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自序品第一之二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2:09:0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自序品第一之二


四 五祖命门人作偈
 

[经文]

祖一日唤诸门人总来:吾向汝说,世人生死事大,汝等终日只求福田,不求出离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汝等各去自看智慧,取自本心般若之性,各作一偈,来呈吾看。若悟大意,付汝衣法⑴,为第六代祖。火急速去,不得迟滞;思量即不中用,见性之人,言下须见,若如此者,轮刀上阵,亦得见之。

 

【注】

 

⑴ 付汝衣法 佛经中的“法”字,含义很多,略举如下:一、与第六根意根对应的第六尘“法尘”,简称为法。意是心的功能,法是客观事物在心中的反映,法尘包括人们的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包括现识和业识。一种理论,一个观点,一个念头,都是法。二、方法。分析事物的方法,修行的方法,都是法。三、佛经把所有的法分为善法、恶法、不善不恶的无记法三类。四、法界本住的法,这是古已有之的法,不是哪个佛说的法,不论佛出世、佛不出世,这个法界常住。五、唯识学百法明门把修行的方法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起心动念的有为法,一类是离心离想的无为法。这里说传付衣法的法,专指释迦牟尼传下的正法眼藏的正法。传付衣法,是由上一代祖师把历代祖师传下的衣钵作为信物传给下一代继承人,并向下一代继承人密传佛法微心妙旨。

 

[星云大师译文]

 

有一天,五祖召集所有的门下弟子,我向你们说:世间的众生在生死苦海里沉沦,如何解脫生死,这是亟待解决的一件大事。你们整天只知道修福,不知道要求出离生死苦海。自己的真心本性如果迷而不觉,只是修福,又如何能得度呢?你们各自回去观照自己的智慧,看取自己本心的般若自性,然后各作一首偈颂来给我看。如果能悟得佛法大意,我就传付衣法给你,作为第六代祖师。大家赶快去!不得延迟停滯!佛法一经思量就不中用!如果是觉悟自性的人,一言之下自能得见。这样的人,即使在挥刀作战的紧急关头,也能于言下立见自性。

 

[补注]

 

可能五祖觉得要找个能够承传正法的徒弟了。怎么找呢?不能直接找惠能呀!得找个事由。他就让庙里的弟子写个偈子,把各人对佛性的认识写写,谁对佛性有所认识了,就给传个法,成为六祖。实际上,说这句话,是想把惠能引出来,和他谈谈,看到底是什么样子。

 

[经文]

 

众得处分,退而递相谓曰:“我等众人,不须澄心用意作偈,将呈和尚,有何所益?神秀上座,现为教授师,必是他得。我辈设作偈颂,枉用心力。

 

诸人闻语,总皆息心,咸言:我等已后依止秀师,何烦作偈?

 

[星云大师译文]

 

大众听了五祖的吩咐后退下,彼此互相商量说:其实我们大家也不必去澄静思虑,费尽心力地作偈子。因为即使呈了偈子给和尚看,又有什么用呢?神秀上座现在是我门的教授师,不用说,一定是他中选。如果我们轻率冒昧地去作偈子,那只是枉费心力罢了。

 

众人听到这些话以后,全都止息了作偈子的念头,大家都说:我们以后就依止神秀上座好了,何必多此一举去作偈子呢?

 

[经文]

 

神秀思惟:诸人不呈偈者,为我与他为教授师,我须作偈,将呈和尚,若不呈偈,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见解深浅?我呈偈意,求法即善,觅祖即恶,却同凡心,夺其圣位奚别?若不呈偈,终不得法。大难大难!

 

[星云大师译文]

神秀也暗自在想:他们都不呈偈的原因,是因为我是他们的教授师,所以我必须作偈呈送给和尚看;如果我不呈偈,和尚如何能知晓我心中见解的深浅呢?我呈偈的用意,如果是为了追求佛法,那就是善的;如果是为了覓求祖位,那就是一种恶行,这和一般处心积虑地贪图圣位的凡夫心又有什么不同呢?如果我不呈偈请和尚印证,终究不能得法。这件事实在是教人为难!教人为难啊!

 

[补注]

 

神秀想:求法即善,觅祖不善。

 

我写这个偈子,如果是为了求法,是好的。如果为得那个祖位,就是凡心夺圣位,就不对了。

 

这可见惠能对神秀的描述,都是得法的人互相尊重,不是说神秀怎么怎么不好,而是从正面去描述的。神秀如果不写偈子呢,就得不到法了,所以他要写偈子。

 

 

 

五 神秀三更廊壁书偈
 

[经文]

 

五祖堂前,有步廊三间,拟请供奉卢珍,画楞伽变相,及五祖血图,流传供养。

 

神秀作偈成已,数度欲呈,行至堂前,心中恍惚,遍身汗流,拟呈不得;前后经四日,一十三度呈偈不得。

 

[星云大师译文]

 

在五祖法堂前,有三间走廊,原本准备延请供奉卢珍居士来绘《楞伽经》变相及五祖血脉图,以便后世有所流传,有所供养。

 

神秀作好了偈颂以后,曾经数度想呈送给五祖,但走到法堂前,总是心中恍惚,汗流全身,想要呈上去,却又犹豫不决。就这样前后经过了四天,共有十三次,未得呈偈。

 

[经文]

 

秀乃思惟:不如向廊下书著,从他和尚看见。忽若道好,即出礼拜,云是秀作;若道不堪,枉向小中数年,受人礼拜,更修何道?

 

是夜三更,不使人知,自执灯,书偈于南廊壁间,呈心所见。

 

偈曰: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星云大师译文]

 

神秀写好偈颂以后,便回到自己的寮房,全寺大众都不知道这件事。神秀又想:明天五祖看见这首偈语,如果欢喜,就是我与佛法有缘;如果说不好,自然是我自己心里迷误,宿昔业障太过深重,所以不该得法。五祖的圣意实在是难以揣测啊!

 

神秀在房中左思右想,坐卧不安,一直到五更时分。

 

[经文]

 

祖已知神秀入门未得,不见自性。天明,祖唤卢供奉来,向南廊壁间绘画图相,忽见其偈,报言:

 

供奉却不用画,劳尔远来。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但留此偈,与人诵持,依此偈修。免堕恶道,依此偈修,有大利益。

 

令门人炷香礼敬,尽诵此偈,即得见性,门人诵偈,皆叹善哉。

 

[星云大师译文]

 

其实,五祖早已知道神秀还未入门,不曾得见自性。天明后,五祖请卢供奉来,准备去南边走廊墙上绘画图相。这时,忽然看到神秀那首偈颂,于是对卢供奉说:

 

供奉!不用画了,勞驾你远道而来。经上说:凡所有相,都是虛妄的。

 

只留下这首偈颂,让大众诵念受持。如果能够依照这首偈颂修行,可免墮入三恶道;依照这首偈颂修行,也能获得很大的利益。

 

于是告诉弟子们应当对偈焚香恭敬礼拜,大家都诵持这首偈颂,就可以见到自性。弟子们读诵此偈后,都赞叹说:很好!

 

[经文]

 

祖三更唤秀入堂,问曰:偈是汝作否?秀言:实是秀作,不敢妄求祖位,望和尚慈悲,看弟子有少智慧否?

 

[星云大师译文]

 

夜半三更,五祖把神秀叫进法堂,问道:那首偈颂是你写的吗?

 

神秀答道:确实是弟子所作,弟子不敢妄求得祖位,只望和尚慈悲,看弟子是否有一点智慧?

 

[经文]


祖曰:汝作此偈,未见本性,只到门外,未入门内。如此见解,觅无上菩提,了不可得;无上菩提,须得言下识自本心,凡自本性,不生不灭。于一切时中,念念自凡,万法无滞,一其勿一其,万境白如如⑴。如如之心,印是其实,若如是见,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汝且去,一两日思惟,更作一偈,将来吾看;汝偈若入得门,付汝衣法。

 

 【注】

 

⑴ 如如 在世间智的规畴内,全面正确地反映客观事物的本来面目,就是如如。但是,科学没有终极,谁也不能说自己已站在真理的终点,只有无知的狂人才会说这等痴话。在自觉圣智规畴内,“如”离心离想,想,即是主观意识。凡带有少分想,都不是“如”。怎样才算“如如”?无法用语言文字说得清。例如,在如幻三昧中,见到妖怪,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瞬间即逝;见到神佛,知其是妄,不爱不受,转眼亦亡。寂而照之,自心清净,才有可能见如如。

 

[星云大师译文]

 

五祖说:你作的这首偈子还沒有见到自性,只是门外汉一个个,未曾进门入室。这样的见解,要想用它来覓求无上菩提,终究不可得。无上菩提必须言下就能认识自己的本心,见到自己的本性是不生不灭的。在一切时中,念念都能见到自己的真心本性,一切万法无滯无碍;只要能认识真如自性,自然一切法皆真,一切的境界自亦如如不动而无生无灭。这如如不动的心,就是离绝人我、法我二执而显现的真实性。若是这样见得,即是无上菩的自性了。你暂且回去思惟一两天,再作一偈送来给我看,如果你的偈能入得门来,我就把衣法传付给你。

 

 

 

  [经文]

 

神秀作礼而出。又经数日,作偈不成,心中恍惚,神思不安,犹如梦中,行坐不乐。

 

[星云大师译文]

 

神秀行礼退出。又经过几天,神秀仍然作不成偈,心中恍惚,神思不安,好像在梦中,行走坐卧都闷闷不乐。

 

 

六 惠能大师说偈
 

[经文]

 

复两日,有一童子于碓坊过,唱诵其偈;惠能一闻,便知此偈未见本性,虽未蒙教授,早识大意。遂问童子曰:诵者何偈?

 

童子曰:尔这獦獠不知,大师言,世人生死事大,欲得传付衣法,令门人作偈来看。若悟大意,即付衣法为第六祖。神秀上座,于南廊壁上,书无相偈,大师令人皆诵,依此偈修,免堕恶道;依此偈修,有大利益。

 

[星云大师译文]

 

又过了两天,有一童子从碓坊经过,口中颂念着神秀的偈,我一听就知道这首偈还沒有见到自性。虽然我不曾蒙受教导,但是早已识得佛法大意,就问童子说:你诵的是甚么偈呢?

 

童子说:你这獦獠不晓得,五祖大师说,人生最重要的事是生死;大师要传付衣钵佛法,所以命门人作偈来看,如果悟得大意,就传付衣法,让他作第六代祖师。神秀上座在南边走廊的墙壁上写了这首无相偈,大师教众人都诵念,说依这首偈去修持,可得大利益。

 

 

[经文]

 

惠能曰:上人!我此踏碓,八个余月,未曾行到堂前,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

 

童子引至偈前礼拜,惠能曰:惠能不识字,请上人为读。

 

时,有江州别驾⑴,姓张名日用,便高声读。惠能闻己,遂言:亦有一偈,望别驾为书。

 

别驾言:汝亦作偈,其事希有!

 

惠能向别驾言:欲学无上菩提,不得轻于初学。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

 

别驾言:汝但诵偈,吾为汝书。汝若得法,先须度吾,勿忘此言。

 

【注】

 

⑴  江州别驾 江州刺史的侍从官。

 

[星云大师译文]

 

我说:上人!我在这里舂米已经八个多月了,不曾走到法堂前,请上人也能引导我到偈颂前去礼拜。

 

童子引我到偈颂前礼拜,我说:惠能不认识字,请上人替我读通一遍。

 

这时有位江州別驾,姓张名日用,便高声朗诵。我听了以后,对张別驾说:我也有一首偈,希望別驾代为书写。

 

张別驾说:你也会作偈,这倒是稀奇!

 

我对张別驾说:要学无上正觉,不可轻视初学。下下等的人也会有上上等的智慧;上上等的人也会有沒心智的时候。如果随便轻视人,就会有无量无边的罪过。

 

张別驾说:你就把偈语念诵出来吧!我为你写上,将来如果你得法,务必先来度我,请不要忘了我的话。

 

[经文]

 

惠能偈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书此偈已,徒众总惊,无不嗟讶,各相谓言:奇哉!不得以貌取人,何得多时使他肉身菩萨。

 

祖见众人惊怪,恐人损害,遂将鞋擦了偈,曰:亦未见性。众以为然。

 

[星云大师译文]

 

我的偈颂是这样说的:

 

菩提本来沒有树,明镜本亦不是台,

  自性原无一物相,何处惹著尘埃来?

 

五祖看到大家这样大惊小怪,恐怕有人对我不利,于是就用鞋子擦掉了这首偈语,说:“也是沒有见性!”大家以为真是这样。

 

 
 
 
前五篇文章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自序品第一之三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自序品第一之四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自序品第一之五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般若品第二之一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般若品第二之一

 

后五篇文章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自序品第一之一

慧能大师:法宝坛经(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前言

心经白话解 经文正解(六)(观辉居士 白话翻译)

寂静法师:光头也会坏吗

净宗法师:四种感应 四种救度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