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快乐吗?

“孩子,你快乐吗?”在中国一些城市的街头,记者随机向孩子们抛出这个问题。令人吃惊的是,不少孩子摇摇头,脸上写着与年龄不符的忧郁,一种不快乐的表情。

童年的快乐是一生快乐的源头

北京市第三幼儿园设在天安门附近的中山公园里面,古木参天,空气清新。孩子们来这里时高高兴兴,但有一名孩子却蹲在门口不肯进去,妈妈告诉记者:“幼儿园分班,孩子与他的玩伴分开了,所以不开心。”对于儿童来说,有玩伴的童年才有快乐。

记者就“开心与快乐”话题随机采访了一些中小学生,一名小学生说“不上培训班就是快乐的”,而一名中学生则表示“不搞分数大排队就是快乐的”。

很多家长认为,现在的孩子就像在蜜罐里长大的一样,要什么有什么,吃穿用样样好,还能不快乐吗?可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感觉自己不开心的孩子似乎并不在少数。

国家基础教育实验中心社区与家庭教育研究所副所长金琰指出,不少孩子在物质上是富裕的,而在精神上,他们不够快乐。除了应试教育剥夺了他们一部分自由玩耍的快乐时光以外,家庭教育失当也使一些孩子快乐不起来。

在青岛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李艳就是这样一位辛苦而又无奈的妈妈。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李艳在孩子1岁多时就把她送进早教班,到3岁时女儿已经上了奥数、英语、钢琴、美术、舞蹈、琵琶等十几种培训班。她说:“孩子辛苦,我们也辛苦,但为了让孩子在今后的竞争中多一点胜算,不得不如此。”

金琰认为:“中国父母普遍对孩子期望值过高,从小就给孩子灌输一种人生模式:重点小学+重点中学+重点大学+白领阶层=成功人生,而不允许孩子偏离自己设计的这个航道。”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孙云晓表示,童年的快乐是一生快乐的源头,如果以明天的幸福为诱饵,来剥夺孩子今天的快乐,这不是自欺的行为就是无知的行为。

现在的“傻孩子”“笨家长”“苦老师”越来越多,似乎谁也不快乐。专家指出,按照教育的规律,学校和家庭对学生的培养,首先是成长教育,培养心智健全、身体健康的合格公民,然后才是成才教育。倘若从小强加给孩子过重的竞争压力,最终,我们培养出的孩子可能会成为物质上的富翁,精神上的贫民,幸福指数上的乞丐,价值观上的糊涂虫。

令人高兴的是,一些开明的家长开始关注孩子的内心需求。他们给孩子更多自由的空间,不强迫孩子做分数的奴隶。但是,与成千上万中小学生相比,这样的家长毕竟是少数。

新中国成立以来,小学入学率从不足20%提高到99.5%,青壮年文盲从80%以上降到3.58%;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实现完全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性跨越。

专家提醒,要帮助孩子找回快乐,要改善家庭教育的方式,要做学习型家长,重修父母这门课,重读孩子这本书;同时,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合理设置对孩子的期望值。

  让每个学生都抬起头来走路

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对自身的尊重、荣誉感、自豪感、自尊心――这是一块磨炼细腻的感情的砺石。”在他任校长的巴甫雷什中学,没有“差生”的概念,只存在“困难学生”或“难教育学生”的说法。

从这里可以看到,苏霍姆林斯基的一个教育信念:热爱孩子、关心尊重孩子,相信一切孩子在教育中能够向好的方面转变。

当前,在一些家庭和学校,我们的家长和老师容易忽视一点:孩子也是有尊严的。

今年9月,广州番禺某小学三年级学生小晖因感冒不停地流鼻涕,班主任徐老师在当众批评他不讲卫生后,还让全班同学以《某某很害羞》为题写命题作文。同学们的作文内容大同小异,都是以嘲笑小晖为主。小晖的母亲卢女士对记者说,这件事对孩子的伤害很大,自尊心和自信心都受到了打击。

广东省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曾锦华说,在面对孩子的时候,很多人往往放松自律,忽略小孩的自尊。从历年发生的个案看,很多“问题孩子”其实都是由童年的一两次不良事件造成的。有时家长无心,却让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有时甚至影响其健康人格的形成。

在江苏省如皋中学,学生每天户外运动不少于1小时,每天睡眠不少于8小时,每天一小时的午睡时间必须得到保证。通过不同的试卷设计,基础薄弱的学生可以先找信心再补差距;基础好的学生则可以凸显优势,发挥特长。

“如果把正在迅速成长、千差万别的儿童少年,像工厂制造物品一样,用一个模子去塑造,用一把尺子去量裁,势必加重学生的负担,扼杀学生不同的兴趣和爱好,压抑他们才能的发展,使优势得不到发挥。” 中学校长左伯华说。

“我们要从最微小的平常事做起,培养学生良好的品德、丰富的感情和完整的个性。” 左伯华说,“这才是真正的教育。”

专家认为,只有被尊重,孩子才能感知幸福,感受到被聆听和被发现,孩子的潜能才会充分地调动起来。

让孩子成长的天空更纯净

中国新一代儿童的健康成长,需要营造怎样的社会环境?记者采访了解到,健康的文化传播包括媒体报道,是构建儿童成长的重要的绿色标志。

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校长张人利说:“从社会环境来说,总体上是好的,全社会对少年儿童的关爱有目共睹,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各种不健康甚至是有害的‘潜流’。教育不是简单地灌输知识,更要引导孩子的价值观和文化认同感。我们就是要多宣传像钱学森这样人品学识俱佳的科学家,像孟昆玉这样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奉献的‘最帅交警’,像金晶这样身残志坚的‘最美火炬手’这样的人物。”

上海市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指出,从关心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整治黑网吧、净化荧屏、清理非法读物等,都是保护青少年的必需。“我们有责任创造青少年喜闻乐见的作品去占领阵地。”

然而,社会上仍有一些消极现象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青少年。譬如,有的媒体过度聚焦 “哈佛女孩”这样的明星;有的电视频道充斥着一夜成名的“选秀”节目;还有一些脱离实际生活、炫耀富贵的“青春偶像剧”等。“它们让少数青少年养成爱慕虚荣、崇尚奢侈消费的风气,不值得提倡。”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校园暴力事件时有发生,一些未成年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有甚者将打人视频上传到网络上炫耀,不久前在上海引起轩然大波的“熊姐”打人事件就是例证。

“小小年纪就毫无爱心、崇尚暴力、争风吃醋,说明学校、家庭、社会的教育皆有缺失。”上海政法学院教授汤啸天说。对学校而言,学生在校园以外的行为难以掌控,但平时加强教育、见微知著是可以做到的;对家长而言,不能只关注孩子的分数,还要关注孩子的心灵,为他们树立正确的榜样,更不能出了事情还包庇纵容;对社会而言,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