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梦参法师:占察善恶业报经 15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2:15:18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梦参法师:占察善恶业报经 15


【地藏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当知初学发意。求向大乘未得信心者。于无上道甚深之法。喜生疑怯。我当以巧便宣显实义而安慰之。令离怯弱。是故号我为善安慰说者。云何安慰。所谓钝根小心众生。闻无上道。最胜最妙。意虽贪乐发心愿向。而复思念。求无上道者。要须积功广极。难行苦行。自度度他。劫数长远。于生死中久受勤苦。方乃得获。以是之故。心生怯弱。】

  地藏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当知初学发意求向大乘未得信心者,于无上道甚深之法喜生疑怯,我当以巧便宣说实义,宣说实义而安慰之,令离怯弱,是故号我为善安慰说者。这段经的意思说地藏菩萨善巧方便,能够使那没生信心的众生令他生起信心,这是指没有信大乘法义的众生。一般的众生发成佛的心,这是大乘义。这个心没敢发,所以地藏菩萨劝他们发成佛的心,这个教求向大乘的。对于说了生死、得人间的福报,这众生容易接受;行善事得善报,容易接受。你信佛,发成佛的心,这类众生少。我们很多的道友信佛之后,我想没有发成佛的心,跟这段经文差不多,我们发个了生死心就不得了了,就想现生的生活之中得到安慰,能减少无缘无故的一些个灾害就满足了。说是一发心出家,乃至一发心信佛,我为了成佛才发心信佛的,这个我听到很少,现实如是。末法的众生,发大乘了义的心少,发离苦得乐,乃至发出离生死也少;要发得点人间的幸福,求现生的安慰,这类多。

  这段经文地藏菩萨就对坚净信菩萨说,假使有一类众生求向大乘,但是信心不够,乃至于发了求大乘心的人都容易退。在这个甚深的法义当中他怀疑,他看到说一切众生都能成佛,这类经上说的有,一者是不信,二者是信而怀疑。对这一类的众生,地藏菩萨对坚净信菩萨说,我以方便善巧来安慰他们,让他们发菩提心。这个例子把它说通俗一点,当初一信佛就发度众生的心,这才叫大乘心。信佛,不为自己求安乐,当愿众生得幸福,这叫大乘心了,这是甚深之法。乃至于发了心的,自己疑惑我能做得到吗?我经常听到道友说:我连自己都度不了,我还度人家呢?这类话很多,好多道友都听见了。听见有发大乘心的是什么样子算发大乘心的?从来没谈到自己,谈到的都是怎么样让众生闻到佛法,怎么样让众生能离苦得乐。诸位道友互相可以听听,我们信佛的道友,不为自己,单为他人。所以大乘经义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幸福,这叫发甚深的义了。为什么这么个心发不起来?怯弱。自己想,我能了个生死就了不得了,单为自己求出离心。遇着这类不发大心的众生,地藏菩萨对他们善安慰,劝他发菩提心,要行菩萨道。这个是专对着一些个不发大心的众生说的。

  什么叫善安慰?怎么样能劝众生发大心?把那个小心怯弱心,光为自己的心,把它去掉,安慰他发大乘心。云何安慰呢?这个安慰的言语,地藏菩萨所说的安慰的言语,是对那个钝根小心的众生,就是不发菩提心的众生,就是单为自己求安乐的那些众生,给他们讲讲行菩萨道成佛那种殊胜的功德微妙的法门。这个意思说,不是自己能够断贪瞋痴就好了,能够让一切众生都断贪瞋痴。让他们发心,不但求出离心,而且趣向大乘的心。劝一切众生发心成佛,发愿愿向佛乘,单思念无上道。这个无上道是专指佛乘说的,究竟了成佛。但是成佛不是简单一句话,要广度一切众生,把你的功德利益、众生的功德圆满了、成就了。这不是短时间,无量亿劫的,自度度他这个时间可就长了。要是光自己了生死、断了烦恼,乃至断了分段生死,这个在这个道义上说、行道时候说容易,要让一切众生都成佛。这是地藏菩萨的愿,愿一切众生都成佛。那不是光一个愿而已,愿而后有行,行就是发菩提心,就是劝化一切众生叫行。

  我们在这个生死苦海当中,一般的都是了脱自己的。当人受苦难之中,他想到的就是自己怎么出离,他绝没想到让众生都出离;把自己的痛苦都忘掉,这才是发大心的人。地藏菩萨说他安慰这些个没有发道心的,那些个钝根的,心很小;大小怎么分呢?小心的先为了自己,而后才说度他人。大心的先度他人,没有自己,让一切众生都能够对于佛道,甚深微妙的法能够进趣,发愿趣向成佛;同时还要积累一切功德,得行难行的苦行,一般人间做不到的事情,自己能做得到;一般行菩萨道的人,乃至舍身命帮助别人,没有计较个人的得失,这才叫行菩萨道,这个度他人即是度自己。

  我常时那么样想,在我们以前烧木柴的时候,或是烧柴火的时候,那个火它着不起来,得用一个小棒子来挑一挑,那挑火棍挑挑挑的那个火都着了,柴火有空气它才着。这个挑火棒就是行菩萨道,把众生都度尽了,但是自己也被燃烧了,一样的含义。拿这个作比喻,当你度众生,让众生断烦恼,你自己烦恼也断了,就是这个含义。但是这个得经过时间很长,不是一劫两劫,一说无量劫三大劫,那个就言时间极长了。

  菩萨不畏生死,你度众生得在生死苦难当中去度众生。像我们发心求生极乐世界,到极乐世界去,是你度人家、是人家度你?极乐世界你度谁?你有那个力量度别人吗?但是因为我们心怯弱,生了极乐世界去成了道了,我再回到娑婆来度众生。如果生极乐世界的大心怎么样发呢?我们求生极乐世界,就等于我们去学个本事帮助别人;没有本事帮助别人,想让别人离苦得乐,你的方法没有。所以求生极乐世界等于到那去学习,学了利生方法,回来再度别的人。但是这个发心求生极乐世界,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要利益众生,而发心求生极乐世界的。大家权衡一下,这两个同样,一个发心生极乐世界,为了自己了生死;一个发心到极乐世界去为了利益众生,这就叫发菩提心。

  但是我们在生死当中,就在六道轮回当中受好多苦难,我们不畏惧,长劫在一切苦难众生当中,度众生苦难。你想度众生,不到众生当中去,你能够度得了众生吗?就是不畏生死,不怕一切苦难,要度尽众生。为了求自己的解脱,比较容易。要是让一切众生都解脱,这个非常难了,这个大乘义发一发就退堕了,不容易发。例如舍利弗要想发菩萨心度众生,刚一发菩提心,帝释天就化为人刺探他一下,看他这个大心是真的、假的。就化现一个贫穷的小女孩在路边哭,舍利弗问她:你哭什么呢?她说:我妈妈害病,药抓到了,没有药引子。舍利佛问她:这药引子有什么困难呢?她说:非常难。舍利弗问她:要什么作药引子?她说:要活人的眼睛,死人眼睛不算,得活人眼睛。舍利弗一听,我刚发菩提心就遇见这个事,是舍、不舍?不舍,我发了菩提心了;舍,这个布施眼睛很困难,不是钱财,就坚定施给她,就把左眼睛挖给她了。那小女孩说:你挖错了,我要右眼睛。舍利弗说:你怎么不早说?他心里就有点退悔的意思。还没完全退悔,把右眼也挖给她。反正我有天眼,没关系,挖给她。这小孩拿着眼一闻,说:喷腥臭,怎么能吃药?丢到地下,还拿脚踩一下。舍利弗道心就退了,说菩萨道难行,不是说说而已。

  以舍利弗的智慧,修得的德,他见思惑都断了,发大菩提心尚且退心。我们经常也说,如我个人也是想学发菩提心帮助别人,等到自己受苦难的时候,就想连自己度自己都困难,怎么帮助别人。为什么?在苦难当中怀疑佛菩萨倒是灵、不灵,心里就起怀疑了。自己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错误,为什么受报呢?我们这都是钝根小乘的人,要发大菩提心的人,发无上道的最胜殊胜的心,那真不容易了。发了心,发愿,我们天天都发愿,四弘誓愿我们每天唱赞子、唱偈颂,“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一个也做不到,发的是空的,遇着境界现前了就往后退,遇到灾难了,不是因灾难而去帮助别人,自己先跑的比谁都快,那怎么度众生?

  所以这是钝根小乘的众生要想发胜妙的心,行做不到的,苦行那就难了。我们经常听到我自己还没度怎么度别人,这句话常听到的。但是我们现在在座的弟子道友们都懂得佛法,你能够劝那个没信佛的人帮助他来信佛法,这是不容易的事情。不是你劝人家人家就信,你得行好多方便,遇到几个挫折你就再不敢说了。特别不信佛的人劝他信佛,这还是一般的。特别在危难当中,你自己还在危难当中,假使说我们现在都在生死苦海当中,没想到自己在苦海当中苦难,而且看到别人的苦难,这才是真正利益众生。因此难行的苦行,自度度他,这个时间长,不是一次二次、一天、一劫两劫,不是咱们这百年的寿命,无量无量的生中。地藏菩萨对于这一类的众生,善安慰说巧说方便。这就是我们讲《占察善恶业报经》的真实定义,我们看见《占察善恶业报经》好像一个一般的经典,或者看前半部是小乘经典,这后头完全是华严境界。

【我即为说真实之义。所谓一切诸法本性自空。毕竟无我无作无受。无自无他。无行无到。无有方所。亦无过去现在未来。乃至为说十八空等。无有生死涅槃。一切诸法定实之相而可得者。又复为说。一切诸法如幻如化。如水中月。如镜中像。如干闼婆城。如空谷响。如阳焰。如泡。如露。如灯。如目[目+壹]。如梦。如电。如云。烦恼生死性甚微弱。易可命灭。又烦恼生死毕竟无体。求不可得。本来不生。实更无灭。自性寂静。即是涅槃。】

  遇着这类众生,地藏菩萨用善巧方便给他说真实意义。真实义就是成佛的意义。什么是真实意义呢?一切诸法本性自空,这就是真实意义。你看见任何一佛法门,眼睛见的,耳朵听的,心里所想的,六根门头所接触的,就是真实意义。这个得要你自己先理解,因为它都是从自性而发生的。先理解到自性本空,一切诸法都是空的。自己理解到,又把这种的法方法给一切众生宣讲,说一切诸法无我、无人、无自、无他。没有一切法,是空的,你自己证得,而后给人家说。自己没证得,如是信了,这是信位菩萨,而后向别人宣传,说一切诸法毕竟无我,了达诸法无我。一切大乘经典都如是说,在这个无我当中,我们自己观想的时候,这是我执,不执着我;我见,我所见到的一切问题,不假我自己的我见来看一切问题,达到没有我见的来认识一切诸法。你认识吗?没有自己,也没有他人,一切诸法皆空。没有行,也没有修道成道了,也没有什么方所,也没有什么过去现在未来,这个是讲一切法皆空的。乃至于为说一十八空等,一切法都空,没有生死涅槃。这十八空,讲下文会讲的。生死涅槃是相对的,一切诸法皆无。为什么?没有定实的体相而可得。

  又复说一切诸法如幻如化,都是幻化的不实的。一切诸法像水中月亮一样,水中的月亮不是真的,那是影子,这个大家都懂得。一切诸法像镜里头相,照的相一样。如干闼婆城,其他都容易懂,干闼婆城,八部鬼神众有干闼婆鬼神,这个是随时现随时没有。如果你要在山东,山东有个崂山,离青岛六十华哩,我们到那个崂山,在太阳没出将要出之前,站在崂山的顶上看东海,看海里头,这时候海里头影像像一个城市一样的。如果天气很清明,你有时候看见就跟咱们人间一样,那里头行住坐好多人走的干什么的完全有。太阳刚一出,没有了。干闼婆城是没有的,只是一个影像。如干闼婆城,就形容着没有,空的。但是它有时候现那影子,在崂山很多人跑到崂山顶上看海市蜃楼,那叫海市蜃楼,在我们佛经上讲就是干闼婆城。八部鬼神众有干闼婆,那是祂的城,祂的城根本是没有的,但是祂现影子。还有一个空谷,你到山谷里喊一声,那互相的音声就响,容貌没有。如阳焰,如水上的泡。如露,太阳一出就干了。如灯,如目“目+壹”,如梦,如电,如云,形容词,都是空的,形容空的义。

  拿这个比喻我们的烦恼生死,有吗?空的。但是我们众生空不了,那烦恼来了,睡不着觉,吃不下去饭,他不空。为什么空不了呢?他不认得,就是执着。水上的泡,露水、电,眼里的空华,像睡觉作梦,作梦能是真实的吗?但是凡夫执着,他要做个好梦,他会高兴一天;要做一个恶梦,他两三天都过不去。本来没有,这叫妄执。所以这样来看烦恼、来看生死。我们的性体,自性的本体,没有烦恼,也没有生死,在那个性体当中它不存在的。就是咱们人的一个寿命,佛给我们讲的让你修观,说假的,在你生老病死现前之后,你能够把它断成是假的,你就减轻痛苦了。但是我们修不到,但是它事实就是假的,真的是不坏的。每个人都认为我们身体是真的,但是它是坏的。当父母生下来很小,咱们变变变老了,老了灭了,灭了没有了,咱们是这样来认识的。但是消灭的是你形相,而不是你的心性。你要对你的烦恼生死,没有实体,假象,实体是不坏的。你想求得长寿,不可得,得不到。你要达到不生了,也就没有灭了,不生实在也没有灭。体性是寂静的,这个咱们没证得。没有证得,咱们明白。怎么明白了呢?佛教授我们的明白。佛说生死即涅槃,你在生死当中你认得到,你可以舍掉生死,证得涅槃。因为这个生死是假的,你要把它当成假的,认得它是假的,你就可以有道了,就修得道了。这个是完全讲空义的,地藏王菩萨跟我们说空,空就先从这些个观。这一切事物,生死也好,涅槃也好,一切法没有个真实的,没有一定的,这个相是假相。为什么?真的就不变了。咱们每位都是,都在变,变变没有了,消失了,死亡了。烦恼、生死、涅槃,假名而已。

【如此所说能破一切诸见。损自身心执着想故。得离怯弱。】

  地藏菩萨跟我们说,你要把你的见,见者就是看问题的看法,能见见于所见,能见是你的性,所见是一切相,能见见于所见,对你的身体,对你的心,你的身心就是个执着而已,没有实体的。那我们现在有个肉体,这肉体是坏的,它会消失的,它不是永久的。当你十岁时候,你一两岁的时候死亡了,你九岁的时候都死亡了,十岁在。当你二十岁的时候,那十岁也没有了。这叫生灭法,这是我们的执着。要把这个执着破掉,破掉就破掉一切见,这是妄见。大家读到《楞严经》就知道了,十番显见那是显见性的。你这个身体的身心是执着,你执着它有,实际它没有。但是我们现在有个肉体,在他有肉体时候能够认识它必定消失,这是肯定的,一定要达到。达到什么呢?消灭掉了。为什么?虚妄的,它不是真实的。所以能离开这样的观点,要能够深入的话,你什么都看得破放得下了。这让你破见,是你执着这个妄见。

【复有众生不解如来言说旨意故而生怯弱。当知如来言说旨意者。所谓如来见彼一实境界故。究竟得离生老病死众恶之法。证彼法身常恒清凉不变等无量功德聚。复能了了见一切众生身中。皆有如是真实微妙清净功德。而为无明闇染之所覆障。长夜恒受生老病死无量众苦。如来于此起大慈悲意。欲令一切众生离于众苦。同获法身第一义乐。而彼法身是无分别离念之法。唯有能灭虚妄识想不起念者。乃所应得。但一切众生。常乐分别取着诸法。以颠倒妄想故而受生死。是故如来为欲令彼离于分别执着想故。说一切世间法毕竟体空。无所有。乃至一切出世间法亦毕竟体空无所有。若广说者。如十八空。如是显示一切诸法。皆不离菩提体。菩提体者。非有非无。非非有非非无。非有无俱。非一非异。非非一非非异。非一异俱。乃至毕竟无有一相而可得者。以离一切相故。离一切相者。所谓不可依言说取。以菩提法中无有受言说者。及无能言说者故。又不可依心念知。以菩提法中无有能取可取。无自无他。离分别相故。若有分别想者。则为虚伪。不名相应。】

  现在我们的心量不大,不大就说不敢这样的观照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死亡,乃至明知道也不承认。人人都知道死亡,要是到死亡的时候,你放不下也得放下,就说你执着也执着不成了,它消失了,应该这样来理解。不要生怯弱想,不要生长远想,勇猛的来观这些个问题毕竟灭,灭就是一定要死亡的。所以佛告诉我们生老病死,乃至于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炽盛、求不得,这八种是苦难。你如果要看破了、要认识它了,它是随真而起的,从虚妄虚假当中,你在这里头认识一个不生不灭的、不变不异的、真实的,就是我们的性。这些叫达到咱们前文所说的,现在地藏菩萨教授我们的一实境界。这个一实境界的法,它是离开生死的;生老病死苦,乃至于八苦,没有这些东西。这是我们本具性体,这是我们的法身清净的,跟佛跟地藏菩萨没有两样,无二无别,在诸佛菩萨是功德,在我们众生是烦恼。

  同时你这样观照了知你的真性,每个众生都具足有真性,就在众生身体当中,也不离开身体。你在身体找你的真性,没有,你那个心是识是妄,不是真的,但是它具足有,真心遍一切处。如果我们没有佛的这个知见,没有佛的这个真分,我们就成不了佛了。我们跟佛无二无别,能成佛,现在就这些烦恼给你障住了。

  同时你要见到一切众生身中,都有如来的真实微妙的清净功德,那是本具的。如来是从事修发现它、发明它,本具的,事修跟本具的合而为一,就把那一些无明痴暗所有障碍都洗干净了。假使我们身上衣服上有一些脏的东西,你洗一遍洗不干净,洗两遍洗不干净,洗三遍那就洗干净了。这说我们的本性说我们的性体,不是这个肉体,没有生老病死,也没有苦;当然没苦也没有乐,没有一切相对法,与佛是无二无别的。

  这一段文章地藏菩萨跟我们讲众生都能成佛,只要你肯修,肯依照地藏菩萨教导,就是他所教授我们的方法和前文所讲的一实境界,你去体会;如果能悟得一实境界了,那是离开生老病死的。生老病死是假相,不是真实的。这种功夫不管你会修也好,不会修也好,你平时要这样想。当你最痛苦的时候,你把你的心能感觉痛苦的这个感觉,跟你身体所受的痛苦的苦,你试验把它分离一下。在《楞严经》上教授我们的,我们有个能感觉的感觉,觉到肉体所受的痛苦,能感觉的这个觉,觉得身体所受痛苦,这个能感觉的觉不痛,它觉得受痛苦。我同时这样想,我们在医院里头住院的时候,逢开刀的手术,医生跟你先打麻药针,把你神经麻住了,他开刀干什么,你没有感觉也没有痛苦;等麻药过去了,你可感觉痛苦了。要不打麻药,你自己能控制你的心,你把你的心跟你的肉体分开。这得要很长的时间功夫,不是我这么一说,你一学就做得到的。当你这个感觉的力量产生力度了,很大,不要打麻药针,你看到肉体跟你没关系。

  这是一个心力的问题,历史上这类的人物很多。大家看看那关云长刮骨疗毒,华陀把他肉划开,拿刀子在那骨头上刮,那声音听见的人闻到那个声音都吓得不得了,关公还在下象棋,没事情。说他心力很强,心降伏住他的身了。当我们最痛苦时候,你让你这个心跟那个身分家,就心跟身两回事情。所以在《楞严经》上告诉我们“有觉觉痛,无痛痛觉”,你有个感觉感觉痛,但这个痛痛不到你感觉上去。但是我们这个力量不够,所以要那医生打个麻药针。有没有不打麻药针的?我们有个老和尚到医院开刀时候,他就不准医生打麻药针。医生说:你会痛昏过去。他说:我不痛,你刮好了。这要一种功夫,不是一天两天的。当你修的时候,把你这个精神跟物质两个分开,你这肉体是物质,你精神不是物质,这个效果会产生的。我就试验过,我也产生过。你看我们的祖师这类事情很多了,修道者他能使它分离。

  你要得着这种义乐了。如来于此起大慈悲意,欲令一切众生离于一切苦难,同获法身第一义乐。那不是肉体了,刚才我们讲的是肉体,这个法身没有分别,没有杂念。人要到了无分别无杂念的时候,纯净一心的时候,把你虚妄的想都不起了,能止于一切念,这叫与道相应。修行的时候达到这种境界,就是说你的意识形态跟你的心分开了。

  但是一切众生常乐分别取着诸法。佛证得的常乐我净,我们众生是分别,对于常乐分别取着一切法,这是颠倒妄想。为什么他要取着呢?因为颠倒妄想执着不舍,你就受生死苦。诸佛如来断了,断了时候没有分别相,说他常乐我净,他把这个分别执着的想给断了,这得靠修行力量。就是我刚才说的你长时如实修,使心跟你这个肉体让它分开,不被肉体所束缚,这种境界你渐渐就能得到。这个束缚就是执着,你认这个肉体为我。你假使离开这肉体,它不是我。不是你,你有什么痛苦跟你不相干。这种功夫不是一天两天,就是放下了,没有执着、没有固执了。

  地藏菩萨在这段文章教授我们,毕竟体空无所有。究竟说来,我们这个心的本体当中,不是肉体,一切皆是空的,世间法是空的,出世间法也是空的,毕竟体空,一切无所有。若广说起来,在经上经常说空一共有十八种空。我这个地方不详细讲了,只跟大家说个名词。这些境界相显现的境界相都是空的,内空外空,内外都是空,这个肉体全是空的,内心的五脏六腑空的,外头的色身也是空的。不空,不空就不坏,不坏就不消灭。你这肉体毕竟要死亡,人人都如是。内的身心,外的世界,整个的世界都在变化。你的身心空的,外头的世界形相是空的,就是这个空也是空的,把这个空也空掉;然后这个空再进一步叫大空,大空再进一步叫第一义空,第一义空再进叫无为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始空、散空、性空、自相空、诸法空、不可得空的,无法,一切法都没有。为什么?空的。有法,一切有的法也空的,有为法、无为法全是空的,一共十八种,这样显示若广说的十八空。这十八空意义很多,单讲空的一部书,单有这个经。

  这样显示着一切诸法都不离开菩提体,一切法的建立是依着菩提的。咱们发菩提心那是整体,一切法都不离开一切菩提。为什么说空?显示菩提。菩提是什么呢?觉,就是觉悟的觉。发菩提心就是你发一个明白觉悟的心,叫发菩提心。菩提的翻译就是觉悟的觉,觉就是明白。什么是菩提的体?这个不是有,不是有就是空了、就是无了。不是空,不是无。非有非非有,把有非有也不对,是非非有。非无也不对,非非无。有无俱也加个非字,非有无俱。说一不可以,非一。说异也不可以,非异。把这个非一又加个非遣除,非一也不对,非异也不对,非非有,非非异。那一跟异俱该是对吧?一异俱也是非。乃至毕竟无有。这显示这个空的含义,这都是解释空的。没有相可得,没有形可得,举心动念全是空的。非,无一切相,把这一切非了,这才是菩提的体。

  咱们前头讲一实境界,这是显示什么?一实境界,这就是一实境界。但是这个还不是一实境界,必须心跟它契合。但有言说,这言说表达不出来的,用言说表达都没有实在意义,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因为这个自心清净的,离言说相,离心缘相,离一切相。那有没有相呢?这叫如来藏,如来藏含藏着一切诸法,藏含一切法,不论如来的一切净法。这个体,如来藏性的本体说有说无都是戏论。为什么?无分别。一起心动念,一有了分别了就不是了。只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是你心领。说是开悟了,心领神会,不能用言语表达,言语表达不出来。但有言说都无实义,这用言语表达的不是真实的,而是形容而已。菩提是离一切相的。

  离一切相者,所谓不依言说取。若以言来取这个菩提相,取不到,言说没有实义的。以菩提的法里头,没有言说相,没有受者相,能言说的没有,所言说的没有。心里的意念没有,依心里的意念而知的,是假的,不是真的。菩提法没有能取,也没有所取,没有自,没有他。凡是分别对待,都不是。要是有分别想,那是虚伪的,与心与菩提不相应。简单说,菩提的体离一切相、离一切言说,以言说去取菩提的体不对,一切相取菩提的体不对,以你心念觉知不对,叫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这让你观的时候,意念的观。这个观的时候,不是起心动念。到了无心的时候,无心,这个在我们禅宗的意思,就是解释这个心里头心心相契,在我们这个言语道断,心里思想处没有,心行处灭。所以但有言说都无实义,言说表达的给你显示,而不是言说。说心,说心这个心不是心,是指法的意思。就像我们口里说火,说火不是火,若是火把你嘴巴就烧了,说水也不是水,是表达一个言语意思。

【如是等说。钝根众生不能解者。谓无上道如来法身。但唯空法。一向毕竟而无所有。其心怯弱。畏堕无所得中。或生断灭想。作增减见。转起诽谤。自轻轻他。】

  像这种说法,如是学说根器钝的众生能解吗?不能解了。地藏王菩萨说要像我这种说法,那些钝根的众生他不能理解。也不能理解如来的法身,谓无上道如来法身,但唯法空。什么是如来的无上的法身呢?空。这个空可不是顽空,不是咱们看这房间里空间的空,不是那空,而是法空。空,简单说,你不要执着就对了,什么都不执着。我们经常说放下看破,你看破了放下了那就自在了,看破放下就自在了。钝根众生是没办法理解的,不能理解。这是无上道如来法身,但唯是空法,一向毕竟而无所有,要想得个什么,求一个有什么;没有。

  这样的,那个心力不强的众生,心力不强就怯弱;怯弱,菩提心发不起来。这样什么都没有了,我修什么?那还有什么?既没有烦恼,也没有涅槃,也没有生死,也没有什么,那不是断灭想了吗?它又不是断灭。如果作断灭想、作增加想,增灭两个都不可以。这个下文地藏菩萨还自己做解释。

【我即为说如来法身自性不空。有真实体。具足无量清净功业。从无始世来自然圆满。非修非作。乃至一切众生身中亦皆具足。不变不异。无增无减。】

  所说的如来法身不空,自性不空。如来法身不空,去一切执着相。如果你要把如来法身执成有,那完全错误了,它是不空不有。非空非色见如来,不是空也不是有相的色相,这样来看佛,那不空就有真实体了。如来法身不空有真实体,什么是如来法身真实体呢?无量清净功德,这就是如来法身体无量的清净功德。清净功德是什么样子呢?从无始来圆满的,自然圆满的,不是修,也不是造作的,这就指法身。一切众生身中都具足,不变不异,在诸佛菩萨不增,在一切众生不减。不是在众生的法身跟诸佛的法身中间,还有个变异不同的形相。没有,法身没形相的。众生是本具的,诸佛把本具的修成了是修得的,众生的本具的迷了并没有失掉,人人都具足法身,人人都能成佛。如果你失掉了,你成不了佛了。无失无得,失也失不掉,得也得不着,只可默契,不可言传,用语言表达表达不出来。禅宗历代祖师只能默契,都是默契的,这叫素法身;素法身没有修得的,功德本具的,但是修显的法身不同了。

【如是等说。能除怯弱。是名安慰。】

  因为说到本具的,这叫安慰说。地藏菩萨说这种说法把众生那个怯弱心除掉,知道自己能成佛,知道自己本具有佛性,那个佛性与佛无二无别。我们经常说灵性,尤其在我们出家人,他并没经过怎么样学习,而他所了解的一般人所不能了解。我们所说的开悟,这开悟有大悟、有小悟,有些过去所学的宿习,过去他修过习过就叫宿习,遇着因缘了它又显现了,自然显现。有些学了几十年,他没学习他全都会,学几十年了还不如他没学习的。但是要加了他前生,那就不知道了。你要知道他前生、无量生,他早修习过了。因此这个来说,有些是明显的,有些是不明显,不明显而他表现出来的。

  像有些修道者,他没经过世间法的学习,而且他全都明了。例如我有个老道友叫寿冶老和尚,我们在美国住。他回来,回到五台山见他一个老道友,这个老和尚也圆寂了。他这个老道友就跟他说:寿冶,你哪天到的上海,什么时间到的,上海哪些人去接你的飞机,我都看见了。寿冶说:你怎么看见的?他说:我就心看见的。但是你什么时候下的飞机,哪几个道友去接你。他说的完全对,但是他在五台山。他这就叫通了。这个老和尚已经圆寂了,说没关系。如果他在时候,你说,有很多人去找他麻烦了,他已经不在了。他知道很多的事物,知道,知道是体,明白又怎么样?知道了又怎么样?没有用,不起用,不产生妙用。能到像大菩萨产生妙用的时候,妙用就是他利益众生能产生妙用。这个光是能知,内知,而不能发生作用,还没修成,就是还没修好。要是能起作用,那就修成了,能产生妙用,妙用就是利益众生的事。

【又复愚痴坚执众生。闻如是等说。亦生怯弱。以取如来法身。本来满足。非修非作相故。起无所得相而生怯弱。或计自然。堕邪倒见。】

  地藏菩萨跟坚净信菩萨说,要是那个愚痴众生,执着不舍的那些众生,他的心对着无上道的时候,对如来的法身,他本来具足的。但是由于他坚持愚痴,他不相信。他不相信这个德身法身不假修作的,这显现了之后还是原来的,并不因诸佛修成佛了就增加了一分,没有;也不是众生没修就减少了,没有;修也是平等,不修也是平等,一个现,一个不现。这叫什么?无所得,但是得后而无所得。咱们的是根本没得,本具的迷了,现在无修,它没显现。那该丢了吧?没丢,永远存在,遍性的。在这种假使说把如来的法身非修非作的相,起无所得而生怯弱,或计自然,认为它自然有的,自然就堕了邪知邪见了。这个圆满菩提证得之后并没有所得,因为无所得才能够无所不得。不是得这样,丢掉那样。圆满的得就叫无得,这才起到大用现前。这就是《大方广佛华严经》,从证得体具足相而起的大用,大用是利益众生的事业,在这个时候自利利他都满足了。

【我即为说修行一切善法。增长满足。生如来色身。得无量功德清净果报。】

  我所说的修行一切善法,这是说全部的《占察善恶业报经》。地藏王菩萨跟坚净信菩萨说,我前头所说的一切善法,满足增长,你把这些个善法满足了。增长的善法有个什么现相呢?就生到如来的色身,这就是功德现相,一切善法的现相。你看佛的相好佛的色身,这就是功德相。这功德相清净的果报,我们众生虽然具足,没有修为。那叫素法身,没有功德相好,本具的法身,但是还不承认。像我们很多道友,你跟他说我们跟佛无二无别。他不承认的,他说我这个业障重得很,我跟佛无二无别?人说你本具的,不是修为的,是这样一个含义。

【如此等说。令离怯弱。是名安慰。】

  地藏菩萨说我这种是巧说,种种善巧方便跟众生说,让他相信。

【而我所说甚深之义。真实相应。无有诸过。以离相违说故。云何知离相违相。所谓如来法身中。虽复无有言说境界。离心想念。非空。非不空。乃至无一切相。不可依言说示。而据世谛幻化因缘假名法中。相待相对。则可方便显示而说。以彼法身性。实无分别。离自相。离他相。无空。无不空。乃至远离一切诸相故。说彼法体为毕竟空无所有。以离心分别。想念则尽。无一相而能自见。自知为有。是故空义决定真实。相应不谬。】

  而我所说的甚深之义,真实的,相应的,没有过患,没有诸过离相违说故。我说的跟性体不相违,离了相违。什么叫离相违呢?所谓的如来法身,虽复无有言说境界,离心想念,非空非不空,乃至无一切相,不可依言说来显示,而据世谛幻化因缘假名法中,相待相对,则可方便显示而说的,是这样来说的。说的这真实相,本来没有言说,要假言说来显示。没言说怎么显示呢?众生怎么样理解呢?所以假言说,言说是假的,是指的。我刚才跟大家说,说火不是火,说火是火,就把你烧了,这就是假言说而显示。要不跟你说火,你不知道火是热的,它能燃烧义。跟你说,说水说火说空说假,这是用言语表达,让你意会。

  一切法,心里想、缘念,缘念不到的。因为我们的心是妄想心,愈念愈乖,愈离愈远。跟你说空说不空表达而已,让你领会言外之意。乃至于无一切相不可以言说显示,而据世谛幻化因缘假名法中的相待相对,这都是相对假例这样说。为什么?为显示法的真义。不这样说,众生怎么能领略呢?都是因缘和合的。因缘所摄的一切法是假的、是空的,离开因、离开缘就没有了。所以佛在其他的经说“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但亦名中道义”,咱们现在讲的就是中道义。但是这个中道义也可以说假名,安个假名表示一下,是说中道不是中道、说空不是空,懂得这个含义。因为这是据世谛说世间法,世间法具足理谛就是理,世间的真实的义理依此而显所说的,但是这一切法都不是真实的,是幻化的。我刚才一再跟大家说,说火要是火就把你烧了,这只是表示一个语言,代表说火,并不是火。但是一说火,你就想到燃烧,火是热的,让你能理解就行了。说生死,说涅槃,让你明白生死是幻化的,涅槃是不生不死、不生不灭,那是真实的。

  一切法身的性没办法表达,不是分别、不是语言所能表达出来的。但是没有个说个,怎么来比较呢?所以就说个法身、肉身。咱们现在是肉身、幻化身、虚妄身,但是这个虚妄身有法身,法身遍一切处。要以法身的性体来说,实在是没有分别、没有言说。那不说,众生怎么能领略呢?假言说来显示而已。法身自体没有相,也没有他相,拿什么显示呢?说空不空,无空相,也没有个不空相。乃至于远离一切诸相,法身无相,法身什么样子?没有,法身无相,因为它远离一切诸相。想念都不对,法身不可缘念,你也本具法身。

  没有一相自见自知为有。没有哪一相自己知道自己看见说这是有,这个是不对的,是不可能的。因此而说空义决定真实,相应不谬。所以加空显,空义决定真实的,不是虚假的,不空不异不谬。

【复次。即彼空义中。以离分别妄想心念故。则尽毕竟无有一相而可空者。以唯有真实故。即为不空。所谓离识想故。无有一切虚伪之相。毕竟常恒。不变不异。以更无一相可坏可灭。离增减故。又彼无分别实体之处。从无始世来。具无量功德自然之业。成就相应。不离不脱故,说为不空。】

  复次,地藏王菩萨再进一步解释,你前才说空,现在又说不空,那什么是空的义理?即彼空的义中,在空的道理上讲,这个空就是离开分别,离开妄想,离开心念。凡是分别妄想心念的全部都不是,那个空不是。地藏菩萨说,真实说毕竟无有一相可空者,以唯有真实故,即为不空。空堕落断灭,不空就堕落三有,所以哪方面都不能执着。但是不说空、不说不空,怎么样显法,这个法显不出来。这都是假言说、假名字,千万不要执着,离开心缘相,离开分别相,离开言说相,言说、分别、缘念全不得真如,那见不到,也见不到空义。空是断灭的,断灭还修什么?不空,是有的;要说不空,众生他执着了,那都是有的,我这身体也是真实的,我家庭也真实的,他又执着有去了。这是遣众生的执着。因为我们众生是靠那个心意识,就是我们八识所缘念的,这些都是虚伪之相。真实的不变不异,没有一相可坏可灭的,没有增也没有减。

  又彼无分别实体之处,这说法身。前头讲的法身实体,它从无始以来,自具的、内具的无量功德,是自然的,不假修为不假造作的,要是成就了,相应了。所谓相应就是吻合了,离也离不脱,不离不脱,离开不对,不离开也不对,就不即不离、不离不脱,这样说的不空。

【如是实体功德之聚。一切众生虽复有之。但为无明[目+壹]覆障故。而不知见不能克获功德利益。与无莫异说名未有。以不知见彼法体所有功德利益之业。非彼众生所能受用。不名属彼。唯依遍修一切善法对治诸障。见彼法身。然后乃获功德利益。是故说修一切善法。生如来色身。】

  如是实体功德之聚,一切众生虽复有之,但为无明“目+壹”覆障故而不知见。法身,众生都具足的,为什么不能显现呢?就是因为无明烦恼所知,就这些给障住了,见也见不着,想也想不到。那就是要修了,就把这些障碍取消了。但是法身对我们来说,具足而没有。具足法身,人人具足法身,人人都不能显现,这样来说的没有。不知见彼法体故,因为见也见不着,思惟不行,思惟也思惟不到。但是它能给一切众生做功德利益之业,能有这个作用。我们每个人都依着法身而成长而修,修完了恢复法身。就是做一切的善法的根本,一切善法的本体。这说我们行菩萨道,利益一切众生,这是最大的善法了。当你利益众生,发菩提心,这是跟法体相合的。因为发了菩提心,就能证得法身的体。发菩提心是个觉心,这个觉心我们不能够保持,发了又迷了,迷了又发,发了又迷了。假使不退,咱们前头讲得信入位,信入了初住那就不退位了,你那个信心则再也不退了,那才真实的。

  这讲得很清楚,我们这个自具的信功德实体,因为被无明给障碍住了,不能够得到,像失掉了;其实没有失掉,就是无明给障碍住了。但是它并不是所有的永远失掉的,当你发了心,它好像又恢复了,又启发出来了;你没有发心,就被无明所完全迷到了。就是我们法身本体,因为我们不学佛,不知道法身的本体;我们学佛时候,学大乘教义才明白了法身的本体。也是我们做一切功德、做一切事业,修行一切善法,我们能得到受用,一切众生能得到,你这个善心所生起来,还是由法身生起的。因为你内具有,有这种根本才能生得出来善法,生起善法来,善生恶就消灭。虽然这种法身的功德我们不能受用,但是我们并没失掉,是具足的。因此要遍修一切善法,这些善法是对着恶法说的,对着那些障碍你的法身说的。你修一切善法使你法身重新显现,把这些障碍都对治掉,没有障碍了,没有遮碍遮障了,你就能渐渐见法身。

  登到初住相似见法身,不是真实的,他明白了,但是没有证得。必须等到初地真实证得了,三贤位的菩萨。咱们现在是欣乐心,我们要发菩提心,大家都先要发菩提心,发了这个觉心。这个觉心从哪里来的?还是从我们自己本具的法身而产生的。由这个觉悟的心,渐渐的行道磨炼,把我们原来的光明磨炼出来,把我们法身本具的光明磨炼出来,所以要修一切善法。同时我们要修成佛,度众生,必须得有色身,就是得有相好。有佛的报身,有佛的化身,化身是从报身来的,这个修行一切善业就是佛的报身,因为报身而能够跟法身相合,就法报化三身。咱们现在是化身,是业障化身,不是功德化身,但是我们把业障化身转变成功德的化身,这个功德的化身是由报得来的。咱们所以现在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使我们报得的修成功了报德的法身。

【善男子。如我所说甚深之义。决定真实。离相违过,当如是知。】

  离一切相,不要执着;一执着相了,不真实了。要真实,要离开相,这样来执,这样来觉悟。

【尔时地藏菩萨摩诃萨说如此等殊胜方便深要法门时。有十万亿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住坚信位。复有九万八千菩萨得无生法忍。一切大众。各以天妙香华供养于佛及地藏菩萨摩诃萨。】

  尔时地藏菩萨摩诃萨,说如此殊胜方便深要法门时,有十万亿众生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想成佛,发了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住坚信位,登了初住,十信满了,这才信心具足了,登了坚信位,坚信就再不退了,登了初住位了。又有九万八千菩萨得无生法忍,一切大众以天妙香华供养于佛,及地藏菩萨摩诃萨。

【尔时佛告诸大众言。汝等各各应当受持此法门。随所住处。广令流布。所以者何。如此法门。甚为难值。能大利益。若人得闻彼地藏菩萨摩诃萨名号。及信其所说者。当知是人速能得离一切所有诸障碍事。疾至无上道。于是大众皆同发言。我当受持流布世间。不敢令忘。尔时坚净信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如是所说六根聚修多罗中。名何法门。此法真要。我当受持。令末世中普皆得闻。】

  尔时坚净信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是所说的六根聚修多罗中,就是这个法门。修多罗叫契经,契合众生的心理,契合诸佛的妙法之心。名何法门,这个经叫什么名字呢?我怎么样受持,令末法的众生皆能得闻。

【佛告坚净信菩萨。此法门名为占察善恶业报。亦名消除诸障增长净信。亦名开示求向大乘者进趣方便显出甚深究竟实义。亦名善安慰说。令离怯弱。速入坚信决定法门。依如是名义。汝当受持。佛说此法门已。一切大会悉皆欢喜。信受奉行。】

  咱们简单的把这个《占察善恶业报经》说完了。如果这个中间,我解说当中,大家生净信者,把这个功德回向给当前世界一切众生,让他们免除灾难。如果我说的有错误的地方,我向大家忏悔。我说的不一定全对,有些个说的不对,我忏悔。

--------------------------------------------------------------------------------------------------------------------

更多梦参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智谕法师:华严一乘十玄门探玄

智谕法师:普贤行愿品述义

智谕法师:华严五教止观浅导

大安法师:念佛可以圆转五浊为五清

大安法师:西方净土的成立原理

 

后五篇文章

梦参法师:占察善恶业报经 14

梦参法师:占察善恶业报经 13

梦参法师:占察善恶业报经 12

梦参法师:占察善恶业报经 11

崇慈法师:《六祖坛经》第九讲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