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三)~E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三)~E

 

  1168经:本经以打麦为喻,诫诸比丘当住于不动之心。

  佛陀告诸比丘:“譬如麦著四衢道头,有六壮夫执杖共打,须臾尘碎,有第七人执杖重打。诸比丘!于意云何?如麦聚,六人共打,七人重大,当极碎不?”诸比丘白佛言:“如是,世尊!”在包产到户之前,夏收时农村稻场上集体打麦子,其情景颇为壮观:许多成年人抡起手中的工具,朝着整齐的麦捆不停地反复捶打。只有这么反复地捶打,才能将麦穗与麦粒很好地分离开来。包产到户以后,农村的生活水平也日益提高,如今麦子的脱粒工作早已由机器代替手工,昔日那种集体打麦子的壮观场面,恐怕只能在影视剧里才能偶然见之吧。

  佛陀用六人共打麦子的譬喻,将六人比喻为我们的六触入处,将麦子比喻为我们的色身。“如是愚痴士夫六触入处之所捶打。何等为六?谓眼触入处,常所捶打,耳、鼻、舌、身、意触入处,常所捶打。彼愚痴士夫六触入处之所捶打,犹复念求当来世有,如第七人重打令碎。比丘!若言是我,是则动摇;言是我所,是则动摇。未来当有,是则动摇;未来当无,是则动摇。当复有色,是则动摇;当复无色,是则动摇。当复有想,是则动摇;当复无想,是则动摇;当复非有想非无想,是则动摇。动摇故病,动摇故痈,动摇故刺,动摇故著。”

  佛陀的这段话其实大有深意,虽然读着比较枯燥。我们普通人都有种种毛病,活着的时候喜欢种种享受,觉得人生一世,若没有好好地享受一番,岂不是空在世间走一遭?所以叫“潇洒走一回”。一部分多少也会顾及到来世,觉得应该为下辈子做点事情(或者为死后在阴曹地府里准备点什么,诸如古时的殉葬和陪葬品)。这辈子享受荣华富贵与高官厚禄,便总是希望下辈子可以享受更高的级别与待遇(起码不能低于目前)。这便是人类的贪欲,所谓贪欲无止境,不仅今世婪,甚至连后世的事情也提前打起了小算盘。可想而知,如果我们有了这样的念想,那便是“动摇”,也就不可能把心思定下来,从此变得心猿意马。经中所列举的欲界、色界与无色界的种种天界,都是不究竟的轮回界域,都是属于“动摇”的范围。

  作为比丘当作如何?“正观察动摇故苦者,得不动摇心,多修习住,系念正知。如动摇,如是思量虚诳,有行因爱。言我,是则为爱;言我所,是则为爱。言当来有,是则为爱……若善思观察爱生苦者,当多住离爱心,正念正智”。我们为什么会产生“动摇”?最大的原因在于我们心中有一个“我”和“我所”的存在。以“我”、“我所”为基础,便能产生乃至非想非非想的执著(爱)。故我们要修习四念处,修习四念处的好处,便是将我们的杂乱念头一一加以收拾,从而心归一处,做到心不动摇,系念正知。(12.11.)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