受过来就变成自己的生活,变成自己的工作,变成自己处事待人接物。把圣贤君子的模样树立起来做给别人看,起心动念,言语造作,决定不违背五伦、五常、四维、八德,不违背佛家所说的三皈、五戒、十善、沙弥律仪。我们先从前面下手,做到一定的程度再加上沙弥律仪,过个二、三年之后再学这部东西就够了,一生受用不尽。

学术方面,基础是文字,中国古人讲的汉学。从哪里学?识字。学习的教科书就是《说文解字》,一定要从五百四十个字母,部首,要从这里扎根,这个东西是要背的,要背熟,要常讲。没有人听就学我以前老办法用录音机,现在可以用小的录像机,我讲让它听,讲完之后再倒过头来播放,我听它的,好方法。要讲多少遍?早年我在台中学经教,我是十遍,跟老师学一部经我要讲十遍。十遍什么?熟了,有印象,当然遍数愈多愈好,十遍不会开悟。多少遍能开悟?在古人讲的,读书千遍,其义自见,如果我能讲上一千遍,可能就开悟了。这个机会我没把它抓住,我希望现在年轻人要抓住,我没有抓住是过失,大家不要重犯这个过失。遍数愈多愈好,像现在海贤老和尚的《永思集》,刘素云居士就看了一千六百多遍,其义自见,她有没有悟处?肯定有,不是大彻大悟,大悟也很多次,小悟就不必说了,一定要下这功夫。这功夫是什么?这功夫是禅定,定生慧。

1234下一页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