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勋后代忆述开国大典鲜为人知的故事

今年适逢新中国成立60周年。新中国的缔造者的丰功伟绩彪炳千秋,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的十大元帅、十大将军的神奇故事一直在民间流传。香港《镜报》月刊10月号刊文《建国元勋后代忆述开国大典》,专访数位开国元勋的子女后代,忆述六十年前那一段段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文章摘编如下: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开国大典,在隆隆的礼炮声中,大地欢声雷动。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天安门广场的30万军民进行了盛大的阅兵和庆祝游行。时隔六十载,许多开国元勋的子女对开国大典那一刻依然记忆犹新,每每谈及,不禁激动万分。

毛泽东之女李敏:耳边常响爸爸宏亮的声音

新中国缔造者毛泽东的女儿李敏,今年已是70多岁了。她对记者说:“我是1947年从苏联回国的,1949年开国大典时我12岁,和爸爸住中南海。开国大典那天我心里特别激动,我知道这是国家的大事,小孩子不应该跟着去。但我心里特别想跟着爸爸上天安门,又不敢说,小孩子不敢提任何要求。开国大典下午3点开始,我就在中南海听广播,在广播里听到爸爸的声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我特别高兴,心里想我们的国家从此就强大富裕起来了。”

“晚饭前,爸爸从天安门城楼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晚饭过后,就带着我们又从中南海出去,去天安门观看礼花。晚上8点,五颜六色的礼花开始在空中放起来了,我坐在爸爸身旁,不时拉着爸爸的大手说:爸爸,快看,这像什么花,那像什么花……”

李敏说,开国大典这一重要时刻已被加载史册,我后来在电影纪录片中看到大阅兵的场景,看到爸爸魁梧的身躯,宏亮的声音,内心的骄傲自豪就别提了。多少年来,爸爸那宏亮声音时常在我耳边回响。爸爸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英姿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直到现在,我每经过长安街看到天安门城楼上爸爸的照片,就不由自主地想起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的那一幕。

周恩来侄女周秉德:鲜为人知的大典细节

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是中国新闻社的原副社长,担任过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谈到开国大典,周秉德兴致勃勃向记者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事情。她说:“1949年,我12岁了,就住在中南海伯父那里。9月1日我刚刚上中学,为迎接开国大典,学校除了正常的课程外还安排了国庆游行的准备活动。我们唱的歌曲是《团结就是力量》、《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等等红歌。我们自己动手制作了五角红灯,每天课余时间练习红灯舞,那时,我就盼望10月1日早早到来。”

“周末回到家时我看到,伯父为筹备开国大典,整天都在忙,开会研究事情,人来人往不断。我们小孩子不打听,伯父也不和我们说开国大典的事情。后来我听说一件事情,至今难忘:毛主席与周总理是几十年的老战友,多少年来,两人出现时,都是主席在前面走总理跟在后面,总理从来没有走在主席的前面。但在开国大典的时候,就在两人马上要到天安门城楼的那一刻,伯父第一次快主席一步抢在前面,他对播音员挥手示意,毛主席已经来到天安门城楼了,让播音员马上播报。播音员立刻广播: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毛主席已经登上了天安门城楼!这时,广场上几十万人齐声欢呼,一片欢腾。”

周秉德回忆:10月1日那一天,我们都提前吃了午饭,排队走到天安门广场参加建国成立大会,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们早早就到了广场,当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广场上的几十万人顿时欢呼,互相拥抱、泪如泉涌、大家不停地喊呀叫呀,唱呀跳呀。等到阅兵开始时,我看到天上的飞机就更兴奋了。我们游行结束已经是黄昏了,我们手举着红灯,一边走一边跳。开国大典是我12岁以来参加过最快乐、最难忘的一次活动。

周秉德说,开国大典当天,政府官员需要先在中南海宣誓,然后再去天安门。为了准确计算时间,伯父还亲自测量从中南海到天安门的时间,经测量得知,这段路程需要35分钟。开国大典是下午3点开始,所以他安排就职宣誓两点开始,2点25分前必须结束。9月29日,伯父又到天安门城楼检查毛主席休息的位置是否安全,广播员的位置,播音器材好不好,国旗旗杆的高度,升旗按的电钮灵不灵,等等。伯父还考虑到年长者登上城楼,需要年轻人搀扶,需要担架抬等问题。伯父就是这样一位非常细心、周到的“开国大典筹委会主任”。

朱德之婿刘铮:心中敬仰的“朱爹爹”

有“红军之父”之称的朱德元帅,在党内、军内威望极高,他是中国军队的缔造者,永远的总司令。记者日前采访了朱德元帅的女婿刘铮老人。谈及1949年的开国大典,82岁的刘铮老人说,那时,我刚22岁,我是第一批随王稼祥大使赶赴苏联组建中国驻苏联大使馆工作,可惜没有在国内亲眼看到开国大典仪式,但我对这件难忘的事情记得最清楚。我们在苏联组建大使馆,也是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自己的贡献。

刘铮一直亲切地称呼朱德为“朱爹爹”,心中充满敬仰之情。他说,1952年底,我和朱爹爹的独生女儿朱敏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1953年我们回国后,听朱爹爹给我们讲起开国大典和新中国成立的意义。朱爹爹说:“新中国的建立不是容易的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老百姓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换来的。要珍惜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你们一定要艰苦朴素、勤俭持家、努力工作为国家创造财富、建立新功劳。”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北京开国大典时,毛泽东和朱德两位伟人一前一后,最先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朱德还担任开国大典大阅兵司令员。在天安门前的金水桥畔,阅兵总指挥聂荣臻向朱德总司令致军礼,并报告说:各军种已准备好,待命接受总司令的检阅。朱德总司令乘阅兵车在聂荣臻总指挥的陪同下检阅了部队,然后又回到天安门上宣布:“阅兵式开始!”当时朱德总司令兴奋地说:“十八年前,我们红军在江西瑞金举行过一次空前规模的阅兵,十八年后,我们又在天安门前阅兵了。十八年啊,今非昔比啊!”这位戎马一生的总司令感慨不已。

贺龙之女贺晓明:今年妈妈要上天安门

采访开国元勋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晓明时,她高兴地说,妈妈薛明今年已经94岁了,她已接到邀请,今年六十年大庆时将要上天安门。十年前,妈妈在祖国五十年大庆时曾上了天安门。开国大典时,爸爸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英姿已定格为历史,如今,妈妈再次上天安门观礼,这是对爸爸在天之灵的最好告慰。

贺龙元帅夫人薛明和女儿贺晓明等人静静地生活在北京东城一条胡同的四合院里,女儿贺晓明细心照顾着高寿的母亲。贺晓明柔和的面容上总是挂着弯弯的笑容,总是微笑的神态,简直和父亲贺龙元帅像极了。

她对记者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庆典是我心中最大的节日。我对共和国的感情特别深厚,我们的父母打了二十多年的仗,就是为了建立和平、民主、繁荣、富强的新中国。

粟裕之子粟戎生:身着戎装戎马一生

采访开国大将粟裕之子粟戎生是件快意之事。这位将门之后,快人快语,短平头,军便装,十足军人作风。六十周年国庆前夕,记者再次采访粟戎生,他仍是一身戎装。家中摆满了各种兵器模型,从枪械弹壳、飞机坦克到火箭导弹,还有许多粟裕将军的塑像和图像,以及指挥军刀,整个家都散发浓浓的军旅味道。

粟戎生说,1949年开国大典前夕,爸爸还在华东前线指挥打仗,后来接到毛主席的命令,让爸爸立即率第三野战军代表团到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爸爸高兴极了,他在北京见到了毛主席、朱总司令,还在9月30日晚上,参加了人们英雄纪念碑的奠基铲土。10月1日,爸爸登上了天安门城楼,见证了那个举世瞩目的开国大典。当时,爸爸身兼华东军事要职,因此,他一边在北京开会,一边指挥前线的军事,在参加完这些重大活动后,爸爸又回到南京,继续指挥解放浙江海岛等诸多战役。

粟戎生说,那时我们全家都在南京,没能亲眼看到开国大典。1951年,爸爸奉调北京,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我也来北京上学了。记得1955年国庆前夕,全军开始授衔,爸爸授衔大将,他穿着崭新的将军服,10月1日再次登上天安门城楼,检阅三军官兵,真是威武极了。令我难忘的是,那天,我作为北京的中学生,也参加了国庆大游行,我们跟在军乐队后面,经过天安门时,我们高兴得又喊又叫,喊哑了嗓子,我多想让爸爸看见我呀,可是人太多,谁也看不见谁。

陈赓之子陈知建:主席的手又大又温暖

开国将帅陈赓大将的战功卓著,中外闻名。陈赓的儿子陈知建也是军人,退休前是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少将军衔。作为军人,陈知建将军非常羡慕父亲传奇般丰富的战争经历。

陈知建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开国大典时,我爸陈赓没能上天安门,那天他正率领大军在广州进军云南的路上。我爸从山东打起,强渡黄河,挺进豫西,参加淮海战役,围歼黄维兵团。后率部横渡长江,解放南昌。进军广东,直插雷州半岛。1950年初,我爸进驻昆明,任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云南军区司令员。那时我5岁,来到昆明,我才第一次看见城市,第一次进了电影院,第一次进了校门。”

“1950年7月,我爸应邀至越南,帮助越南军民进行抗法战争。1951年我爸又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三兵团司令员。我爸是出国作战最多的将领。”

陈知建回忆道:“1951年,我爸带我们从云南转到重庆,再乘船到武汉,最后到了北京。1951年国庆节,我爸第一次上了天安门城楼,并观看了国庆大阅兵。令我难忘的是,那天晚上,我爸带我上天安门观看烟火时,在天安门我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心情特别激动,毛主席和我握手,哎呀,那只手又大又温暖,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虽然已经五十八年过去了。”

谈及新中国建国六十年的感受,陈知建爽快极了:官话,套话,不说了,就用主席的一首诗概括吧:“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饮水思源,吃水不忘掘井人。新中国永远不会忘记立下丰功伟绩的开国元勋将帅们。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