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法师:旧新思潮之变迁与佛学之关系

太虚法师:旧新思潮之变迁与佛学之关系

 

  ──二十年十一月在西安第一中学讲──

  一 三十年前为唯物论与机械论黄金时代

  二 三十年来已另成一新时代

  三 新思潮与佛学之接近

  四 少年当站向新潮之最前线上

  中国近来所输入之西洋学术,犹是彼邦十九世纪之思想,至于新兴之学说,尚未有传入。三十年前之旧思想,已为现在杰出之学者所不满,正从事考正其错误与流弊。故西洋近三十年来新学术之进步无已,大有一日千里之势;其近来之倾向,可以说全在汰除过去十九世纪之腐朽见解,而创造新时代之新生命。现在之中国既不能闭关自守,必须与世界各国思想互相沟通而后可,若唯拾人之唾余,不取其精华,虽美名之曰新学,仍是居人之后,不能与之并驾齐驱,有何益耶?所以、余今将旧有之感想,讲出来以供诸君的思择。

  一 三十年前为唯物论与机械论黄金时代

  西洋在三十年前之学说,即为唯物论称霸之时代。以为人即是动物,动物即是生物,生物即是有机物,而出于无机物各种之原质与其活动力,故以构成宇宙万有之原料,即是物质与其动力。由许多质点的力,互相冲突而成星云、太阳、地球、植物、动物、以至于人类。此种唯物论,在变动上即是机械论。以为宇宙不过是一具大机器,人是一具小机械而已,故一处变动则全体皆动,由此变动为支配之力,以致有生物与人类。换言之,人生世界皆受此力支配而不得不然。因此、人类之社会,亦皆在此机械力支配之下,不得不然,而成阶级争斗而趋于共产。在此唯物论与机械论黄金时代,人生之活泼自由,几乎完全失尽。兹再分析言之:一、自然科学则为达尔文之生物学等,如达氏之‘物种源始’──或名物种由来──,所谓凡能由下等动物而至于人类,皆是环境支配之动力使然,所以、由下等生物而高等动物而人类,虽是日进无已,要之、即是受物质动力之支配,不得不然。二、社会科学则为马克思共产主义,巴枯宁无政府主义等。社会学因为以唯物论为依据,产生马克思之共产主义,以经济为社会变动之主因,故成唯物史观之社会学。盖因马氏与达尔文同时,所以亦受时代之影响而成此思想,以为物力之冲突,在社会则为经济阶级,若经济解决,则政治、文化亦自然随之解决。又如俄国之巴枯宁等,采取法国大革命时之思想,欲平等其治者与被治者阶级,而成无政府主义。亦为唯物的,机械的社会学之一派。三、哲学则为孔德之实证哲学,斯宾塞进化哲学等,此时期之哲学,可以法国孔德之实证哲学为代表。孔德以为一切真知识皆得实验,必须眼耳等五官所触者为实在。至于斯宾塞,则以达尔文之生物学为出发点,扩充之以说明质点力,怎样由星云而成恒星、行星、地球,怎样又由地球会有矿物、植物、动物以至于人类,与由野蛮社会进为文明社会的进化哲学。三十年前之旧思潮,虽不止此数种,然举此亦足以总括其一般之思想。因此,数种学说皆已成为过去,而只能转回来谈现代新思潮之发生了。

  二 三十年已另成一新时代

  一、科学方法,抛弃“简单定位”而利用“场合”为研究之对象:近三十年之新思潮,并非去离科学而起,乃是科学方法自身之改变。余忆民十二,国内曾有玄学与科学之论战,丁文江等犹主科学方法万能说。然丁氏所谓科学方法,即是三十年前之旧方法,已为现代新科学所抛弃;故科学万能说,在现代已不成立。其抛弃之旧方法为何?则是缩小范围,从某类某种中取出某部分,划开断绝其他的关系,细加分析,以观察其内容结构之如何,以所分析至极微细点作为基本的简单定位,再细合分析所得质素,回复其原状,以为即得事实真相,而此种科学之方法,即为现在科学家所抛弃。譬如一株树,本与土质、地理、气候、天文皆有关系,非可离诸关系以研究得其事实。再比如研究眼睛,若挖离了人面,则已非活人之眼睛,如何能够得到活眼之真相?故以前的科学方法,往往只能得到死的零碎的标本,而不能得到原来的自然之真相。所以、现在的科学,改从‘场合’为研究之方法,此亦由德国之爱因斯坦相对论,影响其他各科学家之所致。以为要研究此一物之自性,若离此一物之场合上空间、时间、他物等等各种关系,则无某物固有之性质可知。此种研究之方法,虽是困难,然为逼近事实真际,新科学家决定应当毅然采用而不可辞者也。二、自然科学已将物质的概念丢失,化学的发明为结构比原子重要:自然科学之基本、即化学、物理学,而由此二学,今已将唯物论打的落花流水,化为乌有。盖化学之分析,初本以原子为万有之最后单位,后则知原子亦为电子构成。然电子是否亦为他物构成,现在虽尚无发明,但电子或加、或减、或移位,略变其结构方式,即又变为他物,因此、可知原子等非实有体,只须组织一变则体质皆变,而结构比原子尤为重要。如金刚钻与炭质,在原质为同物,所以成为绝不相同者,盖因结构不同耳。故化学分化所得之原素,非是万有差别之基本,而万有差别乃由于结构。物理学的发明,为物质基本即能力之波动。盖万有之物质,可变灭而成能力,此能力之波动即成为物质。换言之,物质乃基本于能力波动而有,故物质可消灭而还归能力波动。三、宇宙由机械的变为生动的:因为、由能力波动说,以为宇宙无有实质,而唯物论亦无可立,则宇宙乃成为自动的活泼的生命了。四、社会由经济的变为文化的:在先社会学以经济为本,而近来则成为文化之社会学,此尤以德国为甚。盖文化能包括经济等等在内,凡将朴素之生活环境变为文明之社会的,其各种的活动力皆即是文化。从此再回看唯物史观等社会学,乃等如小儿喋喋之学语耳。五、哲学变为中立一元论与创新进化论:若从哲学方面言,则有罗素之中立一元论,与柏格森等之创新进化论。罗素以直接觉到之事,是非物非心的,此即是万有基本之原料,以此原料构成物,亦构成心,实超过孔德实验主义之说万万了。至于创新进化论,亦非旧进化可及,一方面汰除互相冲突之劣弱者,一方面使优强个性之发展。譬如有一室人,常互相竞争,强者先征灭弱者,而后强者与强者争,结果、只留一最强者,而此最强者因失去同类之互助,亦不能独自生存,终于亦是灭亡。故达尔文之进化说,实是一种绝灭论。现在之创新进化论,深知其错误,所以极力改革其流弊,乃是以有所新生、有所创造为进化,并不是以灭他为进化。如柏格森等,是主此说之最有力者。他若层创的进化论,全体的进化论,亦皆以创新为进化的。

  三 新思潮与佛学之接近

  新思潮与佛学接近之点,略从数方面说明:一、场合观与法界观:前说之场合观,近于佛之法界观。譬如一间屋子,所开的一窗关系全屋,全屋亦系在此窗。如大海中之一滴水,就能合于大海。又如人之一鼻根,即通于全身,若离全身即失为鼻根,与科学之场合观正同。换言之,若明佛学之法界观,而对于新科学方法,亦必特别容易明白了。二、结构观与缘生观:佛学谓一切法皆众缘生,且如视觉,普通人谓是眼见。佛学则以空、明、根、境、识等九缘和合而有之作用,即缘生无性之如幻现象。如眼见色,必有光线、空间、离距、以及其他种种内心和外境之结合而成视觉;质言之,即是众缘。若一有不同之变动,即可发生不同之作用。三、能力波动观与一切种子观:佛学说一切种子识,即是种种潜在之能力,因所潜之种子不同,故遇缘即发生不同之现象,此说与现在之能力波动观亦相近。四、新哲学以及生动的、文化的、宇宙的社会与唯识观:前者所说之中立一元论,即是佛学之前五识的唯识现量唯识论。更有诸法唯识观,此变现说即通创造之进化论。复次、根身器界之万有,亦皆是唯识变,则宇宙人生即是活泼自动之生动,而社会亦非是政治、经济、宗教等等一因所能转变,乃是无数之复杂因缘而成,其变化亦即是共业力之共相果,故近于文化的社会学。

  四 少年当站向新潮之最前线上

  不可留恋三十年前的唯物史观等旧思想,成为时代的落伍者!因为现代之新学说,已非三十年前之旧思潮可比,故我们当为新时代之新人物,非站在时代的前线力谋进步不可!若仍然留恋三十年前之唯物时代之中,必为新思潮时代之抛弃者。然则如何进步?在中国、可从研究佛学而步入于西洋已在蓓蕾待放的新思潮。

  (化城记)(见海刊十三卷三期)

----------------------------------------------------------------------------------------------------------------

更多太虚法师佛学内容

----------------------------------------------------------------------------------------------------------------

转自学佛网五明频道 http://wuming.xuef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