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传《中阿含经》对照:97、陀然经(北)二七 梵志陀然经

南北传《中阿含经》对照:97、陀然经(北)二七 梵志陀然经

 

  (二七)中阿含舍梨子相应品梵志陀然经第

  七(初一日诵)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王舍城。在竹林加兰

  哆园。与大比丘众俱。共受夏坐。尔时。尊

  者舍梨子在舍卫国亦受夏坐。是时。有一

  比丘于王舍城受夏坐讫。过三月已。补治

  衣竟。摄衣持钵。从王舍城往舍卫国。住

  胜林给孤独园。彼一比丘往诣尊者舍梨子

  --------------------------------------------------------------------------------456.2

  所。稽首礼足。却坐一面。尊者舍梨子问曰。

  贤者。从何处来。于何夏坐。彼一比丘答曰。

  尊者舍梨子。我从王舍城来。在王舍城受

  夏坐。复问。贤者。世尊在王舍城受夏坐。圣

  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常耶。答

  曰。如是。尊者舍梨子。世尊在王舍城受夏

  坐。圣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常

  复问。贤者。比丘众.比丘尼众在王舍城受

  夏坐。圣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

  常。欲数见佛。乐闻法耶。答曰。如是。尊者舍

  梨子。比丘众.比丘尼众在王舍城受夏坐。

  圣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常。欲

  数见佛。尽乐闻法。复问。贤者。优婆塞众.优婆

  夷众住王舍城。身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

  便。气力如常。欲数见佛。乐闻法耶。答曰。如

  是。尊者舍梨子。优婆塞众.优婆夷众住王舍

  城。身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常。

  欲数见佛。尽乐闻法。复问。贤者。若干异学

  沙门.梵志在王舍城受夏坐。身体康强。安

  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常。欲数见佛。乐

  闻法耶。答曰。如是。尊者舍梨子。若干异

  学沙门.梵志在王舍城受夏坐。身体康强。

  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常。欲数见佛。

  尽乐闻法。复问贤者。在王舍城有一梵志。

  名曰陀然。是我昔日未出家友。贤者识

  耶。答曰。识之。复问贤者。梵志陀然住王舍

  城。身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如常。

  欲数见佛。乐闻法耶。答曰。尊者舍梨子。梵

  志陀然住王舍城。身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

  --------------------------------------------------------------------------------456.3

  轻便。气力如常。不欲见佛。不乐闻法。所以

  者何。尊者舍梨子。梵志陀然而不精进。犯

  于禁戒。彼依傍于王。欺诳梵志.居士。依恃

  梵志.居士。欺诳于王。尊者舍梨子闻已。于

  舍卫国受夏坐讫。过三月已。补治衣竟。

  摄衣持钵。从舍卫国往诣王舍城。住竹林

  加兰哆园。于是。尊者舍梨子过夜平旦。着

  衣持钵。入王舍城。次行乞食。乞食已。竟往

  至梵志陀然家。是时。梵志陀然从其家出。至

  泉水边苦治居民。梵志陀然遥见尊者舍

  梨子来。从坐而起。偏袒着衣。叉手向尊者

  舍梨子赞曰。善来。舍梨子。舍梨子久不来

  此。于是。梵志陀然敬心扶抱尊者舍梨子。

  将入家中。为敷好床。请使令坐。尊者舍

  梨子即坐其床。梵志陀然见尊者舍梨子坐

  已。执金澡灌。请尊者舍梨子食。尊者舍梨

  子曰。止。止。陀然。但心喜足。梵志陀然复再三

  请食。尊者舍梨子亦再三语曰。止。止。陀然。但

  心喜足。是时。梵志陀然问曰。舍梨子。何故入

  如是家而不肯食。答曰。陀然。汝不精进。

  犯于禁戒。依傍于王。欺诳梵志.居士。依傍

  梵志.居士。欺诳于王。梵志陀然答曰。舍梨子。

  当知我今在家。以家业为事。我应自安隐。

  供养父母。瞻视妻子。供给奴婢。当输王租。

  祠祀诸天。祭餟先祖及布施沙门.梵志。为

  后生天而得长寿。得乐果报故。舍梨子。是

  一切事不可得疑。一向从法。于是。尊者舍

  梨子告曰。陀然。我今问汝。随所解答。梵志

  陀然。于意云何。若使有人为父母故而行

  --------------------------------------------------------------------------------457.1

  作恶。因行恶故。身坏命终趣至恶处。生地

  狱中。生地狱已。狱卒执捉。极苦治时。彼向

  狱卒而作是语。狱卒。当知。莫苦治我。所以

  者何。我为父母故而行作恶。云何。陀然。彼

  人可得从地狱卒脱此苦耶。答曰。不也

  复问。陀然。于意云何。若复有人为妻子故

  而行作恶。因行恶故。身坏命终趣至恶处

  生地狱中。生地狱已。狱卒执捉。极苦治时。

  彼向狱卒而作是语。狱卒。当知。莫苦治我。

  所以者何。我为妻子故而行作恶。云何。陀

  然。彼人可得从地狱卒脱此苦耶。答曰。

  不也。复问。陀然。于意云何。若复有人为奴

  婢故。而行作恶。因行恶故。身坏命终趣至

  恶处。生地狱中。生地狱已。狱卒执捉。极苦

  治时。彼向狱卒而作是语。狱卒。当知。莫苦

  治我。所以者何。我为奴婢故而行作恶。云

  何。陀然。彼人可得从地狱卒脱此苦耶。答

  曰。不也。复问。陀然。于意云何。若复有人为

  王.为天.为先祖.为沙门.梵志故。而行作恶。

  因行恶故。身坏命终趣至恶处。生地狱

  中。生地狱已。狱卒执捉。极苦治时。彼向狱

  卒而作是语。狱卒。当知。莫苦治我。所以者

  何。我为王.为天.为先祖.为沙门.梵志故。而

  行作恶。云何。陀然。彼人可得从地狱卒脱

  此苦耶。答曰。不也。陀然。族姓子可得如法.

  如业.如功德得钱财。尊重奉敬孝养父母。

  行福德业。不作恶业。陀然。若族姓子如法.

  如业.如功德得钱财。尊重奉敬孝养父母。

  行福德业。不作恶业者。彼便为父母之所

  --------------------------------------------------------------------------------457.2

  爱念。而作是言。令汝强健。寿考无穷。所以

  者何。我由汝故。安隐快乐。陀然。若有人极

  为父母所爱念者。其德日进。终无衰退

  陀然。族姓子可得如法.如业.如功德得钱

  财。爱念妻子。供给瞻视。行福德业。不作

  恶业。陀然。若族姓子如法.如业.如功德得钱

  财。爱念妻子。供给瞻视。行福德业。不作恶

  业者。彼便为妻子之所尊重。而作是言。愿

  尊强健。寿考无穷。所以者何。我由尊故。安隐

  快乐。陀然。若有人极为妻子所尊重者。其

  德日进。终无衰退。陀然。族姓子可得如法.

  如业.如功德得钱财。愍伤奴婢。给恤瞻视。

  行福德业。不作恶业。陀然。若族姓子如法.

  如业.如功德得钱财。愍伤奴婢。给恤瞻视。

  行福德业。不作恶业者。彼便为奴婢之所

  尊重。而作是言。愿令大家强健。寿考无穷。

  所以者何。由大家故。我得安隐。陀然。若有

  人极为奴婢所尊重者。其德日进。终无衰

  退。陀然。族姓子可得如法.如业.如功德得

  钱财。尊重供养沙门.梵志。行福德业。不作

  恶业。陀然。若族姓子如法.如业.如功德得钱

  财。尊重供养沙门.梵志。行福德业。不作恶

  业者。彼便极为沙门.梵志之所爱念。而作

  是言。令施主强健。寿考无穷。所以者何。我

  由施主故。得安隐快乐。陀然。若有人极为

  沙门.梵志所爱念者。其德日进。终无衰退

  于是。梵志陀然即从坐起。偏袒着衣。叉手

  向尊者舍梨子白曰。舍梨子。我有爱妇。名

  曰端正。我惑彼故。而为放逸。大作罪业。舍

  --------------------------------------------------------------------------------457.3

  梨子。我从今日始。舍端正妇。自归尊者舍

  梨子。尊者舍梨子答曰。陀然。汝莫归我。我

  所归佛汝应自归。梵志陀然白曰。尊者舍

  梨子。我从今日自归于佛.法及比丘众。唯

  愿尊者舍梨子受我为佛优婆塞。终身自归。

  乃至命尽。于是。尊者舍梨子为梵志陀然说

  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无量方便为彼说

  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从坐起去。游

  王舍城。住经数日。摄衣持钵。从王舍城出。

  往诣南山。住南山村北尸摄和林中。彼时。有

  一比丘游王舍城。住经数日。摄衣持钵。从

  王舍城出。亦至南山。住南山村北尸摄和

  林中。于是。彼一比丘往诣尊者舍梨子所。稽

  首礼足。却坐一面。尊者舍梨子问曰。贤者从

  何处来。何处游行。比丘答曰。尊者舍梨子。我

  从王舍城来。游行王舍城。复问。贤者。知王

  舍城有一梵志。名曰陀然。是我昔日未出

  家友耶。答曰。知也。复问。贤者。梵志陀然住

  王舍城。身体康强。安快无病。起居轻便。气力

  如常。欲数见佛。乐闻法耶。答曰。尊者舍梨

  子。梵志陀然欲数见佛。欲数闻法。但不安

  快。气力转衰。所以者何。尊者舍梨子。梵志陀

  然今者疾病。极困危笃。或能因此而至命终

  尊者舍梨子闻是语已。即摄衣持钵。从南

  山出。至王舍城。住竹林加兰哆园。于是。尊

  者舍梨子过夜平旦。着衣持钵。往诣梵志

  陀然家。梵志陀然遥见尊者舍梨子来。见已

  便欲从床而起。尊者舍梨子见梵志陀然

  欲从床起。便止彼曰。梵志陀然。汝卧勿起。

  --------------------------------------------------------------------------------458.1

  更有余床。我自别坐。于是。尊者舍梨子即坐

  其床。坐已。问曰。陀然。所患今者何似。饮食多

  少。疾苦转损。不至增耶。陀然答曰。所患至困。

  饮食不进。疾苦但增而不觉损。尊者舍梨

  子。犹如力士以利刀刺头。但生极苦。我今

  头痛亦复如是。尊者舍梨子。犹如力士以

  紧索绳而缠络头。但生极苦。我今头痛亦

  复如是。尊者舍梨子。犹屠牛儿而以利刀

  破于牛腹。但生极苦。我今腹痛亦复如是。

  尊者舍梨子。犹两力士捉一羸人在火上炙。

  但生极苦。我今身痛。举体生苦。但增不减。

  亦复如是。尊者舍梨子告曰。陀然。我今问

  汝。随所解答。梵志陀然。于意云何。地狱.畜

  生。何者为胜。陀然答曰。畜生胜也。复问。陀然。

  畜生.饿鬼。何者为胜。陀然答曰。饿鬼胜也。复

  问。陀然。饿鬼比人。何者为胜。陀然答曰。人

  为胜也。复问。陀然。人.四王天。何者为胜。陀

  然答曰。四王天胜。复问。陀然。四王天.三十三

  天。何者为胜。陀然答曰。三十三天胜。复问。

  陀然。三十三天.[火*佥]摩天。何者为胜。陀然答

  曰。[火*佥]摩天胜。复问。陀然。[火*佥]摩天.兜率陀

  天。何者为胜。陀然答曰。兜率陀天胜。复问。

  陀然。兜率陀天.化乐天。何者为胜。陀然答

  曰。化乐天胜。复问。陀然。化乐天.他化乐天.何

  者为胜。陀然答曰。他化乐天胜。复问。陀然。

  他化乐天.梵天。何者为胜。陀然答曰。梵天最

  胜。梵天最胜。尊者舍梨子告曰。陀然。世尊.知.

  见.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说四梵室。谓族姓男.

  族姓女修习多修习。断欲.舍欲念。身坏命

  --------------------------------------------------------------------------------458.2

  终。生梵天中。云何为四。陀然。多闻圣弟子

  心与慈俱。遍满一方成就游。如是二三四

  方。四维上下。普周一切。心与慈俱。无结无怨。

  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

  间成就游。如是悲.喜心与舍俱。无结无怨。

  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

  间成就游。是谓。陀然。世尊.知.见.如来.无所著.

  等正觉说四梵室。谓族姓男.族姓女修习多

  修习。断欲.舍欲念。身坏命终。生梵天中。于

  是。尊者舍梨子教化陀然。为说梵天法已。

  从坐起去。尊者舍梨子从王舍城出。未

  至竹林加兰哆园。于其中间。梵志陀然修

  习四梵室。断欲.舍欲念。身坏命终。生梵天

  中。是时。世尊无量大众前后围绕而为说法。

  世尊遥见尊者舍梨子来。告诸比丘。舍梨子

  比丘聪慧.速慧.捷慧.利慧.广慧.深慧.出要慧.

  明达慧.辩才慧。舍梨子比丘成就实慧。此舍

  梨子比丘教化梵志陀然。为说梵天法来。

  若复上化者。速知法如法。于是。尊者舍梨

  子往诣佛所。稽首礼足。却坐一面。世尊告

  曰。舍梨子。汝何以不教梵志陀然过梵天

  法。若上化者。速知法如法。尊者舍梨子白

  曰。世尊。彼诸梵志长夜爱着梵天。乐于梵

  天。究竟梵天。是尊梵天。实有梵天。为我

  梵天。是故。世尊。我如是应。佛说如是。尊者

  舍梨子及无量百千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梵志陀然经第七竟(三千三百三十一字)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