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 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虚云老和尚开示之最后一字——戒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0:4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农历一九五九年八月)初三日上午。又叫航师进去。老人看著宽航师说。‘你能为师父做一点事吗。’航师答。‘好。无论师父要我做什么。都应当去做。任何艰苦。在所不辞。’老人又说。‘我想来想去。这回许多徒弟中。惟你最为可靠。’说罢。从身上取出一张纸。蝇头小字盈千。命宽航收好。随同法汇一齐带港。要妥交与岑居士。下午。宽航师先在老人寮房坐谈。老人著宏清师叫我和宽定知立三人进去。命宏清师从柜内。请出一尊玉佛。老人双手接过。举上头顶。然后交给宽定师。谓。‘这尊玉佛。送给你供养。’并取出文华绉大红祖衣一件。亦交给宽定师。又从衣袋取出一块血珀。在眼盖上抹一抹。即说。‘这块琥珀。送给你抹眼睛。’又取夏布大红祖衣一件给我。再从床上取出和平鸽徽章一枚。送给知立师做纪念。另取夏布大红祖衣一件。嘱知立师带港送给宏贤师留念。又取夏布大红祖衣一件。白犀牛一头。交给宽航师。说。‘这衣和白象都送给你。’其实那是犀牛。而老人却说是白象。岂另有用意欤。随又取出图片四张。分给我们四人。此片系老人庶母王氏太夫人出家后法名妙净。入灭时的留偈。老人建筑海会塔。刻碑摄影留念。亦将照片分给我们。复取出七色九宝十八罗汉念珠一串。嘱宽航师带港。送给岑学吕居士。并谓‘岑居士年来为云代劳笔墨。始终不懈。情殊足感。故将此珠送他作为纪念。’(此珠系某亲王所赠我者大内物也)以上各物分配完毕。跟著又为我们开示说。‘明白时生也好。死也好。男也好。女也好。无有生死男女及一切诸相。不明白时则不然。须知世间法相。皆属幻化。如空中华。如水中月。无有真实。惟有一心念佛。为往生资粮。’

初四日下午。又叫宽航进去。说。‘我现在样样手续都已清楚。惟有一件事未能放下。你去杭州时。代我去龙华庵找宗和。他的父亲法名心文。最紧要叫心文来云居山一次。如果心文能来。则一切手续清楚。可以放下了。’航师答应到杭时。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此人。并请老人放心。

初五日老人命宏清师来。叫我们进去。老人手执禅板。对我们说。‘一个人做事的时候。就要认认真真做去。做好之后。就要像这块竹板一样。空无所有。说著举起竹板连问数声。你们看看这块竹板有没有东西。’我说。‘请你老人家保重法体。久住世间。化度有情。’老人谓。‘和你们讲了许多。你们还是说凡夫话。’于是再次举起禅板向我们说。‘你们看看有没有东西。’随即又问我们几时下山。答以因户口仅报至初六日止。所以决定初六日下山。老人怅然。随叫侍者师拿茶叶出来。送给我们每人一份。斯时宽定师再请老和尚保重身体。久住在世。老人又说。‘你们还是说的凡夫话。今天“诸佛选道场。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心空及第归。”’各人回房休息。不久。我和航师又进去。老人向航师说。‘难为宽慧数十年的供养心。从没退过半点。我的弟子多了。只有她一直发心到现在。真是难得。她现已年老。兼身体不好。你要继承她的志愿啊。’

初六日早。进去向老人告假。老人合掌相送。并命侍者师送到山门口。又令宏清师代送。老人慈悲。无微不至。又承知客师派人一直送到山下。至周田派出所。领回介绍书。午饭后。乘车南行。四时到南昌北站。即转车继续我们已定的行程。时一九五九年九月九日。(即己亥年八月初七日也。)

十月。师病势日危。命徒将甫竣工之海会塔内容。一一如法布置。先供佛像。中安经卷。次净僧房。派僧数人入住。早晚念佛。

七日(即己亥年农历九月初六日。)接北京电报李济深逝世。师曰。‘任潮你怎么先走。我也要去了。’侍者闻之愕然。

十二日午师命撤退佛龛。供奉在别室中。侍者知师有异。急往报方丈及三寮职事。晚上齐集向师问安。请为法长住。师曰。‘事到而今。还作俗态。请派人为我在大殿念佛。’众请师作最后开示。及遗嘱。师曰。‘身后事数日前已向众说。不必赘言。今问我最后语。只有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

有顷复曰

‘正念正心养出大无畏精神度人度世’诸位辛苦。宜早休息。

众告退。已中夜矣。

云居山地势本高。时际深秋。寒风凄厉。万山木落。簌簌有声。古树参天。幢幢乱影。室内则一灯如豆。户外已滴露成珠。回顾牛棚内。只有一老人静卧其中。且去大殿颇远。第觉幽磬遥闻。经声断续。待送此老人去也。

十三日即农历九月十二日晨侍者二人。进入室中。见师趺坐如常。惟双颊微红于往日。不敢惊动。退出户外守候。十二时。在窗外窥见师竟自起床。自取水饮。旋起立作礼佛状。侍者以师久病之身。恐其倾跌。即推门入。师乃就坐。徐告侍者曰。‘我顷在睡梦中。见一牛踏断佛印桥石。又见碧溪水断流。’遂闭目不语。至十二时半。师唤侍者一齐进来。师举目遍视。有顷。

曰。‘你等侍我有年。辛劳可感。从前的事不必说了。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日在危疑震撼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守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拚命争回的。你各人今日皆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经过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字。曰“戒。”’说毕。合掌。道珍重。诸人含泪而退。至室外檐下守候。

至一时四十五分。侍者二人入视。见师右胁作吉祥卧。示寂矣。急报住持及大众。齐集诵经送行。日夜轮流念佛。十八日封龛。十九日荼毗。香气四溢。举火后。白烟滚滚向上冲。开窑时。得五色舍利百余粒。小者无数。以白色为多。晶莹光洁。廿一日将骨灰奉安入云居山海会塔中。师世寿一百二十岁。僧腊一百零一岁。

编辑:点亮心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