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五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3:48:1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五

 

  序分既竟,以下明正宗分。

  净影云:「就正宗中,文别有三:一明所行,(彰彼如来本昔所修行愿)二明其所成,(法藏比丘已成佛已下,彰彼现今所得身土之果)三明其所摄。(下卷初「其有众生」下,彰彼现今摄十方国土无量众生,同往彼国教化利益。)此三皆就弥陀佛说云云。」

  嘉祥云:「就正宗中,亦两段:初明法藏修因感净土果,上卷文;后明劝物修因往生,从下卷初文也。此教之兴,本欲令五浊众生舍秽取净,却短修长,故先示妙果,后方广劝修之云云。」此净影所行、所成合为修因感果一科,后劝物科同彼所摄,二科三段开合异耳。

  憬兴云:「第六如来广说有二:(《疏》上云云,今一部经宜作三分,初至「光颜巍巍」,名「说经因起分」;次自「尊者阿难」迨于「略说之耳」,名「问答广说分」;后始佛诺弥勒尽于「靡不欢喜」已来,名「闻说喜行分」。又中(十二)云:「第二问答广说分有六:一问佛显相,二审问所以,三彰问自请,四叹问敕许,五阿难叹闻,六如来广说。」)初广说如来净土因果,即所行所成也;后广说众生往生因果,即所摄所益也。初中又有二:初说往净土之因,后说今佛土之果云云。」此亦用影三科为二段耳。

  然《行卷》(廿六丁)引此二段科文,意彰如来因果、众生因果,虽分二,而唯是报土因果,佛因果即众生因果故。

  望西初举影三科,次引《序分义》胜因、胜行、胜果(同所行)、胜报、极乐(同所成)、悲化、智慧,(同所摄)三七开合异,其义是同,今须以三为大科,七为小科。(已上)自了惠发此义,尔来讲述者,皆从以七科分《大经》,贯思、海渧等并依之。

  今谓:此义难思,何者?《序分义》与净影其意不同,经「随其生所,在意所欲,无量宝藏自然发应」等,(文)净影意明法藏因中所行华报殊胜,宗家胜果、胜报者,弥陀成三身圆满之果德为胜果,安养胜妙之土界为胜报,何同于净影所行乎?况《序分义》意明韦提别选,由法藏比丘愿力所成,何以彼为《大经》分科乎?

  《会疏》亦不肯之,正宗又大分为五,(四之十九)「初二段为弥陀教,自『佛告弥勒菩萨』已下三段为释迦教。」是本依《教卷》,正宗所说为二尊出世大意,大得其旨。

  今亦顺古辙,用二尊教意,然指其文所与古师稍异,初从「乃往过去」终上卷,明弥陀教意,下卷初「佛告阿难,其有众生」已下,明释迦教意,十二、十三愿成属弥陀教,十一、十七、十八愿成属释迦教。何故尔者?《行卷》引兴师广说二科,初广说如来净土因者,(所行、所成)终于上卷,后广显众生往生因果者,(所摄、所益)下卷「其有众生」已下是也,依此引意分二尊教分。又释迦出现五浊,惠施真实之利,本意唯在使众生到涅槃处,故释迦教初先说无上涅槃愿成,劝之示其因,十七、十八大行、大信是也,应知。

  今依二尊教意,此正宗大分为二:一广说因果分,(弥陀教意,弥陀因果,所行所成)二称赞功德分,(释迦教意,此中有众生因果)六门中第三、第四是也。初广说因果分中,亦有二:一明法藏因中愿行,二明弥陀所成果德。(「阿难白佛,法藏菩萨为已成佛」已下)初中亦有二:一明发超世愿,二明广修大行。初发愿中有三:一发愿缘,二发愿人,三发愿相。初缘中亦二:一列已过佛,二举所值佛。

  佛告阿难.乃往过去.久远无量不可思议无央数劫.锭光如来兴出于世.教化度脱无量众生.皆令得道.乃取灭度.

  此初,列已过佛,此中三,初标最初佛也。

  诸译如《会疏》引。「乃往过去」者,《苑音》一(十三)云:「《说文》曰:乃,语辞也。《广雅》曰:乃,往也,重言训义,犹清净也。《广韵》:往,于两切,昔也、去也。」

  「久远无量」等者,《音义》廿四云:「阿僧祗耶,此云『无央数』,旧言『阿僧祗』,讹略也。」王逸《楚辞注》云:央,尽也。《华严》十大数中,阿僧祗为第一,无量为第二,不可思议为第七。今文实是非数量中数量耳。

  「锭光如来」者,《应音》十(十九)云:「按《声类》,无足曰镫,有足曰锭,亦言然灯佛是也。」《琳音》九(四右)云:「提和竭,或言提和竭罗,此云锭光,亦云然灯佛是也。」(文)《大论》九云:「太子初生,身光四遍似灯,故名燃灯太子,后成佛时名燃灯佛。」余经云:「锭光佛者,犹是燃灯耳。」(《法华祥疏》十之四十二)《吴本》存梵名,《唐》、《宋》云「燃灯」,《汉》、《魏》云「锭光」,语异义同。

  兴云:有说云锭光、燃灯一也,释迦获道记之主,故在初也。有弹此言,若尔,释迦既先得授记,何在弥陀后而成道耶?若非后者,便违弥陀成佛已来十小劫故。遂申自意言:「名之虽同,佛即异,二俱不尽。(同名同体,同名异体)若定一者,燃灯既出释尊三劫中,第二劫满必不能会弥陀成佛既十劫文故;若唯异者,亦违诸佛出世同名之属故。今既锭光、燃灯亦同亦异,异者,即锭光虽复燃灯,非释迦授记佛故;同者,即本释迦前亦有燃灯可锭光故,不应难言锭光若非释迦获道记佛。有何因缘锭光为初,而非余佛者?从彼佛已来,五十四佛频兴世,故云尔,从锭光来,渐有摄受净土行故。由之,锭光亦名燃灯,义亦无咎。」(文)

  望西举同异难,引《大论》(上引)证同义。玄一、智光、证真皆存同义。又异义不同:「憬兴先举两师义已,而立亦同亦异之义,同名为同,异体为异,故今锭光非彼释迦受记之燃灯。今谓同名异体佛也,故义寂于余经中,释迦第三僧祗初所值佛名为『燃灯』,亦名『锭光』,今此列理准应非彼佛云云。」此误解亦同亦异文,为同名异体之义者,非也。

  有云:「兴师亦同亦异之义可谓详矣,然文义稍简,故望西见文不委,却为同名异体义而已。兴师既责唯异义,云『若唯异者,亦违诸佛出世同名之属故』,则诸佛出世,其时不同,而每出世,必同其名,是以释迦则释迦名而几回出世,燃灯则燃灯名而几回出世,故此经锭光与释迦所值锭光,其出世时,远近不同,而佛体则一也。(《要解》云:「《法华》明本门已云『于其中间说燃灯佛』等,此恐今定光如来,非七佛中。」(文))是乃其出时不同,故云『亦异』,其佛体不异,故亦云『同』而已,非同名异体之义也。」(文)此义好矣。

  《会疏》(四之廿左)引《佛名经》遮强诤同异,又(廿一)就锭光如来引诸经,明诸说不一准,久近前后皆是佛智见,何以有量识测度无量法乎!此复止前同异论,可谓尽矣!又次因引诸经,明弥陀发心异说有十六种,可谓力矣!

  「教化度脱」等三句明在世利物,「乃灭度」者标入灭相,生起佛出次第也。

  次有如来.名曰光远.次名月光.次名栴檀香.次名善山王.次名须弥天冠.次名须弥等曜.次名月色.次名正念.次名离垢.次名无著.次名龙天.次名夜光.次名安明顶.次名不动地.次名琉璃妙华.次名琉璃金色.次名金藏.次名炎光.次名炎根.次名地种.次名月像.次名日音.次名解脱华.次名庄严光明.次名海觉神通.次名水光.次名大香.次名离尘垢.次名舍厌意.次名宝炎.次名妙顶.次名勇立.次名功德持慧.次名蔽日月光.次名日月琉璃光.次名无上琉璃光.次名最上首.次名菩提华.次名月明.次名日光.次名华色王.次名水月光.次名除痴冥.次名度盖行.次名净信.次名善宿.次名威神.次名法慧.次名鸾音.次名师子音.次名龙音.次名处世.

  二列中间出世佛也。今经锭光已来列五十三佛,《汉译》列三十六佛,《吴本》列三十三佛,《唐译》列四十一佛,《宋译》列三十七佛,或出梵名,或举汉号,译出不同。又复顺次、(今经及《汉》、《吴》)逆次(《唐》、《宋》自在王佛为初,锭光为最后佛)在列亦异,佛智所照,凡识何知其异同。盖惟《梵本》「次」字可有向前、向后二种,旧《华严》十八(十二)〈入法界品〉「发菩提心已来为久乎?答曰:善男子,我念过去,于锭光佛所出家,止次佛名离垢佛」等,此顺次说;新《经》六十四云:「善财曰:尊者发菩提心为久耶,为近耶?答曰:我思过去,于燃灯佛所发心,次前有佛名离垢佛,于此佛所发心」等,此逆次说,合勘可知。《观药王药上二菩萨经》及《三千佛名经》引五十三佛名,与今经五十三佛不同。(《会疏》第一卷引)亦是非凡所测。

  问:直举所值,于义可足,何烦列多佛耶?

  答:嘉祥为存两义:「一示如来皆照久远之事,(资师问答,发愿无可疑)二明众人同值多佛出世,然法藏一人能超越,而发心修行,以成佛道。」(文)

  《会疏》(廿六右)有三义云云。

  《要解》云:「今窃探其密意,宜有多义:一明虽多佛出世,不得如是发心,弥高超世之愿;二明诸佛大悲出此法藏;三此密明拂迹显本义,何以故?《法华》明本门已云『于其中间说燃灯佛』等,此恐今锭光如来,非七佛中。今所谓『选择本愿』是拂迹显本异名,拂迹门,诸佛愿,显本地,法身愿,故以锭光为初,至世自在法藏及世自在本地大寂定中影像,龙树得此旨,《十住论》〈易行品〉引一百余佛,初云『无量寿佛、世自在王佛』。」(文)

  私作一解云:从弥陀功德宝海,出如是等无数佛,摄化随缘,各亦不同,而令趣向斯一道,无量知见之所共同,于大寂定中炳然显现,岂亦不列此诸佛耶!

  《音义》二(九)、《梵响》上三(三丁)就五十三佛名,诸译列名对映相当,可往见。

  如此诸佛.皆悉已过.

  三总结也。

  《唐译》云:「如是等佛,出现于世,相去劫数,皆过数量,彼龙吼佛未出世前,无央数劫,有世主佛。」(文)自余三译无总结文。

  二举所值佛

  尔时.次有佛名世自在王如来.应供.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初一句指其时节,「名世自在」显别号,「如来」下列通号。

  「世自在王」者,《汉》、《吴》同云「楼夷亘罗」,《唐》云「世间自在王」,今经、《宋译》云「世自在王」,或云「世饶王」。饶,自在义,言异意同;世谓世间,三世五蕴法说为世间,常在世间,而不为世间之所拘碍,故曰「自在」,此约应身。又佛照世间相,常住自寂灭相故,以世间配般若,自在即解脱义,王是法身,三一相即,不纵不横,名「世自王」,此约真身。(文)

  如来、应供等十号,诸佛通号。

  《论注》下(二右)云:「诸佛如来德有无量,德无量故德号亦无量,若欲具谈,纸笔不能载也。是以诸经或举十名,或腾三号,盖存至宗而已,岂此尽耶!所言三号,即此如来、应供、正遍知也云云。」解全据《大论》,今亦可依之。

  一如来者,《大论》二(十九)云「『多陀阿伽陀』,(此云如来)如法相(报身)解,如法相(应身)说。(《天台寿量品疏》引此《论》文云:如者,法如如境,非因非果,有佛无佛,性相常然。遍一切处而无有异为「如」,不动而至为「来」,指之为法身如来也。法如如智乘于如如真实之道,来成妙觉,智种如理,从理名「如」,从智名「来」,即报身如来也。故《论》云:「如法相解,故名如来也。」以如如境智合故,即能所所示成正觉,功德和法身所所应现往,八相成道转妙*轮,即应身如来故,《论》「如法相说」。)如诸佛安稳道来,此佛亦如是来,更不去,至后有中,故名『如来』。」(文)

  二应供者,《大论》曰:「『阿罗诃』名应受供养,佛诸结使除尽,得一切智慧,故应受一切天地众生供养,以是故佛名『应供』。」(文)

  三(遍义)等正觉者,《大论》:「三藐(名正)三(名遍)佛陀(名知),此言『正遍知一切法』。(净影云:「今云等是彼遍也,正者是理,觉者知也。」)知一切诸法实不坏相,不增不减。云何名不坏相?心行处灭,言语道断,诸法如涅槃相不动,故名『正遍知』。」(已上《论注》所引)《论注》下(五十一右)云:「三藐名『正』,三名『遍』,乃至正者,圣智也,如法相而知,故称为『正智』,法性无相,故圣智无智也。遍有二种:一者圣心遍知一切法,二者法身遍满法界,若身若心无不遍也。」(文)

  四明行足者,《大论》二(廿一)云:「『婢侈(明)遮罗那(行)三般那(具足满足)』(《应音》三之五曰「蒲迷昌是切」)秦言『明行足』,宿命、天眼、漏尽三明名『明』,『行』名身业、口业,唯佛身口业具足,余皆有失,是故名『明行足』。」(净影云:「行是教行,如《持地》说,正观名行。又龙树说,戒定慧等名行。此明与行二圆具,故名为『足』。」)

  五善逝者,《大论》曰:「『修伽陀修』,秦言『好』,伽陀,或言『去』,或言『说』,是名『好去好说』。好去者,于种种诸深三摩提、无量诸大智慧中去,如偈说『佛一切智为大车,八正道行入涅槃』,是名『好去』。」(文)好,善也,去,逝也,故名「善逝」。

  六世间解者,《大论》云:「复名『路迦惫』。(《应音》十(三右):伽惫,又作瘏二形,同蒲戒切)路迦,秦言『世』,惫名『知』,是名『知世间』,何知世间?知(明了知)二种世间,(众生、非众生)如实相知世间因灭、出世间道,故名『知世间』。」(文)《会疏》合世间解、无上士为第六,未详何据矣。

  七无上士者,此有开合两说,且依净影等,合无上士与调御丈夫为第七。

  望西:「问:《璎珞经》下云:七无上士,八调御丈夫,(《涅槃》同之)相违如何?答:《大论》说十号中云『以是调御为无上』,(《瑜伽》同之)故《辅行》云:『《大论》合无上士与调御丈夫以为一句。』(已上)是为常说,彼《璎珞》等经论异说,非适今也。然《涅槃疏》(章安)云:『《涅槃释论》以无上士与调御丈夫开为二号,(义寂依之)此义难知。』但补注云:『此与《光明文句》、《辅行》不同,恐章安误耳。』(已上)或复《大论》有两说欤?学者勘之。」(文)

  有云:「或谓《名义集》破《辅行》云文误,从义破于章安,两师一只眼也。《智论》有两说:第二合为一句,(廿一(十九)、廿四(五丁)亦合义)第十卷(廿三)为二句。宝地《止观记》二本(六)云:『《论》长行二句偈合,二师各据一义。』(文)然《涅槃》、《璎珞》开为二号,《成论》、《阿含》合为一名,开『佛世尊』而为二号,净影依《成论》。」(文)

  今谓:《大论》本有两说,第廿一(十七)明念佛功德,从「多陀阿伽度」至「佛陀」为九种名号,「婆伽婆」为总称。故合「无上、御调」为一句。又廿四(四)明佛种种功德法身,「故名『一切智见人』,或名『世救』,或名『如来』,或名『无上调御师』,或名『坚誓』,乃至名『世尊』。佛有如是等诸功德,故应念佛。」此之二文非正明十号文,其第二、第十(廿三)文正明十号,第二(廿三)于「无上」与「调御」间有「复」字隔文,(《真止记》二本七云:或本作「复次」)明知「无上」与「调御」开为二号。偈文云「若不可治便弃舍」,以是调御为无上者,非成合义,对前「若小不调轻法治,好善成立为上道」,而不可治便舍名「无上道」,何为合义乎?思之。其第十(廿三)偈略说从「如来」至「佛陀」十号,以「世尊」为总称。由之思之,虽有两说,第二、第十说为龙树正说,今可依此说,与《涅槃》等同。「无上士」与「调御师」开为二号,合「佛」、「世尊」为十号。依净影,总别合为十号也。

  《论》二(廿三)云:「复名『阿耨多罗富楼沙』,此云『士』,秦言『无上』。云何无上?涅槃法无上,佛自知是涅槃,不从他闻,亦将导众生,令至涅槃,如诸法中,涅槃无上,众生中,佛亦无上,复次持戒、禅定、智慧,教化众生,一切无有与等者,何况能过,故云『无上』。」《义章》廿末引《持地》明七无上云云。

  八调御丈夫者,《大论》云:「复次名『富楼沙(秦言丈夫)昙藐(秦言可化)婆罗提(言调御师)』,是名『可化丈夫调御师』,佛以大慈大智故,有时软美语,有时苦切语,有时杂语,以此调御令入道。何故不说化女人耶?男尊女卑故,女从男故,男为事业主故,复次女人有五碍,故不说。若说丈夫,二根、无根及女尽摄,故说丈夫。」

  九天人师者,《大论》二(廿四):「名『舍多(秦言教师)提婆(言天)魔舍喃(言人)』,是名『天人教师』。佛示导是应作是不应作,是善是不善,是人随教行,不舍道法,得烦恼解脱报,是名『天人师』(廿四云:以三种教法度众生名「天人师」)佛能度余道,何以独言「天人师」?答曰:度余道者少,度天人者多故,复人中结使薄,厌心易得,天中智利,以是故二处易得道,余道中不尔故云云。」

  十佛世尊,言佛者,《论》云:「佛陀,秦言『知者』,知过去、未来、现在众生数、非众生数,有常、无常等一切等一切诸法,菩提树下了了觉知,故名为『佛陀』。」(文)廿一云:「佛一切智慧成就故,过去、未来、现在、尽不尽、动不动一切世间了了悉,故为佛陀。」第廿四(五)云:「一切世间烦恼睡能自觉,亦能觉人,故名为觉人。」(已上)

  上来略解竟,具如《大乘义章》等。

  望西:「问:宝藏佛(弥陀因位无诤念王所值佛)与自在王佛前后云何?答:法藏前也。如玄一云,未见诚文,以义推者,宝藏是先,自在为后。《瑜伽》等说,发大心已,迳三僧袛成等正觉。然宝藏佛记云『过一恒沙僧袛劫』等,今此经中(世自在王记)不言迳劫故,宝藏先过一恒沙僧袛劫,值自在王佛,发心成佛,故自在王后。问:既云三袛,何故宝藏佛时发心经尔所劫?(过一恒沙僧袛等)答:三僧袛者,舍起行时,若虽发心,或时行退,或时行息,通取此等,经无量劫,故无相违。(略抄)此义可然,例如彼云(声闻)三生(速)、六十(迟),据相续修,若有间断,无妨多劫。」(光文)

  又慈恩云:「善心相续,劫满三袛。」(已上)

  有人(《渧记》)破云:「呜呼!望西何意依用玄一耶?此经中既说法藏在世自在王佛所,发超世大愿,而后至成佛,中间修行时劫,言『于不可思议兆载永劫,积植菩萨无量德行』,则其发心已来,至成佛之时劫可知矣,何言此经中不言迳劫耶?且夫弥陀因行修行,全为众生,故所引《悲华经》言『过恒河沙阿僧袛劫』等,今经言『不可思议兆载永劫』,是乃代一切苦恼众生而修行故,一念一刹那无有懈怠,而历此不可思议,过恒沙劫而已,所谓『勇猛精进,志愿无倦』者是也,何朋执通途三僧袛义,而漫言弥陀因位虽发心,或行退,或行息,故迳过恒沙僧袛劫,如小果三生六十劫乎?忽违『勇猛精进,志愿无倦』文了,是乃不肯知超世不共选择愿行故也。若以予言之,则盖世自在王佛是先,而宝藏佛乃后也,既在世自在王佛所发心,而后至成佛之间,不可思议兆载永劫,则此中间为无诤念王,值宝藏佛也,所谓『或为长者居士、豪姓尊贵,或为刹利国君、转轮圣帝』者,盖指如此之事耶。请勿封执常途三袛劫,怪弥陀不共愿行之超三僧袛而经不可思议永劫矣!此望西谬解,大违害不共大愿。然古今诸注不斥此谬,只恐后学之有惑之者,故辨斥耳。」(已上《渧记》)

  此辨斥太好。今谓:法藏菩萨发心修行实不可思议,数数发愿,数数成佛,何以凡识可测前后乎?俊公举十六种发心异说者,意辨此等局见耳。

  二明发愿人

  时有国王.闻佛说法.心怀悦豫.寻发无上正真道意.弃国捐王.行作沙门.号曰法藏.高才勇哲.与世超异.

  国王法藏是修因人,于中有三:初(四句)明闻法发心,次「弃国」下(二句)舍世出家,后「号曰法藏」下德名略叹。(此依嘉祥)

  《唐》、《宋》无初闻法发心文,《汉》、《吴》云「闻经欢喜开解」,是闻法初发心也。

  净影:「起行有二:从初尽颂,辨世间行,即地前所行也。『佛告阿难,法藏比丘说此颂已』下,明出世行,即地上所行也。初中有三:一闻法发心,二出家修道,三诸佛礼赞。」

  憬兴:「第二申胜行有二:初略说胜行,后『佛告阿难』下广说胜行云云。」此破净影世间行、出世行不用,还以略说、广说代之耳,文处无异。

  望西依净影,今不从之。

  依嘉祥意,初中「有国王」者,法藏菩萨在家位也。余译不出王名,但《汉译》曰:「世饶王闻经修道,欢喜开解,便弃国位,行作比丘。」义寂云:「准彼经文,(《汉本》)世饶王者,亦为法藏在俗时名。」(望西引)若尔者,与所值佛名同,故《会疏》云:「私按:彼经佛名亦号世饶王佛,未审世饶王所值佛,故为世饶王佛欤。」

  有云:「峻公偶失照顾,若尔者,从王名而立佛名乎?若然,所值佛正名知是何?不立所值佛名,何尚其传法也?况五十三佛竟说『世自在王如来』,岂此佛独从所化一人之名立佛名乎!」

  今云:师资同名之例,《楞严》第六说观音师观音等,或如释迦师释迦,其例甚多矣。(已上《渧记》所引,义凭)

  有云:「《觉经》是译有误。」(望西引)《梵响》从此云:「今本出《觉经》后,义长必用,误取佛名为王名也。」

  今按:《吴译》云「乃尔时世有大国王,王闻佛经道」等,饶者大也,恐《梵本》有「世有大王」之文乎。《汉译》之云「世饶王」,是世有大饶之王义,故《吴》翻云「世有大国王」,是非王名也,今本亦云「有国王」,亦是有国大王之义,是非王名,故余译不出之而已。

  《会疏》四(廿八):「玄一云:俗名『龙珍王』云云。」此释未见典据。

  然黑谷《大经释》云:「时有国王,离垢净王欤?无净念王欤?所诠一体异名也。」(已上)

  望西会云:「不分今昔,同是弥陀因位名,故云一体欤。是犹预释,不可定量。」(文)

  「闻佛所说,心怀悦豫」者,闻法开解,欢喜之相也。

  「寻发」等,发心也。寻者,《苑音》一(十三)云:「杜注《左传》云:寻,续也,又随即义也。」

  梵「阿耨多罗(无上)三藐(名正)三(遍义)菩提(名道)」,此云「无上正真道」,真知无知无所遍,故「遍」言为「真」。(《论注》下三十四云云)佛所得道名「无上正真道」,求菩提之心名「意」,即是菩提心也。

  法藏菩萨何位发菩提心耶?异解纷纭:

  净影云:「今『寻发无上心』,是地前世间行,下『我发无上正觉之心』,是地上出世间行。」(义寂云:「初发心是信发心,十信十解也;后佛所发二种发心,五劫思惟以前发解行发心,十行十回向也;五劫思惟已后发证发心,初地已上也。」玄一云:「《瑜伽》等云皆二种发心,一世俗发心,谓地前发心;二得法性发心,谓地上发心也。」次引净影明地前、地上发心。)

  义寂、玄一大同之,许二重发心。

  憬兴破净影云:「此恐不然,地上菩萨念念常修利诸群生净佛国土,不应五劫专修,受净土行故。今即还有二,初略说,后广说,但是一发心,而判为十向满位发心也。」

  望西据净影为二重发心。

  今谓:前他说,后自说,又后重述前发心,说有前后,发心无有二,唯是一发心也。虽前后一发心,而不同憬兴也。

  嘉祥不判地位,而见法藏德为高行。按《观经祥疏》(六右)有三师,南师云地前发心,北地师为八地发心,第三师约本迹二门释云云。其指北地师者,恐指罗什、鸾师等,是祥师之所承也。鸾师《注》曰:「法藏菩萨于世自在王佛所,悟无生法忍,尔时位名「圣种性」,(《璎珞经》六种性第四,即十地也。)于是性中,发四十八愿。」(性功德文)又《注》下(十八)云:「安乐净土是无生忍菩萨净业所起。」(妙色功德)此当八地无生,是本祖述龙树也。

  《大论》三处以法藏菩萨为例,第十、第三十八、第五十。第十云:「问云:更有十方诸清净世界如安乐世界,何故普华为喻?答云:阿弥陀佛世界不如华积世界,何以故?法积比丘佛虽将至十方观清净世界,功德力薄,不能得见上妙清净世界,以是故世界不如。」(约有缘,无无缘)此约三乘,故非今所依也。后三十八及第五十文,或例初地,或例八地,正今所据。

  然《文轨旁通》云:「《论》乃三乘共菩萨,故权实杂说,位中知见不可一准。然则不可专依《大论》定此经法藏因位,多违妨故。」(权愿取相等妨)今何云依后二文耶?今解云:三十八(廿六)释往生品文云:「有菩萨初发心时得菩提,便转*轮,有菩萨初发意时与般若相应,从一佛国至一佛国净佛世界。」论释次从一佛国云:「如阿弥陀佛先世时作法藏比丘,佛将导遍至十方,示清净国,令选择净妙之土,以自庄严其国。」(文)此文其前云「一乘清净无量世界故」,乃约一乘明菩萨位,台家所谓夸节义也。故二段文非是三乘共初地,别初地,圆初住,《华严》所谓「初发心时便成正觉」是也。故《论》引例法藏选择净土而已。

  又第五十文〈发趣品〉说住八地,具足五法,第三云:「云何菩萨观诸佛界,自住其界,见无量诸佛,亦无佛界想?」《论》释云:「观诸佛国者,有菩萨以神通力飞行十方,观诸清净世界取相,欲自庄严其国;(初自到取相)有菩萨佛将至十方,示清净世界,取净国相,自作愿行,如世自在王佛将法积比丘至十方,示清净世界;(次他引至取相)或有菩萨自住本国,用天眼见十方清净世界,初取净相,后得不著心,故还舍。」(后以天眼见,不著心)今八地发心依此文。然虽此文说十地,似但共杂说。今按:其明共十地者,正在于《论》七十五,(二右已下)其四十九已下明但菩萨地修业故,初标二位(但、共)而简别,而不具列共位名者,推之下七十五故,次正明但位中,其列十地名者,正明但菩萨位修业故,其地相指《十地论》,明知四十九至第五十明但菩萨修业,若不尔者,何指《十地论》乎?《十住论》岂三乘共十地耶?故《四念处》三(二右)南岳释《大品》明位属别、圆二教位。故知四十九、第五十所说十地正约但菩萨位,岂有权愿妨乎?

  今详引《论》文证明,《论》四十九(初)「经说发趣大乘十地修治业」,《论》(六左)云:「问:此中是何等十地?答曰:地有二种,一者但菩萨地,二者共地,共地者,所谓乾慧地,乃至佛地。(推下五十五,非正明故)但菩萨地者,欢喜地、离垢地、有光地、增曜地、难胜地、现在地、深入地、不动地、善相地、法云地、(正明故具列名)此地相如《十地论》中广说。」(地相推《十地论》,岂三乘共位乎?)乃至广说十地治业。至第五十(十四)释《经》十地,「当知如佛云,菩萨坐如是树下,入第十地,名为法云地」等,明知欢喜等十地非共位也必矣。

  问:若尔,《经》明第十地如佛竟云:「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住是十地中,以方便力故,行六婆罗蜜,行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过乾慧地乃至菩萨地,过是九地,住于佛地,是为菩萨十地。」(文)《论》五十(十五)释云:「更说第十地相,佛地即第十地。」此文似约共位,云何?答云:经中说但菩萨治业竟,更明超过共十地,故《论》云「复次佛此中更说第十地相」等,(「第」字著眼)彼共位佛地,即但位第十地,故《论》云「佛地即第十地」,可知。

  上来明鸾师依龙树,法藏位为无生忍位,理实从一如法界无形示名,是以龙树所判分齐不定,可准常例而测度耶!

  《一多证文》曰:「从一如法海(一实真如妙理,圆满大法,即久远所证一如)显形示名,名法藏菩萨,发无碍誓为因,成阿弥陀佛,曰报身如来等。」於于此乎知,从久远一如现因示果,是果后方便示现法藏因,岂以十地阶次拟议法藏地位哉!诸师所言恐未尽理矣,其龙树为初地,或为八地,鸾师为圣种性,亦是从果现因,大与诸师别也。

  「弃国捐王,行作沙门」者,次舍世出家,祥云:「次句明舍重位出家志。」(文)国是王者之大宝,王是世间之重位,今舍弃此宝位者,显捐世间一切诸欲,求出世大宝也。

  「沙门」者,出家都名,沙门旧云「桑门」,(《应音》)正云「沙迦懑囊」,此云「止息」,谓止息一切诸不善法。又曰「劬劳」,谓修一切劬劳苦行故。又云「止息」者,谓袈裟荫力止息一切不安稳故。(《苑音》二之二右)

  「号曰法藏,高才勇哲,与世超异」者,后德名略叹。

  祥云:「『号曰法藏』者明其德名,『高才勇哲』下略叹其德。」此释太好。今科依之。

  「法藏」者,《汉》云「昙摩迦留」,又云「法宝藏」,《吴》云「昙摩迦」,唐云「法处」,宋云「作法」,《大论》(十及五十)云「法积」。祥云:「在能蕰蓄佛法,故曰『法藏』。」玄一云:「所闻法教护持不失,故名『法藏』。」(文)

  《探玄》三(三十)云:藏有四义,一含摄,二蕴积,三出生,四无尽。准解,「处」是出生之义,「积」是蕴积之义,与「藏」同,一切佛法悉蕴蓄不失故。(嘉祥)法之藏,依主释;又以佛法藏为所开,故名「法藏」,有财尺。(《涔记》)又「法」是所藏果,「藏」是能藏因,因能藏果,故法之藏,依主释。(师说)又可,以一切功德法为所藏,故名「法藏」,亦有财释也。

  「高才勇哲,与世超异」者,《影疏》云:「高才等辨(兴云为人)其性行,(性得德行)才谓才巧,才德过人,故曰『高才』;志强名『勇』,心明称『哲』,此德孤出,名『世超异』。」(兴同)

  嘉祥云:「『高才勇哲』下略叹其德,称逸群之能,故曰『高才』,能自胜胜他,故(自胜烦恼怨叹,胜于他魔群)称为『勇』,坏邪见之(恐「心」字乎)明,所以言『哲』。」(文)

  二义中祥释为优,净影为世间行,故云「性行」。今则不然,此二句就出家叹菩萨高德,故云「略叹其德」为稳矣。

  《宋译》云:「而于法中,有一苾芻,名曰作法,信解第一,明记第一,修行第一,精进第一,智慧第一,大乘第一。」(文)以六句叹。

  《唐译》云:「有殊胜行愿,及念慧力增上,其心坚固不动,福智殊胜,人相端严。」(文)

  此等广叹高德,今略以二句叹高德,悉摄矣,岂世间行乎!可知矣。

  「与世超异」者,不但显超世人,又显出世间行超世间行矣。

  第三明发愿相五:一赞偈发愿,二选择净土,(「佛告阿难,比丘说此颂已」下)三正说大愿,四重誓自要,五总结誓愿。(「于是法藏比丘」下)初中亦二:一先修虔敬,二次正说偈。

  诣世自在王如来所.稽首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合掌.以颂赞曰.

  初,菩萨欲赞师佛,先修敬仪也。诣佛礼足者,是身业敬也,以颂赞曰者,口业敬也,意业在于其中,钦慕佛德故,修敬之至无以尚焉。

  梵「曩谟」,此云「归命」,亦云「稽首」,亦云「顶礼」,亦直云「礼」。(《青龙疏》)

  《应音》九(三左):「《周礼》大祝辨九拜,一曰稽首。」郑玄曰:「稽,至也;首,头也,谓头至地也。」《归敬仪》下曰:「经律文中多云『头面礼足』,或云『顶礼佛足』者,我所贵者顶也,彼所卑者足也,以我所尊,敬彼所卑者,礼之极也。」(文)

  「右绕三匝」者,绕,旋绕。净影:「右绕,爱也。旋绕不舍故表爱。」

  《寄归传》三(廿三)曰:「言旋右者,梵云『钵喇特崎拏』,『钵喇』字缘乃有多义,此中意趣,事表旋行;『特崎拏』即是其右,总明尊便之目故。时人名右手为『特崎拏手』,意是从其右边为尊为便,方合旋绕之仪矣。西国五天,皆以东方为前方,南为右方,亦可依斯以论左右。诸经应云『旋右三匝』,若云『佛边行道』者非也。经云『右绕三匝』者,正顺其仪,或云『绕百千匝』,不云右者,略也。然右绕、左绕稍难详定,为向佛左手边为右绕,为向佛右手边为右绕耶?乃至向佛右边为右绕,向左边为左绕,斯为圣制,勿致疑惑。」(文)

  「以颂赞曰」者,偈颂,歌美之义。郑注《周礼》云:「颂,诵也,容也。」《考声》:「颂者,歌盛德之诗,美其形容,告于神明,故谓之『颂』。」(《琳音》十八之三)

  「偈颂」新旧梵汉不同,如别所明。何故用偈颂耶?《十地义记》二(八右):「言立意者有二:一偈言巧约,少字之中能摄多义,易解易持,故立偈颂;二偈音美妙,用之赞咏,是故须立等。」

  二正说偈,大分为三段:一自初至「震动大千」七偈,总叹佛三业德,二自「愿我作佛」至「快乐安稳」十偈,述心中所欲之愿,三「幸佛信明」等三偈,请佛证明。初中有四,一叹身业德:(二偈半,十句)

  光颜巍巍.威神无极.如是炎明.无与等者.日月摩尼.珠光焰耀.皆悉隐蔽.犹如聚墨.如来颜容.超世无伦.

  《吴译》无偈,但于长行自含其义耳。余本皆有,或五言八十句,(《汉本》)或七言四十二句,(《唐本》)或七言三十六句,(《宋本》)偈句多少不同,大义无别。今本四言二十行八十句,初七偈总叹佛三业德。

  嘉祥云:「酬前说法之恩,兼表归依之情。」

  净影云:「初赞叹佛德,明其所求(自求三业佛德)。」

  今祥:二师并用方可,既叹佛德,容有其多义故,今法藏菩萨所以赞叹佛德,为成咨嗟誓,此赞叹济凡要术,何以故?弥陀不赞诸佛者,诸佛亦何赞叹弥陀,诸佛不赞叹弥陀,云何得闻此法,故今赞叹师佛三业,而得成就三业庄严功德也。于中今二行半叹佛身业德,身业即光明,次口业者即名号,叹光明名号佛德也。

  净影意:「初一句总叹身光二德,光巍巍叹佛光胜,颜巍巍叹佛身胜。『威神』已下七句显光巍巍,『威神无极』,光发所依,由佛威神力无极,故能放光;『如是焰明』正举光体;『无与等者』对人显胜,余人身光无与齐等;『日月摩尼』至『若聚墨』对事显胜,此等诸光,若对佛光,皆悉隐蔽,犹如聚墨在珂贝边。『如来』等两句显颜巍巍,如来容颜超世无伦,故颜巍巍,『伦』谓匹矣。」(文)

  憬兴全用之。《会疏》不肯用净影光与身之配释,故初「光颜巍巍」是其体相,「威神无极」外用德,「如是」等二句述最胜,「日月」等下比挍显胜,后半行结叹。此举容颜摄光明。

  今谓:净影配释似凿,今意:初二句总显身业最胜,以光明为身业故,《唐译》云「无量无边光」;「如是」下释其胜,有二:一无对胜,二有对胜。无对胜故曰「如是焰明,无与等者」(焰,《说文》:火行焰焰也,《说文》:炎,火光上也。)佛光照曜最第一,故名「光炎王」,何有与等者;「日月摩尼」等四句,二有对显胜,日月摩尼举世所知。《应音》一(三右):「言『摩尼』者讹也,正言『末尼』,谓珠之总名也。」新译《音义》:「『末』谓末罗,此云『垢』也,『尼』,此云『离』也。言此宝光净,不为垢秽所染也。」世光之大,无过日月摩尼光,对映于佛光,皆为所隐蔽焉,岂有漏之光能比佛无漏光乎!故云「皆悉隐蔽,犹若聚墨」。下重誓言「日月戢重晖,天光隐不现」,今赞王佛,下自所愿。

  「如来容颜,超世无伦」者,双结无对胜、有对胜云「超世无伦」也。

  正觉大音.响流十方.(二句)

  二叹口业德。

  《唐译》云:「世尊能演一音声,有情各各随类解。」(文)

  《汉本》云:「如是大音声,遍诸无数刹。」(文)

  《宋本》云:「愿我得佛清净声,法音普及无遍界」等。(己下述己愿,《会疏》云云。)

  「正觉大音」者,在王佛则梵音声,(所赞)在弥陀则名号正觉名故。(所成)过去赞叹为要所成,故法藏愿齐此佛口业德,故弥陀为口业德则名号也。今日名号即「大音」,下云「无量寿佛大音宣布」,法照云「如来尊号甚分明,十方世界普流行」是也。正觉大音及正觉之响,于十方世界无不流布,共以为口业功德。

  正觉大音者,语密梵音声,《论》所谓「如来微妙声」是也。如《略笺》引《涅槃》〈圣行品〉。望西引《大论》三十。(《大论》三十(三十一)云:「佛音声所到无有限,若如对面,如《密迹经》中所说,目连试佛音声,极至西方,犹闻佛音若对面。」)

  正觉之响者,正觉成就果名,《论》云「梵响闻十方」是也。

  戒闻精进.三昧智慧.威德无侣.殊胜希有.深谛善念.诸佛法海.穷深尽奥.究其涯底.无明欲怒.世尊永无. (二偈半十句)

  三叹意业德。

  《唐本》云:「戒定慧进及多闻,一切有情无与等,心流觉慧如大海,善能了知甚深法,惑尽过亡应受供,如是圣德惟世尊。」(文)

  《汉》云:「或以三昧定,精进及智慧,威德无有辈,殊胜亦希有,深微谛善念,从是得佛法,持觉若如海,其限无有底,瞋恚及愚痴,世尊之所无。」(文)

  影意:叹意业中,初两偈叹佛行德,(行是菩提)后半偈叹佛断德。(断是涅槃)前中初偈叹德胜,(胜是教行)后一偈(「深谛」已下)叹德深。(深是证行)前叹胜中,「戒闻」等举其德体,「威德」等就德显胜;后叹深中,「深谛」等二句趣证方便,如来藏性是佛法海,(是所念)「穷深」等二句证行成就,此叹行德。(教行、证行)后「无明」等叹断德,无明是痴,欲是贪,怒是瞋,佛断永无,故断德胜矣。

  憬兴分文同影,「初二偈叹业胜,即菩萨品也,后半偈叹果胜,即果果断也。初又有二,初一偈叹涉事胜,后『深谛』等一偈叹证理胜也。初中,『戒』即业体,以思种故,『闻精进』等即业眷属云云。」

  《会疏》:「初四句摘举五德,赞其殊胜,次『深谛』下六句,别约二德(菩提涅槃)叹其究竟,『深谛』等四句菩提德,『无明』等二句涅槃德云云。」此「深谛」已下为二德,与影、兴异,各据一义。

  今谓:「戒闻」等者,六度之中,进度合忍辱,多闻摄法施,故为五也。戒者,梵语「尸罗」,此翻「戒」,防非为义;闻谓多闻,飡教广多,故云多闻,此中摄施;精进者,梵「毗梨耶」,此云「精进」。练心于法名之为「精」,精心务达说以为「进」,精进无别,体督众行。(《天台止观》)今合忍辱,(进度合)下文开为二,云「戒忍精进」故。

  「三昧」者,三摩地定也;「智慧」者,般若。此之五度以意为业体,佛能圆满此等行,成威神功德最胜,故云「无侣希有」,「侣」之言匹也、伴也。

  净影云:「威德无侣,他不能齐,殊胜希有,佛德过彼。」(文)

  「深谛善念」等明所念、所证深广。(《要解》)

  憬兴:「深谛(谛,审察)善念法海为后得智所证,穷深尽奥等为无分别智所证也。」

  《会疏》云:「『深谛善念』者能证智,『诸佛法海』者所证理,诸佛法藏广大幽邃,故喻大海云云。」

  今云:诸佛所证广大无涯边、深奥无底云「法海」,如来胜智深谛善念,能究深奥、尽边际,能冥法海,成菩提智德也。

  「无明欲怒」等者,断尽界内界外惑,成涅槃断德也。

  人雄师子.神德无量.功勋广大.智慧深妙.光明威相.震动大千.

  四总结叹。

  净影云:「自下结叹。」

  嘉祥:「『无明欲怒』下一偈(「无明」二句,「人雄、神德」二句)叹无为德,次一偈(「功勋广大」等一偈)叹德用等。」

  今从净影,初二句总以结叹,「功勋」下别以结叹。佛名「人雄」,人中最雄杰故。佛亦名「人中师子」,师子兽中独步无畏,能伏一切。佛亦如是,于九十六种外道,一切人天中,降伏一切,得无所畏故。(《大论》文)「神德无量」,总圆满三业威神功德无测量也,故曰「威神功德」。

  别结中,《影疏》云:「『功勋广大』结叹前口,正觉大音响流十方故,佛化他功德广大;『智慧深妙』结叹前意业,前有多德,偏结其慧,以行主故,『深』结前『深』,『妙』结前『胜』;『光明威相』等结叹前身。」(文)

  憬兴:「『功勋广大、智慧深』叹意业果业用,『光明威相』叹身业胜。(此同净影)『震动大千』叹正觉音。(与影别也)」

  二师中净影为优,何者?如兴解,「光明威相」为身,「震动大千」为口业,二句成别意,恐不顺文,前序文云:「光明普照无量佛土,一切世界六种震动。」故知二句非别意,光明威相能使三千震动之义,故兴释未详。《会疏》、《梵响》并用憬兴者,何不思乎!

  二述心中所愿中三:一愿求佛功德,二愿求国土功德,三愿求菩萨功德。初佛功德愿中亦有三:一愿作佛,二求德行,(「布施」等一偈)三立要誓。(「吾誓」已下)初愿作佛者:

  愿我作佛.齐圣法王.过度生死.靡不解脱.

  前既叹佛德,今愿求其所叹佛果也。

  《唐本》云:「我今称赞诸功德,冀希福慧等如来,能救一切诸世间,生老病死众苦恼。」(文)

  《汉》云:「令我作佛时,愿使如法王,过度于生死,无不解脱者。」(文)并同今译。

  净影云:「自下发愿,求前所叹,于中初有十偈,正起愿心,后之三偈,诸佛之证知云云。」

  今谓:正起愿有三:初五偈求佛功德之愿,二次四偈求国土功德之愿,(「譬如恒沙」下)三后一偈半(「我当哀愍」已下)求菩萨功德愿。此三种之愿,即是弥陀别愿也。

  然《会疏》等解:「愿我作佛」为总愿,引《选择集》为诸佛总愿云云。

  《要解》意:今齐圣法王之愿,是诸佛所证平等是一边总愿,下四十八愿此中别用别愿因缘,故总愿含别愿,总愿以利他为自利,别愿以自利为利他,总别共自利利他不相离,故与诸佛总别二愿各别也。

  私云:诸佛皆有总别二愿,今佛岂无总别愿乎?弥陀总愿既在上寻发,无上正真道意中发之,四弘誓愿在此中,「高才勇哲」等略叹中自含菩萨自利利他行,次所以诣佛所,而说偈叹佛德者,但为发超世别愿耳。於于此何论总愿乎!从古于此中言总别者,恐非经意也。

  初求佛德中,初一偈愿求佛果,次「布施」等一偈愿求佛德行,乃是同因同行至菩提之愿也。初愿求佛果中,「愿我作佛,齐圣法王」者,承前所叹佛德,愿我作佛,如佛作光明寿命尊。此愿自德处即是利他,佛正觉即众生往生之体,故云「过度生死」等,下四十八愿言「设我得佛」,此之张本也。

  「过度生死,靡不解脱」者,净影云「明利他德」,嘉祥云:「为物之心,明其下化。」二师释最得其旨,然此文似自利,愿齐佛涅槃解脱德故,今何为利他者?下长行云:「令我于世,速成正觉,拔诸生死,勤苦之本。」全与今偈文同,然下文亦似自利,而以《汉译》见之利他,云「拔人勤苦生死根本」故,彼既然,此亦可然。故《唐译》云:「能救一切诸世间,生老病死众苦恼。」彼云「能救」,今云「过度」,岂不利他乎?明知今文意:愿我作佛,以过度一切众生二种生死,解脱一切系缚也。

  二愿求德行

  布施调意.戒忍精进.如是三昧.智慧为上.

  《唐译》云:「愿当安住三摩地,演说施戒诸法门,忍辱精勤及定慧,庶当成佛济群生。」(文)

  《汉》云:「檀施调伏意,戒忍及精进,如是三昧定,智慧为上最。」(文)

  净影云:「此求因中,明自利利行。」

  嘉祥云:「『布施调意』下出其化物行体,上但明发心(过度生死靡不解脱),今出其行,莫过六度等。」

  祥释得旨。(何以知利他愿?解云:次誓言「一切恐惧为作大安」,岂不利他行乎!)是如来回施众生行体故,兆载永劫行以此六度为体,今愿行如是佛因,得佛果,回施之众生,「愿」字流于此,可见。

  「布施调意」,此有三解。

  净影意:布施檀度体,调意是布施用。《疏》云:「布施调意是其檀度,修施治悭名为调意,戒是戒度,忍是忍度,精进进度,三昧禅度,智慧智度,慧胜名上。」(文)此指下定慧为「如是」,及三昧定、最上智慧,合前四度,为六度行。

  憬兴同之,望西用之,润色云:「『调意』之言流至智慧,下五度可治五弊,故必有调意,今文无者,举初显后。」

  《会疏》亦从之,云:「上佛意业中具六度,菩萨愿求我得之,是则法门无边誓愿智也。调意虽属布施,广通六度,布施治悭贪,戒治破戒,忍治嗔恚,进治懈怠,三昧治散乱,智慧治愚痴,是则烦恼无边誓愿断云云。」

  嘉祥至「如是三昧」,举五度行,「智慧为上」者,五度行独不出过,必须智慧达本源,方五度皆得出过,故云「最上」。此但解智慧句少异,余与影同。

  上三师皆「为上」解为最上义。

  二玄一指前四度为「如是」,如是四度以定慧为上首也,此师「上」言解为上首义。望西、梵响等「如是」释用玄一,「为上」释却用净影。今谓玄一为稳。

  三《要解》云:「『调意』者,禅定婆罗密,『如是三昧』者,谓上五波罗密为三昧中妙行故,『智慧为上』者,般若波罗密为上故,光明无量愿由此般若波罗密成,余五度在此中云云。」此意戒等四行摄三昧,四度是三昧中妙行故,上五度指云「如是三昧」,此之三昧以般若为上首,故成光明无量愿也。

  上来诸说各据一义。今谓:初二句举五度,调意,禅定之义,《苑音》云:「禅那,此云静虑,谓静心思虑也。」(文)嘉祥《法华疏》二(廿九):「三昧又云调直定」。(文)《弘决》二曰:「一切禅定皆名三摩地,秦言『正心行所』。」(文)故调意是禅定,《唐译》云「安住三摩地」是也,举五度摄菩萨万行。「如是三昧」者,指上五度,如是五度,以定慧为上首。由三昧故,万行常寂,由般若故,一切万行无碍,施一切众生,下所谓「三昧常寂,智慧无碍」是也,愿得如是佛因行成佛果,以之回施一切也。

  三立要誓,亦二:初正要誓,后较量励心。此初也:

  吾誓得佛.普行此愿.一切恐惧.为作大安.

  《汉》云:「吾誓得佛者,普逮得此事,一切诸恐惧,我为获大安。」(文)

  《唐》、《宋》两译阙此文。《会疏》引《唐》、《宋》两文,彼愿求果上济度,与今文不同也。

  「吾誓得佛」等者,要誓下「不取正觉」之张本也,愿志求满足,誓自制心,由誓满愿,谓吾誓至得佛不中止,为一切恐惧普行此愿,作大安也。

  「普行此愿」者,指前成佛因行二种之愿,上上求自利,今下化利他,行上二愿,自成利他。(《会疏》初义)

  玄一云:「行此愿者,如次下云『一切恐惧为作大安』。」(《会疏》后义依之)

  有依后说。(《渧记》)今谓:「一切恐惧,为作大安」是誓也,何为愿乎?今谓:成佛因行愿,非为自,誓为恐惧,普于十方三世行此愿,使恐惧众生作大安。由之,永劫大行终回向苦恼众生,此乃弥陀利他回向之张本也。

  净影云:「『吾誓得佛』,起行所趣,『普行此愿』,求因趣向,善导曰『同因同行至菩提』是也。由此,普行得普果,普果者何?安慰德也。『一切恐惧』者,大悲所缘,《论》主所谓『不舍苦恼一切有情,回向为首,成就大悲心』是也,经云『为烦恼贼之所害者』。」

  「为作大安」者,使苦恼众生至毕竟安乐大清净处也,是故佛名「大安慰」也。

  后较量励心

  假使有佛.百千万亿.无量大圣.数如恒沙.供养一切.斯等诸佛.不如求道.坚正不却.

  「假使」者,假设辞,谓设供佛无量比挍之,显求道心坚固,胜如是供佛无量,故云「假使」。

  《唐译》云:「为求无上大菩提,供养十方诸妙觉,百千俱胝那由陀,极彼恒沙之数量。」(此举能供心及所供佛顺显,今经反显。)

  《汉本》云:「假令有百千,亿万那术佛,如是佛之数,使如恒水沙,计以沙等佛,一切皆供养,不如求正道,坚勇而不怯。」(文)

  净影:「(百千、亿佛)二句佛宝,次『大圣、恒沙』二句僧宝,(佛大圣为所供)『供养一切』,(现本作「斯等」)供养僧宝。供养一切诸佛,斯等诸佛供养前佛宝,『不如』下对愿比挍,彰其不及云云。」

  兴破云:「『供养斯等』亦兼僧宝非也,虽复『斯等』而言诸佛,故知向上之等。」此破允矣。然净影意亦前佛大圣为所供所,故尔耳。憬兴云:「今即者,佛者所供养,大圣者能供养,无量大圣虽供多佛,而有边故,不如求佛心不退,还以无边故,却者退也。」(文)

  初四句影、兴同虽配佛宝、僧宝,其意别,净影佛、僧共为所供;憬兴佛为所供,僧宝为能供。二俱未稳。

  望西破净影云:「大圣者,亦是佛宝,非举僧宝,违《觉经》。然上『佛』者,为简余众,下『大圣』者,为譬恒沙,故非重叠。指此诸佛云『一切等』,何以『一切』别属僧宝?《觉经》中既不举僧宝,今亦可然故。」又破兴「无量大圣为能供」云:「夫挍量法,若有一人作此功德,不及彼善,是名比挍,如《法华》布施挍量、《般舟》供佛挍量,能施、能供俱是一人,若以多人为能供者,岂成比挍?设虽欲集功德多数,可增所供,增于能供,有何要乎?况违《觉经》,不足依用。乃至(次救兴师,然非复取彼。)此之两义取舍随意。」(文)

  《会疏》并引两师,次引《觉经》等,决「无量大圣」亦是佛宝者,意在两亡耳。

  今谓:「无量大圣」句为显所供佛数如恒沙。指上百千亿佛云「无量大圣」,偈句重累明之,唯是供养诸佛之义耳,何以为僧宝乎?又从「愿作佛齐圣法王」已下愿佛功德,至此何须供僧宝乎?故次承之云「斯等诸佛」,明知示如上无量诸佛数如恒沙云「大圣数如恒沙」,故《汉译》云:「有百千亿万那术佛,如是佛之数,使如恒水沙等。」《唐译》亦不言供养僧宝,可以证矣。既不言僧宝,亦何为能供?设许僧宝,亦违挍量法,如望西所破。又准《唐译》,法藏菩萨为能供人,今何无量大圣为能供人?甚违道理,故知两师皆非也。

  今准《汉译》解释为好,「供养一切」等正挍量虽供多佛,不如自己求道不退,供佛有边际,求道心不却无边际故,重坚励心也。求道者大,菩提心也,上所谓「愿我作佛」及「吾誓得佛」等,是求无上菩提。有说通途四弘誓愿者,未详也。

  「坚正不却」者,坚固正直不退也。「不却」,《说文》:本作却,节欲也。《广韵》:退也。《增韵》:止也。《要解》云:「坚固正直,而不退转也。此密明金刚信心住不退之义,古往今来,道无异辙故。又此心即为众生坚固信故。」(文)

  二明国土功德愿

  譬如恒沙.诸佛世界.复不可计.无数刹土.光明悉照.遍此诸国.如是精进.威神难量.令我作佛.国土第一.其众奇妙.道场超绝.国如泥洹.而无等双.

  《如来会》云:「又愿当获大神光,倍照恒沙亿佛刹,及以无边精进力,感得殊胜广净居。」(文)

  《觉经》云:「譬如恒水中,流沙之世界,复倍不可计,无数之刹土,光焰一切炤,遍此诸数国,如是精进力,威神难可量。」(文)

  一义意:(憬兴)初二偈先举所求佛土广多,诸佛世界如恒沙,更复以不可计、无数显其广多,光遍此国明诸佛如来光明庄严,「如是精进,威神难量」明诸佛如来神通庄严,诸佛于彼多土勤现化事,名为「精进」,化事众多,故名为「威神难量」。

  「令我作佛,国土第一」者,彰能求心愿于土中(上诸佛国土中)最为第一。若约果成之时,如上多土即是无量光明土境也。

  「其众奇妙」等一偈显第一相,能求心愿既成,则光明遍此诸国,故无量光明土,故曰「国土第一」。其众奇妙是徒众第一,云何奇妙?因果不二故。

  「道场超绝」,是明处第一。祥云:「修道速疾,故云超越。」此释好。

  「国如泥洹」等者,明第一义谛妙境界相,是妙境第一也。泥洹、涅槃本是一名,传之音异耳。文云「国如」,似非直涅槃界,《要解》云:「泥洹者,如来正觉法,此属正报,今意依报亦是如正报无异也,道场超诸刹故,国亦无等双也。」

  「我当哀愍,度脱一切」者,结求国土第一,意谓所以求国土第一者,但为度脱一切众生,使入无为泥洹道,下所谓「次于无为泥洹之道」是也。

  已上净影、憬兴同义也,望西、《略笺》同从之。

  又一义意:(《会疏》)上总誓四弘,自下重愿三德,(身、土、摄生)是别愿之基也,下身、土、摄生之别愿从此而起。初二行总愿法身功德,次二句(「令我作」等)愿国土庄严,后二行半(从「其众奇妙」至「快乐安稳」)愿摄众生也。初法身愿中初一行半(从初至「遍此诸国」)愿光明无量,后二句(「如是精进,威神难量」)愿寿命无量,即当第十二、十三,第十七自摄此中,以光寿无量为名号故。古师以此文为所超诸土,太不然,《宋》、《唐》两译文既为自身光德,何强属他佛益?「譬如」等四句明光所遍国界,「光明」等二句明能遍光明,虽假恒沙譬,未尽其量,故重不可计无数刹土,《汉》、《吴》两译合此义,彻穷来际,无有休止,故云「精进」,果上功德不可思议,故云「威神难量」,是寿命无量之义也。(已上《会疏》)

  梵响、海渧从之,渧云:「《会疏》所释独步妙义。今谓:「如是」者,指次上光明悉照,遍此诸国;「精进」者,谓无懈怠休息也,言光明遍照,无有休息,济度利生,威神功德不可测量也。然纵令一且光遍十方,若有休息,则亦何益之有乎?是以愿其光益横遍十方、(如是)竖亘三世,(精进)威神功德不可思议也,是即摄法身光明无量愿而已。加旃愿求其精进无息竖亘三世之光德,即是愿寿命无量之义,故此「如是精进」句暗含寿命无量。虽然,正约显文而解,则唯为光明威神功德而足矣。(已上)

  上来二解各据一义,取舍随情。今谓:「上(《会疏》)为总愿,此下为别愿基,而初二行愿摄法身」者,今不取,上为总愿者非经意,如前所辨,前「愿我作佛,齐圣法王」文既愿摄法身,光寿无量在于其中,何更在此求之乎?况「如是精进」等句愿寿命无量者大凿,是故不可依也。今按:次前佛功德愿,愿求国土功德,古师为国土之愿者,恐顺经意。然古师「初二行偈明所求诸佛多土」者今不用,违《汉》、《唐》、《宋》诸译故。

  今按:愿国土功德中,初二行愿光明无量土,于中初一行明所遍国界无量,「光明悉照」已下明能遍光明遍照如上无数刹土,即是今所愿无量光明土也;「如是精进」者,愿如是光照遍国之志愿精进勇猛;「威神难量」者,愿光明威神之不思议,即是不可思议光也。

  《要解》云:「『譬如恒沙』等者,是超愿光明无量义;『令我作佛』等者,誓真土超诸土,一切佛刹土体无异,凡夫来生,所以为奇也;『其众奇妙』者,因果不二妙众故,九品机类皆不退故;『道场超绝』者,《吴译》云『道场超诸刹』,此超十方应身土也。又或非道场超,坐道场之佛超也,超出常伦诸地之行故云云。」此解大胜于诸家。

  「令我作佛,国土第一」者,正述法藏菩萨能求心愿,此乃愿所居国土殊妙,超胜十方诸佛国土,第一义谛妙境界相是也。《汉译》云:「令我为世雄,国土最第一。」(文)

  《渧记》云(此释凿):「今论『国土第一,而无等双』者,所望不同,自存多义。一者,以他受用报土望方便土为第一焉,是佛化他土中为最胜故也;二者,以自受用土望他受已下土为第一焉,是佛自证土故也,所谓『唯佛一人居净土』是也。已上约三乘,若夫一乘,准《华严》,一乘摄化境分为三,其中第三证入位境,十佛究竟莲华藏世界为第一,三世诸佛庄严华藏故,随举一佛,其佛为主,余土为伴,是以微尘数微尘数世界无有余佛土,只是一佛土而已,是乃约绝待谈第一也,所有诸佛世界一乘圆融因果阶位,皆悉唯此一佛土之眷属土相而已,不同三乘约相待也。

  今夫本愿一乘土称第一者,能令垢障凡夫速疾证入十佛究竟莲华藏世界之土,故云『第一』也。是乃自余一乘摄化之土所不能及,唯弥陀一佛土有此胜益,岂非国土第一而无等双哉!然今此发愿,只是愿求一乘摄化证入位之土而已,虽然,内心所萌必在凡夫直证之土也可知矣。」(已上)

  「其众奇妙」等显其第一相,其众奇妙是徒众第一。

  「道场超绝」是所居处第一,居佛道场故,又速证第一。约道场树者未可也。《觉经》云:「其众殊妙,好道场踰诸刹国。」(文)或可,其众速超证坐道场,故经曰「当坐道场」是也。(什注《维摩》云:「佛所坐处,于中成道,故云道场。」又《观经影疏》下云:「义有通局,通则菩萨一切行德生佛果名道场,如《维摩》说;局则末后金刚三昧亲生佛德名为道场。」(文)由之言此,徒众因果不二妙众称「奇妙」,又速生佛德,超踰诸佛国,云「道场超绝」。)

  「国如泥洹」者,显国界第一,《觉经》曰:「如泥洹界,而无有等双。」(文)净影、憬兴并约邻近义解「如」字,谓国土快乐,邻近于涅槃乐,故云「国如泥洹」也。《略笺》乃谓如涅槃真理无等同,今此国土亦无等同故。此释不及影、兴,况违《觉经》「国如泥洹界文」。既言「国如泥洹界」,若取无等同义,则既泥洹界无等同,岂此外有别无等同之国界为所喻之国耶?故知《略笺》义不成,影、兴约邻近而解「如」字者无所违。虽然,与涅槃界成隔异了,非是「国土第一,超胜独妙」之谓,故可谓不及矣。

  《会疏》、《梵响》、《要解》(泥洹是正报,国土依报如正报)《义记》并直约涅槃界而解,此亦违《觉经》「国如泥洹界文」。故《梵响》训诂云:「国如泥洹之界,而无有等双也。」然则「国」、「界」二字成重复了,仅是五字,何有如此重复耶?明知以「泥洹界」三字为喻而已。若如《梵响》训诂,则「国」、「界」二字并属法边,故不稳而已。加旃既有「如」字,则直约涅槃界而解者可谓过矣。海渧曰:「诸注或不及或过,不得其正中。」

  今按:大乘密严经云:「佛已超过彼,而依密严住,极乐庄严国,世尊无量寿。」又云:「密严净土超诸佛国,如无为性,不同微尘,此密严中,诸佛菩萨并余国来此会者,皆如涅槃。」(文)法藏《疏》云:「如无为者,密严土即是诸佛他受用土,于法性土以悲愿力建立故,此净土如法性土,离无常过,以是故说『如无为性』乃至今此密严藏,但自清净如来藏心之所现故,非微尘成。(不同微尘)」(文)法藏因愿既有此愿,故所建净土(密严即是此极乐庄严国)超诸佛国,如无为性,摄自国他方,与今此文「如」合符节,是以此文亦依法藏释而可解。

  「国如泥洹」者,弥陀为物,于法性土,以悲愿力所建立故,即自受用而他受用,所谓法性法身出方便法身,随顺法性,不乖法本,全性而修,起他受用土故,此净土亦如涅槃无为性也。「如」者名不异,谓此土不异法性而摄众生,则是他受用土而已。直呼涅槃界,则无由显摄众生土,故云「如泥洹界」,虽曰「如泥洹」,而非是不泥洹,一法句即二十九句,性修不二,广略相入,是故以性夺修,则呼「无为涅槃界」,本自如是,起而不起故;以修随性,则呼「国如泥洹」,此修即性故,随顺法性,不异泥洹,事同《华严》宝王如来性起之义。若夫单法性土、单他受用,则不足以称「国土第一」矣。即法性土建立他受,此乃大悲愿力之所致,而清净句法性法身之所现也。由是思之,其愿国如泥洹者,可谓成大悲为物之义矣。若愿言国是泥洹,则唯是自受用土之愿,无由显大悲为物之土而已。然则直约无为涅槃界而解,则非唯不顺文相,(违「如」字义故)亦恐难显即法性而大悲为物之土而已。既言「国如」,如目不异,若夫自受、他受二义不分,则无由言不异也,二义姑分,而本不异,故言不异也。大悲为物他受用土不异自受法性之土,故云「国如泥洹」。则「如」一字足以显大悲为物矣,深哉愿也!然约法性土而直解者,可谓过者,犹如不及乎云云。

  详曰:解「如」字太劳,可谓力矣!虽然,以自受、他受而解者恐未可,法藏发愿岂分自他受用而起愿乎?今谓:就方便法身誓愿之意可论之,若约一法句,则极乐无为涅槃界相好庄严即法身故,约二十九种门,则从法性涅槃出无量庄严,一一庄严不异法性法身,云「国如泥洹」,「如」是不异义,又如同义,今依方便法身不异门,故云「国如泥洹」,可知。更考「国如泥洹」者,所居国界常住不变,如泥洹不异,又清净不异泥洹,云「国如泥洹」。

  三发菩萨功德愿

  我当哀愍.度脱一切.十方来生.心悦清净.已到我国.快乐安稳.

  此一偈半愿菩萨功德,旧所谓摄众生之愿也。

  《唐译》云:「十方最胜之大士,彼皆当往生喜心。」(文)

  《汉本》云:「我当常愍哀,度脱一切人,十方往生者,其心悦清净,已来到我国,快乐喜安稳。」(文)

  初二句法藏菩萨愿心,上「愿我作佛」句流于此,可见。

  「十方来生」明来生人多,即是十方众生、诸有众生是也。

  「心悦清净」者生因也,祥云:「明十方闻名发愿来生,获得胜果。」此释得旨。心悦清净是闻其名号,信心欢喜,发一念净信也。

  「已到我国」等者,明生后得无为法乐,下经曰:「彼土国土,清净安稳,微妙快乐,次于无为泥洹之道。」(文)

  然《略笺》虽依净影,「心悦清净」句解为彼土喜心者,何乎?影释既云「归心纯」也,《略笺》引之,何解谬乎?《梵响》亦一分彼土喜心者,非也。次句云「已到我国」,明知前句是此土生因矣。

  上来明三种功德之愿竟。

  后请佛证明,亦二:一正请佛证,二结誓立心。(假令)初请证中亦二,初请现在佛:

  幸佛信明.是我真证.发愿于彼.力精所欲.

  请佛中,初请现在佛证明者,即世自在王佛应身证诚也,次一行请十方佛证明者,报身证诚,其法身证诚亦在于此中,故《愚秃钞》明三身证诚也。后立誓文亦使报、应佛知己勇誓,《唐译》于应、报中间说立誓文,其意可知。

  《汉本》云:「幸佛见信明,是我第一证,发愿在于彼,精进力所欲。」(文)

  《唐译》云:「唯佛圣智能证知,我今希求坚固力。」(文)《吴》、《宋》并阙略焉。

  幸者,《应音》七(十二)云「胡耿切。《尔雅》云:非分而得谓之幸。幸,遇也,亦冀望也。」

  净影云:「幸,愿也。信明者,印信证明也。」(信明犹如证明。《说文》:信,诚也。《玉篇》:信,明也。《广韵》:验也。)

  祥云:「幸之言遇,遇自在王佛今现而证,上但一往发大誓愿,度众生行,行甚难,人不信,意谓但有其言,未必堪行,都无仰学之心,故请佛为证除疑,使物同行。」(文)

  世俗尚谓「言行君子枢机」,况登地大菩萨乎!初二句正请佛证明,谓愿佛信印,我所求不虚,证明我当来定必得果,是故请言「幸佛信明」。余人证明非真实,唯佛证明我真实证明,故云「是我真证」,以佛证明为我真实证故。必果在掌,是故勇誓力精所欲愿,故重发愿勇精也。「发愿者」,重立愿,欲坚固心也,「于彼」者,上所求三愿之事,谓于彼所求三事,力励勤修,成所欲愿也。(《韵》、《会》:力又勤也。《书》:力穑。《史》:力学。又用力勉疆曰「力」。)

  次请十方佛证

  十方世尊.智慧无碍.常令此尊.知我心行.

  《唐译》云:「一切世间无碍智,应当了知如是心。」(文)

  《汉》云:「十方诸世尊,皆有无碍慧,常念(恐「合」字)此尊雄,知我心所行。」

  法藏志愿深广,但现今一佛证明尚不为足,更请十方报佛证明,报佛虽现,不对见,智慧无碍故,在十方土而证明我今心行也。

  「世尊」者,指十方世尊。

  「心行」者,《会疏》:「心谓愿心,行即随行,但有其愿,愿即虚,但有其行,行即虚,要须愿行相扶,所为皆克,故云『心行』。」(文)此释好。《汉译》云「我心所行」故。《应音》云:「放光经意所趣向为心行」,《光赞经》云「所趣所行」。(文)准之,我心之所趣向名「心行」,谓证知我于所欲三事愿勇誓力精之心行也,非谓愿行也。

  后结誓立心

  假令身止.诸苦毒中.我行精进.忍终不悔.

  《唐译》云:「纵沉无间诸地狱,如是愿心终不退,一切世间无碍智,应当了知如是心。」(文)

  《觉经》云:「令我身止住,于诸苦毒中,我行精进力,忍之终不悔。」(文)

  「假令」者,与「纵令」同,权设显心愿勇猛。

  「诸苦毒中」者,所谓无间诸地狱等诸苦毒,地狱是举重苦摄余苦切,谓纵沉此苦毒中。(《广韵》:苦,勤也,患也。《集韵》:困也。今之苦,辛是也。毒,《广韵》:痛也,害也,苦也。)(《华严》〈光明觉品〉云:「文殊说偈云:一一众生故,阿鼻地狱中,无量劫烧煮,心净如最胜,不惜身寿命,常护诸佛法,具足行忍辱,彼得如来法。」《庄严经》云:「愿我精进恒决定,常运慈心拔有情,度尽阿鼻苦众生,所发弘誓永不断。」(文))

  如上愿心终不退,我行精进更不退,如是作要誓者,为使物起决定心耳,深重大悲岂不铭肝乎!「舜若多性可销亡,铄迦罗心(坚固之义)无有改转」,(《楞严》)是此谓乎!

  祥云:「『假令』等者,要心处苦,自行化他,誓逢苦不威,(戚乎)得乐不欣,乃至成佛,毕竟不退。『忍终不悔』,以成上行愿也。」(文)(《义释》四云:堪忍无懈倦者,此是有所堪能、无所屈退之义,梵音与「忍辱」不同。)

  第二选择净土有二:一先诸佛经法,二正选择摄取。初中四:一比丘请说,二佛推不说,三比丘重请,四应请说现。初说请中亦二:初蹑前起请,二述请说意。

  佛告阿难.法藏比丘说此颂已.而白佛言.唯然.世尊.我发无上正觉之心.愿佛为我广宣经法.

  初至「白佛言」,乘前起后,「唯然」已下正请,「我发无上正觉之心」者,牒前发心求佛身佛土之愿心,而请所以庄严之方法也。

  净影「上发心为化前世间,今发心为出世地上」者未详,如上辨。

  《唐译》云:「法处比丘赞佛德已,白言:世尊!我今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唯愿如来为我演说如是等法。」(请庄严佛土之方法)

  《汉本》云(从此前文同二经):「我立是愿,如多陀竭佛所有者,愿悉得之。止唯为说经。」(文)

  《宋本》云(同前):「唯愿世尊说诸佛刹功德庄严,(请说)若我得闻,恒自修持严土之行。」(述请之意)

  《吴译》略法藏请说、如来抑止、法藏重请等文,但明如来应说之文。

  「唯然世尊」者,《渧记》云:「问:唯然者,敬诺顺从之词,上来既闻其说,不知今文如何承诺也,诸注欠释,云何得解?答:私按:向前偈中,法藏比丘请佛证明,云『幸佛信明,是我真证』等,则偈颂后必有世自在王佛证明,言『汝发心,所愿不虚,会当克果』之语,是以法藏比丘敬承其佛证明敕命,而愈喜自所愿之不虚,而白佛言『唯然,世尊,我发无上之心』而已。是乃未得佛证明,则菩萨心犹未决,自遂发心既得证明,故承佛敕,公然唱言『我发无上正觉之心』也。然则说颂后必有佛证明语,而译家略之者,有『唯然』语,则其有佛证明自可知故而已。且夫如向所解,以『是我真证』为证发心义,则其证发心义菩萨不肯自许,以请佛证明,既得佛证明,故公然唱言『我发正觉之心』耳。

  问:下文云:『人有至心精进,求道不止,会当克果,何愿不得』者,是非佛应『幸佛信明』之请耶?然则说颂后宜无佛证明语,非译人略耳。

  答:下文『会当克果』乃预知法藏超世不共愿心,而励其心也,是乃证发心后不共是心故也。今偈中所谓『幸佛信明』就证发心请佛证明,故此佛证明在说颂后也必矣,故云『唯然』而已。」(文)

  今谓:「唯然」者,已闻佛说法,叹佛身佛土,求之发无上心,此乃承佛说发心,故云「唯然」,非说颂后有佛证明语而然,若有,则诸译中何不有其意乎?况证发心之愿今所不取,《渧记》所解恐未稳也。

  二述请说意

  我当修行.摄取佛国.清净庄严.无量妙土.令我于世速成正觉.拔诸生死.勤苦之本.

  《影疏》云:「『我当修』等彰请所为,所为有三:一是所行,二是所成,三是所摄。『我当修行』是其初门,(所行)修行法身净土之因;『摄取』已下是第二门,(所成)明己所成身及土,『摄取佛国清净庄严』等是所成土,『于世速成』是所成身;『拔生死』等是第三门,(所摄)明己所摄,摄取众生,教化令出生死苦本,『拔生死』者,出生死果,『拔勤苦本』,离生死因,由因数受生死之苦,故名彼因为勤苦本。」(憬兴同之)此中略明三门,下广门行、成摄在于此中,此释甚巧妙矣。净佛国土成就众生愿心一朝难成,必永劫修行而方可摄取净佛国土,故云「我当修行」。

  望西举《影疏》科竟云:「是则正请地上别愿,愿志在内,请问显外,预有愿意,故见土后选择身土摄生诸愿。(於于此始云地上愿者非)佛国清净者是总相,当《往生论》清净功德,庄严无量是别相,当《经》三种、《论》十七也,今无量者,就广说耳云云。」

  《会疏》亦有之,此意以「摄取」字远及妙土,谓我当修行摄取佛国之清净而庄严无量之妙土也,此「无量」字指庄严,非指妙土也,此亦一义也。

  又依今家训诂,则「摄取」字近被国土,「无量」字指妙土,谓我当修行,摄取佛国,而清净庄严于无量妙土也。依此义,则「摄取佛国」者,就诸佛国选择摄取也,「清净庄严」等者,法藏庄严自身净土也,「清净」谓清净句,即一法句,真实智慧无为法身也;「庄严」谓二十九种,即方便法身也,无为法身即法性身,法性寂灭故法身无相,无相故能无不相,是故二十九种庄严即法身也,谓之「清净庄严」,所谓随顺法性,不乖法本,全性而修起,故云「清净庄严」而已。

  「无量妙土」者,所谓莲华藏世界,帝网重重,主伴无尽,恢廓广大,超胜独妙,故云「无量妙土」也。下谓「二百一十亿土」,即当华藏界能绕国土之数,映见可知。(已上《渧记》)此义太好矣。

  《要解》用净影上地发心之科,更证云:言其心寂静等,是证人法二空,明知地上发心矣,此始为证初地者非也,何以之分地前、地上乎?菩萨净佛国土如《会疏》引《大论》。

  「令我于世速成正觉」者,明佛身所成,自利也。「拔诸」等明所摄,利他也。

  《要解》云:「『令我于世』等者,众生往生行不成就,佛正觉不得成就,期自利速成者,所以期利他速成也。『拔诸』等者有二义:一『诸』字对下『本』字,谓为生死之本诸烦恼;二『诸』字属下『生死』字,一分段,二变易,分段多种,谓二十五有,变易有多种,谓界外诸无明等。」(文)

  今谓:「诸」字指诸众生,此文似自利,而正明利他,故云「诸」。《觉经》曰:「拔人勤苦,生死根本,悉令如佛。」可以为证。

  「生死勤苦」者,众生苦果之本者其因也,谓以佛正觉拔诸众生之苦因也。

  二佛推不说(兴云「抑止」,《渧记》从之。《会疏》云「佛令自知」。今依《祥疏》。)

  佛告阿难.时世自在王佛语法藏比丘.如所修行.庄严佛土.汝自当知.

  《唐本》云:「佛告比丘,汝应自摄清净国。」(文)

  《宋》云:「尔时世自在王如来告作法苾芻言:汝自思惟,修何方便,而能成就佛刹庄严。」(文)《汉》、《吴》两本阙此段

  《祥疏》云:「二明彼佛推其自解,不肯为说,意欲显法藏德也。」(文)

  「汝所修行」等者,佛推法藏自解之辞也。

  《要解》云:「『汝所修行』者,指庄严佛土之行,与『我当修行』文义稍异,不可混说,上修行思惟摄取前事,(前加行)今修行义当摄取以后行。」(文)此释未可,今指前请言推之,请与答何异乎?此局初证初地为此解耳。

  今谓:此中之意,如汝所欲修行之庄严佛土,汝自当知也。

  「汝自当知」者,祥云:「推其自解,欲显法藏德也。」净影意:「前『我当修行』等请是约自分,后『非我境界』请是就胜进分,今约自分,故云『汝自当知』。」嘉祥为胜。

  《会疏》云:「汝自当知者,例如《法华》三止说,其义深广,不可容易说故,此含三意云云。」

  《义记》云:「《法华》三止例不然,三止是不须复说,今云『自知』故,是法藏菩萨久修业智,宜思此义,故云『自知』。《庄严经》云:『汝自思惟,修何方便而成就佛刹庄严。』」(文)

  《渧记》云:「惟夫法藏比丘欲庄严重重无尽莲华世界,故愿云『我当清净庄严无量妙土』,而今饶王佛抑止不说,云『汝自当知』者,法藏菩萨既是地上大士,解行位所见之莲华藏世界,不籍佛说,现自当知见故也云云。」

  有说云:解有三义:显人胜,嘉祥云「意欲显法藏德也」;二显愿高,地上菩萨念念常修利益众生净佛国土,彼佛寄此而言汝应自摄者,还欲明比丘摄取非常途也;三显国妙,前偈说云「国土第一,其众奇妙」等,佛既知此义,而言自取者,欲显此中摄取唯佛果分之境也。(已上师说)

  今谓:法藏之请,顺菩萨通途净佛国土之义致请,然意存别意,饶王佛能知有其别意,而欲拂通途显别意,故云其所请净佛国土「汝自当知」,果次起「非我境界」之重请,可知。

  三比丘重请

  比丘白佛.斯义弘深.非我境界.惟愿世尊.广为敷演诸佛如来净土之行.我闻此已.当如说修行.成满所愿.

  《唐译》云:「法藏白佛言:世尊,我无威力堪能摄受,唯愿如来说余佛土清净庄严,我等闻已,誓当圆满。」(文)

  《宋译》云:「我智慧微浅,不能了知严刹之行,如来应正遍知,愿为宣说诸佛刹土庄严之事。」(文)《汉》、《吴》并阙之。

  《影疏》云:「第二段中,初法藏请,『斯义弘深,非我境界』彰己不知。前佛据自分所修道言自知,法藏今就胜进所习言非己境,不相乖违也。弘谓大也,此前请出世之行,其义大深,非我境,为是次请。『唯愿广』等请佛宣说,文中偏求净土之行,身行略无。『我闻此』下彰请所为。」(文)

  兴云:「地上圣行其义深广,非自境界,故须请之。前地前所修,故佛止言汝自知。」破净影云:「此中『唯求净土行,身因略无』非也。如来净土即相违释,如其次第身土行故,若相违释却非也,异译唯云严刹行故,今谓:举净土行,身行自在其中。」

  「斯义弘深,非我境界」者,《会疏》三意云云。

  《要解》云:「『斯义弘深』等者,谓我所愿庄严妙土,唯佛与佛知见,非佛说不能知,非他力不能见。」(文)此遮影、兴等地前、地上等诸解,以彰不共义别者也。

  今谓:所取佛国既非常途,岂其因分之所能堪,故云「斯义弘深」等。今欲顺唯佛所知而誓修行,故云「我闻此己」等。

  〈文殊授记会〉(《宝积经》(五十九))云:「菩萨成就三法,速得菩提,所求佛刹皆得成就,何等为三?一者大愿殊胜,二者住不放逸,三者如所闻法,起正修行,乃至住不放逸故得菩提分法,住修行故得大菩提,住胜愿故成就佛刹功德庄严。」(文)此中「我闻此已」等第三,「五劫思惟」是第二,「超发无上殊胜之愿」是第一也。

  《渧记》云:「按法藏菩萨所愿,欲知见十莲华藏世界主伴无尽之土,且闻其严刹之行而修行,是乃因同果海证入位之境界,非法藏比丘解行位之所知见,故云『斯义弘深,非我境界』也。法藏愿心既言『令我作佛,国土第一』、『其众奇妙,道场绍绝』、『国如洹泥,而无等双』,是乃十佛摄化之境,而非自体国土,虽然,全性修起故,摄化之境不异自体国土,故云『国如泥洹』;此土即因同果海机之所证入,故云『其众奇妙』;一乘摄化之境虽有三位,特以此入位境最为第一,故云『国土第一』。法藏愿心既如此矣,虽然如此,未知见其证入位之境,未闻其严刹之行,则未由遂志愿,故重请而已。『斯义弘深』者,证入位土周遍法界,合前二土,净秽并具,即为佛境界矣。是以其境广博弘大,有右旋十海等,故云『斯义弘深』耳云云。」

  详曰:此释局华严家法相,欲以彼法相强判净教,可谓异门钥耳,况法藏菩萨心愿,岂知见十莲华世界为别愿本意耶!思之。

  四如来应请中二:初先知愿高,教克成法,后正为说净土法。初中亦二:一述经言,二正教克成。

  尔时.世自在王佛知其高明.志愿深广.即为法藏比丘而说经言.

  此初总述经言。《唐译》略初叹德文,余译大同今经。

  「佛知其高明,志愿深广」者,上请言「斯义弘深,非我境界」,是显非常途志愿,是以佛能知其志愿深广,由知愿心广大,说经教成。「其」者指法藏比丘之非我境界意,其胜德言「高」,知秀曰「明」。「志愿深广」约愿心,其心愿彻佛智海底曰「深」,覆十方法界曰「广」。法藏比丘志怀于超世无上愿心,故佛知其志愿广大,叹之也。

  有人云:解行位菩萨,故其德高明,犹上愿求证入位之境,故云「志愿深广」也。虽然,犹未显发不共超世大愿,故属之通总愿,其不共超世大愿,即在说法现土之后显发云云。此释亦非也。

  《会疏》「夫千斤之弩」等者恐非也,「汝自当知」不同「止止不可说」故。

  「即为法藏比丘而说经言」者,标教示成满其大愿之方法,何者?既能知愿心广大,恐容易难克成其大愿,是以先为教示满愿方法也。

  「而说经言」者,有多义,净、兴意:佛为说中有二,初至「而说经言」,初总标所说,「譬如」下别申所说,有二:初先寄喻劝修,(「譬如」至「何愿不得」)后「于是」下正为说法。依此意,下「于是世自在」下正为说法,今初,总标其正为说法,然则说「经言」者,指下正为说法言「经言」也。

  嘉祥意亦同之欤,《疏》云:「『尔时世自在』下明彼佛为说方法,于中有二意,初明修行必克,举此量海水得其宝用为譬,『于是世自在』下,后明正为说法。」(文)虽文略,其意同焉。望西亦「即为」下为正说,意同净影。

  一云:经者,偈也,此文四言偈。(《要解》)此指「譬如大海」等文云「四言偈」欤?若尔,「人有至心精进」一句是六言,非四字句,何云偈也?粗昧而已。

  一云:其譬说者,所愿不轻,故说譬喻,印定其心,说譬曰「经」,即十二部经第七名「阿波陀那经」,此云「譬喻」,一经总修多罗中有别故。(《义记》)若尔者,譬说一段经言,而「人有至心」下为非经言乎?

  一云:譬说非正说经言,下为说二百一十亿土,正说经也。此中从初,必有正为法藏比丘具说二百一十亿土之文,其说经中示此譬喻,励其志愿也。然其说二百一十亿土之事,广博而不可具说,故释尊唯述佛励法藏志愿之语,略正经说,而言「即为广说二百十亿」等。或可,释尊略说「即为广说二百十亿土」之语,译人意乐,唯举「励志文」,略说土语而已。(己上《渧记》)此亦推义耳。

  上来诸说中,初净影等义稳,文段既分明,何加臆说乎?今亦可「即为广说」已下正应请说净土,尔前欲为说净土,先应「非我境界」之请,深知法藏志愿深广,故教成满其大愿方法也,若譬说,若法说,佛所言说教示总名为「经」,言经者,教也,谓教人为法故,其例甚多矣,今文言「即为说经」,下云「即为广说」,可对见。今教成满方法之言教为「说经」,下正为说净土云「为说」。

  二正教克愿方法中,初举喻说教,后合结教法。

  譬如大海.一人升量.经历劫数.尚可穷底.得其妙宝.

  《汉本》云:「譬如大海水,一人斗量之,一劫不止,尚可枯尽,令海空竭,得其底泥。」(文)渺渺苍海,欲升量而尽之,实不可得愿,如精卫欲填东海,然菩萨大誓愿力,岂不遂乎!如大施太子酌海得珠,伟哉!法藏比丘大誓愿力,可谓超世无上大誓愿,是故如来说海量譬,以印定其志愿深广也。

  望西引义寂喻意,未详也,大海何喻生死无边耶?

  今谓:「譬如大海」一句兼赞叹,法藏志愿深广喻大海深广,此乃有叹愿心广大意,应上「知其高明」句。「一人升量」下正教满大愿海之法,大愿海非精进行升,则云何得成满乎?今说其成满大愿海之方法,以教示法藏,岂非说教乎?因行渐次喻一人升量。

  「经历劫数,尚可穷底」者,喻时劫长远,能不中止尽其功。《汉》云「可枯尽,令海空竭」故。「得其妙宝」者,喻终取正觉。

  「升」者,象形,十合为升,《汉志》:升者,登合之量也,异作「斗」,十升为斗,以至微量至大故。升字为好。

  「尚」者,《尔雅注》:邢昺曰:尚谓心所希望也。《说文》:曾也,庶几也。徐按《左传》:尚克知之。又与「上」通,《史记》:学者称五帝尚矣。《索隐》曰:尚,上也。(上言久远)今此中,「曾也、克也、上也」训顺文,谓海水大、劫数大,以少人少器量之不止,终克可得大妙宝也。

  后合结

  人有至心.精进求道不止.会当克果.何愿不得.

  今此合法文无如大海之合法,合于「一人升量」已下文。於于此乎知,大海是喻所满愿心,精进升量穷底是合能满之因行,既知愿心广大,故今教能成之行法,谓之「经言」,是以今指示能成方法为本故,合「升量」已下结其本意,故科为「合结」,思之。

  《吴本》云:「人至心求道,何如当不可得乎!求索精进不休止,会当得心中所欲愿耳。」(文)《汉本》同之。

  兴云:「会亦必也,克者遂也、得也。」(文)又克者成也,谓勇猛精进修因行不中止,必当克成,因行既克成,何愿不得成就。若求不可得愿,则谁不拟乎!是以王佛证明其克成,说「何愿不得」,明知不共别愿,故有此证明,岂通愿乎?思之。《唐译》推下重誓文,略之耳。

  后正为说净土,此中有二:初说法,后现土。初说法:

  于是.世自在王佛即为广说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天人之善恶.国土之粗妙.

  《唐译》云:「尔时,世尊为其广说二十一亿清净佛土,具足庄严,说是法时,经千亿岁。」(文)

  《汉译》云:「法宝藏菩萨闻世饶王佛说经如是,则大欢喜踊跃,其佛则为选择二百一十亿佛国中,诸天人民善恶,国土之好丑,为选心中所愿用与之,世饶王佛说经竟。」(《吴译》同之)

  《宋译》云:「时世自在王佛即为宣说八十四百千俱胝那由他佛刹功德庄严,广大圆满之相,经于一劫方可究竟。」(文)

  净影云:「『天人善恶』泛说一切诸土之因,『国土粗妙』泛宣一切诸土之果。粗犹粗也,说恶说粗,令其舍远,说善说妙,使其修习等。」(憬兴同之)

  望西:「问:所现佛刹,为限净土,将通秽土?若限净者,既云粗恶,谶谦亦同,知通秽土;若通秽者,法藏请闻俱云净土,《宝积》亦云『清净佛土』。

  答:嘉祥云『唯净』,净影、憬兴、义寂三师俱云『通秽』,如玄一者,说『通净秽,现限净土』,又说『现俱通净秽土,而初为胜云云。』然今所用净影等云『说粗恶令舍离,说善妙使修习』,寔知愿中既有无三恶趣等誓,所见土中若无秽者,以何而为选舍之土,故《悲华》中通现净秽,彼经二云:『或有世界严净妙好,乃至或有世界有大火灾』,即其证也。但净土者,法藏之意在摄取净国,从之云『净』,《宝积》亦尔,不可相违。

  问:此中净土报化中何?

  答:可通报化,故《悲华》说所现土云:『或有世界,纯诸菩萨遍满其国,无有声闻、缘觉之名。』(已上)是则报土;又云:『或有世界,清净微妙,无诸浊恶。』(已上)是当化净。义寂云:『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者,应诸器量广说诸刹,此即通说受用、变化及净秽土,以秽土中有人天别,净土中有粗妙异,粗即变化,妙即受用。』(已上)但此师之意,天人善恶总属秽土,国土粗妙俱为净土。黑谷不尔,天人之恶、国土之粗以为秽土,天人之善、国土之妙以为净土,故《选择》云:『选舍其有三恶趣、粗恶之国土,选取其无三恶趣、善妙国土。』(已上同净影意)但《论注》中皆对秽土而修起者,且从强释,非遮化净。」(已上望西)

  《会疏》引义寂,解人天善恶约果报边,非黑谷意也。

  问:刹界无量,何但二百一十亿刹?若但限之,选择超过二百一十亿土者,不可说超踰十方一切世界,若有不睹见国土,不见土胜,西方应非超胜独妙。

  答:《大论》说至十方选择净妙国土,由是思之,经意举二百一十亿刹以显十方佛刹,故高祖云:「于十方净土中,本愿选择摄取。」

  问:何故说十方佛刹为二百一十亿耶?

  答:圣意难测。有说云:若据《华严经》〈华藏世界品〉意,虽佛刹无量,总有二十重,其围绕刹数即二百一十微尘数也。然则此经二百一十亿通标华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之土大数,而周摄十方无量之国土也。具引彼经及《疏钞》云云。(《会疏》)

  有说:二百一十亿者,梵云「俱底」(千万),今经翻「亿」,八万四千绞络无量法门四分一数也。《庄严经》云「即为宣说八十四百千俱胝(亿)那由他(万亿)佛刹」等,此是全分数也。(八十四百千者,八百四十千也,又八万四千也。俱胝那由他,无量绞络随一也。)今经举其一方也,(《觉经》、《大阿》)若合四方者,即成八百四千亿。(八万四千十万)。

  又约人天善恶、国土粗妙各论二百一十亿者,八百四十亿也,是明十方成八千四百亿,十方绞络成八万四千亿,知尽依正二报二门海说矣。约八万四千法门者,佛本意为救见思未断凡夫也,又是初地即八地一乘无生法忍菩萨见闻之表数也。(《华严》初地得百三昧,得见百佛;二地得千三昧,得见千佛,乃至七地得百万三昧。过二乘地,趣佛知地,彼经法门,本来一乘,上约寄显门,八地即是一乘无生法忍也。)乃至说「超踰十方一切世界」,此非才超踰二百一十亿净土说相,然现土为二百一十亿,此准法藏显相,(初地见百佛)不可局判,故《大论》三处皆言「佛为导,遍至十方」。若约法藏密智者,即佛所现,菩萨彻视,能照见十方一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也。(已上《梵响》)

  此解甚凿。如第一解,言八万四千四分之一者,可谓二万一千,何说二百一十亿乎?如第二解,于善恶粗妙四各论二百一十亿,成八万四十亿,此十方绞络八万四千亿者,此经何不说于十方各有二百一十亿善恶粗妙?况今论说现国土数,何关八万四千法门?欲强会合《宋译》,甚以凿矣。假令会合了,然但是二百一十亿,而非成十方世界也;如第三义,一乘无生法忍菩萨见闻之表数者,亦不然,恐是以为见闻位所知见之刹尘之义欤?若尔,则何云八地一乘无生忍菩萨也?八地无生是非一乘位次,何云八地一乘耶?自语相违,吁何谓乎!又约法藏显相说二百一十亿者,今经于二百一十亿土选择摄取,说超世无上之愿,若法藏显相但见二百一十亿,不能见十方无量者,不可成超世无上义,别有不见土,而必应胜西方,故经现文睹见二百一十亿土,而取选择之愿,既云「超世无上」,则二百一十亿土即十方微尘世界也。今家释云「于十方净土中」,岂言约密智哉?思之思之乎!

  《海渧记》云:「二百一十亿是莲华藏世界能绕刹土数也,恐是法藏比丘睹见华藏界之义也欤?《会疏》果然合此旨,祖师所谓十方净土者,直成二百一十亿义而已,超世大愿就二百一十亿中而选择摄取,则十方微尘刹界无外于二百一十亿故,实可谓超世不共,而然则二百一十亿者,直是莲花藏世界义也。

  问:若尔,何不直言即为广说莲花藏世界等,而说二百一十亿耶?

  答:莲华藏名目约圣意,而不便选择取舍,今经法门随顺凡情,专示选择取舍,故不说莲花藏世界,而说二百一十亿而已。虽然,解行位大士其心寂静,志无所著,不取舍而取舍,则克实只是庄严莲华藏世界之义也。故二百一十亿数即是莲华藏能绕刹数,而下随顺凡情,存取舍义。上约就圣意成华藏义。

  问:莲花藏二十重是见闻位所知之境,今法藏比丘既住解行位,而愿求证入位境,佛为之说现,定是证入位之境,十莲华藏,帝网重重,主伴无尽世界也,何约见闻位境能绕刹数言为『说二百一十亿』耶?

  答:是亦随顺凡情,约就圣意故也。何者?若直说证入位境,则不便于选择取舍义故。虽然,正约就法藏圣意,则是庄严华藏世界之义故,欲显其义,故约其能绕数而说二百一十亿,此数便于显示华藏世界之义故也,此乃于圣意、凡情两楹之间巧说而已。乃至

  问:佛佛皆是庄严华藏世界,不知今所说现何佛所庄严之世界耶?

  答:法藏比丘睹见之超发愿,则何是他佛之所庄严也,定知久远弥陀之所庄严之莲华藏世界而已云云。」

  今详:《渧记》所言虽顺《会疏》,而其义与《会疏》别,盖是局见闻解行证入之法相,不可从也。今谓:此中所说,总是唯佛之境,十地高仁犹绝视听,何况凡下乎!惟佛是信,此可为正义矣。

  后现土

  应其心愿.悉现与之.

  《汉》、《吴》两本所谓「其佛为选择心中所愿用与之」者当今文,此意王佛于二百一十亿土中,选取法藏心中所欲妙土,说以与之比丘,合彼选择取。此显佛加威力,说中含现,今先广说,重现与之,令比丘见闻,明了选择审谛者,超世别愿,诸佛出世之一大事故,殷重至也。

  《唐译》唯说,略现土,望比丘请意,(上云「为我广说」)则以说为本故。何以然者?现局说通,未来选择造端于此,故说义胜也。虽尔,愿心高远,其佛经亿千载为广说之,何唯说而已哉!验知现在其中矣。又《大论》三处云「佛将导,遍至十方,示清净国,令选择」,此据「悉现与之」为语,说亦在其中矣。

  《要解》云:「『应其心愿』等者,其非所愿者,虽说之而不现。」(文)

  二正明选择摄取二:初见土发愿,二思惟选择。初见土发愿者:

  时彼比丘.闻佛所说.严净国土.皆悉睹见.超发无上殊胜之愿.

  《唐译》云:「阿难,法藏比丘于彼二十一亿诸佛土所有严净之事,悉皆摄受(摄受严净土而为己有,故发愿也)。」

  《汉本》云:「法宝藏菩萨便一其心,则得天眼彻视,悉自见二百二十一亿诸佛国,诸天人民之善恶,国土之好丑,则选心所欲愿,便结得是二十四愿经。」(《吴本》同之)《宋本》略见土发愿文。

  净影意:「闻说依法修行中,初先见所说净土之果,(初三句)后修上所说净之因,此中初先发胜愿,(「超发」之下)后「其心寂静」下依愿起行。」憬兴同之。

  问:如来说现既通净秽,今何但言「严净国土」耶?

  《要解》云:「依此文似专现净土,如何言兼净秽?答:虽见净秽,又或约法藏所见,净秽俱净,非染非净处即净故也。地上所见,此中有亦染亦净句,所以选择摄取也,根本智故非染非净,后得智故亦染亦净。」(文)

  《会疏》云:「虽所见净秽,所愿但在净土,故云『严净』。」(文)

  《义记》云:「是约佛说,则诸国皆净,如〈佛国品〉。」

  《探玄》云:「或俱净,以即佛故,或俱染,即众生故。」(文)

  有云:「严谓庄严,净谓清净,佛所说土虽有净秽,是乃诸佛所庄严之莲华藏世界,故约佛边则可谓『严净』而已。」(《渧记》)

  今又可,「闻佛所说」一句应上广说刹土等,故有净秽。「严净国土,皆悉得见」句应上「应其心愿」等文,法藏心所愿在净国,应其心愿选择与之,法藏亦如己所愿悉见之,故云「严净国土」,用不随意。

  「皆悉睹见」者,《汉》、《吴》两本云:「即得天眼,悉自彻视国土好丑。」地上大士宁不得天眼耶?而今言「得」者,加佛天眼,故云「得」也,若以自天眼而视之,义则宜言「即以天眼」,今言「即得」,知加佛天眼之义。《要解》以得天眼言为前后增进义者,可也,而以之证净影分地前地上者,不稳也。

  又《大论》云「遍至十方见」者是动,云天眼彻视,则不动而遍至,遍至不动,十方不来,比丘亦不往,加佛天眼故,十方国土皆悉一时睹见也。

  《法集经》二云:「菩萨天眼见诸众生行业所造,称其因果,能如实知,能得佛智,毕竟成就佛智,是名『菩萨天眼』。」又云:「菩萨摩诃萨得彼诸佛如来天眼。」(文)睹亦见也,又解,睹则眼见,见则慧见,如见分见,取推求照察义。(《剿说》)

  「超发无上殊胜之愿」者,《汉》、《吴》两本云:「得天眼彻视,悉自见国土好丑,则选择心中所欲愿,便结得是二十四愿经。」(文)此选择本愿为二十四愿,故知今超发无上殊胜之愿者,正指四十八愿,一一誓愿悉无非超世无上,应知。

  「超发」者,下偈云「我建超世愿」,准之,超世发愿故名为「超发」。云何超世?谓依诸师意,超于地前世间名为「超世」。或十向满位见净土果相,摄净土愿,更转深,故云「超发胜愿」。(憬兴)

  义寂云:「超发无上殊胜愿者,正发愿也,此时既在解发心终,于世间中更无有上,因此便能得入证位,故云『超发』等。」望西准之云:「贤位见土,圣位发愿,故云『超发』。」此诸师通途之义也。

  峻公云:「所发之愿过菩萨分上,故云『超发』。」此犹未了也。

  有云:「身土、摄土超越诸佛,故云『超发』云云。」(《略笺》)

  有说:「超发所见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即超十方微尘刹土,因既尔,果亦为十方诸佛所赞叹,即有身、土、利益三超云云。」(《梵响》上三廿四)

  后二义为优。然《海渧记》破《梵响》:以二百一十亿为所超土,而超发于此诸土,故名超发者,忽违黑谷释,〈本愿章〉「于所见土中,或有有三恶趣之国土,或有无之国土,即选舍其有三恶趣、粗恶国土,选取其无三恶趣、善妙国土,故云『选择』,乃至即今选舍前布施、持戒等诸行,选取专称佛号,故云『选择』也。」明知其所选取之本愿,不外于二百一十亿土,其善妙土既在二百一十亿中,何为所超土乎?又以彼为所超者,永害选择摄取义而已。此乃以二百一十亿土为所超,则二百一十亿土中无一佛土之可选取者,故皆是为选舍土了,何由成其选取义也?嗟呼!嗟呼!《梵响》臆说何其至于此也哉云云。

  今谓:此破甚妄,破不中如暗投。会初难云:二百一十亿土中,虽有无恶趣及称名为因之土,而无垢凡超证之愿,然非垢凡即证之土,亦非垢凡即生因,是故虽善妙,非超胜独妙,选舍彼,选取此,建选择本愿,名为「超胜独妙」,此〈本愿章〉意,为其所超何过之有乎?会后难云:难者意以为二百一十亿中,其所取者亦为超胜,其不取者非超胜乎?若尔,弥陀独何得「超胜」之称乎?于所选土中,虽有若善若妙,诸佛通途善妙,而非超胜独妙。法藏既选取,摄之超世愿心为己有,则诸佛所绝无,於于此得「超世」之名,何云不成选取之义乎?况复二百一十亿土为所超者,本出于《唐译》经,难者却有违教失,何不思哉!

  《记》者自义云:「所见二百十亿中,从本有超世无上土及本愿,法藏比丘全选诸佛土中本来超发无上土,故法藏发愿亦超发无上之胜愿也,其本未超发无上之土者是何?谓久远实成弥陀所建之土也。今此深趣隐隐于今家释,《二门偈》明五念门,而为法藏礼赞、作愿、观察、回向于久远弥陀。准之思之,其所选择摄取之净土及行亦岂外佛之物也哉!果知久远实成之土及行也。久远弥陀既发超世无上大愿,建立超胜独妙超踰十方之土,以称名一行为往生因,而摄十方众生,法藏所选取,全久成之愿,而成法藏超发之愿,久远超发、法藏超发,本迹虽异,其义则一也,法藏选择从久远本成起,久远超发愿由法藏选择得显,法藏选择其功大哉!非本则无以垂形,非迹无以显本,本迹虽异,不思议则一也,斯之谓乎。故《唯信文意》:『从此一如法界现形,作法藏比丘,起显不可思议四十八愿也。』(文)『起显』二字意味深长,可着眼云云。」

  此义怪哉!此师本二百一十亿土为久远弥陀所成之莲华藏界尘刹,其病根起于此,而为此说,甚非也。所引《二门偈》不成证,《偈》本以《论》主礼拜弥陀之行,为佛礼拜门功德之所显发,云礼弥陀,何所言法藏礼久远弥陀乎?而为久远弥陀者,但是已谬解耳。假令许之,不成久远选择之证,误之甚也。若二百一十亿土即久远弥陀刹土者,十方诸佛土即久远弥陀土,言二百一十亿即十方诸佛土故,何诸佛土有所超而说超踰十方耶?可谓超踰久远弥陀土,非超踰十方,则何言超发无上愿?若言本来超踰者,法藏选择但显发为功,而超发无上愿是应非选择摄取之功,大违祖诰故。次问答虽会之,其义不可成,局执何如此深哉!学者思之矣。

  今谓:「超发无上殊胜愿」者,《唐译》云:「阿难,彼二十一俱胝佛刹,法所比丘所摄佛国超过于彼。」此文虽在于摄取经劫之后,而当于《魏译》「超发胜愿文」,明知法藏所摄国土超过于彼二百一十一亿诸佛刹土。(光寿无量)摄取佛国超过于彼,故说「超踰十方诸佛世界」,国土既超过诸佛国,摄取本愿亦超发诸佛,故云「超发无上殊胜之愿」。下偈云「我建超世愿」,《弥陀偈经》云「发愿踰诸佛,誓二十四章」(《吴译》云:「选择心中所欲愿,便结得是二十四愿经。」(文))当知四十八愿皆可称超世愿,虽有三超,选择摄取佛国为本,故云「选择五劫思惟光明寿命誓愿为大悲之本」,大悲者,十一、十七、十八愿是也,于中第十八愿为生因愿,使众生生其佛国(光寿),与佛同证者,十八、十一愿,入其十八愿者由十七愿,故「真实五愿」超世中之精者,诸佛之愿所无,故余愿皆归第十八愿,亦名「超世之愿」,言「一一愿言」等故,其十九、二十愿亦此之一分而已,至下可知。

  二思惟摄取三:一选择心相,二经劫成行,三问答辨疑。初选择心相:

  其心寂静.志无所著.一切世间.无能及者.

  余译并阙此一段。

  净影、嘉祥、憬兴等同「此已下为依教修行」者一也,其解文有异。

  净影意:无相智证无相深理云「其心寂静,志无所著」,证深离相,故世无及。(取意)

  义寂意:虽无文,而准前超发愿释,前发愿时已在时发心终,今便能入证位故,证智离相故云「寂静」。已入证位,超过地前,故云「无能及者」也。(已上推尺)

  兴所举有说同之,(憬兴破不中,如《梵响》)兴意:定(心寂)慧(无著)心观名净土之业,是无分别智之加行,即胜出世间善根方便,故云「无能及者」。次「五劫思惟」下即后得智方便,今即无分别所由,故未入证位,十向满位也。(取意)

  三说中,净影、义寂亲文,憬局法相,解意浅短也。

  望西已下诸家,皆此文分地前、地上、地位者等依义寂。

  望西云:「为显位在初地云『其心』等,谓证二空理,绝众相,故云『寂静』。四位已尽,更断无明,故云『无著』云云。」

  《笺》云:「『其心』者,发愿之心也,『寂静』等得无生忍,证忍湛然寂静,总于一切法无所著,地前世间不及知,是初地故。《论注》云等。」

  《会疏》不约地位,以为明思惟心念。

  《梵响》云:「『其心寂静』等,是发愿思惟愿相,犹不著其相,定意也,次下『思惟摄取』是慧相也,定慧相即,世间无及。寂静、无著义通凡圣,世间无及,拣之地上相也,『一切世间』,人天三贤也云云。」

  《要解》亦为位相,云:「『其心寂静』者,证人无我,『志无所著』等者,证法无我云云。」

  《义记》云:「『其』者,指超发时,『寂静』是寂,『志无所著』是照,寂照同时,故云『无能及者』。乃至然此文意,初『超发』等是大悲门利他方法,即『专求净佛土,必成如是刹』,后『其心』等是大智门自利修心,即『通达诸法性,一切空无我』也。又初所起,后能起,悲智能所共佛智,成不共愿心,故云『无能及者』。旧说科判未稳当矣,且约通门,证空,入初地,超地前,今谓不然,如前辨。」(已上)

  上来众说,或次愿明行,或为发愿位相,或为定慧悲智。

  《渧记》亦为位相,而与诸家别,云:「以此发愿为入位时者,未详矣。如其入位,则上文寻发无上道意之时始入初地也,既入地位,其地位中而发不共大愿,故『其心寂静』等乃显发愿地位而已。《四教义》十(初丁):『从此见佛性,发中道第一义谛观,双照二谛,心心寂灭,自然流入萨婆若海,证无作四谛,一实平等,法海圆融。』(文)选择愿心,心心寂灭,无取舍相,故云『其心寂静,志无所著』。」

  《偈刊定记》(上本七七)云:「睹见者,菩萨智眼也,佛于不二境为现净秽土,菩萨于净秽相不忘不二理,名真睹见。而选择之者,乃为利物,又二而不二,不二而二,故终日选择,终日不选择,二谛平等,取舍情亡,曰真选择。故灵芝《小经疏》曰:『良以因中发无相大愿,修无住妙行,感无得圣果,点事如理,相即非相故,所感身土无非实相是也。』(文)然则发中道第一义谛观,双照二谛,不选择而终日选择,终日选择而不选择,心心寂灭,不背中道,故云『其心寂静』。非唯无取舍选择相,亦无不取舍不选择相,故云『志无所著』,亦是不次第三观,即空、即假、即中之谓也。即空故不著有,即假故不著空,双照二谛,心心寂灭,中道第一义谛观而已,唯约人法二空而解者,可谓疏矣!『一切世间,无能及者』,别教地前、圆教住前无能及者,此乃地上、住上发愿相也,故欲显发愿地位如此而已,非是发愿时始入初地,『其心』等之义也。然则此一段只是明发愿地位,故约地上通门而解者,可也。其超踰诸佛之义,在上超发愿文而显著焉。」(已上)

  此释太好。今谓:约相者难从,何者?何为於于此示其位相耶?其义难思。况亦法藏权迹难思议,岂可以地前、地上而判之乎?是以今不取也。今为示选择心相,谓若但选择摄取,则似有取相,故於于此明无取相处示现取相。何以言之者?《大论》明无生忍菩萨净佛国土有二:取相、无取相。初取相举法藏菩萨选择摄取,正依今经;次明无取相中,不指菩萨名,恐是非别人,法藏于无取相中示选择摄取相,故于取相亦显无相,正依今经文乎。由此思之,于选择摄取之所明寂静心相,谓彰方便法身愿意故,于无取相示现选择摄取之相,说选择摄取。然现取相而不乖法性,故取相全无取相,选择即无选择,云「其心寂静」。然虽无取相、无选择,顺二谛故不舍选择摄取,故云「志无所著」,谓顺二谛,于相不舍无取相,于无取相不舍取相之义也。「一切世间」等者,明超过一切菩萨净佛国土,思之。

  二选择时量

  具足五劫.思惟摄取.庄严佛国.清净之行.

  《唐译》云:「既摄受已,满足五劫,思惟修习。」(文)

  《宋译》云:「即时会中,头面礼足,辞佛而退,往一静所,独坐思惟,修习功德,庄严佛刹,发大誓愿,经于五劫。」(文)《汉》、《吴》两译略此段。

  净影、法位、玄一、憬兴师并以为明修行时。

  望西云「明发愿时」,引《宋译》及义寂释,证云:「以下说愿挍上净行,即以发愿而名『行』也,斯乃因位,若愿若行,总以名『行』,非是行愿别论之意。例如十度行中即有愿婆罗密。《起信义记》云:『皆因十度深行之熏。』(已上)即其例也云云。」此以愿义解「行」字。

  《略笺》云:「斯乃修行之时也,盖五劫之间,思惟励勤,修成满所愿之行,其既发愿,不可无行云云。」此用净影等。

  《会疏》亦以为发愿时,然与望西别,解「行」字为能庄严故,谓佛国是所庄严,清净之行是能庄严,以福智清净行能庄严依正故。是时法藏发愿,欲庄严佛国,故具足五劫,思惟摄取能庄严行,故非正修行时也。其犹如欲造城而思惟其材,故属发愿时而已。

  三解中,《会疏》能顺经文。

  「具足五劫」者,「劫」大小乘所说不同:

  若约小乘,《婆沙》一百三十五(十五)云:「劫有三种:一中间劫,(小劫,一增一减)二成坏劫,(中劫,四十增减)三大劫。(八十增减)中间劫复有三种:一减劫,二坏劫,三增减劫。乃至此中一增一减(初二)、十八增减(第三)有二十中间劫故。乃至总八十中劫合名大劫云云。」

  若依大乘,《大论》三十八:「如经说:有一比丘问佛言:世尊,几许名劫?佛告比丘:我虽能说,汝不能知,以喻可解,有方百由旬城,溢满芥子,长寿人至百岁,持一芥子去,芥子都尽,劫犹不儩;又如方百由旬石,有人百岁,持轻软衣一拂,石尽劫不儩。」是大劫量,历之五回,故云「五劫」也。《会疏》所引《僧伽吒经》说,是小劫量而已。

  「思惟」者,审意筹虑所修法名「思惟」也。

  「摄取」者,《汉》、《吴》两本云「选择」,《唐》云「摄受」,《选择集》〈本愿章〉引《吴译》竟云:「此中选择者,即是取舍义也,谓于二百一十亿诸佛净土中,舍恶取善,舍丑取好也。《双卷经》意亦有选择义,谓云『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妙土,清净之行』是也。选择与摄取,其言虽异,其意同之,然者舍不清净行,取清净之行也。」(文)

  《要解》云:「选择者,取舍义,摄取处自有舍余义,故二义无异。」

  有云:「选择」通取舍,「摄取」局选取,而今云言异意同者,只是两经相映之义,而非言随何处言异意同也。今经「摄取」言虽言约选取,意存取舍,故两经其言异,其意同故也。(《渧记》)

  今私按:「选择」言慧用,「思惟」拣择力,故兼思惟,彼经不谓「思惟」,故「选择」处兼选舍之义,然经意选取义为本,云「选择心中所欲愿」故,所欲愿岂可舍乎?然则与今经「摄取」意同焉。今经云「思惟摄取」,故思惟处有选舍不欲之义,故但明选取所欲之边,故云「摄取」,故两经一致,故云「其意同」也。

  「庄严佛国,清净之行」者,所成之愿、能成之行,俱望所严佛国,是能庄严也,故思惟摄取能严之行,即是摄取所成之愿也,故名「选择本愿」。其思惟摄取之相,〈本愿章〉广就四十八愿明之云云。第十八生因愿是也,成念佛往生之愿之行,即是永劫大行,以佛大行为众生往生之正业,则清净之行中自有众生行,故吉水于此中,存众生往生行以为「选择本愿」,应知。又庄严身土唯为摄众生,然则念佛往生之愿若不成者,身土之愿亦徒设不可成,三种庄严之愿行,由第十八之一愿得成。由此言之,思惟摄取清净之行,即思惟摄取称名之一行也。

  三问答决疑

  阿难白佛.彼佛国土寿量几何.佛言.其佛寿命四十二劫.时法藏比丘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妙土.清净之行.

  《唐译》云:「阿难白佛言:世尊!彼世间自在王如来寿量几何?世尊告曰:彼佛寿量满四十劫。」(文)

  依净影意,从初至四十劫决疑,「时法藏比丘」下结也。

  嘉祥:「法藏比丘」以下属下。《会疏》依嘉祥。

  今依净影,属下决疑中,前云「具足五劫,思惟摄取」,摄取时长,彼佛寿量云何?阿难例释迦应寿以起疑,为将来众生除其疑惑也。

  《影疏》:「问曰:若彼得寿多劫,劫尽之时居住何所而得修行?释言:余人见其劫尽,其法藏等见彼土安稳不动,故得起修,与《法华》中『众生见劫尽,大火所烧时,我此土安稳,天人常充满』,其义相似。」(文)

  憬兴破云:「此义不然。《法华》所说《论》自释云『报佛如来真实净土』,即知彼土是他受用土,佛土必无量,不可言四十二劫,故今即四十二劫者,盖岁数劫,故经五劫摄净土行,非劫尽也。大通佛寿不可数劫,尚非净土,如何四十二劫可言净土?」(文)

  了惠救净影,破憬兴,救、破并的中。玄一亦同兴,亦不免此破云云。

 
 
 
前五篇文章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六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七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八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九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十

 

后五篇文章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四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三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二

道隐法师:大无量寿经甄解第一

省庵法师语录卷下 注解 《东海若》解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