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法师:《无量寿经》之国土宝严(二)

大安法师:《无量寿经》之国土宝严(二)

好,西方极乐世界也没有地狱、恶鬼、畜牲——三恶道。“诸难之趣”,就是障碍闻佛修法的八种障难——这种世智聪辩、北俱庐洲、聋盲音哑、佛前佛后、无想天、地狱、饿鬼、畜生,这些都没有。那从气候上来说,也没有春夏秋冬四季的更迭。我们这个世间的春夏秋冬,实际上是我们众生的生灭心所变现出来的境界。西方极乐世界是没有四季的,因为它是清净心,它是超越了时间的。它是一个清净心所表现的状态,所以它的气候就“不寒不热”,非常调和、安逸、舒适、调畅。它气候非常好。不像我们这个世间:一到夏天来了,一天出几身汗,洗衣服都来不及,晚上还热得睡不着;冬天得穿很厚的衣服,裹在那里,特别寒冷。特别是这个东林寺,夏天和冬天都有点挑战性:这个地方还真是夏天特别热,冬天特别冷。上次有个北京来的居士说:“哎,大概修行人都喜欢这个环境。”我说:“不是喜欢这个环境,这是我们的业力——你没办法。”慧远大师在的时候可不是这个环境,生态环境都破坏了。所以一想到我们经受这个酷热、大寒的时候,我们要赶紧去西方极乐世界——那种舒适的不寒不热的气候。

好,那么听到这些,阿难尊者又向佛禀言:“如果西方极乐世界没有须弥山,那么它的四天王天及忉利天依什么而住呢?”这都是以我们这个世间的天体概念来说了。我们这个世间讲四天王天和忉利天——又叫三十三天,四天王天住在须弥山的山腰,忉利天住在须弥山的山顶。这叫地居天,是依着地面来安住的。佛就告诉阿难——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阿难,你说四天王天、忉利天依须弥山来安住,那么第三重天——就是夜摩天,第四重天兜率天,第五化乐天,第六他化自在天,乃至于这个色界的十八重天——色界十八重天最高的就是色究竟天——从这个夜摩天以上都是依虚空而住的,那佛就反问:“那这些天是依什么而住的呢?”那阿难尊者就禀白——他就明白了,这个是说不清的,不是所有的天都要依地,依须弥山住的。那依虚空住的情况是什么?你是解释不了的,这只能是众生的行业、共业、果报不可思议。你很难解释这个问题,所以就直接讲:行业果报不可思议。

种种世界有种种不同的安立:有的安立在虚空,有的安立在莲华上,有的安立在什么树上,有的安立在云气上,等等。这是众生的业力、果报所感招的情况。那么释迦牟尼佛就说,既然众生的这种业力不可思议,果报不可思议——这还是指我们这个世间共业所感,那么像西方极乐世界,它是由法藏菩萨发大愿无量劫修行建立,它就更不可思议了。尤其十方世界往生者他是以信愿持名、修净业三福的“功德善力”,住在阿弥陀佛无量劫六度万行的这个菩萨“行业之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完全难以用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天体现象来作比况的。整个的是阿弥陀佛愿力不可思议、往生者的善根力不可思议所导致的情况。所以西方极乐世界没有须弥山,没有大海、小海。甚至也不需要日月,因为它通体都是透明的,西方极乐世界是光明的世界。有的原译本说西方极乐世界也是有日月,但是它不旋转,悬处在虚空。也就是说,虽然有也等于没有——不需要日月。那么阿难尊者说,“我不怀疑这个法”——就是阿弥陀佛建构西方极乐世界的这种天体构成现象,“但我是为将来众生”——就是佛灭度后的众生,他会从自己的知见出发,对西方极乐世界所描述的——没有须弥山,没有大海、小海这些,他会产生疑惑,“为了消除这些众生的疑惑,所以就提出这个问题”。——“故问斯义”。

好,这涉及到一个天文学的问题了。我们人类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也确实经过一个过程。原来我们古人对天体的认识比较朴素:我们中国的神话是盘古开天;西方古希腊哲学它也在探讨这个地球的形状是什么,地球有多大,我们这个地球跟其它星体是什么关系——这就是所谓建构的天文学体系。当时有一个亚力士多德,他是个哲学家,同时也是自然科学家,他最先提出大地是一个圆形的。他为什么说是圆形?他观察这个大海,这个船当它到了很远的地方,你去看它,桅杆就慢慢得低下来,直到看不到。他认为这个现象是船往下掉,导致看不到;既然是往下掉,那大地可能就是个球面。他就提出这么一个假设。

但是这个假设提出来,遭到了当时代的人嘲笑,说:“这个大地应该是平的,怎么会是个球面呢?如果是球面,到了球面那边要走下去,那就不掉下去了吗?那你掉下去,掉到哪里?或者掉到虚空里面去了。那这个不是很荒唐吗?”大家都哈哈大笑,说这个不可能的。但实际上以后发现,还真的大地是个球面。你到了球的那一面,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不是以我们这个点的上和下来界定的。他到那里,它有地球引力,他在那里不会掉下去,他也是很正常的一个地球引力下能够活动的状态。但这个人类认知要经过曲折的过程。

原来我记得读本科时候,第一次听到一个讲座——宇宙大爆炸理论,听得非常新奇。大爆炸理论提出这个宇宙是怎么生成的,说是一百亿到一百五十亿年前,有一个高密度的质点它爆炸了,爆炸以后它就膨胀,膨胀的过程就构成了时间、空间、各种星体,现在的天体还在膨胀的过程中——整个宇宙。那么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哈勃他观察整个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发现有个红移现象。就是说他观察到很多星体都离我们这个地球是越来越远,叫做逃逸现象——逃开。这个红移现象就对大爆炸理论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你只有在不断地膨胀——就好像人吹一个气球,吹吹吹,吹得越来越大的时候,当然你这个球面的东西离你的球心就越来越远了。这里面就给人丰富的想像,当你这个天体是一个很小的质点——高密度质点,爆炸开后膨胀,如果膨胀到一个临界点呢?膨胀到一个临界点,是再返回塌陷呢,还是完全爆炸呢?所以一看到这些,说明研究天文学是要悟性,这些还真的是挺有意思。

我们人类对这个天体的认识,实际上有他很大的局限性。但是现在随着科学技术、观测技术的发展,又拓开了我们人类认知外部世界的能力。我们原来统治地球的一个理论,就是托勒密的地心说,他就从“常识”出发: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地球是不动的,所有的星体都是围绕地球旋转的。托勒密的地心说,他也有一套数学模型,也有一套很好的解释系统。但是哥白尼为什么成为哥白尼革命?他发现地球不是中心,由地心说变成太阳为中心的一个学说。但随着观测技术提升,发现这个太阳作为一个恒星,在整个银河系里面是微不足道的:一个银河系都具有着一二千亿像太阳这样的恒星。那银河系之外又有河外星系——它的各种星系之云。那这星系之云,我们看过去都像雾像云气一样的,实际上它都是一个很完整的世界。这样的观察才发现:宇宙天体那真是无边无限,所有的天体太多了!

所以这就提出:只有地球才有生命吗?地球在整个银河系——在整个河外星系,就好像一个广大的沙漠里面,只是一个沙子而已。你只是肯定这个“沙子”里面才有生命,其它的那么多“沙子”都没有生命吗?所以现在的天文学是鼓舞人心的——地外文明、地外生命的问题。你看上个世纪,从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为什么人类的发展已经到了用探测器去探测地外文明?无论从理论的这样一个推测,还是从现实种种飞碟的经验来看,再认为只有地球才有生命,其它星体是一片沉寂没有生命的这观点——我想稍有点智慧的人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那对于地外文明、地外的生命形态,在佛经里面展示的太多了。包括我们刚才讲的四天王天、忉利天乃至于色究竟天、非想非非想天,这二十八重天里面都有多少众生的生命!而且从忉利天以上的生命形态和他的文明形态,都比地球高得太多。但实际上我们寻找地外文明,你想跟很高级的生命形态进行一个接触和互动,那都很难的。我们能够接触的可能就是跟我们的文明形态比较接近的而已——不同类。你在这个忉利天和夜摩天,我们看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他太高了,他寿命也很长。他也不愿意跟人接触,因为人太臭了,他太干净了——天就是洁净、光明嘛。我们都接近不了:他的光明很炽盛,我们一看都睁不开眼睛,你怎么跟他去接触?这些都要理解,就是众生的行业不可思议。

现在那些天文学家提一些观点,也逐步地跟我们的佛教相近了。他讲一个原质点爆炸产生时空,产生星体。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宇宙从哪儿来?是从虚空里面来的。当他提出宇宙是从虚空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在接近佛法。那进一步提出,在当下有很多平行的世界;平行的世界我们感知不到,但是它就在当下。它大爆炸以后有什么样的元素——这个化学物质——散布在虚空?这里面,最后科学家发现,原来有很多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叫做暗物质。实际上暗物质占到了百分之九十九,我们可观察的东西还是非常有限的一部分。这又提出了一个更广阔天地:原来有这个暗物质。既然有暗物质,它就能够组成一个暗世界。暗世界可以理解为虚世界,我们的世界理解为实世界;我们的实世界跟虚世界它是一体的。但是我们怎么进入那个虚世界去?现在为什么讲时空邃道、黑洞理论?有人就讲——现在黑洞也是一个很奇妙的科学现象——什么东西到那里,就完全被它吸进去了,这根本不能逃逸。

现在我们天文学,甚至须弥山在什么地方都搞不清楚。说不准这个须弥山就是黑洞呢!他观察不了。须弥山本身就是四宝构成的高密度的一座八万四千由旬的山,那你说我们地球的观察仪器,包括我们的心力、我们的胸怀,都观察不到。所以要了解最究竟的天文学,还是要看佛经。再看看《大方广佛华严经》,那是一个法界的天文学:那展示的二十重华藏世界香水海,整个的十不可说不可说微尘数佛刹。我们一看,真是无法想像那种广袤。各种世界不同种类的众生,不同种类的寿命,不同种类的文化,不同佛的示现:实际上它是展示得很详细的。所以透过这点,对西方极乐世界没有须弥山,没有大海、小海、溪、渠、井、谷,我们不要大惊小怪。不要以为我们这个世界上有的,其他世界也必定有——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是由于我们众生都是一个执著的常识论者,认为:“我这个世间有大海,其他地方怎么没有大海呢?那没有大海就不会有生命。”他可能就推出了很多荒唐的见解,或者他就不相信。所阿难尊者就是为未来这个业障深重、智慧浅薄的我等众生,提出这么一个问题,让佛来预先给我们把这个疑问解答好。所以我们一听西方极乐世界没有须弥山,没有这些大海、山谷,我们就相信。不要去怀疑,你一怀疑,还怀疑这个西方极乐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了,再一想大概是一个精神的产物呢。既然是精神的产物——虚无缥缈的,那怎么可能用我们的一生去求往生,做这个事情呢?那太有风险了。本身我们念佛都心里不踏实,念念佛:“有不有哇?如果没有,我可就不吃亏了吗?五欲又没享到,那个西方极乐世界又没有,那这个就麻烦了。”所以一定要坚定它的“有”,才对我们念佛不疑。这就是买一个法界的“股票”,没有问题,一定会有大的收获!这个“股票”只有涨没有降。不像现在股票,那真是很恐惧,八月份以前股市涨到了三千多个点,八月四号到现在一跌又跌到一千多个点。你说,这搞股市的人最容易得心脏病——变化太快了。

——2009年8月始大安法师讲于东林寺第二届净土文化进修班
 

----------------------------------------------------------------------------------------------------------------

更多大安法师佛学内容

----------------------------------------------------------------------------------------------------------------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