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桑狄

在爱丁堡,两名绅士在一个非常寒冷的夜里站在一所旅馆的门前。这时,一个小男孩过来了。他的脸蛋枯瘦而铁青;脚上什么也没穿,已经冻得通红通红;披在身上的,只是一缕破布条而已。他走到两名绅士面前说:“求求您,先生,买几盒火柴吧?”

“不,我们什么也不要。”

“可是它们一盒才要一个便士。”小家伙哀求。

“是的,可是你知道我们是一盒火柴都不需要的。”

“那么,我两盒只要一个便士。”男孩最后说

为了摆脱他,我买了一盒,可是我没有零钱给他,于是我对他说:“我明天再买。”

“喔,请买下它们吧。”男孩再次哀求,“我可以跑去把零钱找开。我实在太饿了。”

于是,我给了他一先令,他跑远了。我在那儿等着,可是一直不见他回来。于是我就想,我们把一先令丢了。可是我们仍然相信男孩那张脸,不愿把他往坏处想。

深夜的时候,一位侍者进来说,一个男孩相见我。当他被带进来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是拿走我一个先令的男孩的弟弟。他同样衣衫褴褛、贫穷、单瘦。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捻着自己的衣襟,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然后他说:“您是从桑狄那儿买了一盒火柴的那位先生吗?”

“是的!”

“哦,那么,这是一先令剩下的4便士。桑狄不能来了,他非常糟糕。一辆马车撞上他,把他撞倒了。他丢了帽子,丢了火柴,也把你的11便士丢了。他的双腿断了,他非常糟糕,医生说他活不了啦。这是他能够给您的找头。”

可怜的小男孩把4便士放在桌子,然后伤心地哭了。我把小男孩安慰了一番,然后就和他一起去看桑狄。

我发现两个小家伙和他们肮脏、酗酒的继母生活在一起。他们自己的父母亲已经死了。我看到可怜的桑狄躺在一堆木屑上面。我一进去,他就认出是我。他说:“我换了找头,先生,正要回来,一匹马把我撞倒了,我的双腿断了,鲁比,小鲁比!我肯定活不了了。我走了,谁来照看鲁比?你将怎么办?鲁比?”

我拉住可怜的桑狄的手,告诉他:“我将永远照顾鲁比。”他懂得了我所说的,使劲看着我,好像要向我表示谢意。然后,光彩从他蓝色的眼睛里消失了……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