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祥法师:公案禅机 参、识性起修 二、公案 — 除妄想心 6.以心传心

 善祥法师:公案禅机 参、识性起修 二、公案 — 除妄想心 6.以心传心

   (一)公案本文

  一日杭州龙册寺顺德问雪峰禅师曰:「只如古德,岂不是以心传心?」(识起迷情於古僧大德之以心传心,不传而传之意境。)

  雪峰禅师曰:「兼不立文字、语句!」(语言文字均是假名,非是现量,不足以示体性真如者。)

  顺德曰:「只如不立文字、语句,师如何传?」(真心本无形相,不以文字、语句,师如何传与人?)

  雪峰良久。(无语言文字,不传而传,仍是以心传心者也。行者当知此心为真心,而非妄想心。真心者其体周遍法界,法界众生还同一心。如是,达道人起心动念,同道当可觉知。)

  顺德礼谢。(当有所悟,理当拜谢。)

  (二)玄祥释解

  1. 前言

  以心传心者系不传而传,有所传者不是佛法。像迦叶尊者当释迦牟尼佛拈花微笑时,即以拈花待可传的人而传。结果迦叶尊者见後,面示微笑,这一笑,笑出责任来了,大家都没有反应,只有迦叶尊者有反应,这个传法担子就落在他头上。世尊就把袈裟托付给迦叶尊者,希望他把一乘佛法延续与未来佛,不能自行入灭,要等到弥勒菩萨下生成佛的时候,把这个衣钵转给他後才能入灭,这是祖师大德禅宗公案里一段佳话---【拈花微笑】。

  除了法衣、缦衣传递下来外,世尊没有交待说要传这个法、传那个法,没有佛法要传给後世菩萨,没有!因为真正佛法,是要悟入「空、无」的体性,证得佛性本来,所以没有什麽法可传,无法可传,亦无法可学。没有一法可学,那我们要学什麽?修行在修什麽?修的是舍弃内心的贪、 、痴、慢、疑等等的一切毛病?舍弃善、恶、分别等一切心,一切合、不合理,一切顺、逆境界、喜、恶等等都要舍,舍到不能再舍时,就能够看到自家本来的面目,学佛就是在学这个。

  2. 释题

  以心传心,心是无形无青黄,而本来面目是空无的体性,能够现灵通妙用,这是自然具足的,不必去学的。众生本就有佛的体性,为什麽要去学呢?不必去学,也无一法可学,仅要舍弃世间一切法以後,才能找回本来的摩尼宝珠,不会因为你无明而遗失掉或不存在,它还是在你的心地中、还在你的体性中,只是你不认识它,所以起不了功用。

  现在舍弃世间一切法的时候,心地自然就会发光,自然就会在六根门头前发亮,透过六根门头很自然的产生灵通妙用,不必神通就可以产生灵机妙用,这是我们修佛法要找回自家本来的功能。

  若说古人能以心传心,那是业缘心的传授,起心动念,同是达道人,互为心感,但非为体性空无的印证。故当顺德师问雪峰禅师说:「只如古德,岂不是以心传心?」时,雪峰禅师即答说:「兼不立文字、语句。」佛法所传者为「体」,是能生妙有的空体,是能脱黏的空体,而非传「自性功能」的性用部份。若也能悟得体空,自能知心之大用。禅师因怕顺德师误解,故即示知其真空、不传而传的样子。

  3.  语体文解

  杭州龙册寺顺德师来参雪峰禅师,问说:「只如古德,岂不是以心传心?」顺德师问雪峰禅师说修到一境界後,行者即不都是能以心传心吗?确实的,开悟行者道人,能知他人心,能体他人意,读他人心的动相,但此能力与证得圣人果位的解脱佛法无关,意即只会知人心意念者,不见得能悟得解脱知见。

  雪峰禅师立即说:「兼不立文字、语句。」以心传心是初步修行者的副产品,不是解脱行者追求的目标---如禅宗行者,要得到的解脱知见是---悟空。待顺德师一句话说完,雪峰禅师即刻说:「兼能够不立语言、文字。」因为一切语言文字都是比量,非是真心的现量。若要悟得佛性的现量,得解脱知见,就不要依靠语言文字。经典文字只是指向标的物的指标,不是我们要证得的标的物---月亮(体性)。此段非常重要,一是谈有为法,是为本性之用(性用)。而禅师告以性用之体,要能证得体空,须不落於语言文字中,始能悟知。

  常听人讲佛法说「观空智」,「空」者有「绝对的空」、「相对的空」两种。「相对的空」是一种证道後的说法,示说佛性本具空性,是清净无为的;清净无为之间,可以现起一切相。有因缘来的话,可以现一切相、一切法,真空不碍白云飞;心也一样,心地如果清净的话,让心感应而起一切法,却能没有烦恼,那才是真正「相对的空」的证悟。不真悟得这个「空」的话,是无法了解原来「空」有这麽多的解释,有那麽多不同程次的「空」境界。某甲证到声闻、缘觉乘的「空」,跟菩萨证到的「空」是不一样,跟果地佛证到的「空」又不一样,这是对「空」有不同层次的认知。要认知不同的「空」,可参阅《大般若经》十八种「空」的修证。对於「空」的认知程度,不能讲哪个对、哪个不对,因为你所了解的「空」是你修证到的,你只能讲到这个境界,别人修证比你高,了解的「空」就比你高,所以有不同层次的境界。

  因为禅宗行者要直驱入体性,不在枝枝节节上徘徊,直接认识我们的本体,而其他宗派从体性所产生的「有相」去着手。现在是末法时期,众生的根基又不雄厚,不能直接悟入体性,就让行者学习有相行法,有相密也好,念佛也好,都是有为法在那里给你执取而用功。譬如:观想日轮、月轮,意守丹田,这样有个东西可依之用功,你就很认真的去用功作日轮观想、月轮观想,不管是用咒,或是手印也好,甚至於能观出佛像,观出化相,但是,能观出来的,都是无中生有,无中生有的「相」不真吗?当然不真。若没有一个佛像在这里,却可以观出一个佛像;或晚上没有太阳,却能观出个太阳在心中发亮,这是真的吗?这是幻有不真!因为在修行过程中,就有能力起这个「观」,一般而言,四禅境界就差不多能起观了,有能力随心所欲,心这样想、那样想,事情可能就真的这样子、那样子。

  有一位同学很执着「有相」,我讲什麽,他就听进去。有一天,他跑到海边去观海潮,就想这海潮起起伏伏的往前走,若能让它往另一个方向走,会怎麽样?念头一起,海潮波浪真的往横方向走。这是在玩「有为之相」,如果有很多人的心有这种功能,好玩时可以变这样,也可以变那样,就像看鬼片中鬼神眨眨眼,电风扇就掉下来,顶好玩的。如果你仅会玩这些,却不知道要找回本来自己的空性,忘记要修解脱道,而去搞有相的灵异,这些都没有用的,没有解脱知见,一切法对你修证是无用的。

  密宗的大手印即是修空观,能观的心就有到四禅的能力,可以起心动念去观,观了以後还是要把它化空,化空就回到禅宗所讲的,直接进入体性,那不就结了吗?现在,密法很兴盛,因为不管怎麽修都有感应,一下子气就来了,一下子就本尊现了,..,这样越修越有兴趣,却不知道修了半天,到最後,师父还是会叫你把有相化空掉,你忙了十几、二十年训练这些,结果却是叫你空掉;因为,大手印最後还是要空掉一切法,回到自己的体性来。修行过程中,多馀出来的圈子,在禅宗行者来讲,是不必要的。所以禅师说:兼不立文字、语句。这些都是假相,都不能够直接来体示真如自性,所以,语言文字是假名非现量,不足以示体性真如者。

  顺德师又问了:「只如不立文字、语句,师如何传?」他说如果像禅师这样讲的话,不用文字,也不讲话,那禅师要传与人,要怎麽传?按语说:真心本无相,师如何传与人?

  结果,雪峰禅师良久。这「良久」是不思善、不思恶、不动一切念,当下放空,那个境界是原来体性的「空」,保持此境良久一段时间。原来体性的「空」现,那有没有可传呢?若某甲也有这个,某乙也有这个,某丙也有这个,大家都有这个东西,但这东西是无相,就没有相可以传,「印心」就直接印这个体有没有「空」?有没有清净?这不是有一个法可来印心的。

  我不知道一些外道怎麽来印心,心怎麽印?「心中心法」在上海有一个道场叫「印心精舍」,心怎麽印?二祖很有见地,理念也很清楚,说印心是印一个空无的心,那怎麽印?不印而印,没有可印,只要能够清净、无为,大家清净无为。譬如说打坐,打到大家境况都很好的时候,大家的心、大家的气在这一团之间都溶合在一起,所以共修有这好处,在家里自己修,很烦时就坐不下去了。在这里共修,双脚一盘觉得很上路,因为我们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有境界高的人庇荫,发出的气好,心也安祥、如如,都可以使周围之间的人感受到,感受到那种安宁,气氛也好,甚至於分一点气给你,你会觉得自己的气一直上来,共修总比一个人单枪匹马在用功要好得多了。如果真的根基不雄厚的话,一个人在家修就难了,有时候就不想修了,所以没有进步。为什麽要大家在某一天聚在一起,听听佛法,充电充电,因为共修是可以得到一些好处的。

  若跟某些外道或练气不修心行者共修,有时会越打坐越不下,因没气感,此时当警觉是他们在搞鬼?吸人家的气?这种人患了贪心,无菩萨道精神,菩萨只有给与,哪能吸人之气。要知气本无常身的身外物,非与解脱相关,且时多时少,依境况不同而现。若参加禅七时,菩萨会来加持,给与众生气机,还会给与众生安祥才对。

  雪峰这样良久,不起心动念进入空中,心如虚空,超越了现实,此时能无所住,无所不办。像阿难尊者有次打坐入定时,有两个大力鬼其力甚大,可以把须弥山打碎。有一鬼看这个修行人在打坐,就用手敲他的头,另一个鬼就讲了:「那个修行人在打坐,你怎麽可以打人家呢?你要入地狱的。」人有坏心、好心,鬼当然一样也有好坏。打修行人要入地狱的,但当时他打了,多痛快呀,也不管那麽多,好奇心也好, 心也好,反正就是打了。结果阿难尊者出定後,头很痛,就问世尊:「我的头怎麽会痛呢?」世尊说:「有大力鬼敲你的头,因你在定中,才能承受那一击,否则头早就碎了。」因为在定中,所以大力鬼敲下去只觉得头痛,不然鬼的力量可以把须弥山敲破,那敲到人头上下场如何不难知道。

  为什麽把心空掉的话,那个力量就这麽强大,可以承受大力鬼一击?心空能扭转一切境,更能转一切烦恼,一切不如意,可以改变对事情的执着。当很多事情一直来,就想用某种方法去解决,可是没办法解决;想用某方法去改善,也没把事情改善。当下,若你说什麽都不管了,静下来打坐好了。打坐时,什麽都放下,一入空的话,那个境缘抓不到你的心境,境缘抓不到你的辫子,因为你在打坐之间,心空荡荡的,所以它抓不到,那事情就慢慢的随时空在转,自然就化解掉了,这是禅宗所讲的---无为的功用,可以解决很多的事情、障碍。

  这事情发生了,我们常讲的---叁日後看取,此公案讲叁天後再来看这事情怎麽样?其实第一天、第二天中间,时空改变的话,因为你心境都不参於其中,也没有烦恼,不去做什麽,慢慢自然会化解掉。很多不能解决的事情,摆在一边,不管它!睡大头觉去了,结果,明天起来,没事,原来这麽简单就解决了,这是修禅的人最大的好处,放下能转境。

  要认识雪峰禅师,「良久、良久」是代表什麽意思?就是这麽来传空心的,没有一个心可印,没有一个法可传,按语说:不传而传,仍是以心传心者也。行者当知此心为真心,而非妄想心;若也以妄想心才有心传心的样子,那也是示知此道人的心意而已,外道皆可做到,何需要得佛道高僧大德来传,故知非真正佛法所传的无上解脱道。

  顺德礼谢雪峰禅师。道理懂了,就礼谢雪峰禅师。

  ( 85 年 8 月 30 日 讲於 龙潭 )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