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方立天:如来禅与祖师禅(上)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5:0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在中国禅宗史上,从如来禅为最上乘禅的提出到祖师禅的崛起,这一过程集中地反映了慧能禅宗一系的分化与演变,具有深刻的思想文化意义。中国古代禅师对如来禅与祖师禅的指称并不一致,且有的语焉不详,有的语意含混,以至影响了后人对如来禅和祖师禅两个名称的含义、两种禅法的差异,以及两者历史的分限的理解和认识,论说五花八门,莫衷一是,直至今天仍困扰着对禅宗史的深入研究。本文拟在充分理解古代禅师的有关用语及其思想原意的基础上,试图探讨和厘清以上诸问题,以求对如来禅与祖师禅的再认识。

一、何谓如来禅?

就现存的佛教文献来说,最早出现如来禅这一名称的经典,是南朝刘宋时求那跋陀罗译的《楞伽经》(全称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该经卷二称禅有四种,并列举了愚夫所行禅、观察义禅、攀缘如禅、如来禅四种名目。这四种禅也称为凡夫所行禅、观察相义禅、攀缘如实禅、如来清净禅。据《楞伽经》讲,愚夫所行禅,是指闻声、缘觉和外道修行者了知“人无我”的道理,体察到人身的苦、无常、不净的相状,而进入“无想定”、“灭尽定”的境界。观察义禅,是既已懂得“人无我”的道理,也观察“法无我”的意义。攀缘如禅,是谓若执著前二种禅境,分别二种“无我”,仍是虚妄之念;若能了知两种“无我”是虚妄之念,不令生起,契合于“如来藏心”,则为攀缘如禅。如来禅是“谓入如来地,行自觉圣智相三种乐住,成办众生不思议事”。这里的“圣智”,是指圣者的智慧,佛的智慧。“自觉圣智”是自悟的如来智慧。这是说,如来禅是指已经获得如来智慧,成就了佛果,而住入如来地,受用法乐,又示现不可思议的妙用以普度众生。《楞伽经》总结了禅的四个类型或四个层次,把“人无我”、“法无我”亦即空寂的思想与“如来藏心”统一起来,以具备自觉圣智的如来禅为止观的最高层次,又以契合“如来藏心”的攀缘如禅为阶梯,这就直截指示了佛家修持实际的究竟和源头——如来藏清净心,启发当时一些禅师另辟返归清净心的禅修途径。中国禅宗的思想实导源于此。

自菩提达摩以来,中经慧可、僧璨、道信、弘忍,至慧能,据现存有关文献来看,他们几乎都没有论及如来禅。禅宗内部最早论及如来禅的是慧能的弟子神会。神会说:

有无双遣,中道亡者,即是无念,无念即是一念,一念即是一切智,一切智即是甚深波若波罗密,波若波罗密即是如来禅。是故经云:佛言,善男子,汝以何等观如来乎?维摩诘言,如自观身实相,观佛亦然。我观如来,前际不来,后际不去,今即无住。以无住故,即如来禅;如来禅者即是第一义空。

“波若”,当作般若。神会以般若智慧为如来禅,这和《楞伽经》以具备自觉圣智为如来禅有相通之处,然而,神会所讲的智慧是有无双遣的般若中道,这和自觉圣智泛泛而谈的如来智慧又并不等同。神会还以无念、无住为如来禅,这与慧能的“无念为宗”、“无住为本”思想相呼应,实是肯定了慧能的禅法为如来禅。

《历代法宝记》云:“东京荷泽寺神会和上每月作坛场,为人说法,破清净禅,立如来禅,立知见立言说为戒、定、惠(慧),不破言说,云:正说之时即是戒,正说之时即是定,正说之时即是惠(慧)。说无念法,立见性。”清净禅是九种大乘禅法之一,是菩萨以上阶位长期修行后达到的禅境。这里是以顿悟说的立场,来称赞神会破神秀的清净禅而立如来禅。肯定神会的如来禅是立知见、立言说的,言说即是戒、定、慧,并强调知见、言说与顿悟是一致的。

宗密是历史上第一个对禅宗史进行系统总结的佛教学者,他对禅法的内涵、类别、高下,对禅宗各派的传承系统、理论主旨、修行方法以及深浅得失都作了深入的评述。他把禅法分为五类,即五个层次,将如来禅置于最上等级。他在《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上之一中说:

禅则有浅有深,阶级殊等。谓带异计,欣上厌下而修者,是外道禅。正信因果,亦以欣厌而修者,是凡夫禅。悟我空偏真之理而修者,是小乘禅。悟我法二空所显真理而修者,是大乘禅。(以上四类,皆有四色四空之异也。)若顿悟自心本来清净,元无烦恼,无漏智性本自具足,此心即佛,毕竟无异,依此而修者,是最上乘禅。亦名如来清净禅,亦名一行三昧,亦名真如三昧,此是一切三昧根本。若能念修习,自然渐得百千三昧。达摩门下展转相传者,是此禅也。

宗密在这里把禅分为五等:第一外道禅,是把境分为上下两种,厌弃在下的经验世界,欣慕在上的超越世界,也就是厌弃世间,企求摆脱现实的苦难,希求天上的悦乐,把心定止于在上之境,从而造成一心的分裂。第二凡夫禅,没有外道禅的那种“欣上厌下”的分裂,此禅信仰因果报应,使心定止于善行以求善报。由于心定止于善行在先,希求获得果报在后,这样,心也有先后二境,同样存在难以定止下来的缺陷。第三小乘禅,知我为空,不求善行必有善报,但不知法空,而将心定止于法上,也是有所偏。第四大乘禅,知我空,也知法空,能于一切境观其空,使心与境(空)冥合为一,但还不是最高层次的禅法。第五如来禅,宗密认为这当是最上乘禅。他指出,这种禅法的特质在于:肯定人人自心本来清净,本具佛性,本无烦恼,自心与佛毕竟无异;在这种基础上,众生经过禅修,若顿悟自心本来清净,使本来清净的自心得以呈现,众生就是佛了。这是在强调如来禅的本源——清净本心,如来禅的修持方式——顿悟。修持这种如来禅,既能直接把握修持的源头,又能顿然快速觉悟。与前面四种禅法相较,如来禅是最上等的禅法。宗密还明确指出,如来禅是菩提达摩门下代代相传的禅法。

宗密在《中华传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中把禅宗分为牛头宗(法融一系)、北宗(神秀一系)、南宗(慧能一系),又由南宗分出荷泽宗(神会一系)和洪州宗(马祖道一一系)。在《禅源诸诠集都序》中,宗密又把禅宗分为由低到高的三宗:一是修心息妄宗,指北宗;二是泯灭无寄宗,指牛头宗;三是直显心性宗,指洪州宗和荷泽宗。宗密虽然把洪州宗和荷泽宗并列为禅宗的最高层次,但是又强调荷泽宗比洪州宗更高一畴。首先,宗密认为荷泽宗是慧能南宗的嫡系,而洪州宗则是傍出。他说:“荷泽宗者全是曹溪之法,无别教旨。为对洪州傍出故,复标其宗号。”在荷泽宗人看来,马祖道一一系并非嫡传只能算是“傍出”,只有荷泽宗一系才是正统,才是南宗真正的代表。其次,在禅法的理论和实践方面,宗密认为,洪州宗承认真心或真性是众生成佛的本源,这是正确的,正因如此,与荷泽宗同被列为“直显心性宗”。但是,“洪州意者,起心动念,弹指动目,所作所为,皆是佛性全体之用,更无别用。全体贪、嗔、痴,造善造恶,受乐受苦,此皆是佛性。”“朝暮分别动作,一切皆真。”据此,宗密评论说:“真心本体有二种用:一者自性本用,二者随缘应用。⋯⋯今洪州指示能语言等,但是随缘用,缺自性用也。又,显教有比量显、现量显。洪州云心体不可指示,但以能语言等验之,知有佛性,是比量显也。荷泽直云心体能知,知即是心,约知以显心,是现量显也。洪州缺此。”宗密认为,洪州宗把一切行事,一切修持,乃至一切现象都等同于佛性本体,这是“随缘应用”,是“比量显”,也就是佛性需经过外援而有的推知作用,而缺乏“自性本用”、“现量显”,即缺乏佛性的直接显现作用。也就是说,这种缺憾妨碍了对真心本体的认识、体悟,甚至会以现象代替本体,以为现象之外别无本体,从而导致在修持上误入歧途。宗密的这种批评,必然引发洪州宗人的强烈反弹。时移斗转,到了11世纪,洪州宗犹如燎原之火,传遍了大江南北,并自认为慧能南宗的“嫡传”,而此时的荷泽宗却被说成“傍出”。洪州宗人提出祖师禅以贬低如来禅,就是和禅宗内部这一分歧的历史背景直接相关的。

与宗密同时代的、曾获得马祖道一门人怀海印可的黄檗希运禅师也有对如来禅的论述。他说:“夫学道者,必须并却杂学诸缘,决定不求,决定不著。闻甚深法,恰似清风届耳,瞥然而过,更不追寻,是为甚深入如来禅,离生禅想。从上祖师唯传一心,更无二法。指心是佛,顿超等、妙二觉之表,决定不流至第二念,始似入我宗门。”希运在心即是佛的思想基础上,强调排除杂学诸缘,不求不著,顿入如来禅。希运对如来禅是充分肯定的,他对如来禅法门的解说和神会、宗密的思想也是一致的。

仰山慧寂(公元841~890年)是由洪州宗分衍出来的沩仰宗创始人之一,他首先提出与如来禅相区别的祖师禅的名称,并把如来禅作为与祖师禅相对举、在层次上低于祖师禅的禅法,相应地,他还对如来禅的内涵作了新的解说。史载:

师(仰山慧寂)问香严:“师弟近日见处如何?”严曰:“某甲卒说不得。”乃有偈曰:“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无卓锥之地,今年锥也无。”师曰:“汝只得如来禅,未得祖师禅。”

从仰山慧寂、香严智闲师兄弟的对话内容来看,香严对贫的认识在时间上有从去年到今年,在内涵上由无地进到无锥的变化过程,就禅法来说,这种变化大约与渐悟方式相应。若这一解说得以成立,似可说仰山禅师是以渐悟指称如来禅,以顿悟为祖师禅的觉悟方式。仰山不仅把祖师禅与如来禅加以区别,而且还肯定祖师禅高于如来禅,这在中国禅宗史上是第一次。

自仰山以来,如来禅与祖师禅对举的观念日益为禅宗各派禅师所认同,一些禅师重视把握、区别两种禅法,如北宋时临济宗杨岐派禅师法演(公元?~1104年)就关注两种禅法的区别,常问门徒:“还说得如来禅么?……还说得祖师禅么?”上述仰山慧寂区分如来禅与祖师禅的说法,后来成为禅门的参禅公案。例如,临济宗石霜楚圆禅师对仰山的公案作了这样的开示:“大众,还会么?不见道:‘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香严恁么悟去,分明悟得如来禅,祖师禅未梦见在。”这里的“一击忘所知”是联系到禅宗史上的“香严击竹”公案进行开示。这个公案是说香严拜沩山灵祐为师,一日灵祐对香严说,我不问你平日的学习心得,只想问你在未出世时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香严连进数语,都不契理,又遍检所集诸方语句,也没有一言可以酬对,于是就焚烧所集语句,泣涕辞去。后偶于山中芟草,以瓦砾击竹作声,廓然省悟。便归堂沐浴,焚香遥礼沩山,赞云:“和尚大悲,恩逾父母。当时若为我说却,何有今日事也?”石霜楚圆禅师评论香严击竹省悟是“一击忘所知”,意思是,悟则悟了,但是仍有言语知解,悟得的只是如来禅,而不是祖师禅。

值得注意的是,后出的《坛经》北宋契嵩本和元代宗宝本对如来禅的界定和肯定。经载唐中宗李显神龙年间,中宗据神秀等人的荐举,派内侍薛简南下,驰诏迎请慧能进京。薛氏见到慧能后,二人有一段对话,“薛简曰:‘京城禅德皆云,欲得会道,必须坐禅习定,若不因禅定而得解脱者,未之有也。未审师所说法如何?’师曰:‘道由心悟,岂在坐也!经云:若言如来若坐若卧,是行邪道。何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无生无灭,是如来清净禅。诸法空寂,是如来清净坐。究竟无证,岂况坐耶?’”这段对话反映了宋代以来《坛经》增补者的观点,是针对神秀一系坚持坐禅方式而发的,并以心悟与坐禅相对立。增补者依据般若思想,强调不来不去、不生不灭就是如来清净禅,如此坚持诸法空寂,也叫如来清净坐。在增补者看来,慧能的禅法是如来禅,而坚持坐禅是邪道。这也反映了此时禅宗内部有些禅师对如来禅的推崇和对神会、宗密的如来禅观点的认同。上述“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无生无灭,是如来清净禅”云云,在敦煌写本《坛经》原本(法海本)和惠昕本中都没有记载,而当代有些学者以此为据,谓慧能认为自己的禅法是最上乘的如来清净禅,看来这种说法是难以成立的。

从以上佛典和历代禅师对如来禅的论述来看,关于如来禅的意义,概括起来,重要的约有六说:(一)佛地的禅定,此为《楞伽经》所说。(二)般若波罗蜜、无住、第一义空,此为神会偏于以般若智慧来言如来禅。神会的如来禅重视立知见、立言说。(三)顿悟自心本来清净,宗密以此为如来禅,希运也持这一说法。(四)渐悟空无为如来禅,慧寂首创此说;慧寂并置如来禅于祖师禅之下,使如来禅的意义发生重要变化。(五)以立语言知见为如来禅,楚圆此说符合神会、宗密的界说,但含有贬义。(六)不来不去、不生不灭为如来禅,此为后出契嵩本和宗宝本《坛经》所言,其思想与神会对如来禅的界说是一致的。以上表明,如来禅的意义是多种的、复杂的、不断演变的。总体说来,禅宗内部先是以般若智慧和顿悟清净本心为如来禅的本质规定,祖师禅名称提出后,强调以主张渐悟和言说为如来禅的特征,并偏于贬斥。

二、何谓祖师禅?

禅宗史上论及祖师禅的重要史料,除上面提到的仰山慧寂对香严智闲禅师的评论,后来还有香严禅师与仰山慧寂的又一段对话:“复有颂曰:‘我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仰山报沩山曰:‘且喜闲师弟会祖师禅也。’”“机”是禅修时心灵产生的一种能力。“伊”指佛法。香严颂文的意思是说,我的心灵,眨眼间就能直觉到佛法。也就是说,这种直觉是应缘接物,一如无心道人,是不存在知见又不废视听的,若不会这种禅法,就如同未受具足戒的沙弥。香严禅师的颂文,这次得到了仰山慧寂的肯定,认为也是得到祖师禅的真传了。根据颂文“我有一机,瞬目视伊”就是祖师禅的立义,显然,仰山慧寂是以不作分别,当下顿悟为祖师禅的本质规定的。

石霜楚圆禅师发挥仰山慧寂的祖师禅说,进一步阐发祖师禅的长处。他说:“且道祖师禅有什么长处?若向言中取,则误赚后人,直饶棒下承当,辜负先圣。万法本闲,唯人自闹。”“赚”,骗。他认为如来禅“向言中取”,是误导甚至是欺骗后人,有负先圣。万法本来无事,只是庸人自扰。这就是说,祖师禅的长处是离开言语文字的,是靠自心体悟,当下即是,这里说的“万法本闲,唯人自闹”即一切现成的思想,实是祖师禅的理论基础。

后来,修祖师禅的禅师还进一步提出过祖师关的说法,强调修禅者必须要参透祖师禅机的关门,领悟祖师禅法的关口。《无门关》云:“参禅须透祖师关,妙悟要穷心路绝。祖关不透,心路不绝,尽是依草附木精灵。且道,如何是祖师关?只者一个无字,乃宗门一关也。”这里说祖师关的核心问题就在一个“无”字上,这个“无”字的内涵是什么呢?就是无一切相对相状,无一切相对差别,无一切相对格局。过祖师关,就是过“无”字关,就是离却言语知解,断绝思维活动,也就是“穷心路绝”,超越相对分别。只有这样,才能当下体证悟得,才算是进入了祖师禅的境界。

为了突出祖师禅的渊源有自,历史久远,禅门还提出“拈花微笑”的公案、“西天二十八祖”的说法和“祖师西来意”的机语。“拈花微笑”公案是说“世尊昔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惟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这是一则在宋代以后才流传的故事。这里的“正法眼藏,涅槃妙心”是指佛的内证法门,也即不能以言说表达,只能以心传心的甚深微妙法门。“拈花微笑”被祖师禅奉为“以心传心”方式的典型,是传授佛法真理的典范。中国禅师把创立佛教的教主释迦牟尼说成是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的创立者。实际上,不立文字、教外别传这种说法只是中国祖师禅法的要旨,是与释迦牟尼的法门迥异其趣的。

与拈花微笑的公案相应,中国禅师还提出“西天二十八祖”说。“西天二十八祖”是指印度依次传承禅法的有二十八位祖师,灵山法会上得释迦牟尼心印的迦叶被推为一祖,阿难是二祖,直至菩提达摩为二十八祖。菩提达摩是西天第二十八祖,同时又是东土初祖。菩提达摩后,依次相传为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慧能,总称为“东土六祖”。宋代以来,禅宗通过编排历代祖师的传授关系,以表示祖师禅自佛祖释迦以来,代代相承,法脉不绝,为祖师禅的源远流长制造了历史根据,同时它的编排的虚拟性又为祖师禅的形成演变增添了历史迷雾。

菩提达摩既是从西方印度来中土传播禅法的初祖,他从西方印度传来的密意,即是禅的真消息、真精神。“祖师西来意”究竟是什么?这个问话,成为祖师禅开悟的机语,重要的公案。祖师禅认为,禅的真髓是强调人人具有成佛的心,而自心及其觉悟成佛,是要个人亲证,而不能以言诠来表示。所以,禅师们对于“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的提问,通常是给以不着边际的回答,以示“西来意”只能意会,不能诠释,从而启发提问者转向自我内心的体悟。

在仰山慧寂以祖师禅与如来禅对举以前,马祖道一的门下庐山归宗寺智常禅师已将一味禅与五味禅相对扬,一味禅正是通向祖师禅的重要一环。史载:“师(智常)因小师大愚辞,师问:‘什处去?’云:‘诸方学五味禅去。’师云:‘诸方有五味禅,我这里有一味禅,为什不学?’云:‘如何是和尚一味禅?’师劈口便打,愚当下大悟,乃云:‘嗄!我会也,我会也。’师急索云:‘道!道!’愚拟开口,师又打,即时趁出。”这里所说的“五味禅”是指前述宗密禅师在《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一中所归纳列举的五种禅。智常禅师贬斥五味禅为五味驳杂不纯不净的禅,高扬一味禅是纯正无杂的最上乘的禅。智常禅师不让小师大愚开口,开口便打,就是在暗示禅是不能言说的,这就是祖师禅的本质所在。

以上祖师禅禅师关于祖师禅意义的论述,概括起来要点是:(一)主张当下顿悟,凡提倡渐悟的,都不属于祖师禅。(二)强调教外别传,不立文字,主张经教、知解和言诠的,不是祖师禅。(三)提倡参透祖师关,斩断一切思念活动,凡参禅时心路不绝者,不算祖师禅。(四)以心传心,师资相承,凡不属东土六祖系统和慧能一系的,不列入祖师禅。祖师禅的这些意义既是互相联系的,又是相对独立的,如凡提倡渐悟的,都不属于祖师禅,但又不等于凡主张顿悟的就都是祖师禅,只有既主张当下顿悟,又强调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的,才是祖师禅。教外别传,不立文字,是祖师禅最重要、最本质的核心规定,是祖师禅与其他禅相区别的主要标尺。

 
 
 
前五篇文章

许地山:禅理三篇

立正佼成会开山祖师——庭野日敬的法华观

方立天:如来禅与祖师禅(下)

赵朴初在耕云先生禅学参访团宴会上的讲话

南半球的素食盛会——佛诞节浴佛法会

 

后五篇文章

帕奥禅师:观禅

印光大师法语:十念法门

圣严法师谈“大乘非佛说”的另一面

随马祖参禅

陆龟、水龟放生应有别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