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熊的故事

首先得說, 我不是猎人, 更不是猎熊者.我从未想到过与熊有什么过不去, 我只是喜欢钓鱼而已.当然, 我這钓鱼可不同於一般人, 在什么湖边河岸钓.我喜欢到悄无人声的深山里, 找个安静的去所, 在溪边沟旁钓, 那样才有滋味。

今年, 我约了荒木君, 一块儿到远山川去钓鱼.

远山川是一条山间溪流, 它流经长野县赤石山脉的山脚下.

途中, 我們曾在一个小镇上住了一夜.镇上的這家旅店的老板, 养了一头像狗一样、用锁链拴着的小熊.

我們來到旅店时, 小熊正好被栓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上.它就像小娃娃似的伸出双脚, 坐在那里, 并拿着一根短木棒, "啪嗒啪嗒"地敲打地面, 高兴地玩着.看它那天真的模样也好, 动作也好, 与其說是野兽, 还不如說是个淘气的孩子.当时我想, 這次到山里, 我要是能抱一个像這样的小家伙回來, 那就好啦.

說也凑巧, 這件事真的发生了.

还是让我细细儿告诉你吧.

我們带上够十天吃的粮食, 离开小镇, 走走歇歇, 到了远山川的上游.

无论是下雨还是河水增涨, 我們都要找一个安全的岩洞, 以此为家.岩洞里还得铺上干干的树叶作床铺.這天早晨, 我被鸟叫声惊醒.我想, 好吧, 今儿个就早点起來吧.

我爬到岩石上, 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晨沽净的空气.突然, 从河边传來了荒木的声音: "喂, 快來呀, 這儿有个很厉害的家伙......".

听那声调真有些吓人.出什么事了?想到這儿.我急忙从岩石上跳下來, 向荒木那里跑去.待我走近一看, 发现地上有双很大的脚印.不用說, 這是熊的脚印.

荒木一边用手量着那脚印, 一边說: "按這脚印來讲, 這可是一头很少见的大熊.瞧, 后面还有小熊的脚印."

我再仔细一看, 可不, 好像有兩头小熊的脚印.這时, 我心中又升起一个怪念头: 要是能捉兩只小熊才好呢, 我和荒木君一人一只......

想到這儿, 我不由說: "要是能逮住兩只小熊该多好! "

荒木苦着脸說: "但是, 那可是很危险的啊."

听他這一說, 我反而更想冒个风险, 捉只小熊了.

我暗下决心, 等待机会.

过了兩天, 又是天刚亮的时候, 我躺在地铺上.外面, 荒木在做早饭.

当我从那个岩洞里爬出來, 就听荒木在轻轻地呼喊我.待我奔过去, 他惊慌地指着上游的方向.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溪水在翻滚, 一层层浪花泛着白光在欢畅地流动."沙! 沙! 沙! "一头很大的熊在河的对岸慢腾腾地走着!

我生來还是第一次看到野性十足的熊.那样子真是威风凛凛.荒木說: "那准是昨天留下脚印的大家伙, 你再瞧, 后面还有兩只小的哪! "

经荒木這一說, 我才发现, 大熊后面, 果真有兩只小熊, 小得仿佛一只手就拿得过來似的.它們蹒跚地跟在大熊后面走着, 远远看去, 這兩个可爱的小家伙浑身毛绒绒的, 就像兩只玩具熊.不用說, 那大熊肯定是只母熊.因为只有母熊, 才這样带着子女散步, 而雄熊可能出去找野食了.

我俩正看着, 只见母熊突然用双脚站了起來.它要干什么?我俩屏住呼吸, 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只见母熊使劲地用双手把前面的大石头抱了起來.於是, 兩只小熊争先恐后地像打滚一样钻进了岩石下面.然后, 小熊們好象拾起什么东西, 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荒木說: "是螃蟹吧.這兩个小家伙正在吃螃蟹哪."

我想, 也許是這样.因为母熊接连把那里的石头抬起了五六块, 要不, 干嘛要這样?也許是累了, 也許是觉得足够了吧, 母熊领着小熊顺着河崖倒塌处跑上去, 消失在对岸山崖的那一边.

母熊带着儿女走了, 也把我的心带走了.不知为什么, 我一直想逮一只那毛绒绒的小家伙回去.我连钓鱼的心思也没有了.第二天, 我和荒木沿着河崖, 顺河滩去看看, 有没有熊的脚印.突然, 我們吃了一惊, 在原地呆立不动了.啊, 看哪, 在前面六十多米处的上游河滩上, 那头母熊正横躺着睡午觉.兩头小熊亲密地头挨头, 吃着奶.我們留神着不弄出一点声音, 悄悄地退回去了.然后, 又爬上河崖, 攀到了从河崖伸向河滩的枞树上.我們想藏在那里, 对熊好好地观察一下.我呢.总想找个机会, 抱头小熊.我请荒木帮助我, 可他总是不吭声.

這时, 正在吃奶的一头幼熊抬起头來.然后, 扬起前脚使劲地打了一下还在大口吃奶的另一个兄弟的头.於是, 那个兄弟也停下吃奶, 把脸转向刚才打它的那头小熊.

兩头熊就像人摔跤时一样扭在一起, 咕噜咕噜地滚下去了.

猎人們常說小熊仔很像人的孩子.的确, 熊仔和淘气的孩子是那么地相像.熊妈妈不管孩子們, 只顾在呼呼大睡.

兩头小熊在一起打打闹闹, 又追赶螃蟹, 不觉离开熊妈妈有二十几米了, 其中一头大概突然感到了某种不安, 急忙向熊妈妈那里跑了回去.另一头像是个胆大的家伙, 它滿不在乎地沿着那里的河边搜寻着.见到這情景, 我激动得心儿怦怦直跳.

我問荒木: "怎么样?现在可以抓个活的熊仔啊."

荒木不敢: "哪里话.太危险了."

我說, "母熊睡得死死的, 现在正是下手的机会呀! "

荒木摇摇头, 不肯动手.但他并不是反对我這样做.也許他有他的打算.我见他从衣袋里抓出核桃, 从树枝上站起來, 对准小熊投去.兩三个核桃掉到河里, 发出了响声.另有几个碰在了小熊附近的岩石上.声音虽不大, 可小熊对這陌生的声音却警觉起來.它"哼、哼、哼"地叫着, 跑到旁边的岩石上.這时, 酣然大睡的熊妈妈, 突然跳了起來.它发出低而可怕的吼声, 跑到小熊待的岩石旁, 仔细地审視着四周.我們在枞树的枝叶后面, 屏住呼吸, 蜷缩着身体.

熊妈妈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但是, 它似乎不喜欢這里, 一边鼻子里"哼哼"地叫着, 一边领着幼熊到上游去了.

唉, 多好的机会, 然而丧失了.我心里怪荒木胆小, 可我自己也并不大胆呀.我想, 再等机会吧.

就在這天下午, 我靠着树杆打盹, 荒木兴冲冲地跑來, 把我叫醒, 激动地說: "那头小熊单独在那儿.周围根本没有母熊的影子.要抓活的, 现在就能抓到."

我一听, 大叫一声: "太好啦! "

我跟在荒木后面, 高一脚, 低一脚向前直奔.我們奔了一会, 比平时多进入上游三公里, 再走五六百米就是一个大瀑潭, 這条河就是尽头了.我站稳脚跟, 顺着荒木手指的方向一看, 只见一只小熊, 在那瀑潭下面的河滩上玩.

荒木看着我的脸, 微微一笑說: "怎么样, 干吧! 我帮你! 我晓得, 你想小熊快疯了! "

我感激地点点头, 說: "我們先把小熊逼到瀑布那里, 然后再抓."

說罢, 我們包抄过去.小熊一看到我們的身影, 就慌慌张张地向与山相连的倒塌的河崖逃去.我想, 要是让它逃到山里去可就麻烦了, 所以, 我們又投石块, 又扔树枝, 這下可真灵, 很快堵住了它通往河崖缺口的道路.

小熊看上去走路摇摇晃晃的, 却能东躲西藏, 它很巧妙地从我們的手中溜掉了.可是, 我們却按照计划渐渐地把小熊逼向了瀑潭.我想, 小熊不会跳进水里的, 它怕水哩.這时, 只要熊妈妈不出现, 小熊就是我們的了.而偏偏就在這时, 响起了熊的吼叫声.我們吃了一惊, 刹那间, 出了一身冷汗.可是紧接着, 我們又放心了.哈, 熊妈妈正站在壮观的飞流直下的瀑布对面的顶峰岩石上呢.這是一条有三十多米高的很大的瀑布.瀑布四周是峭立的陡峻石崖.瀑潭中还四处挺立着大块大块的岩石.跳下來, 它准会丧命.若是它不跳下來, 而是顺着山跑过來, 又必须远远地绕一大圈, 到那时, 我們已捉到小熊, 往回走啦.

再說那小熊, 它一听到熊妈妈的叫声, 就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 敏捷地爬到了河边的核桃树上.

嘿, 小熊這么善於爬树! 它毫不费力地爬到树顶, 然后, 小心翼翼地坐在了树顶的一根树枝上.不过, 对我們來說, 這比把小熊追到瀑潭后再抓住它要容易得多了.为了生擒小熊, 我們兩个人开始向那棵核桃树上爬去.荒木兴奋地說: "胜利在望啦! 可别忘了请我喝酒呀! "

我說: "那还用說! "我觉得, 小熊似乎完全可以弄到手了.

小熊也許感到了自己將被俘的危险吧, 它在枝头顶上哼哼地不断发出悲凉的鼻声.正在這时, 我們"啊"地一声惊叫起來, 就像跌落一样, 从核桃树上跳下來, 爬上了山崖边的一棵高大的枞树.你猜为什么?原來, 就在我俩得意忘形时, "轰"的一声巨响, 我們只觉得, 那声音压过了飞流直下的壮观的瀑布声.震得连岩石都要"哗啦哗啦"地裂开一样.我們还以为又來了别的熊呢.其实, 那是怒上心头的熊妈妈的可怕的吼叫声.熊妈妈站在瀑布顶的岩石上, 正瞪着我們.

這以前, 我还不曾听过那充滿力量的不可思议的声音.我們互相看了看, 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這时, 只见熊妈妈的身体在空中一抖, 离开了岩石, 对准瀑潭跳了下去.伴随着很大的声响, 溅起了大片大片的水花.母熊的身体一下子完全沉进了瀑潭中, 不一会又浮了上來.接着, 它不知是自己上來的, 还是依靠水流被冲到了岸边.它把头靠在了岸边的岩石上, 就再也不动了.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來, 不管是多么强壮的熊, 也会丧生的啊.我和荒木没有說话, 但心里都在說, 這头可怜的母熊也許死了.--但四周渐渐地黑下來, 我們不敢肯定.因为它跳下來时, 似乎会游动的呀.我俩始终注視着母熊.嘿, 母熊开始动了.啊, 太好了.這家伙, 还活着呢.

不知为什么, 我看到母熊动了一下, 眼泪竟滚滚而出, 我只对荒木点点头, 表达我激动的心情, 又目不转睛地盯着母熊.這时, 只见這母熊静静地左右摇了摇头, 然后, 像是伸懒腰一样, 使劲地把前脚抬了起來.它似乎用足了力气, 站了起來, 可腰部却瘫软无力, 马上又倒了下去.它起來, 倒下, 再起來, 又倒下.最后, 它终於稳稳地站了起來.

母熊一站起來, 小熊就从核桃树上溜下去, 在熊妈妈的身上來回磨擦着身体, "哼哼哼"地叫着, 好似撒娇, 又好似在安慰妈妈.不一会, 母熊妈妈就迈着稳健的步伐, 领着小熊走了.

我没有捉到小熊.唉, 早知母熊竟這样爱它的儿女, 我干嘛有那种捉只小熊的坏念头呢?一想到母熊从崖顶跳入瀑潭的悲壮情景, 我真是既感动, 又羞愧.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