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秉全:印光大师殊胜开示的句解之一

张秉全:印光大师殊胜开示的句解之一

 

  印光大师是近代佛界仰之如泰山北斗的大善知识,被尊为净宗第十三祖。弘一大师极赞印公,认为三百年来第一人而己,诚非虚誉。大师之法语、信函开示、深入浅出、事理俱臻,具详《文钞》。读其书起信归向佛门者何止笔者一人,而禀其教修净土法门而得大法利者,遍及海内外,无虑百千万人。

  今试就印光大师一则辗转翻印广为人知的殊胜开示,进行逐句诠解,冀阅者共沾法益。

  初、先出原文;二、逐句诠解。

  初、先出原文。

  “无论在家、在庵,必须上敬、下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或小声念,或默念。除念佛外,不起别念。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教他消灭。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工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果能依我所说修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文钞三编卷二第五百二七页复叶福备居士书)

  二、逐句诠解。

  “无论在家、在庵。”此指净土法门所化之机。在家,指居家男女二众:在庵,指出俗家住寺庵僧尼。净土法门,其大无外,似天普盖,似地普擎。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上至等觉菩萨,不能超出其外,下至逆恶凡夫,亦得参预其中,故无论在家居士,出家僧尼,均是净土法门所化之机。皆堪依之修习也。

  “必须”,告诫之辞。此二字笼罩全段开示,一直贯穿到“唯我一人实是凡夫”为止。即告诫必须如是知、如是行之也。

  “上敬、下和”

  “上”指尊长,如父母,师长等,“敬”指尊敬、敬重。《诗经》云:“父兮鞠我,母兮育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岂可不加敬重、尊奉乎哉!师长於我有训导教育之恩。在家师长,“传道、授业、解惑”,教我以做人道理,传授知识技能之术业,解决您所不明疑问;出家师长,以佛法训导。诫勖于我,成就我之法身慧命,岂可不加敬重、尊奉乎哉!是故父母,师长必须上敬也。《梵网经》云:“孝顺父母,师僧三宝,孝名为戒,亦名制止。”若不孝父母三宝,於戒行有亏。又:《观经》云:“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此为净业正因。

  “下”,指下辈儿女,下级员工,如企业主之雇员、工人、富家之佣仆等类是也。“和”,指慈和。对待下辈,下级,佣仆,应存慈和之心,常怀忠恕之道。必须和颜悦色对待之,绝不能颐指气使,盛气凌人。常思他们虽是我之下辈、下级、雇工。然而心佛众生,三无差别,都是过去亲属,未来诸佛,应生慈悲心,平等心对待之,并发救度他们共出苦轮之心。

  “忍人所不能忍。”此句是说于别人所不能忍耐之事,我偏能忍受。此是忍辱波罗密,乃过量大人,出格高人之行履。譬如前人无故以横逆加之于我,折辱于我,不管是非曲直,即使是彼之错,我亦能悯彼无知而不与之计较,安心忍受,是为生忍。若遇意外之自然灾害,如水灾、风灾、别人或有诃风骂雨之言论,而我则思此乃自己宿业所感,恬然忍受而不生怨尤之心,是为法忍。

  “行人所不能行。”行是指一切动作、行为。遇到别人所不屑行或不能行之事,此事如果于众生有利,于三宝有利,我必全力以赴地去从事,虽赴汤蹈火所不惜,此是菩萨行也。如释尊因地舍身饲虎,割肉喂鹰,即难行能行之菩萨行典范也。“行人所不能行”,必成佛道,必须努力行之。

  “代人之劳”。别人有劳苦之事,我愿为代劳。若没有深切之大悲心,诚难做到。《普贤行愿品》云:“若诸众生,因其积集诸恶业故,所感一切极重苦果,我皆令代受,令彼众生,悉得解脱,究竟成就无上菩提。”吾辈凡夫,虽不能做到如大菩萨代众生受苦,但至少要见他人劳苦,怀同情心,一定设法予以帮助,使彼减轻劳苦。假如此事我力所能及,则毫不犹豫为其分劳或代劳。

  “成人之美”。此句谓成就人家之美事、好事。若见别人作于公众有益之善举、美事,我不但不生嫉妒之心,反而多方设法帮助他把美事、善举作得更为成功、圆满。譬如有人,发心施茶、施药、放生、印经,均于众生有所裨益之美事、善举,我一定要帮助于他,使之成就,是为成人之美。此即四摄法中之菩萨行。财力上帮助,属布施摄;劳力上帮助,或与其共作,属利行、同事二摄。苟能如是,爱语摄自在其中矣。

  “静坐常思己过”此为自讼寡过功夫。夫一日之中,诸务丛集,酬酢往来,或有失言,失检之处,于休息之时,居室静坐一刻半时,检讨一日言行,有无过失,甚为有益。明人袁了凡先生每日写功过格,即是自讼寡过之极佳典范。印光大师说:“必须严以自治,毋怠毋忽,克己复礼,主敬存诚,其器仗(即武器工具之意)用颜子之‘四勿’,曾子之“三省”。”四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语出论语颜渊篇)“三省”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语出论语学而篇)不管“四勿”也好,“三省”也好,均是反省思察自己一言一行有无过错,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闲谈不论人非”此句是离口过。人们相聚闲谈,每喜谈论他人之是非、过端,此最伤厚道,口过不少。若前人确有其非,议之,犹伤我厚德,乃薄福之徵;若被议者实无其事,则属造谣兴谤,口业无边矣。吾辈为佛弟子,当痛戒之。

  “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此几句是示念法方法。为什么要一句佛号,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早到晚,从晚至晨,要不间断地去念?目的是求达到心佛相应,念念即佛之境界。《维摩诘经》云:“心净佛土净”。克实而论,净土实不在心外,十万亿外佛土,亦唯心所现。假若行人心不清净,西方净境何能临终现前,所以现在千念万念,不间断地去念,无非为念熟此句佛号,使心地得到清净。须知我人从无量劫来,背觉合尘,烦恼妄习,时时现起,熟得很!相反一句佛号,今时方念,生得很!不间断念佛。就是要把过去熟的东西逐渐疏远起来,现在生的东西逐渐纯熟起来,此之谓熟处转生,生处转熟。功夫如何得力,必须从不间断念佛中去锤练、熏习。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云:“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大师这段念佛不令间断之开示,实际上指示我们念佛要“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不过换过说法而已。因为没有都摄六根之专注,行住坐卧,穿衣吃饭是无论如何达不到“不令间断”即净念相继的。

  “或小声念,或默念,除佛佛外,不起别念”此几句示念佛须调理得当,则易持久安适。行住坐卧,穿衣吃饭,若唯用大声,则势有所不能,且会影响同伴令人讨嫌。又高声久念,念者亦易耗气致病,故以小声念为妥,只要自己耳根能听得清楚即可。至于睡眠或如厕,必须默念,否则便为不恭敬,有罪过。不论小声念或默念,功德一样,但务求不起一毫与念佛无关之别念。为何念佛要不起别念,因为现前一念之心,竖穷三际,横遍十方,体即法界,起心念佛,即成佛法界。《观经云》“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若起别念,则随其念之善恶,又成别的九法界矣。故欲生西方,须将心念停留在一句佛号上面。

  “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教他消灭”此二句示歇妄之法。谁人无有妄念,但贵行人及时起觉照,立即消灭,以妄念本空故也,古人云:“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夫妄念依真而起,全真起妄,全妄即真,如水与波然。水喻真心,波喻妄念。波止即水,原非二物。《楞严云》:“狂心若歇,歇即菩提。又:《圆觉经》云:知幻即离,离幻即觉,不历渐次。”此乃念佛除妄之妙诀也。

  “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此句示惭愧忏悔之要。惭与愧,乃十一善心所之二种,惭谓惭耻,属内心自惭。如云:我怎可作此丧失人格之事耶!愧谓抱愧,属愧对于人。如云:我若做此不道德之事,怎么对得起父母与师长,由此不敢妄为,此为愧他。二者都以羞耻为性。修行之人,常怀惭、愧之心,自然恶事远离,德业日充,相反,无惭、无愧,乃二个中随烦恼,若人不知惭愧,则入于下作矣。印光大师撰文,结末每署常惭愧僧,可见惭愧二字在修行中之重要。

  忏与悔。是改往修来之行。忏是忏其以往之旧业;悔是改悔,后不重造新业。《大智度论》云:“世间有二健儿,一者自不作恶,二者作后能悔。普贤菩萨行愿品,忏悔业障也列十大愿王之一,此是普贤菩萨向已证十地后心法身大士善财童子说的,可见上至等觉大士也须常行忏悔,何况吾侪具缚凡夫。常行忏悔,自然业消智朗,性天显露,即使八识田中,犹留宿世恶业种子,仗忏悔之力,也不致遇缘而起现行,故当常行忏悔也。

  “纵有修持,总觉我工夫很浅,不自矜夸”。此三句明谦德之益。矜,自尊自大曰矜;虚诞自赞曰夸。修道之人,最忌自夸,才有一分,却说有一分半,甚至两分,如此即划地自限,不能进步矣。即使确有进境,总觉我工夫很浅,还不够,如此则能自强不息矣。《易》云:“谦受益,满招损。”虚心令人进步、获益,自满令人落后、受损。藕益大师云:“倘恃己修,见不修行便生忽慢;自持戒,慢破戒者;自读诵大乘,慢无闻者;自解义,慢愚鲁者;自观心,慢口说者。人我山高,胜负情重,毕生勤苦,止成修罗法界,去菩萨道远矣。”(灵峰宗论卷二)夫修罗法界心行,只合生修罗道,与念佛求生净土背道而驰,故当痛戒之。

  “只管自家,不管人家”此二句从自修上立言,非是叫您作不发菩提心之自了汉也,幸勿错会。在修持上,不必去计较人家精进懈怠,用功或否,只管自己学好上进。谚云:“只扫自己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古人云: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善是好的榜样,我去学他,取以为法;恶是坏的榜样,我不去学他,内心引以为戒。如此则无往而不受益也。

  “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前句示不慢任何人,后句示我辈障重凡夫,唯有念佛求生净土。《念佛三昧宝王论》开章明义,标目即云:“念未来佛速成三昧门第一。”夫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我们若能观一切人都是菩萨,是未来诸佛,则凡所见之人,不论贤愚,均可作你我增道胜缘。盖佛性平等,生佛等有,达多迷头狂走,正狂走时,本头何尝失去,一旦悟了,还不是彼此一样。我们要学《法华经》中之常不轻菩萨“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之作略,不轻慢于任何人。对于自己,总想我是一个罪障深重、轮回六道,苦不堪言之凡夫,只有一心念佛,求佛垂慈接引,往生西方才是我的安身立命之处。

  “果能依我所说修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

  最末二句,印光大师为我等保证之辞。果然能够依我上面所说敦品励行,勉力为善,不间断地念佛,决志求生净土的话去做,尽此一报身,就决定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此则殊胜开示,不谈玄说妙,言词质扑无华,但一字一句,无不是从大师真知灼见的菩提心中流出,乃证道者阅历之言,果能宝此一段开示,当作座名铭,不时对照、省察,身体力行,则往生西方定如操左券而取故物也。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