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海域的海参浩劫

  原本没有经济价值的澎湖海参,这两年却成为人们掠捕的目标。一场前所未有的海参浩劫,正在澎湖海域发生……

  每年春夏交替,是澎湖潮间带最动人的时节,退潮后繁盛的生物景象,令人目不暇给。在海中漫舞的血红六腮海括蝓、潮池中颜色斑斓的车渠贝、岩缝中新生的小海兔,还有许许多多,种类多到让人记也记不清的大小海参。当前全世界有记录的海参,有一千两百五十种,在台湾地区记录到的有三十种。其中,澎湖海域海参的种类,就有二十多种。常见的海参包含荡皮参、黑海参、棘手乳参等等……

澎湖海底的海参
澎湖海底的海参


  在珊瑚礁沿岸的潮池里,到处可见荡皮参与黑海参,努力伸展着触手,过滤珊瑚沙中的有机物、藻类与细菌。根据国外的记录,一只海参每年珊瑚沙的吞吐量是两百磅,所以又被称为海蚯蚓,在珊瑚礁生态系中,海参一直默默地扮演着金字塔底层,最重要的擦除者角色。

  海参几乎没有天敌

  海参几乎没有天敌,他并不是海鸟或鱼类喜欢的食物。长久以来海参最大的天敌只有一个,就是人类。由于海参的内脏与体壁具有毒性,处理过程非常繁复,过去只有澎湖离岛的居民,会不嫌麻烦地捕捞海参入菜。由于没有经济效益,过去澎湖海参并没有被过度捕捞的危机,但是这一两年国际海参价格高涨,台湾有厂商大量收购,并集中处理本土海参,澎湖海参开端遭了殃。

  时隔五年,我们再度回到澎湖的潮间带,却看不到原来充满生机的景象。举目望去,原本密布在潮池间的黑海参、荡皮参,现在几乎未找到半条。是什么原因让渔民把目标对准海参,让海参在一夕之间绝迹?我们来到澎湖本岛东北方的小岛─鸟屿,据说这里是捕捞海参的重地。

工人正在处理海参
工人正在处理海参

  当前设籍在鸟屿的居民有1800人左右,其中留在岛上的大约有800人。在潮间带捡拾海参、贝类,是老人家最主要的餬口方式。自从有厂商大量收购海参之后,抓海参成了一项全岛运动。鸟屿港口旁小小的杂货店,现在成了海参批销的中心,老板正在整理一包包冷冻海参,这些初步处理的海参,一公斤100元(新台币,约人民币21元),全部运送到台湾的车间集中处理之后,再卖到台湾与中国大陆各地。

  月光下渔船纷纷进港,满载着一桶又一桶的海参。这几年受到过度捕捞以及冷害的影响,渔获量锐减,渔船出去捕不到鱼,海参与河豚就成了鱼货的主力。码头上渔民忙着把海参开肠破肚,做简单的处理后,再用开水烫过,铺在地上冷却,这样的场景几乎天天在这里进行着。

  海参的成长速度很缓慢

  吉贝是另外一个海参捕捞的中心。这里的渔民表示,几十年来因为台湾与大陆的拖网渔船大肆掠夺海洋资源,海底的珊瑚礁被消灭殆尽,珊瑚尸体随着水流冲向吉贝,以每年八十公尺的速度覆盖潮间带,被覆盖之处,石沪毁坏、珊瑚灭绝。在潮间带生物资源加速崩溃的情况下,渔民能捞多少就捞多少。现在想要在吉贝的潮间带找一条海参,比在马路上找一块钱还要难。

  当地渔民很清楚,以这种速度继续抓下去,海参的绝种指日可待。然而,海参的绝种,代表的不只是一个物种浩劫,它牵动的是一整个生态网络。在吉贝,老渔民之间就有个传说,他们认为「鳗鱼苗是海参生的」。老渔民说的鳗鱼苗,其实是一种寄居在海参肛门附近的隐鱼。海参的肛门不但是隐鱼的避难所,还提供隐鱼新鲜干净的海水和氧气。这类与海参共生的生物,其实还不少,万一海参绝种,这一群与海参共生的家族,也会跟着消失。

  海参的成长速度很缓慢,大约三年才能成熟,万一绝种想要再复育,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定要等到海里连一条海参都未找到了,政府才要开端采取行动吗?

  在毫无管制的过度捕捞下,澎湖海参数量已经降低到灭绝的临界点!县政府的渔政单位应该适时介入调查,划设禁止捕捞的保护区,抢救这一场海参浩劫。

  后记

  在截稿前不久,接到澎湖友人的电话,告诉我们海参的滥捕已经扩散到澎湖本岛的潮间带,由于数量稀少,现在两条海参叫价到三百元。如果继续坐视不管,也许今年夏天,海参就要全面消失在澎湖的海岸线。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