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 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净土文集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三品(中本)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36:0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所以者何。是大长者财富无量。种种诸藏。悉皆充溢。

  ‘所以者何’:这是什么缘故呢?

  ‘是大长者,财富无量’:即佛所说种种诸藏,包括一切法,总而言之,即六度万行,六度就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单知六度,而不去行,不能登彼岸。必须切实修行,才能直达涅槃彼岸。布施有财施、法施、无畏施。持戒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忍辱是逆来顺受,无我相、我执、我见,常观想:‘未生之时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长大成人假名我,转眼蒙眬又是谁?’去我相,就可逆来顺受。学佛法是必须躬行实践,若遇逆境仍能如如不动,才真正领悟到妙法莲华经之妙处。不要执著「我’相,这个‘我’终会死,何必为这个‘我’争名夺利呢?若有人打你,那是你前生所造业的果报。你今生骂人,来生就会被人骂;你今生给他人添麻烦,则来生他人也会给你添麻烦,所以因果丝毫不爽。若有人打你,就应作‘无我’观想,如果你难以放下这个‘我相’,有一妙法可助你把‘我相’放下。有人打你,你当自己走路不小心撞到门框上;有人骂你,你可自我解嘲,当他在唱歌,或说某种外国语言而你听不懂。你能用这种种的反面方法以对治,烦恼自能消除。人有业障才有烦恼,既有业障就应消除业障,修忍辱行。如弥勒菩萨偈云:‘老拙穿衲袄,淡饭腹中饱,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有人骂老拙,老拙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所以去‘我相’修忍辱波罗蜜,才是真正明白佛法。所谓‘千日打柴一火焚’,一把无明火起,能把日积月累的功德烧尽。因此,人学习佛法,必定修忍辱波罗蜜,不为外境而生烦恼。

  精进是昼夜六时勤精进。禅定是静虑。这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五度是为福德藏,第六度是般若(智慧)波罗蜜,是般若藏,亦名智慧藏,故谓‘种种诸藏’。‘悉皆充满’:譬喻权、实二智。权智充满为‘溢’,实智充满为‘充’。权实二智都圆满,故谓‘悉皆充满’。

  而作是念。我财物无极。不应以下劣小车与诸子等。今此幼童。皆是吾子。爱无偏党。我有如是七宝大车。其数无量。应当等心各各与之。不宜差别。所以者何。以我此物周给一国。犹尚不匮。何况诸子。

  ‘而作是念,我财物无极,不应以下劣小车,与诸子等’:长者而作是念,我这法财乃至高无上,不应以小乘法教导一切众生。‘与诸子等’:诸子即声闻、缘觉、菩萨。‘今此幼童’:譬喻以上三乘诸子初发心,皆是无智无识,犹如幼童。‘皆是吾子,爱无偏党’:他们皆是吾子,我对他们一律平等看待,并无轻此重彼。‘我有如是七宝大车,其数无量’:譬喻七菩提分、八圣道分、五根、五力、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合称三十七道品,以庄严这大车,其数无量。‘应当等心,各各与之,不宜差别’:我应当平等以待之,皆与之大车,不宜有所偏差。‘所以者何’:是何缘故呢?‘以我此物,周给一国,犹尚不匮’:‘一国’譬喻常寂光净土,‘不匮’譬喻佛法永不缺乏。‘何况诸子’:我的法宝布施给全国人民犹不缺乏,何况是我的儿子呢?

  我们要认真回光返照,反省自己是否有烦恼,若无烦恼,即已得佛法的好处,否则更要切实修行,到有八风吹不动的定力,才算得到佛法的好处。

  是时诸子各乘大车。得未曾有。非本所望。舍利弗。于汝意云何。是长者等与诸子珍宝大车。宁有虚妄不。

  ‘是时诸子各乘大车’:长者赐与诸子大车之时,言长者就是有财富无量。若诸子非其儿子,则不会与之大车。若是其子,而长者无财亦无以与之。是长者既有种种诸藏,诸子乃真佛子,故佛等赐与大车。本来诸子只求得羊车或鹿车,已心满意足,长者因财富无量,乃赐与大车给其子,即佛以大乘法救度众生。‘得未曾有,非本所望’:是诸子从未见过如此上乘法,并非他们意料所及。譬喻二乘人本来修小乘法,已了分段生死,现藉着他们本来修习小乘的法门回小向大,成就大乘法,了变易生死,此乃超乎他们本有的希望。‘舍利弗,于汝意云何,是长者,等与诸子珍宝大车,宁有虚妄不’:舍利弗!你意下如何?是长者平等与诸子珍宝大车,是否适当呢?

  舍利弗言。不也。世尊。是长者但令诸子得免火难。全其躯命。非为虚妄。何以故。若全身命。便为已得玩好之具。况复方便。于彼火宅而拔济之。世尊。若是长者乃至不与最小一车。犹不虚妄。何以故。是长者先作是意。我以方便令子得出。以是因缘。无虚妄也。何况长者自知财富无量。欲饶益诸子。等与大车。

  舍利弗尊者答佛道:‘否,世尊,此长者并没有打妄语,他确能使诸子免于被火烧之难,得保全性命,非为妄语也。何以故?人身命诚可贵,若已保其身命,已算得到好玩之器具,何况长者广设方便,把一切众生从三界火宅中救出,世尊,若是长者乃至一小车不与我们,亦不算虚妄。何以故?因这位长者在未救出诸子之前,已作如是想:我要以方便权巧之法,令诸子从火宅中逃出。以这因缘故不算打妄语。何况是长者,自知有财富无量,使诸子得好处,如得大车。’前文谓佛以大乘法救度一切众生,故非妄语。

  佛告舍利弗。善哉善哉。如汝所言。舍利弗。如来亦复如是。则为一切世间之父。于诸怖畏衰恼忧患。无明闇蔽。永尽无余。而悉成就无量知见。力无所畏。有大神力。及智慧力。具足方便智慧波罗蜜。大慈大悲。常无懈倦。恒求善事。利益一切。而生三界朽故火宅。

  佛告舍利弗:善哉善哉,正如你所言,佛救众生如长者救诸子一样,如来是一切世间众生之父。众生被一切怖畏、衰恼、忧患、无明所遮盖,如今把这一切烦恼一扫而尽,成就一切佛知见。正如舍利弗尊者乃从佛智慧门开佛知见,得智慧第一。目犍连尊者从神通门开佛知见得天眼第一,成就十力、四无所畏。佛有大神力救拔一切众生离苦得乐。佛有四智(成所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大圆镜智)。佛具足权巧方便法门,智慧波罗蜜——乘般若船登彼岸。大慈是予众生乐,大悲是找众生苦,永无懈倦。佛以教化一切众生为本怀,这也如阿难尊者发愿:‘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佛怜愍众生在世界上颠倒度日,终日东奔西跑,认假作真,不知出离三界火宅,故佛以大神通力、大智慧力,以利益一切众生,而生于三界苦宅中,为救拔众生,令之醒悟,愿求出离。

  为度众生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愚痴闇蔽三毒之火。教化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生于火宅为救度众生,众生无恐无怖,受众苦交煎而不知。生时如生龟脱壳,老时各器官机能衰退,病卧床上苦不堪言,求死不得,行动不能,死时如活牛剥皮。充满忧悲、苦恼、愚痴、闇蔽,以及贪、嗔、痴三毒之火。佛教化众生,令得无上正等正觉,得佛果位。佛时刻等待众生成佛,我们应早离此三界,免令佛久等。

  见诸众生。为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之所烧煮。亦以五欲财利故。受种种苦。又以贪着迫求故。现受众苦。后受地狱畜生饿鬼之苦。若生天上。及在人间。贫穷困苦。爱别离苦。冤憎会苦。如是等种种诸苦。众生没在其中。欢喜游戏。不觉不知。不惊不怖。亦不生厌。不求解脱。于此三界火宅。东西驰走。虽遭大苦。不以为患。舍利弗。佛见此已。便作是念。我为众生之父。应拔其苦难。与无量无边佛智慧乐。令其游戏。

  佛见诸众生为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众苦交煎,皆因贪求五欲故,五欲为财、色、名、食、睡,或色、声、香、味、触。人常被五欲所转,而颠倒是非,但人若看破五欲,则能放下贪着,作种种功德。人若明白财、色、名、食、睡皆身外物,大限来时,一切也得放下,就不会再贪着五欲。楞严经上载:六根能令人造罪,亦能令人成佛。五欲亦如是,迷恋则贪着,看破则放下。人由于贪求故,求不得而生种种苦恼。在世上贪求而造罪,至死后堕地狱、畜生、饿鬼之苦。若生天上及人间,则受贫穷困苦。境况贫困时,欲造功德亦无法布施。又有爱别离苦,与心爱的人分离,难舍难离。怨憎会苦,乃与所厌恶的人,却狭路相逢,如是种种诸苦。沉没其中,欢喜游戏三界中,不知苦集之烦恼,故不惊不怖,不生厌倦,不求解脱。于三界中东西驰走,所遭所遇虽然尽是苦恼事,却不以为患。佛谓舍利弗,佛见此情形,便作是念;亦即是譬喻中之长者,作是念:我为众生之父,应救拔彼等离苦难,更与以无量无边佛智慧之乐,使之在大慈大悲之大乘佛法中游戏作乐。

  人贫穷当然困苦,但富贵亦有乐苦,乐极生悲,所以说:‘贫穷布施难,富贵学道难’。释迦牟尼佛贵为太子,亦能学道。在佛住世时有一公案:佛前燃点的油灯,本是晚间才燃点,日间熄掉。一日,有一穷人供养油作佛前灯用,庙上的香灯师按照平常的习惯,于日间欲把油灯熄灭,可是,该穷人所供养的油灯,总不熄灭。此人往告目犍连尊者,目犍连尊者又以神通刮起神通风,也吹不灭那盏油灯,复从须弥山后使出毗蓝风,亦吹不灭此灯。众人不明其故,往请问佛,佛谓:‘此穷人以他一生之积蓄,购油以供养,诚志可嘉,故此灯长明不灭。’人在困苦中仍作布施,是真布施,这比起富人布施,更为难能可贵。

  舍利弗。如来复作是念。若我但以神力及智慧力。舍于方便。为诸众生赞如来知见力无所畏者。众生不能以是得度。所以者何。是诸众生。未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而为三界火宅所烧。何由能解佛之智慧。

  舍利弗!释迦如来又作如是想,若我只以神通力量及所有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而舍弃方便法门,为众生赞叹一切佛的知见、十力及四无所畏,众生不能以这因缘而得度脱。何以故?因为一切众生不能免于生老病死苦,及忧愁苦恼,犹如幼子般无知,于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火宅中被火所烧,何以知道如来的智慧呢?

  人若从未遇到佛法,又何以懂得佛法呢?如西方从未听过佛法,一旦遇到佛法,就生恐惧心。人都有掩耳盗铃的心理,明知自己犯错,总不愿面对现实,改过向善。未遇佛法之前犯错,情有可原,但遇佛法后仍明知故犯,则罪加三等。有过者,宜改之;无过者,则勉之。愈勇猛精进,精益求精。人有过而屡犯不改,罪业弥增而致堕落。然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应知痛改前非。孔子曰:‘过则勿惮改。’言有过应勇于改过,不怕改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

  舍利弗。如彼长者。虽复身手有力而不用之。但以殷勤方便。勉济诸子火宅之难。然后各与珍宝大车。如来亦复如是。虽有力无所畏而不用之。

  舍利弗尊者在声闻乘中智高而为上者,但在菩萨乘中上智者则为文殊师利菩萨。佛谓舍利弗,如前文所载之长者,虽身手有力,喻佛有大神通及真实智不用,而用方便权巧之法——说三乘法(声闻法、缘觉法、菩萨法)救度诸子,即三十子(声闻、缘觉、菩萨三乘人,即佛的真子)和五百人(五道众生),免于在火宅中,被三毒(贪、嗔、痴)之火所烧。长者以鹿车、羊车、牛车置于门外,诱幼子往门外,然后各赠与大白牛车。大车有六度万行严饰之,即惟一佛乘。佛观机逗教,见幼子根机所限,故先与之鹿车、羊车、牛车,即小乘法。佛先说小乘法,及至法华会上才开权显实,示众生以大乘法——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如来亦复如是,虽有十智力及四无所畏,而不用之。

  但以智慧方便。于三界火宅拔济众生。为说三乘。声闻辟支佛佛乘。

  所以释迦牟尼佛以智慧支配方便法,能观机逗教,因人说法,应病予药。众生被贪、嗔、痴所蔽,法身慧命都被遮盖着。贪者贪得无厌,毫不知足。嗔者遇逆境,即大发雷霆,无明火起,现修罗相。痴心蒙蔽众生之良知良能,令他们昏昧因果,做颠倒事。人常被这贪、嗔、痴之火所烧。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使声闻、缘觉、菩萨乃至九法界之众生,闻佛所脱之法,皆发菩提心。佛于三界救拔一切众生。

  佛不怕被火烧死,而发大悲到火宅中救拔一切众生。慈能予乐,悲能拔苦,佛把我们从苦中拯救出来,我人实应发大菩提心,生忏悔心不可再常发脾气,须知佛在等待我们!佛既然已了生死,何以又说‘不怕死呢?’佛确已了生死,但众生之生死未了,佛感觉有切肤之痛,如同身受。我们要猛然醒觉,痛改前非,精进修行,以免牵累佛久等矣!佛为救拔众生,分别为彼等说三乘法:声闻乘、缘觉乘(辟支佛乘)、佛乘,佛予以鹿车、羊车、大白牛车,让我们随意选择。

  而作是言。汝等莫得乐住三界火宅。勿贪粗弊色声香味触也。若贪着生爱。则为所烧。汝速出三界。当得三乘。声闻辟支佛佛乘。

  佛而作是言:‘汝等’,即三十子与五百人,亦包括你和我及一切众生。佛告一切众生,切勿误认此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火宅为乐居,此三界实乃四谛法(苦、集、灭、道)中之苦谛。众生颠倒是非,以苦为乐,迷不知返。‘勿贪粗弊’言勿贪恋粗弊,被烦恼所蔽,扰乱心志。‘色声香味触’即五尘亦称五欲:有形相者为色尘,色、声、香、味、触尘则无形相可见,众生被五尘所迷,但修行人要对境无心。所谓‘见事省事出世间,见事迷事堕沉沦’。处身于境界中而能觉悟,就能超出三界,但被境界所迷就会堕落。常言道:‘眼观形色内无有,耳听尘事心不知’,面对境界而不被境界所转,要能自我把持,坚定宗旨。切勿被色声香味触五尘动摇心志。‘若贪着生爱’:一般人不能了生死,主要原因是有‘爱’,因爱生欲,欲爱是生死之根本,有漏之源头。‘则为所烧’:则为爱火所烧,此乃‘集’谛,有情爱则生烦恼。何以有情爱呢?因太重视这身体故,欲令身体得享受。试想释迦牟尼佛为何到雪山上修行?为何在菩提树下成道?就是他能去情爱断烦恼,而得证果成佛。最初转四谛法轮时说:‘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灭,可证性。此是道,可修性。’烦恼是由于内有烦恼,才会招致外来之烦恼。

  ‘汝速出三界,当得三乘,声闻、辟支佛、佛乘’:佛谓汝等即出三界,慎勿再在此中流连忘返,把本有家乡也忘却,当即修行出离三界。声闻乘是闻佛的声音而悟道者。辟支佛亦即缘觉,‘春观百花开,秋睹黄叶落’,观天地万物荣凋,修十二因缘法而证得辟支佛果。生于有佛之世为缘觉,生于无佛之世为独觉。辟支佛多居于深山幽谷,不与外界接触,修行证果,成辟支佛。佛乘,‘佛’是梵语,中译为‘觉’。‘觉’分为有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佛与凡夫有别,凡夫是不知不觉者,而佛能自觉,并且能觉他,既然自利又能利他。自觉觉他之行皆圆满,故谓‘三觉圆,万德备’,名为‘佛’。‘佛乘’是异乎菩萨乘、缘觉乘、声闻乘者。法华经载‘唯一佛乘,更无余乘’。声闻、缘觉、菩萨皆权便之法,唯有‘佛’法是实法,开权显实。

  第二次转四谛法轮佛又说:‘此是苦,汝应知。此是集,汝应断。此是灭,汝应证。此是道,汝应修。’第三次转四谛法轮佛又说:‘此是苦,我已知。此是集,我已断。此是灭,我已证。此是道,我已修。’佛初对憍陈如三转四谛法轮,法华经此文亦是示以苦集灭道之道理。

  我今为汝保任此事。终不虚也。汝等但当勤修精进。如来以是方便。诱进众生。

  佛保证你若依大乘法修行,必能成佛,绝非虚妄,汝等一切众生当勤修精进。若不勤修精进,犹如说食数宝,所谓:‘终日数他宝,自无半分钱,于法不修行,其过亦如是。’楞严经上亦说:譬如说食,终不能饱。必须勤修精进。精进分身精进,心精进。拜经、念佛、打坐、持咒是身精进。否则,心猿意马,妄想纷纭,故要身精进。心精进是常念玆在玆。佛法是要身体力行,‘说得好,说得妙,不实行,不是道。’单知而不行,就得不到其妙处,要精进修行才有所裨益。

  ‘如来以是方便,诱进众生’:佛说方便法,诱骗众生出火宅,谓有鹿车、羊车、牛车于门外,待彼等出离火宅后,与之大乘。‘诱进’众生,犹如佛空拳度子,见小孩将掉进井中,一时情急,告以此子他手中有糖,孩子闻语即回头,朝佛处爬。小儿得免坠井,而佛手中实无糖。众生欲离三界,则应受佛‘诱’而离火宅矣!

  复作是言。汝等当知。此三乘法。皆是圣所称叹。自在无系。无所依求。乘是三乘。以无漏根力觉道禅定解脱三昧等。而自娱乐。便得无量安稳快乐。

  佛复作是言,汝等众生当知此三乘法,声闻乘、辟支佛乘、佛乘三乘法皆为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所称叹,此三法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接引众生的法门,故赞叹之。‘自在无系,无所依求’:得自然智则自在,即得他心智,明白一切众生的心意,则得自在。‘无系’即得解脱,无挂无碍,远离颠倒梦想,得最高智慧,把一切放下。‘无所依求’: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即已了生死。我们的自性是‘能依’,生死是‘所依’,已了生死,即无所依。何谓无所求呢?诸漏已尽,梵行已立,即无所求。若能无所依无所求,就能证果,了生脱死。

  ‘乘是三乘’:乘于三乘车上,以无漏之五根:信、进、念、定、慧,勤加精进,五根能增进善根,而生五力(信、进、念、定、慧)。‘觉’是七觉支:1、择法觉支,择善而从之。2、精进觉支。3、喜觉支。4、轻安觉支。5、舍觉支。6、定觉支。7、念觉支。又叫七菩提分。‘道’是八圣道:1、正语。2、正见。3、正思惟。4、正业。5、正命。6、正念。7、正精进。8、正定。‘禅’是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初禅有三天,二禅有三天,三禅有三天,四禅有三天。这是凡夫禅定的境界,无想天是外道禅定的境界,五不还天是圣人禅定的境界。四禅天人修禅定,而人在人间参禅打坐亦可达到这境界。修禅定的人打坐入定达初禅天的境界,叫离生喜乐地,得禅悦为食之乐,但觉身心舒畅,快乐而不知时日已过,好像虚云老和尚在终南山入定坐了十八天,也是得这境界。诚心用功修行,参禅打坐就可得这境界,这初禅的境界,非独天人的境界,而是修道人以凡夫之身,修行而可证入,仅是修行入门最初阶段。前几天本会有人证得此地,证得此地祇不过是修行的第一步而已!欲证圣果仍要继续努力不懈,精进向前。

  二禅是定生喜乐地,不要贪着快乐,要修定,所谓:‘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行住坐卧都如入定,不务外缘,心如止水,玲珑透彻,打坐时不仅脉搏停止,连呼吸气亦停止,唯有念未停止,仍会打妄想,一念生出来就会出定。三禅是离喜妙乐地,离一切喜乐,不再贪著「禅悦为食,法喜充满’之乐,得天上的快乐。你们若要尝其中滋味,就要用功参禅打坐。四禅是舍念清净地,连一念也舍弃,无生无念,此时已除一切客尘的烦恼,但仍未证果。以上是修道所得之轻安的境界。

  ‘定’是四无色定:(一)空无边处定。(二)识无边处定。(三)无所有处定。(四)非想非非想处定。四定天称无色界天,‘定’则称‘无色定’,这四天的天人只有识而无形色,故称无色定,而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亦称四空处。‘禅定’是四禅八定,四禅加上四无色定合称八定。‘解脱’有八种解脱:(一)内有色想观外色解脱。(二)内无色想观外色解脱。(三)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四)空无边处解脱。(五)识无边处解脱。(六)无所有处解脱。(七)非想非非想处解脱。(八)灭受想定身作证具足住,是八解脱,又称八背舍。人初修道时,心中仍存有欲念,应用九想观(不净观)对外色观想,知其不净则不会执于‘色’上,就得解脱。放下则自在,看破则能放下,故要先修此观。内无色想观外色解脱,修行用功时候久了,不知不觉中离色欲之念,内无色欲之念仍要观外色,观想美女将来亦难兔一死,老死时其身亦变坏,作青淤想、脓烂想,有脓致幼虫滋生,幼虫食肉,剩下白骨,骨变土,四大分离各有所归,风大还于风,地大还于地,水大还于水,火大还于火,各有所还,毕竟成空。能作如是观想就不生贪爱,去爱欲心而得解脱。得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具足住即住于清净本体上,空、识、有、想都解脱,得灭、受、想,身修灭、受、想定,识亦将灭。但识仍未灭,八万四千劫之后亦会生,故虽然有四空处境界,生死仍未了。四禅加四空处,再加上灭受想定,称九次第定。‘三昧’是空三昧、无相三昧、无愿三昧。成就这三种三昧,就成空无相愿。‘等’以上等等之道理。

  ‘而自娱乐’:修行得禅悦为食,法喜充满。‘便得无量安隐快乐’:尤其在禅定中得无量安隐快乐,得其空涅槃,永离一切灾患。

  舍利弗。若有众生。内有智性。从佛世尊闻法信受。殷勤精进。欲速出三界。自求涅槃。是名声闻乘。如彼诸子。为求羊车出于火宅。

  佛谓舍利弗,‘若有众生,内有智性,从佛世尊闻法信受’:众生前生曾从佛闻法,并能信而受,不生疑惑;信受是闻慧。‘殷勤’是思慧,常作思惟。‘精进’是修悲。‘欲速出三界,自求涅槃,是名声闻乘。如彼诸子为求羊车,出于火宅’,只自顾自觉。‘羊车’譬喻声闻乘,如羊离群,只自了生死,不顾后群。

  若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信受。殷勤精进。求自然慧。乐独善寂。深知诸法因缘。是名辟支佛乘。如彼诸子。为求鹿车出于火宅。

  若有众生,闻法信受不疑,信心是发自内心,所谓‘自己吃饭自己饱,自己生死自己了’,旁人是不能替代你生信心,必须自已生信心。‘殷勤精进,求自然慧,乐独善寂’:喜独居修行。‘深知诸法因缘’:深知十二因缘,成辟支佛乘。‘如彼诸子为求鹿车,出于火宅’:以‘鹿车’譬喻辟支佛乘。有佛出世时,名缘觉。无佛出世时,名独觉。辟支佛是自证自了。

  若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信受。勤修精进。求一切智。佛智。自然智。无师智。如来知见力无所畏。愍念安乐无量众生。利益天人。度脱一切。是名大乘。菩萨求此乘故。名为摩诃萨。如彼诸子。为求牛车出于火宅。

  若有众生,从佛闻法,心生信受,勤修精进,求‘一切智’,求知一切世出世法之智,‘佛智’是一般众生所不能有的智慧,‘自然智’、‘无师智’,皆为佛之大圆满觉的智慧。‘如来知见’,如来知是一切种智,如来见是佛眼。‘力’是十力,‘无所畏’是四无所畏。佛发大慈悲心为怜愍安乐一切众生,利益天人,度脱一切众生,名大乘菩萨,所以名为摩诃萨。‘如彼诸子为求牛车,出于火宅。’

  舍利弗。如彼长者见诸子等。安隐得出火宅。到无畏处。自惟财富无量。等以大车而赐诸子。如来亦复如是。为一切众生之父。若见无量亿千众生。以佛教门。出三界苦怖畏险道。得涅槃乐。

  佛谓舍利弗尊者,释迦如来如大富长者一样,见诸子(三十子、五百人)得姒安隐出离火宅,长者既然拥有财富无量,便平等地赐予诸子大白牛车。正如佛见无量众生因闻佛法而能信受护持,便离三界之苦。三界无安,在三界内,险道满布,而佛能使众生出离并得常乐我净之乐。

  如来尔时便作是念。我有无量无边智慧力无畏等。诸佛法藏。是诸众生。皆是我子。等与大乘。不令有人独得灭度。皆以如来灭度而灭度之。是诸众生脱三界者悉与诸佛禅定解脱等。娱乐之具。

  释迦如来那时作如是想,我有无量无边智慧——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诸佛法藏’如四谛、六度、十二因缘、三十七道品等。是诸众生,皆是我子,均平等赐予大车。‘以如来灭度而灭度之’,不落偏空之理。使诸众生脱离三界,予之佛乘禅定解脱三昧,解脱等快乐以作娱乐,从中可得乐趣无穷。

  皆是一相一种。圣所称叹。能生净妙第一之乐。

  ‘一相’即实相,实相代表三德之一的法身德。前面已详细阐明三十七道品、六度、四谛、十二因缘,现在以三德结束譬喻品,故说皆是一相,亦即是实相。实相是无相无所不相,一切有相是从实相而来,真空即妙有,妙有即真空,实相是佛的法身德。‘一种’即一切种智,是般若德。‘圣所称叹,能生净妙第一之乐。’是解脱德,此法乃为诸佛赞叹者,能生清净微妙之乐,离一切苦即得解脱。

  舍利弗。如彼长者。初以三车诱引诸子。然后但与大车。宝物庄严。安隐第一。然彼长者无虚妄之咎。

  佛谓舍利弗尊者,佛如大富长者一样,初以方便法门说有羊车、鹿车、牛车置于门外,诱骗诸子出离火宅,到安隐处,大长者财富无量,各赐予大白牛车,车有众宝庄严饰之,安隐第一,各人既得大车,是故长者并无说谎。

  如来亦复如是。无有虚妄。初说三乘引导众生。然后但以大乘而度脱之。何以故。如来有无量智慧力无所畏。诸法之藏。能与一切众生大乘之法。但不尽能受。舍利弗。以是因缘。当知诸佛方便力故。于一佛乘。分别说三。

  如来世尊亦如大长者一样,以方便权巧之法,引导众生,初说声闻乘,继而说缘觉乘、菩萨乘三乘来引导众生。三藏教属声闻乘,别教属缘觉乘,圆教属菩萨乘。最后才说法华经实相妙理,圆顿法门,是大乘妙法,度脱众生。何以故?佛本有无量无边智慧,有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等,又有十力、四无所畏、一切法门,开始已可赐予众生大乘法门,可是,非一切众生皆能接受。如初说华严经,二乘人有眼不见卢舍那,有耳不闻圆顿教,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如聋如哑,不但不能接受,对其中道理,彼等亦不能通达。

  有些人在想,二乘况且不懂华严经,吾人根性还不及二乘人,又如何领略华严经呢?佛初成佛时,世界上根本没有佛,所以人不能接受太深奥的道理。现在一切人都知道有佛法了,晓得有大乘、小乘佛法,我们的自性本来已种下大乘的种子,所以现在得闻大乘佛法。

  佛又谓舍利弗,因为众生不能完全接受大乘妙理这因缘,你应知十方诸佛及释迦如来都是用这方便权巧的法门,在这唯一佛乘法上,分别说为三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其实没有三乘、一乘之分,乃因众生的根性不及而说三乘,三乘最终目的乃是希望众生早成佛道。

 
 
 
前五篇文章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三品(上末)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二五品(下末)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二五品(下中)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二五品(下本)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二五品(中末)

 

后五篇文章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三品(中末)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三品(下本)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三品(下末)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四品(上本)

妙法莲华经浅释-宣化上人 第四品(上末)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