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正释经文(四)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3:50: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正释经文(四)

 

  乙二  合显得名游化

  丙一  显得名所以

  丁一  总标

  具足妙相尊,偈答无尽意:汝听观音行,善应诸方所,弘誓深如海,历劫不思议,侍多千亿佛,发大清净愿。我为汝略说,闻名及见身,心念不空过,能灭诸有苦。

  无尽意用偈向佛请问,“具足妙相尊”的佛陀,也就以“偈答”覆“无尽意”说:“汝”今“听”我来略说“观音”菩萨所修的“行”门,不是如一般人所想象那样简单的,而实在是微妙不可思议的。观音所行的各种法门以及所得的各种功德,为什么不说观或说视而说为听?这在前面解释观世音之所以得名观世音,已经说过,由于菩萨的六根互用之故,现在不再重说。

  由于观音在修不可思议的行门中,已经获得不可思议的威德神通之力,所以能够“善”于普“应诸方所。”这里说的诸方所,是指的十方国土,意谓观世音菩萨,本于三十三应身,应现于任何一个国土中,亦即在每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观音菩萨的示现,上面说的“无刹不现身”的这话,亦可作为“善应诸方所”的注脚。不但在空间中,无一世界不现,就是在时间中,亦无一时间不现。

  观音能够做到“无刹不现身”的这个程度,是由于他过去开始发心的时候,曾经发过其深似海这样的弘誓,所以说“弘誓深如海。”弘是广大的意思,誓是制约的意思,就是本着自己所立的大愿做去,不论在怎样的艰难困苦下,都不因遇到任何阻碍与挫折,放弃自己立愿所要做的一切。法界次第下,有这样几句话:“广普之缘,谓之为弘,自制其心,名之曰誓,志求满足,故曰愿也”。一个立志发愿的人,如不自制其心,非要这样去做,难免会要退败下来。唯有本百折不挠的精神,于发誓立愿以后,一心专志的向前奋斗,在未满足志愿以前,决不罢休。

  什么才算弘誓?在佛法说,唯有度生的大誓愿才是。但度生亦不是度一两个众生或少数众生,而是普度一切众生。如金刚经说:“所有一切众生之类……我皆令入无馀涅槃而灭度之”,是为真正的弘誓大愿。观音在凡夫位中初发心时,曾发十二大愿,如说:“观音大士,悉号圆通,十二大愿誓弘深”,正好作此弘誓深如海的说明。所以一个真正菩萨行者,不但有他们所应共立的通愿,亦有他们各自所立的别愿,如观音的十二大愿,固然是别愿,就是释迦的五百大愿,弥陀的四十八愿,药师的十二大愿,都是约个别的誓愿说的。

  发了菩提心,立了弘誓愿的观音大士,不是在一天两天之间,就完成其广大誓愿的,而是经过不思议的尘劫,精进勇猛的实践菩萨行,才到达现在一生补处的地位,所以说“历劫不思议。”劫在印度,叫做劫波,与刹那相对的。刹那,代表最短的时间;劫波,代表最长的时间,而这长时间,不能以通常的年月日时来计算它的。劫波,又译大时,如智度论第十八说:“大时名劫”。向来分有小劫、中劫、大劫的三类。观音自行化他所经历的时间,不是一劫两劫,三劫五劫,可为我人心思口议所能测度到的,而是经过尘点之劫,不是我人所能思议得到的。

  观音菩萨经历不可思议的尘沙之劫,广修菩萨大行,其所经历的时间当然是很长的,正因实践菩萨行的时间极长,所以所奉事的佛也就多到百千万亿,如金刚经说:“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因此颂说“侍多千亿佛。”诸佛出世,菩萨所以侍奉,一因菩萨是要常随佛学的,虽说佛佛道同,但每尊佛的度生方便,毕竟是有所不同的,所以菩萨不得不事奉佛而随之学习。二因菩萨是要助佛扬化的,虽千万亿佛出世,菩萨不得不事奉在佛的座前,听候诸佛的遣使,以助诸佛的宣扬法化。

  侍佛既然很多,积行当然亦胜,所以所发的愿,亦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绝对不含有其他不纯正的杂念在里面,是为“发大清净愿。”吾人立愿,如果纯为个人谋求发展,那不但内心早就已不清净,且由愿力的推动,而表现于行为的,自亦不是纯洁的。菩萨立愿的动机,向上看,所求唯有佛道,向下看,所求唯在度生,因而身语意三业的一切活动,或暂时的远离一切烦恼恶行的垢染,或永远的远离一切烦恼恶行的垢染,所谓三业无过,名为清净,才是真正的清净大愿,亦唯有这样的清净大愿,方能应身一切国土,普遍救度一切众生。

  通理法师说:“历劫二句,显自修行胜;言菩萨因地修行,所历之劫,已至不可思议;所侍之佛,已至多千亿数,其行可谓胜矣。”那末,发大清净愿,当然是显所发愿胜。“愿大、行大、供佛多,源长流远,根深蒂固,所以具有如是普门示现的应化身,施大无畏,不可思议的妙力,犹如水涨船高,泥多佛大,这是释迦佛赞叹观世音菩萨不可思议的妙力”。因此,观音菩萨的若行若愿,都是不可思议的,都是值得赞美的,因他不是自身要这样做的,实是为了众生才这样做的,为了一心教化众生令得解脱,以致牺牲自己去证觉最高无上的佛果。

  佛又进一步的对无尽意说:上面我虽为你说了观音菩萨的自他行愿,现“我”还要“为汝”要“略”的说一说观音菩萨的化他之行。观音是位大慈大悲的菩萨,无时无刻不关怀我们众生,因此,我们不论是“闻名”以“及见身”,乃至“心念”菩萨,都会得到菩萨的感应,而“不”致于“空过”的。通理法师说:“闻名必称,以口业为感;见身必礼,以身业为感;心念必观,以意业为感。三者皆能致应,故不空过”。有人以为口头称名,身体礼拜,心念思惟,是无意义的浪费时间,没有一点实益的,这是绝大的错误,亦是没有宗教信念的过失!

  “能灭诸有苦”者,这就是显示闻名、见身、心念所得的殊胜利益。诸有,简单的说,是指欲有、色有、无色有的三有;处中而言,是指五趣杂居地、离生喜乐地、定生喜乐地、离喜妙乐地、舍念清净地、空无边处地、识无边处地、无所有处地、非非想处地的九有;详细分析,是指三界二十五有,即四洲四恶趣,六欲并梵天,四禅四空处,无想及不还。统称为有者,约其有因有果,因果不昧说的。平常我们把有,当着存在的意思讲,即三界内的每个有情生命体,虽没有实在自我可得,但缘起和合的假相,的确是存在这个世间的,所以说名为有。

  二十五有的不同生命体,从世间的观点去看,当然是有苦乐悬殊差别的,如天上是极乐的,地狱是极苦的,人间是苦乐参半的;可是,从佛法的观点来看,三界二十五有的众生,同在生死苦海中,没有那个不受苦痛逼迫的。苦以逼恼为义,通常说有八苦,现依智度论第十二,略说二种苦:一、内苦,是指身体上的四百四病苦,心理上的忧愁嫉妒等苦;二、外苦,是指恶贼虎狠等的加害之苦,风雨寒热等的灾难之苦。不论内苦外苦来逼,只要收摄三业,一心称名、身礼、心念,就可得到菩萨感应,灭除二十五有的诸苦以及各项的厄难,而得身心的究竟解脱!

  丁二  别显

  戊一  能免三灾

  假使兴害意,推落大火坑;念彼观音力,火坑变成池。或漂流巨海,龙鱼诸鬼难;念彼观音力,波浪不能没。

  从此以下,重颂观音菩萨的救灾救难。这两颂,是明能免火灾、水灾、风灾的三灾。

  “假使”在这世间,有这么一个对你“兴”起陷“害”的心“意”,而且真的把你“推落”到“大火坑”里,以期结束你的生命,那你这时不必对他生起恶念,只要你能称“念彼观音”菩萨圣号,就可得到菩萨威德神“力”的感应,就可使你所落进去的大“火坑”,顷刻之间“变成”清凉“池”,令你不会受到毫末的伤害。华严经入法界品说:“摩罗耶山,出旃檀香,若以涂身,设入大火,火不能烧。”世间的旃檀香木,尚且有这样的力量,何况菩萨的行愿之力?高僧传说魏时有位法力法师,发心修塔起舍,出外募化,得麻一车,行至泽中,忽逢野火,恰巧这时,法力法师倦极而眠,待火烧到他的身边,才被烟火薰醒,立即称念圣号,刚将一个观字说出口,还没念到世音两字,风就应声而转,火亦随之熄灭,可见念观音圣号的效力。至于火是瞋火,前面已说,不必再赘。但亦有以火坑,比喻恶趣。如说:“三恶火坑,临终欲入。”一个人生前造了罪恶,到了临命终时,当然会要堕三恶道的,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如能一心称念观音圣号,仰仗观音慈悲威德之力,立即转三恶趣而上生善趣,甚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观世音大悲陀罗尼说:“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消灭”,亦即是这意思。被人推落火坑,而不对人生起恶念,这在有宗教修养的人才能做到,普通一般世人,不说你要致他死地,他要和你拚命,就是有点稍微不如他意,他亦会想办法要来报复你的,所以做人最好要有宗教的信仰和宗教的修养。

  “或”者有人乘船横渡海洋,当船进入海洋之中,忽然遇到狂风暴浪,将船“漂流巨海”打翻而人跌入海中,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因为不但水深无以自拔,而且还有“龙鱼”罗刹“诸鬼”的灾“难”!说老实话,这时不被淹死,就葬身鱼腹中,很少获得生存的机会!当此千钧一发之际,你如能够称“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那你就可仰仗观音菩萨的威神之“力”,令诸波浪不致将你没于海底,所以说“波浪不能没。”当知这里说的巨海,是指无边生死大海,龙鱼诸鬼,是指吾人内心烦恼。烦恼在吾人心中兴风作浪,致使吾人永远漂流在生死海中,不得到涅槃彼岸的那边!

  从事相上,举一二感应来说:在清朝顺治年间,有位秣陵姓刘的,发心朝礼南海普陀,舟中发愿得见菩萨,那知后来忽遇风涛,船覆刘入水中,可是人虽在水,但眼前所见的,四周都是红光,而且有一僧人,带他回家里去,在刚到家时候,僧人就失所在。当知这个僧人,就是为搭救刘君而示现的观音菩萨!

  比丘尼传中,说晋时有尼法名令宗,首于冀州,因念圣号,得免贼难。晚上到达孟津,因为无船可度,乃更虔念圣号,忽有一白鹿来,下涉河流,宗随鹿行,竟不占濡,因得到家。当知白鹿,亦是观音示现来救令宗的!

  戊二  能脱八难

  己一  怨贼刑戮难

  或在须弥峰,为人所推堕;念彼观音力,如日虚空住。或被恶人逐,堕落金刚山;念彼观音力,不能损一毛。或值怨贼绕,各执刀加害;念彼观音力,咸即起慈心。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念彼观音力,刀寻段段坏。

  须弥,又名须弥楼,亦名苏迷卢,中国译为妙高。因为此山是七宝所成的,所以称妙;因为此山高出七金山上,所以称高。在大海中,据金轮上,日月之所回泊,诸天之所游舍,七山七海,环峙环列,四面各有一色:东面是黄金色,南面是琉璃色,西面是白银色,北面是颇梨色,而且不论那一方面,其水都同山的颜色一样。此山之高,计有八万四千由旬,入水四万二千由旬,出水四万二千由旬,是娑婆世界的中心。其实,佛经所说的须弥山,就是现在的喜马拉雅山,这确是世间唯一的高山。

  佛说:设“或”有人立“在须弥”山的最高“峰”,突然被人把他推倒山下面去,不用说,这个人非致粉身碎骨不可,绝对不会有再生的希望,所以说“为人所推堕。”但若正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堕的人,虔诚称“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得彼观音威“力”的加被,“如日”于“虚空”中安“住”一样,不致跌落下去一命呜呼!推你下去的人,不是你的怨家,就是谋财害命的盗贼;被推的人得以不堕,全是观音威力的加持。脱此怨贼之难,所以特别要约须弥来说,因为妙高山王,上临空际,下瞰大海,救难是很不容易救的,在这绝顶高峰都能去救,其馀的地方得到观音的救济,自更是不成问题的。

  广信府志,载有这样一个事实:宋朝的时候,有人入山采取铜矿,掘洞至于深不可测,以致该山将欲崩倒,正在这个时候,忽有一女提篮盛金鱼一条来卖,在坑中采铜的人,听到女人卖鱼的音声,大家争先恐后的出来,到所有工人都走出山洞,其山立即崩倒,而卖鱼的女人,不知那里去了。待大家惊魂甫定,始知这是观音来救度的!

  须弥高山,在此是喻我慢高山。人生世间,没有那个没有贡高我慢的存在,这从人们自恃凌他的态度,可以明白看出来的。我慢之山最高的人,往往睨视一切,没有什么人在他眼下的,自以为是最了不起的,所以始终要想保持自己最高的地位。一旦感觉到什么不如意,不为大多数人之所尊重时,就又自暴自弃的自甘堕落,等于被人推下须弥峰一样。所以做人不要自高自大,而应多所自谦。如能常念观世音,就可安然的坐在自己本位上了!

  “或”者有这么一个人,“被”凶“恶”残暴的“人”,在后面不断的追“逐”,逼得他无路可以逃走,结果,“堕落”到“金刚山”下面去,不用说,这是非常危险的,生命很难保存的;但若就在这个危急关头,被人追逐的人,情急智生,恳切至诚的称“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得彼观音威“力”的加被,使其生命体上的发肤,不致受到毫末的损伤,所以说“不能损一毛。”

  金刚山是中国话,印度叫做斫迦罗。依起世经说,在诸馀大山及须弥山王之外,另有一座大山叫做斫迦罗(亦有译为铁围山的),高六百八十万由旬,纵横亦六百八十万由旬,弥密牢固金刚所成,很难予以破坏摧毁,所以名为金刚山。但若其他东西触及金刚,倒是很快就毁坏的。

  最极坚固的金刚山,不要完全看成是外在的山,而是指内在的我执说的。依佛法看,最难打破的,无过于众生的我执。虽分别我执,在一登初地,便能完全顿断,但俱生我执,是任运而起的,是最极微细的,初登地时,还不能解决它,要在修道位上,修习生空智观,才能逐渐断除,所以喻如金刚。正因众生的我执坚强,所以围绕在我执左右的烦恼恶人,经常的在推动我人向悬崖绝壁的险路上走,终而从我执山上,跌落到恶趣中去,受诸痛苦!设“或”世间有这么一个人,忽然“值”遇很多的“怨”敌以及很多的盗“贼”,首先将他一圈一圈的围“绕”住,使之没有办法逃脱,然后“各”各再以手里“执”着的一把“刀”,欲对他“加”以杀“害”,不论怎样,这个人是很难得以死里逃生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你如称“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得观音菩萨的慈“力”加被,使他们不但不再有杀你的念头,而且立刻生起慈悲心来,对你发生极大的好感,所以说“咸即起慈心。”

  在此,说个事实:民国初年,我国江苏扬州邵伯李家壮地方,有位大善人,姓李名国琚。不论地方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他的力之所及,都设法予以有力的帮助,务必使事情获得合理的解决。不幸,一次盗贼闯进他的屋里,要想抢劫他的钱财。李大善人见贼进来,从容不迫而又极安然的对贼说:你们生活困难我不知道,以致未能和你们略结善缘,今天难得你们来到敝舍,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当尽力贡献,不过现在你们太辛苦了,想来这么晚还未用过晚餐,现在先请你们用餐,聊表我的一点微意。盗贼听到李善人这么说,虽然吃了他的东西,但不好意思再要他的财物,而且受了李善人的伟大精神感召,从此不再做打家劫舍的勾当,而做一个改邪归正的好人了!

  当知这里说的怨贼,诚如前面长行所说,不是外在的贼,而是内在的贼,如劫功德法财的烦恼,固然是内在的贼,就是见闻觉知的六根,亦是内在的贼。外在的贼容易防范,就是劫夺,亦不过是属身外之物;内在的贼却很难防,而且所盗取的,是属积聚的法宝,使我们在生死苦海中,永远做个贫穷孤陋的人。所以做人,特别是做个学佛的人,外贼是不必怕的,如有李善人的精神,不特不会受到怨贼的迫害,而且转化他们成为好人;值得我们可怕的,是自己内心中的贼,这个内贼,不但使我们长时期的在生死海中流浪,且更会迫我们走上危险的三恶道去。

  设“或”有这么一个人,犯了国家的法律,要受法律的制裁。在过去专制时代,所谓朕即是国家,国王本其无上的权威,要怎样的给你治罪,就怎样的来处罚你,所以说“遭王难苦。”当国王下令使刽子手来杀你的头,而你在“临刑”将“欲寿”命“终”结的时候,你如能够诚心诚意的“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将得到观音菩萨的威“力”加被,使刽子手所拿的一把刀,立刻一段一段的变坏,不能损害你的身体一丝一毫,所以说“刀寻段段坏。”颂文的“寻”字,在这儿当“立刻”的意思解。临刑应该寿终,结果没有死亡,这不是观音慈力加被是什么?

  法苑珠林十七,有一事实记载,虽不关于王难,但可作此注脚:谓有一位道集法师,在寿阳西山游行,不意为二贼所得,系缚在一棵树下,在贼将要杀他时,自知挣扎没有用,唯一心念观世音,直念至死亦不止。结果,贼虽用刀不断的砍他,而他始终不受损伤,劫贼看到这样,不禁害怕逃走,而道集法师亦即获得解脱!

  法苑珠林十七,还有一说:谓有法禅法师,在山上行走时,忽然遇到凶贼,自知难免一死,立即虔念观音,贼虽挽弓向法禅行者射去,但箭始终无法放出,于是贼就投弓于地,立刻逃得不知去向,法禅法师得以安然无恙!

  己二  枷锁毒药难

  或囚禁枷锁,手足被杻械;念彼观音力,释然得解脱。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着于本人。

  设“或”有这么一个人,不知是犯了国家的法律,还是为盗贼之所掳获,结果,被幽“囚禁”闭起来,而且披“枷”戴“锁”,甚至用手镣脚拷加在身上,使你完全失去自由,所以说“手足被杻械。”扣在手上的叫做杻,套在脚上的叫做械。在这时候,你如能够称“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仰仗观音菩萨的威“力”加被,使其无形中“释然”而获“得解脱!”释然,是散开的意思。

  法苑珠林十七,记一事实;谓我国晋朝时代,有一河内人名窦传。当时并州刺史高昌与冀州刺史吕护,各自拥兵自重,彼此不相和睦。窦传在高昌下面做官,遣骑袭击吕护,不幸为其所俘,执同伴六七人,共同系在一牢狱中,枷锁防范甚严,克日就要杀害。沙门支道山,时在吕护的营中,而与窦传相识,听说他被俘虏,而且就将刀杀,特走来监狱地方看他,并且隔户互相谈话。窦传对支道山说:我现在遇到这样的危难,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我?支道山说:这我没有什么特别办法,只要你至心称念观音圣号,一定会得到菩萨的感应。窦传过去亦曾听说观音的慈悲,现在经支道山这么一说,立即专心一意的称念观音圣号,经过三日三夜的至诚归命称念,看看自己身上的锁械,好像有点异于寻常,并且觉得略为松解,用手试推一推,忽然离开身体。窦传复又至心祷告说:我蒙菩萨的慈护,已令桎梏得到自解,但与我同系的人还有很多,我不忍心独自离去,恳求菩萨慈悲普济,使同狱的人都得免于囚禁之难,祷告完后,再去牵挽其他的人,他人亦次第的解除枷锁,好像有人从旁割结一样。于是大家开户,共同走了出去,没有一个看守的人发觉到,因而出了城外,得免枷锁之难!枷锁以及杻械,长行亦曾说过,是指名缰利锁等说的。从表面看,世间一些没有被幽囚禁闭的人,似乎可作一切的自由活动,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束缚,殊不知事实并不真的这样。试看,有名誉的人,为了保持他的名誉,终日恐怕名誉丧失,这不是被名誉的枷锁缚住是什么?再看,有钱财的人,为了求得钱财更多,终日在盘算怎样使财富累积,这不是被财利的枷锁缚住是什么?所以生存这三界里的众生,根本就是被三界之所囚禁,从来没有获得自由过!现在如能称念观音菩萨的圣号,体念观音菩萨的大慈大悲,不再在名利场中追逐,就可释然得解脱了!

  接着,再说能脱毒药难。“咒诅”是最不正当的害人行为。印度有一类外道,能念一种恶咒,以之咒杀自己所要杀害的人,如念起尸鬼咒,亦即毗陀罗咒,令鬼起而杀人。还有画符焚烧以咒自己所不喜欢的人,或者扎个稻草人来射杀以期自己的仇人死去,都名咒诅。毒药,指那服了会得丧身失命的,不是一种两种,所以叫做“诸毒药。”不论是用恶咒来咒诅你,或者是用毒药来毒害你,其目的都是想要伤害你的身体,所以说“所欲害身者。”正在这个时候,你如诚心称“念彼观音”菩萨圣号,就可仗观音菩萨的威“力”加被,结果,不但不会伤害到你,而且“还着于本人”,使他自己受到损伤!

  先说一个事实,再论经中意趣。过去有个卜神的人,名字叫做赖省幹,用心是很邪恶的,为使他的卜神灵验,在他家中特供一个妖物,每年到江浙地方来拐骗童男童女,带回去祭祀那个妖物。后来有一女童,被他引诱带回,囚在一间屋里,当时神棍,哄骗那个女童,要她沐浴更衣,以待妖物来吃。可是这位女孩,由于过去宿根,平时知道念观音菩萨,所以这个时候,唯有一心称名,到了深更半夜,在她住的房内,天窗忽然开启,妖物的两只眼睛,如电炬一般的,自窗进入房内,女孩虽极惊怖,但仍一心称名,念呀念的,女孩口中,忽亦发出光来,射到妖物身上,妖物触到这光,立即从窗跌下,女孩急呼救命,碰巧屋外有巡警经过,听到有救命的声音,即刻就走进房内,看看发生什么事情,原来是一条大毒蛇,僵死在女孩旁边。巡警侦悉赖省幹是个大坏人,乃把他逮捕送到官厅里去,治他骗人害人的应得之罪!当知这就是一般人说的害人反害己,亦即本经这里说的还着于本人。所以人生在世,宁可自己吃亏,千万不可存有害人之心,不然的话,害人不一定害得到,而自己首先遭殃,这是何苦哩!

  在譬喻经中亦有类似这样的事实说:有个在家学佛的居士,最初受持五戒,后因年龄衰老,对戒多有忘失。当时山中有个口渴的梵志,曾从居士乞求净水,但因居士田事忙碌,没有能够立即供给,于是梵志愤恨而去。然这梵志不是简单的,能够起尸使鬼,乃招一个杀鬼来,对杀鬼说:彼清信士侮辱我,你可替我去杀他。山中有罗汉知道这事,立刻到田家对居士说:今晚你早把灯点起,精勤勇猛的诚归三宝,诵守口莫犯的偈颂,且慈念一切众生,那你就可得到安稳。居士受了罗汉的开示,通宵念佛诵戒,结果鬼不能害。但是鬼神之法,人要他去杀,他立即去杀,但如被杀的人,有不可杀的功德,法当却杀那使鬼的人。于是鬼生瞋恚,欲去杀害梵志。罗汉知道这事,又去掩蔽梵志,令鬼不能得见。因为如此,居士由斯悟道,梵志由斯得活。假定不是罗汉,岂不又添冤鬼?

  图书集成神异典一百六卷引东坡居士曰:“观音慈悲者也,今人遭咒诅,念观音之力,而使还着于本人,则岂观音之心哉?今改之曰: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两家总没事!”有对这批评说:“东坡云:还着失慈,当云两家总没事。吾不意东坡之高明,而出此鄙俗语也。还着一言,有事有理:事则邪不胜正,慈能制凶。今以正念观音,自然还着。喻如含血喷天,返污己身;将头触火,反焦己额,不期然而然,非菩萨加罚于彼,亦非行人起心愿着彼也。”

  己三  罗刹恶兽难

  或遇恶罗刹,毒龙诸鬼等;念彼观音力,时悉不敢害。若恶兽围绕,利牙爪可怖;念彼观音力,疾走无边方。

  设“或”有这么一个人,突然“遇”到凶“恶”的“罗刹”,有“毒”的“龙”以及一切作灾的“诸鬼等”,欲来加害于你,使你的生命结束,正在这个时候,你如一心称“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仰仗观音菩萨的威“力”加被,顿时都不敢来加害你,所以说“时悉不敢害。”

  罗刹,在前长行已解释过,现在不再重述。相传过去有一个人,逢人欢喜问长问短。一天,走在路上,遇到一个罗刹,自知性命难保,因为这人好奇,并不由于危险,就不提出问题,所以仍然问道:喂!你这朋友,为什么胸是白的而背是黑的?罗刹回答他说:我最怕的是太阳光,为了背光行走,所以背黑胸白。该人听到这话,立刻壮起胆来,拉住罗刹就向太阳光的地方走,罗刹因为怕光,自己反而逃走,该人于是没有遭到罗刹之难!

  此意是即显示:不论罗刹,不论恶鬼,只有在黑暗中行事,对于光明是恐怖的,从不敢在光明中活动,所以只要吾人一心称名,仗藉观音菩萨的慈光,就可使罗刹、恶鬼不敢来害。同时亦可说:吾人内心中有贪求不已的贪鬼,黑暗重重的无明鬼,内鬼引生外鬼,所以鬼常来作祟。假定做人,正大光明,公正不苟,邪念不起,任何罗刹鬼怪,是都不会来伤害的!

  在深山穷谷,或旷野丛林,时常有凶猛残暴的豺狼虎豹的恶兽出现。设“若”有这么一个人,突然遇到很多的“恶兽”将之“围绕”起来,并且露出它们可怕的“利牙”钢“爪”,令你感到无限的恐“怖。”正在这个时候,如能虔诚的称“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仗观音菩萨的威“力”加被,使得这些四面包围着你的恶兽,就很捷“疾”的逃“走”,避到无“边”、无际的“方”向去了。恶兽、毒蛇之类,都是现实存在的东西,而且在古时代,每年为这些东西伤害的人群,确实是很多的,就是到现代,仍然经常听到有人被恶兽所噬,或为毒蛇所伤。如虎时常出而为患的,我国就有所谓[谈虎色变]之说。因此,佛在经中时常举出毒蛇、恶兽的恐怖,令我人知所警惕!人类最要紧的,就是求生存,如其生存没有受到威胁,那是不会发生畏惧的。佛陀深知众生的心理,每举此实例来为众生说法。

  法苑珠林说:在我国宋时元嘉初年,有位黄龙沙门,名叫做昙无竭,是个净修苦行的行者,经常读诵观世音经。一次,与徒众二十五人,往寻佛国,沿途备经艰险,到达天竺舍卫国路上,遇到一群山象,本是很危险的,但昙无竭捧着经念谓:一心归命大悲观世音。这时忽有狮子从林中出来,象见狮子立即惊走,没有伤害到昙无竭等。可是走了没好久,又有一群野牛鸣吼而来,将欲加害他们,昙无竭仍旧如初归命,一心称名。正在这时,一只大鹫飞来,使诸野牛立刻惊散,昙无竭等得免受难。可见称念观音圣号,是会得到菩萨感应的。

  南海慈航说:明朝时代有闽南人,名叫雷法震,向以烧炭为业,家里有鸭栏木,纹理极为精细,欲刻大士像供奉,但因事情太忙,没有立刻实行。一天入山烧炭,突从榛莽丛中,走出一只老虎,张牙舞爪的向雷法震扑来,不免使雷法震感到极大恐怖,正当危急的时候,忽来一个美丽的女子,指着虎呵叱它,虎就为她慑伏,叩首摇尾而去。法震承该女子相救,拜问她的姓名以求报答。女子答说:我是君家鸭栏木。说了就不再见其人。法震见到这个情形,知是观音菩萨来救,于是择吉雕刻观音圣像,并且从此终身持斋顶礼,可见观音的感应之大。

  己四  毒虫暴雨难

  蚖蛇及蝮蠍,气毒烟火然;念彼观音力,寻声自回去。云雷鼓掣电,降雹澍大雨;念彼观音力,应时得消散。

  在这世间,“蚖蛇及蝮蠍”之类的毒蛇毒虫,是很多的,它们吐出来的毒气,像烟火一样的燃烧,所以说“气毒湮火然”。不论什么人,接触到这毒气,都会丧身失命的。假使有人遇到这情形,立刻“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得到观音的威“力”加被,它们就会“寻”着这个“声”音,“自”然而然的回避他去,不再吐出毒气来伤害你了,菩萨的慈悲感应来得多么速疾?

  有说蚖与蝮是同一类的,即一般说的土虺蛇。虺是毒蛇,大的约长八九尺,扁头大眼,颜色如土,见到人的时候,就昂起头来向人追逐,其性是极毒的,只要被它咬到,绝对没有命的。蝮亦是毒蛇的一种,多居在湿地,长约一尺馀,头是很大的,形犹如三角,而颈又很细,毒牙如管状,全体灰暗色,有褐色斑纹,至尾则突然短小,毒性是很强烈的,被它咬了一口,同样会没命的。

  相传南宋绍兴年间,馀杭地方,有个姓周的女人,在路上行走,见有三条大蛇盘在路心;使她没法通过,只好鼓起勇气来,从蛇上面跨过去,蛇亦不甘示弱,立刻发怒追她,并且把她缠倒在地。正在这时,有乡人名叫龚黎臣的,赶路经过于此,看到这种情景,为了救这女人,没有他法可想,就合掌高声称念观音圣号并持念大悲咒。说来真是不可思议,蛇听到观音圣号的声音,就放下该女子,而各自行离去。是为寻声自回去最有力的明证。

  再说蝎,俗作蝎,属蜘蛛之类。长约三寸许,青黑的颜色,颈上有触须一对,如蟹螯,头部与胸部,都是很短的,腹部有十三道环节,后端大环节狭小如尾,未有毒钩,遇到敌人,就向上弯曲,注射毒汁出来,如人碰到毒汁,可能会失命的。通常捕蜘蛛小虫为食,并螯人。

  从口中吐出毒来伤人,是喻人类的恶口漫骂以及挑拨离间所产生的毒害。如恶口漫骂,有时使人难过得不能自安,甚至因此气得一命呜呼,这是世间所常见的事实,所以说“一言听之,令人如三百矛刺心”,就是此意。现在社会的每一角落,差不多没有一天,没有人互相漫骂的恶言恶声。不要以为没有什么关系,人与人间的成为仇敌,国与国间的发生战争,往往是由一句话不能忍受而引起的。至于挑拨离间,使得双方互相猜疑,甚至演成激烈的械斗,同样会使双方受到损伤的。所以在这世间做人,关于口业不得不慎,特别是恶口与两舌,要更特别的避免!

  本来一个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雷声隆隆震动,如击鼓之声,电火闪闪四飞,如牵掣之形,所以说“云雷鼓掣电。”或者降下坚硬的冰雹,或者落下滂沱的大雨,所以说“降雹澍大雨。”碰到自然界天空中的这些可怖现象,你如能够虔“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仗观音菩萨的威“力”加被,即得立时云消、雨散、雷停、雹止、所以说“应时得消散。”

  云是飘浮在空中的,所谓白云苍狗,变化万千。然则云是怎样成的?混合在空气中的水汽,本来是无形无相的,一旦凝结成水点或冻结成冰晶,就变成有形的云。云如变乌黑的乌云,弥漫于天空中,是即下雨的前奏。雷鼓,是说云里放电的时候,所发出的巨大响声,好像击鼓的声音一样,所以叫做雷鼓。过去民智未开的时代,人们将雷称为雷神,说雷公身上,背一只大鼓,用手敲击作响,亦即雷鼓说明。掣电的电,是物质里固有的一种能,可以用来作为动力,并可以利用它来发光发热,如天空中的闪电。雷电,往往联结一起说,即先有烁烁的闪电,然后有轰轰的雷声,因而一般以为雷电是有先后的,其实它们是同时发生的,只因光波传递得较快,声波传递得较慢,所以先见闪电而后再听雷声。

  丁三  总结

  众生被困厄,无量苦逼身;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

  “众生”在这现实世间,或受穷困之境,或遭危厄之难,所以说“被困厄”,被即受的意思。这末一来,当有“无量”痛“苦逼”迫其“身”心,使之感到身心均不得自在。但寻声救苦的大悲“观”世“音”菩萨,具有微“妙”不可思议的“智”慧之“力”,观见困厄中的众生,受诸痛苦的逼迫,就被悲心之所驱使,而来救诸众生的苦难。如心经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所以说“能救世间苦。”观音菩萨之所以得名为观音,亦即缘此而来。讲到这里,显得名所以的一大段文,已告结束。

  丙二  显游化方便

  丁一  广显应化诸国

  戊一  身业普应

  具足神通力,广修智方便,十方诸国土,无刹不现身。种种诸恶趣,地狱鬼畜生,生老病死苦,以渐悉令灭。

  观音是位久修大行的高级菩萨,从其所证的圆通体中,发出最极殊胜的妙用,所以说“具足神通力。”神是妙用不测之义,通是无碍自在之义。凡是大菩萨,都具有神通。不过说到神通,向来分为有漏神通与无漏神通的两类。有漏神通,不但天仙具有,就是鬼神亦有。唯鬼神所有的神通,是报得通,功用不大,只能见到人鬼二道的少分。天仙具有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五通,功用虽比鬼神大得多,但仍然是很狭小的,而且烦恼全在未断,佛法认为最重要的漏尽通,他们还未获得。因而有时动起杀机来,利用他的神通,那所造的罪恶就大了!出世的二乘圣者,不但具有一般的五通,亦得佛法说的漏尽通。其所发生的作用,虽胜过天仙的有漏神通百千万倍,但因未获究竟的关系,所以二乘的天眼通,只能见此三千大千世界,天耳通,只能听此三千大千世界,神足通,只能于此三千大千世界得到自在,宿命通,只能了知八万劫以内的事情,他心通,只能知道六凡众生的心念。登地的菩萨,破了一品无明,所以他们的天眼天耳二通,不但能见闻一个三千大千世界,而能见闻百个三千大千世界,其神通所发生的功用,较之二乘要广大到百倍,但还不能算是具足神通。佛的天眼通,能见无量无数无穷无尽的三千大千世界,佛的天耳通,能听无量无数无穷无尽的三千大千世界,佛的宿命通,了知久远劫前的事,就好像在今天一样。彻法底源,究竟具足。观世音菩萨,在前已说过,是早就成佛的正法明如来,已证圆通妙体,当与初成菩萨道的不同,所以具足不可思议的大神通力。

  正法明如来示现的观世音菩萨,不但具有神通妙用,而且“广修”大“智”慧,大“方便。”大智慧,是指胜义智说的,契证诸法性空的真理,为他的唯一特能;大方便,是指世俗智说的,适应众生根机而说法,为他的唯一功用。二智兼运,无不具足,称为广修。没有胜义智,决不能证真理,没有世俗智,决不能度群迷。在菩萨的立场上,这二智是不可偏废的,而且要有胜义智,才能发生权巧的世俗智。

  大悲观音,既然具有神通力及方便智,当然就可以在“十方”世界,一切“诸国土”中,“无”一“刹”土而“不”示“现”其各种应化“身”,以度化各类不同的众生。刹在印度叫做刹摩,中国译为土田,经中或叫做国,或叫做土,其义都是一样的。如称佛刹,是即显示一佛所教化的世界。现身,谓佛菩萨能化现种种不同的身分。如本经长行说观音菩萨现三十三应身,是即现身义。应是随感而应,谓由众生所感,自然而然以应,本此可以知道:以度生为本愿的观世音菩萨,不如一般人所想象的是供在寺庙庵堂里,而是活生生的在十方国土到处现身说法的。

  无刹不现身的观音菩萨,究竟是在那些地方示现?谓于“种种诸恶趣”中,皆可现身的。诸恶趣,通常是指地狱、饿鬼、畜生的三恶趣;亦有于三恶趣外,加一阿修罗趣,称为四恶趣的。所以称为恶趣者,是说众生以各自的恶业,当趣恶处,名为恶趣。亦有以人与天(修罗遍于诸趣)加入三恶趣,称为五恶趣的,所以名诸恶趣。人天被称为恶趣,这是约在生死轮回中说的。以佛法的出世观点说,凡是没有超出三界的,都可说是在恶趣中。

  以“地狱”说:众生堕在地狱中,不论是在八寒或八热地狱以及其他各种地狱,都有种种痛苦来袭击的。观音菩萨见到地狱众生受苦,不忍他们长期陷在重重痛苦的包围中,于是动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悲愿,示现地狱众生的身相,到地狱中去教化他们,令他们出离地狱的苦恼,而获得身心的解脱!

  以饿“鬼”说“这虽有无财、少财、多财——如血食之神——的差别,从饥渴苦迫得名,常称之为饿鬼。”堕在饿鬼道中,常常经过百千万年,听闻不到浆水之名,何况其他的饮食?所以趣入饿鬼,是很苦的。观音菩萨见到饿鬼众生在受苦,特别示现鬼王面然大士,引起佛说焰口来普救一切饿鬼,是为现饿鬼身而为说法令得解脱。

  以“畜生”说:这在现实世间明白所见的,有在空中的飞禽,有在陆地的走兽,有在水里的鳞毛等。堕入畜道的众生,或是还债而来,或为偿命而来,经常受诸不堪忍受的痛苦。观世音菩萨,见到畜道的众生在受苦,就示现各种不同的畜生身相,以去度化它们,使它们舍离畜生的果报,而获得身心的解脱!

  以人类说:“生、老、病、死”的四种大“苦”,不论是有钱没有钱的,不论是有地位没有地位的,谁也免不了。不但人类,就是天上有情,亦同样不能免。如古德说:“人间难免四相苦,天上何曾免五衰?”观世音菩萨,见到人类以及天上众生在受苦,同样示现人身或天身,来为我们说法,使我们离苦得乐!

  总之,在三界之内的众生,不论是属那一趣的,只要你有苦存在,只要你一心称名,观音菩萨大慈大悲,都会现在你的面前,为你说所能接受的正法,使你依此正法去实行,就可渐渐的令你消灭痛苦,所以说“以渐悉令灭。”这在长行说三十三应身中,已详细的叙述。

  以上两颂八句,是总颂现身,所以科为身业普应。

  戊二  意业普观

  真观清净观,广大智慧观,悲观及慈观,常愿常瞻仰。无垢清净光,慧日破诸暗,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

  这是观音菩萨的意业普观。观有“真观、清净观、广大智慧观、悲观及慈观”的五观。以此五观,显示度化众生的根本。依向来所说,前三观是属于自利的,后二观是属于利他的,所以五观即含有自利利他的两大部分。如以五观为应化的殊胜方便来说,应说那是属于利他的。而且从前文接下来看,渐令消灭众生的痛苦,究竟怎样渐灭法子?因而现在就说五观以灭众生之苦,何况科文是显游化方便,当更以度脱众生为运用五观的方便。

  有人这样解说:由观音菩萨生起真观的观慧,照见众生的妄业本空,根本没有业性的自体可得;起清净观的观慧,照见众生的自性本来离染,从未受过杂染之所染污的;起大智观的观慧,照破众生的无明痴暗,显发众生的本有光明;起大悲观的观慧,拔除众生的无量痛苦,不再受诸痛苦的逼迫;起大慈观的观慧,给予众生的一切安乐,使众生永远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依于这一解释,可说前三观重在摧毁众生的惑业,后二观重在为众生拔苦与乐,是以五观都是利他的。因此,古人用真、净、智三观,配合天台空、假、中三观来说,我们认为不必要的。

  观音菩萨既以五观度化众生,我们就应“常愿”菩萨慈悲予以救济,使我们真能离苦得乐;同时亦应“常瞻仰”菩萨的妙相庄严,顶礼景仰以求摄照!所谓瞻仰,是以恭敬心而仰见的意思。法华经方便品说:“瞻仰两足尊。”维摩经说:“瞻仰尊颜,目不暂舍。”都是此意。

  以上四句,乃颂结显观智。显示菩萨应物观照,所以有此五观差别。

  菩萨应物观照的五观,一一都是清净无垢的,从清净无垢的观中,发出大智慧光来,所以叫做“无垢清净光。”而这大智慧光,朗然照耀,能够照破一切烦恼黑暗,犹如日轮高悬在晴明空中,照破大地一切黑暗一样,所以说“慧日破诸暗。”无量寿经说:“慧日照世间,清除生死云”;法华经方便品说:“慧日大圣尊”,都是此意。众生的无知无明,叫做诸暗。清净智光,能照世间的盲冥,故以慧日譬之。法华经药王菩萨本事品说:“又如日天子能除诸暗,此经亦复如是,能破一切不善之暗。”慧日的光辉,不但能破诸黑暗,而且“能伏灾风火。”灾兼一切的困厄,惟风火是诸灾难中最大的灾难。风火大灾能伏,其馀的灾难,自更不成问题。众生之所以有风火等的各种灾难,严格说来,不是外面加到众生身上来的,而是众生烦恼之所招感的。烦恼的黑暗既已照破,各种的灾难当然能伏。伏除灾难、照破黑暗的慧日光辉,像太阳一样的照耀世间,照得普遍光明起来,所以说“普明照世间。”

  戍三  口业普益

  悲体戒雷震,慈意妙大云,澍甘露法雨,灭除烦恼焰。

  这是观音菩萨的口业普益,亦即赞叹观音菩萨为众生说法的情形。虽说是口业普益,而实际包含三业的活动,亦即显示观音菩萨的三轮不思议化。

  “悲体”者,悲以拔苦为义,诸佛菩萨的悲心,广大无比,所以叫做大悲。佛菩萨以大悲为体,所以名为悲体。如说:“佛心者,大慈悲是。”“菩萨但从大悲生,不从馀善生”,都可作此悲体的说明。而这悲体,亦可说是大慈悲的法身体,是从持戒而得的,因此,戒与慈悲有着密切的关系。“例如不杀,不使一切有情受杀生苦,也是给一切有情以安全感。进一步,更要爱护有情的生命。戒,不即是慈悲的实践吗”?观世音菩萨,用大慈悲戒体,身轮现通,示现三十三应,神通妙用之力,骇动犹如雷震大千,惊醒世人的迷梦,所以叫做“戒雷震。”德清古德说:“法身无体,以悲为体,戒者法身所流之教戒也。故将说法,先以雷震,惊动群机,以慈意而兴广大法云。”

  “慈意妙大云”,是显菩萨的意业。菩萨不特以悲拔除众生的痛苦,同时亦运用慈给与众生的快乐,当欲以乐给与众生时,是即名为慈意。佛法,凡欲褒美不可思议之法,就称为妙。有说:“妙名更无等比,更无过上义。”佛及菩萨的大慈,遍缘法界一切众生,如彼大云普荫一切,所以名为妙大云。

  “澍甘露法雨”,是正显菩萨的口业说法。法华文句说:“甘露是诸天不死之药,食者命长身安,力大体光。”注维摩经七说:“什曰:诸天以种种名药着海中,以宝山磨之,令成甘露,食之得仙,名不死药。生曰:天食,为甘露味也。食之长寿,遂号为不死药也”。佛陀常以甘露喻不生不灭的妙法。妙法能滋润众生,所以譬之如雨。无量寿经上说。“澍法雨,演法施。”法华经序品说:“雨大法雨,吹大法螺。”涅槃经二说:“无上法雨,雨汝身田,令生法芽。”又说:“唯希如来甘露法雨。”这是以甘露法雨,譬喻如来的教法。观音菩萨为众生宣说妙法,令诸众生普得法益,所以叫做澍甘露法雨。

  能令众生得到什么利益?众生具有烦恼,而且烦恼炽然,如大火焰一般,用其他的东西,没有办法可灭众生的烦恼焰,唯有菩萨的甘露法雨,始能令诸众生,灭除烦恼火焰,而达不生不灭的清净地,所以说“灭除烦恼焰。”

  丁二  正显游于娑婆

  诤讼经官处,怖畏军阵中;念彼观音力,众怨悉退散。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是故须常念。念念勿生疑,观世音净圣,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具一切功德,慈眼视众生,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

  这是颂文最后正显游于娑婆世界的一科文,以结束观音菩萨游化方便的说明。

  娑婆世界的众生,特别是众生中的人类,自古以来是斗争坚固的,很难做到和乐相处,往往为了些微小事,发生不必要的争执,以致诉讼而打官司,不说一般人与人间如此,即夫妇、父子、兄弟等,对簿公庭亦所在多是。假定有人因诤执而起诉讼时,到法庭或裁判所对质时,不免引起官司失败的怖畏。说老实话,诉讼是最不值得的事。因为不论有理无理,结果,总是对己不利的。设若有人因“诤讼”而“经官处”感到怖畏时,你如能够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就可得到观音菩萨的威力加被,使得彼此之间和平解决争端,双方言归于好,不再在法庭相见。这样,彼此的宿怨顿消,成为极要好的朋友!

  不但人与人间经常的相争,就是国与国间亦不断相争,所以我们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一天和平。有人说:一部人类史,就是一部战争史,真是一点不错!战争,敌对双方的军队,摆开各自的阵线,彼此互相严阵以待,到两军正式交锋时,自然不免互有死亡,想到活泼泼的生命,一个一个的倒下去,不期然的会使人感到怖畏,所以说“怖畏军阵中。”当这兵灾战祸恐怖危险的关头,你如能够“念彼观音”菩萨的圣号,仰仗菩萨的慈“力”加被,“众怨悉”皆可以“退散”,化干戈为玉帛,而过和平生活了。颂中的众怨,不但指敌对的军队,亦包含诉讼的怨仇。由于念彼观音,感圣化而各悔先心,所以悉退散。

  前文意业普观中,曾说到观音的五观,现于游化娑婆文中,再说观音的五音。五观是菩萨的能观智,五音有为菩萨所观境,有为菩萨的说法音。以此合释观音得名观音的所以。有人说这五音都是形容观音菩萨的说法清净和美妙,其实并不尽然。如“妙音”,不必作其他的解释,是专指诵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之音而言,因念菩萨的圣号音声,是即微妙不可思议的,所以称为妙音。“观世音”,谓“观照世音一切持名求救的音声,即无刹不现身的寻这声音而去救济”,所以名为观世音。“梵音”的梵,是清净洁白的意思,即观音菩萨世间出世间法,都是清净而无垢染的。法华经序品说:“观音微妙,令人乐闻。”华严经说:“演出清净微妙梵音,宣畅最上无上正法,闻者欢喜,得净妙道。”法华文句说:“佛报得清净音声最妙,号为梵音。”“海潮音”,是以海潮譬音之大者。如海潮满时,所发出的音响,是极雄壮而澎湃的。还有海潮来时,有其一定的时间,从来不失时的。如长水义疏说:“天鼓无思,随人发响;海潮无念,要不失时。”这是譬喻菩萨说法及时,从不失其时机,如众生在什么时候得度,就在什么时候为其说法,应以什么法才能得度,即为众生说什么法,如海潮不失其时,所以名为海潮音。“胜彼世间音”者,有说诵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其音如梵音,如海潮音,胜于世间所有一切的音声,“是故”为佛子者,必“须常”常称“念”,方能得到实际的利益。有说观音大士,对十界的众生之机,能说十界的不同之法,而且其声清净,决不是世间的音声所能及的,所以我人应当常常诵念。前者是约众生念大士圣号的音声说;后者是约大士为众生说法的音声说。两说都可通,但我以为前说较为合理。

  佛陀苦口婆心的劝我们众生,要常常称念观音菩萨的圣号,但当你在念时,前念后念的“念念”之中,切“勿生”起一念“疑”惑,以为念观音圣号是没有益的。当知疑是信的大敌,如一有了疑念存在,你就不能专心一意的去念,由于不能真切至诚的念,自然也就难得菩萨的感应,如要得到感应而来救济吾人的苦难,你就得毫无疑念的蓦直念去!须知“观世音”菩萨是补处大士,一切烦恼杂染已经断尽,不同其他未断尽无明烦恼的菩萨,而被尊为“净圣”的,即是清净的圣者。而且我人“于苦恼”的生“死”中,不论遭遇到怎样的“厄”难,你如能一心称名,观世音净圣,即“能为”我们“作”所“依”的慈父,所“怙”的慈母。换句话说,众生在这世间,遇到任何灾难,观音菩萨是我们有力的依靠!

  再说,观音菩萨,“具一切”无量“功德。”大乘义章第九说:“言功德,功谓功能,善有滋润福利之功,故名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名为功德。”天台仁王经疏上卷说:“施物名功,归己曰德”。胜鬘经宝窟上本说:“恶尽言功,善满曰德。又德者得也,修功所得,故名功德也。”具诸功德的观音菩萨,常以一双“慈眼”,等“视”一切“众生”,如同父母的爱护儿女,不会有不同的看待,因而儿女有什么困难,父母可以作为唯一的依靠。观音菩萨集功累德,其所有的“福”德之“聚”,广大如“海”的“无量”无边。因为这样的关系,“是故”众生“应”当“顶礼”供养观世音菩萨。顶礼,即五体投地。如说“头面礼足”,或说“顶礼佛足”等。人生最贵者莫过于顶,最卑者莫过于足。现在以我最尊贵的头顶,去礼他最卑下的足,如以现在话说,是即最敬礼。

  甲三  闻品获益

  乙一  持地称扬

  尔时持地菩萨即从座起,前白佛言:世尊!若有众生,闻是观世音菩萨品,自在之业,普门示现神通力者,当知是人功德不少。

  “尔时”,指佛说完偈颂的时候。当这时候,有位“持地菩萨即从”自己的“座”位站“起”,走到佛的面“前”,禀“白佛言”:“世尊!”在这世间,“若有”一些“众生”,有胜因缘,“闻是观世音菩萨品”,了解观音菩萨救度众生的“自在”不思议“之业”,且能无处不现的“普门示现”,无苦不拔的“神通”之“力者”,“当知是”听普门品的“人”,其所得的“功德”,实在是“不少”的。本此可知:吾人如能听闻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所得功德同样是很大的,不过发心听闻此品,最好从头到尾的一直听下来,中间不要间断,如果听一次而停两次,虽不是没有功德,但那功德是很小的。

  持地菩萨,据楞严经的介绍,过去普光如来出现于世的时候,曾经出家做了比丘,但他是一个苦恼人,没有多大的学识,虽说利益人的心念很切,肯做各种慈善事业,普遍利益社会人群,且能损己利人,具有菩萨心肠,但是很可惜的,即没有听过佛法,对于理路不怎么明了,所做有益社会的事,都是天性使然,暗与菩萨行为契合而已。“生而孔武有力,终日在桥旁路边,遇重负肩担的人,必定代负代担过桥,或车不得上行,必代他推挽,并不受值也不受谢。见路有不平的,高的平下,低的填满,或力修桥梁,大家都称他持地。虽到处苦心孤谐,用心良善,但未见若何效果。”而且“如是勤苦,经无量佛出现于世”,后来遇到毗舍浮佛,持地待佛到国王那儿去应供。毗舍浮佛亲切的为其摩顶说:你做了很多公益慈善事业,普遍的救济了不少苦难人群,当然是希有难得的,可是但从物质上去做,不知在心地上用工夫,那是很难得到效果的。要知外在的大地不平,是由于内在的心地不平,要想平于大地,必须先平自心,若心地平,则世界大地一切皆平。持地菩萨听了毗舍浮佛这番开示,立即心地顿开,见到自身微尘与创造世界所有微尘,完全平等无差别的,所以成为持地菩萨。

  乙二  时众发心

  佛说是普门品时,众中八万四千众生,皆发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释迦牟尼“佛说是普门品时”,不但持地菩萨得到不少的功德,即在座听讲的大“众中”,亦有“八万四千众生”,听了之后,立刻“皆发无等等”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八万四千,是显其多数。“西天之法,显物数之多,常以八万四千为言。”举例来说:法华经妙音菩萨品说:“与妙音菩萨俱来者,八万四千人。”又说:“与八万四千菩萨围绕。”又说:“是八万四千菩萨,得现一切色身三昧。”法华经见宝塔品亦说:“持八万四千法藏十二部经,为人演说。”法华经药王品亦说:“火灭已后,收取舍利,作八万四千宝瓶,以起八万四千塔。”无量寿经更连环的说:“无量寿佛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各有八万四千随形好,一一好,复有八万四千光明,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智度论说:“般若波罗密,能除八万四千病根本。”又说:“八万四千官属,亦各得道。”像这样的说到八万四千,在经论中是很多的。我们只可把它作为多数的一种说明,不一定刚好是八万四千这么多。

  无等等者,谓佛是最高最上,没有可以与之相等的,但佛佛道同,诸佛与诸佛是相等的,所以名无等等。僧肇注维摩经卷一中说:“诸佛名无等,与诸佛等,故名为无等等。”智论四十说:“无等等,诸佛名无等,与诸佛等,故名为无等等。”净影疏说:“佛比馀生无等,名为无等,佛佛道齐,故复言等。”法华经嘉祥疏十二说:“佛道无等,唯佛与佛等故,名此道为无等等”。根据上面的种种说法,可以知道,唯佛名无等等。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印度话,中国译为无上正遍知,或译为无上正等觉,或译为无上正等正觉。分开来说:阿耨多罗,译为无上,三藐三菩提,译为正遍知。能够觉知真正平等的一切真理,是无上的智慧之功用。依智度论说:“唯佛一人智慧,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正觉,简别凡夫的迷而不觉;正等,简别二乘的觉不普遍;无上,简别菩萨的觉还未究竟圆满。发无等等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简单的说,就是发菩提心,谓以悲智圆成的大觉大解脱为目标,要求自己也完成这样的大觉,是为发菩提心。佛是人人可成的,问题只看我们是否发菩提心。如发大菩提心,一定可成无上大觉。观音是发大心的菩萨,如欲真得观音的救济,就得发心以与菩萨的悲愿相应!

 
 
 
前五篇文章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灵感录 第一篇 拔病苦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灵感录 第二篇 救厄难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灵感录 第三篇 兴福慧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灵感录 第四篇 度生死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灵感录 第五篇 广劝惩

 

后五篇文章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正释经文(三)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正释经文(二)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正释经文(一)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九、译者史实的简介

演培法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八、妙法莲华经题解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