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传《中阿含经》对照:140、界分别经 (南)一四0 界分别经

南北传《中阿含经》对照:140、界分别经 (南)一四0 界分别经

 

  一四O  界分别经

  北传汉译 中阿含一六二、分别六界经(大正藏一,六九O页。)

  佛乞宿陶师家一夜。其处既宿弗区沙提比丘,其比丘出家未见过佛,虽佛进来亦不

  知是佛。佛与此比丘坐禅共过其夜,因此比丘甚是热心,为彼详说六界、六触处、

  十八意行、四住处等。比丘依其说明,感知对方是自己绝对归依之佛陀,以谢自己

  之不明和失礼,愿授与具足戒。佛告其无衣者不能授与具足戒,彼出行求衣,彼于

  途中,被暴走牛所杀。诸比丘以此诣报佛,佛乃以彼比丘之进境及来世趣以示诸比

  丘等。

--------------------------------------------------------------------------------

  第一四O 界分别经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游行于摩羯陀国内,入彼王舍城,近至彼陶师跋伽瓦之处。至已而

  如是告陶师跋伽瓦曰:‘跋伽瓦!汝若无支障者,我将一夜住[汝]家之入口处。’

  [陶师曰:]‘世尊!于我无支障。然,于此先既有出家者之入宿。彼若承诺,

  请世尊随意住。’

  238     其时,恰好名为弗区沙提之善男子尊仰世尊为师18,信仰19而由在家出家为无

  家。彼先入宿于陶师家之入口处。时,世尊至彼尊者弗区沙提之处。至已,如是告

  尊者弗区沙提曰:‘比丘!若汝无支障者,我将一夜住[此]家之入口处。’

  [弗区沙提曰:]‘友!陶师家之入口旷宽,尊者请随意住。’

  时,世尊入于陶师家之入口已,设草座于一面,以结跏趺坐。身体正直,令念

  住立现前。时,世尊其夜坐至甚晚,尊者弗区沙提其夜亦坐至甚晚。时,世尊有如

  是思念:‘今此善男子如何有信乐此行耶?今我以此问之。’世尊如是告尊者弗区沙

  第一四O 界分别经                                    二四七

  中部经典四                                          二四八

  提曰:‘比丘!汝仰谁为师而出家耶?谁为汝师!或汝喜欢谁之法耶?’

  [弗区沙提曰:]‘友!有称为沙门瞿昙,释子由释迦族出家,而彼世尊如是善

  名流布:‘彼世尊是阿罗汉、正等觉者、明行足者、善逝者、世间解者、无上者、

  调御丈夫者、天人师、觉者、世尊也。’仰彼世尊为师我乃出家。然而彼世尊乃我师。

  我喜欢彼世尊之法。’

  [世尊曰:]‘比丘!然者,彼世尊、阿罗汉、正等觉者今住何处耶?’

  [弗区沙提曰:‘友!于北方之国土有名为舍卫城之都市,今彼世尊、阿罗汉、

  正等觉者住于彼处。’

  [世尊曰:]‘比丘!然者,汝曾见彼世尊耶?而且见了,汝认得彼[世尊]耶?’

  [弗区沙提曰:]‘友!我未曾奉见彼世尊。又见了,我亦认不得。’

  时,世尊有如是思念:‘此善男子乃仰我为师而出家。今我如何对彼说法。’时,

  世尊言彼尊者弗区沙提曰:‘比丘!当为汝说法,谛听,善思念之,我当说之。’

  尊者弗区沙提奉答世尊曰:‘友!如是。’

  世尊如是曰:‘比丘!此人有六界、有六触处、十八意行、四住处。(安住其处

  20者,诸想21欢喜乃不转。而诸想欢喜之不转者,牟尼称为寂静。)应不放逸于慧,

  应护持于谛,应令增长舍22,寂静应当学之、此[即]六界分别之总说。

  然,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六界。’而此缘何而言?有地界、水界23、火界、

  风界、空界、识界。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六界。’彼乃缘此而言。

  复次,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六触处。’而此缘何而言耶?有眼触处、耳触

  处、鼻触处、舌触处、身触处、意触处。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六触处。’彼乃

  缘此而言。

  240     复次,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十八意行。]而此缘何而言耶?由眼24见色已,

  伺察可喜处之色,伺察可忧处之色,伺察可舍处之色。由耳闻声已……乃至……由

  鼻嗅香已……乃至……由舌味味已……乃至……由身触触已……乃至……由意识法

  已,伺察喜处之法,伺察忧处之法,伺察舍处之法。如是有六喜行、六忧行、六舍

  行。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十八意行。’彼即缘此而言。

  复次,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四住处。’而此缘何而言耶?有慧住处、谛住

  处、舍住处、寂静住处。如是言:‘比丘!此人有四住处。’彼即缘此而言。

  第一四O 界分别经                                    二四九

  中部经典四                                          二五O

  复次,如是言:‘不应放逸于慧,应护持于谛,应令增长舍,寂静应当学之。’

  而此缘何而言。而如何比丘!不放逸于慧?此等有六界。[即]地界、水界、火界、

  风界、空界、识界。

  比丘!然者,如何是地界?地界者,当有内、有外。比丘!然者,如何为内地

  界?内者个个坚为而粗所执受25,例如: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

  肾脏、心脏、肝脏、横隔膜、脾脏、肺脏、大肠、小肠、胃、大便。或又其他之一

  切之内坚为粗所执受。比丘!如是言为内之地界。凡内之地界及外之地界者,此等

  皆为地界。此应以如是之如实正意见之:‘此非我所有,此非我,此非予之我。’

  由如是正慧,如实见已,由地界厌离,由地界令心离欲。

  241     比丘!然者,如何为水界?水界当有内、有外。比丘!然者,如何为内之水界?

  内个个之水,而为水类所执受,例如:胆汁、啖、脓汁、血液、汗、脂、泪、膏、

  唾、洟、关节骨髓、小便。或其他内个个之水,为水类所执受。比丘!如是言为内

  水界。而内之水界、及外之水界者,如是耶言为水界。此应以如实意见之:‘此非

  我所有,此非我,此非予之我。’如是以如实正意见已由水界厌离,由水界令心离

  欲。

  比丘!然者,如何为火界?火界当有内、有外。比丘!然者,如何为内之火界?

  内个个之火,为火类所执受,例如以温、以消化,以食、饮、嚼、味令热之即善消

  化。又其他一切内之个个之火,为火类所执受。比丘!如是言内之火界。凡内之火

  界,及外之火界者,如是此即为火界。如是……‘此非我所有,此非我,此非予之

  我。’……令心离欲。

  比丘!然者如何为风界?风界当有内、有外。比丘!然者,如何为内之风界?

  内个个之风,为风类所执受。例如上行之风、下行之风、在腹中之风、在腔处之风、

  流通各肢体之风、入息、出息。又他之一切,内个个之风、为风类所执受。比丘!

  如是言内之风。而又凡内之风及外之风者,如是此即为风界。

  242     比丘!然者,如何为空界?空界当有内、有外。比丘!然者,如何为内之空界?

  内个个之空,为空类所执受,例如耳孔、鼻孔、口腔,又由以食、饮、嚼、味之咽

  下处(食道。)又由以食、饮、嚼、味之止住处(胃肠内。)又如以食、饮、嚼、

  味之下部排出处(肛门。)或又他之一切,内个个之空,为空类所执受。比丘!如

  第一四O 界分别经                                    二五一

  中部经典四                                          二五二

  是言内空界。而又凡内空界及外空界者,如是此即为空界……令心离欲。

  时,更余有识。[此]清净而洁白。由其识得知任何之物。知‘乐,’知‘苦,’

  知‘不苦不乐。’比丘!乐受是缘触而乐受生。彼受乐受,知‘我受乐受。’彼又

  由彼乐受之触灭,其所生之受,[即]缘乐受触所生之乐受,彼灭,即知‘彼是止息。’

  比丘!苦受,缘触而苦受生。彼受苦受,而知‘我受苦受。’彼又彼苦受,由触之

  灭,其所生之受,[即]缘苦受触所生之苦受,彼灭,即知‘彼是止息。’受不苦不

  乐受,缘触而不苦不乐受生。彼受不苦不乐受而知‘我受不苦不乐受。’彼又由彼

  不苦不乐受之触灭,其所生之受,[即]缘不苦不乐受触所生之不苦不乐受,彼灭,

  即知‘彼是止息。’

  243     比丘!譬喻由二木之结合、磨触而生热、起火,由此等二木之分离、掷散,凡

  彼所生之热灭,彼乃止息。比丘!恰如是,乐受乃缘触而乐受生。彼受乐受时,知

  ‘我受乐受。’彼由乐受之触灭,其所生之受,[即]缘乐受触而生之乐受,彼灭,

  即知‘彼是止息。’比丘!苦受缘触而苦受生。彼苦受……知……。彼又苦受……

  知‘彼是止息。’比丘!不苦不乐受缘触……知‘彼是止息。’

  时,更余有舍。[此]清净洁白而且柔软、调适、照耀。比丘!譬喻有巧妙之炼

  金师,或炼金师之弟子,预备锻冶场,预备锻冶场已,于熔炉起火,于熔炉起火已,

  以火着取金投入熔炉中,而对彼或时时吹火、或时时注水、或时时观察、彼金受火

  次、善受吹、一直吹、令净、取去垢泞成为柔软、调适、照耀。喜欢作任何装饰品

  --若腕环,若耳环、若首饰、若为金环--而且以达其[各各之]目的。比丘!

  正如是,时,更余有舍,[此]清净洁白而柔软、调适、照耀。彼如是知:‘若我将

  如是清净、如是洁白之此舍移入空无边处,且修其随法之心,如是,我于此舍,依

  彼而维持长久之住。若我将如是清净、如是洁白之舍,移入识无边处,且修其随法

  244 之心,如是,我于此舍,依彼而维持长久而住。若我将如是清净、如是洁白之舍,

  移入无所有处,且修其随法之心,如是,我于此舍,依彼维持长久而住。若我将如

  是清净、如是洁白之舍,移入非想非非想处,且修其随法之腄A如是,我于此舍,

  依彼而维持长久而住。’彼如是知:‘若我将如是清净、如是洁白之此舍,移入空

  无边处,且修其随法之心,此乃有为。若我从如是清净、如是洁白之舍,移入识无

  边处,且修其随法之心,此乃有为。若我将如是清净、如是洁白之舍,移入无所有

  第一四O 界分别经                                    二五三

  中部经典四                                          二五四

  处,且修其随法之心,此乃有为。若我将如是清净、如是洁白之舍移入非想非非想

  处且修其随法之心,此乃有为。’彼即对或有、或非有而不行、不思惟。彼对或有、

  或非有而不行、不思惟故,于世间不执受任何物。不执受故而无恐怖。无恐怖故而

  自般涅槃。知‘生已尽,梵行圆成,所作已作,更不来此世。’彼若受乐受者,知

  ‘其无常。’知‘不应系着。’知‘不应欢喜。’知彼若受苦受者:‘此是无常。’

  知‘不应系着。’知‘不应欢喜。’知受不苦不乐受……。彼若受乐者,应是离系

  而受之。彼若受苦受者,应是离系而受之。若受不苦不乐受者,应是离系而受之。

  彼受身之最后之受,知‘我受身之最后受。’受令之最后受,知‘我受命之最后受己

  身坏、命灭尽后,知‘于此一切之喜受,应为清凉者。’

  245     比丘!譬喻缘油、且缘炷而油灯燃,由彼油及炷之灭尽,而无其他之供给,无

  燃料即消息之。比丘!如是,受身之最后受,知‘我受身之最后受。’受命之最后

  受,知‘我受命之最后受。’身坏命之灭尽后,知‘于此一切之喜受,应为清凉者。’

  是故,具足如是之比丘,乃具足此最上慧之住处。比丘!如何其最上神圣之慧,

  此即于尽一切苦之智。彼于彼解脱,安立于谛而不动。比丘!如何彼虚妄法,是虚

  妄,彼不虚妄法[即]涅槃是谛。是故,具足如是之比丘,乃具足此最上谛之住处。

  比丘!如何彼最上圣谛,此即不虚妄法、涅槃也。而又彼曾为无智者,有诸依止,

  令成就、执持。而[今]于彼有诸断,令从根断、根绝、无有化、成为未来不生之

  法。是故,具足如是之比丘,乃具足此最上舍之住处。比丘!如何,其最上神圣之

  舍,此即一切依止之舍离。而又彼尚无智者,有贪、欲、有染。而[今]于彼令断,

  令根断、根绝、无有化、为未来不生之法。而又于彼,曾为无智者,有怒、嗔恚之

  过。而[今]于彼令断、根断、根绝、无有化、为未来不生之法。而又于彼,曾为

  246 无智者,有无明、痴之过。而[今]于彼令断、根断、根绝、无有化,为未来不生

  之法。是故,具足如是之比丘,[即]具足此最上寂静之住处。比丘!任何其最上神

  圣之寂静,即为贪、嗔、痴之寂静。

  如是言:‘应不放逸于慧。应护持于谛。应令增长于舍。寂静应当学之。’彼

  乃缘此而言。

  复次,如是言:‘安住其处者,诸想欢喜乃不转,而诸想欢喜之不转时,牟尼

  称为寂静。’然者,此缘何而言?比丘!‘有我,’此乃妄想26。‘我是彼,’此乃

  第一四O 界分别经                                    二五五

  中部经典四                                          二五六

  妄想。‘我当有,’此乃妄想。‘我当无,’此乃妄想。‘我当是有色者,’此乃妄想。

  ‘我当是无色者,’此乃妄想。‘我当是有想者,’此乃妄想。‘无当是无想者,’

  此乃妄想。‘我当是非想非非想者,’此乃妄想。比丘!妄想是病、妄想是痈、妄想

  是箭也。比丘!然,由超越一切之妄想,牟尼称[此]为寂静。比丘!而实牟尼为

  寂静者,是不生、不老、不动、不希求也。比丘!彼依此,无有以其生。无生如何

  有老。无老如何有死。无死如何有动摇。无动摇如何有为求耶?如是言:‘安住其

  处,诸想欢喜乃不转,而诸想欢喜之不转时,牟尼称为寂静。’彼乃缘此而言。

  比丘!我如是之略[说],汝应受持六界分别。’

  247     时,尊者弗区沙提:‘我实遇[见大]师。我实遇见善逝。我实遇见正等觉者,’

  即从座起,衣[露]一肩,头面顶礼世尊之足,而如是白世尊言:‘世尊!大过落来

  于我,如愚者、如痴者、如不善者。此我若想起对世尊呼‘友!’之语。然者,我

  为犯[大]罪27过,请世尊摄受,而令防护未来。’

  [世尊曰:]‘比丘![大]过实落来于汝。恰如愚者、如痴者、如不善者,若

  想起汝如何28得呼我为‘友!’之语。比丘!然,汝已见犯[大]过,依如法改过,

  此,29我对汝摄受。比丘!如何在圣者之律,有彼增益--彼已见犯[大]过,如

  法改过,入未来之防护者。’

  [弗区沙提曰:]‘世尊!我于世尊处,奉受具足戒。’

  [世尊曰:]‘比丘!然者,汝完具衣、钵耶?’

  [弗区沙提曰:]‘世尊!于我衣、钵不完具。’

  [世尊曰:]‘比丘!如来不可令衣、钵不完具者,受具足[戒]。’

  时,尊者弗区沙提,欢喜、随喜世尊之所说已从座起而敬礼世尊,右绕为求衣、

  钵而行去。时,步行求衣、钵之尊者弗区沙提,以[遇]暴走之牝牛而夺命。

  时,众多之诸比丘,诣彼世尊之处。诣已,敬礼@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

  彼等诸比丘,如是白世尊曰:‘世尊!彼名为弗区沙提之善男子,[受]世尊略说教

  说者,彼命终矣!于彼有如何之趣,有如何之来生耶?’

  [世尊曰:]‘诸比丘!善男子弗区沙提是贤者。入受于法、随法。且为法故,

  而无烦我。诸比丘!善男子弗区沙提,灭尽五下分结而成化生,于其处般涅槃,由

  彼世间成为不退法。’

  第一四O 界分别经                                    二五七

  中部经典四                                          二五八

  世尊如是说已,欢喜之彼等诸比丘随喜世尊之所说。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