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二)~O

界定法师:漫说《杂阿含》(卷四十二)~O

 

  1162与1163经叙述佛陀遇到一对老夫妇在外辛苦度日,于是有感而说法。

  有一天清晨,佛陀在阿难尊者的陪侍下,一起入舍卫城乞食。在乞食的途中世尊看到这副情景:“有二老男女,是其夫妇,年耆根熟,偻背如钩,诣里巷头,烧粪扫处,俱蹲向火”。佛陀见后,便问身后的阿难:“汝见彼夫妇夫人,年耆愚老,偻背如钩,俱蹲向火,犹如老鹄,欲心相视不?”

  记得小时候读过脍炙人口的《老来难》,人一旦到了暮年,哪怕是想当年是如何地吒咤风云,也不得不服老。年轻时吃喝行睡件件如意,可是一旦垂暮之时,精神萎靡且不说,单单色身各机关毛病百出,真是令我们一筹莫展。虽然自古以来谁都想健康长寿,道家为了长寿而炼丹辟谷,秦始皇为了找寻不死药不遗余力,甚至康熙大帝也“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可是所有这一切,都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儒道二家基本上都是畏死,而佛家可以说“视死如归”,认为死并不是结束,而是下一个轮回的重新开始,所以佛教可以说是“畏生”。死是人生之必然,而死而复生就等于说还要接受死的考验,故生生死死轮回不休,着实令佛子们百般畏惧。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所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佛陀以“鹄”作譬,鹄本来是一种貌似鹅的大鸟,鸣声宏亮,善于飞行,而且飞得很高很远,所以项羽少年时就有“鸿鹄之志”。然而鹄虽善飞且高且远,但是总不可能在天上飞上一辈子吧?当鹄衰老了,飞不动了,其晚境可谓“凄凄惨惨戚戚”了。此时,这只失去飞行能力的老鹄,也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昔日的同伴在天上展翅翱翔了。

  佛陀用这个现实存在的例证,无非是教导我们务必要珍惜光阴,莫让大好时光虚度。我个人以为在本经中,佛陀将人生大体分作四个阶段:二十岁以前,我们尚未自立,故从二十岁起至八十岁。七十岁以后,我们大体上也无所作为了;当八十岁来临时,我们一生生也大体上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在两千多年前,能活到八十岁也十分不容易了。即便勉强活下去,大抵上亦是自顾不暇。

  21岁~30岁,为第一阶段——青年时期(“少时盛壮之身”);

  31岁~40岁,为第二阶段——壮年初级阶段(“第二分盛壮之身”);

  41岁~55岁,为第三阶段——壮年时期(“第三分中年之身”);

  56岁~70岁,为第四阶段——从壮年正式步入老年渡时期(“第四分老年之身”);

  从上述四类划分中可以看出,二十岁以前,我们尚在求学阶段,不大可能建立功业;而七十岁以后想建功立业的功能性也是微乎其微。我个人的意思是,从佛教角度而言,二十岁之前和七十岁之后,若想一门心思潜心修行(或从事某项工作)的成功概率大抵并不高(并非不可能)。人生百年,除去睡眠、就餐、工作、应酬等等之外,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最多不超过十五年。佛陀将我们的一生划分为少时盛壮之身、第二分盛壮之身、第三分中年之身以及第四分老年之身四个阶段,选择此四个阶段中的任何某个阶段下手从事修行或工作,都有可能获得程序不一的成就。然后当我们到了老年再来修行或者从事开创性的工作(比如求财),事实上是极难取得成功的。当我们一旦成了一只“老鹄”,恐怕一切都来不及了。故而佛陀在谈起此对老夫妇时说:“彼于今日,年耆根熟,无有钱财,无有方便,无所堪能,不复堪能,若觅钱财,亦不能得胜过人法。”就好像一只老鹄,“犹如老鹄鸟,守死于空池!”有鉴于此,我们当利用有限的生命,为自己为后世多做一点事情,“于群则眠觉,非为空自活。”在对待光阴乃至珍惜光阴方面,不唯佛教极为重视——一切世人乃至一切宗教,皆秉持相同或相似的观点。

  本经重点:珍惜光阴,当下修行!(12.4.)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