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禅宗 禅宗典藏禅宗公案禅宗思想佛理禅机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六卷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5:01:5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六卷

  ○投子(大同)和尚语录

  师示众云:“你诸人。来者里觅言觅语。新鲜句簇花。四六徒口里。有可道。我老儿气力稍劣。口觜迟钝。亦无闲言语与你。你若问我。我便随你问答。也无玄歼可及你。亦不教你垛根。终不向上向下。布佛有法有凡有圣。亦不存坐系缚你诸人。变现千般。总是你诸人生解自担带将来自作自受。我者里无物到你也。无表无里。说似你诸人。有疑更问。”僧问:“表里不收时如何?”师云:“你拟向者里垛根。”

  问:“大藏教中还有奇特事也无?”师云:“演出大藏教。”

  问:“如何是佛向上人?”师云:“现佛身。”

  问:“如何是无情说法?”师云:“哑。”

  问:“如何是眼未开时事?”师云:“目净笨广如青莲。”

  问:“一切诸佛阿耨菩提皆従此经出。未审此经従何而出?”师云:“已有名字你当奉持。”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恶人。”

  问:“木枯里还有龙吟也无?”师云:“我道你髑髅里有师子吼。”僧问:“如何是密密不传?”师云:“你与么问,有什么益?”

  问:“如何是不点皑?”师云:“哑。”

  师示众云:“上祖周行七步。目视四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如今诸方道。向上更有事在。若言道有道无。即是走作诸人。未有了期。若道有言有句。即同梦幻。无如许多名目。为你问故。所以有言。你若不问,教老汉向什么处道。若有一法与你。即是诳喑你。所以古人圆满十方。无一法可是可非。有事请道。”

  问:“请师说法。”师云:“教我说个什么?”

  问:“一刹那顷珠在什么处?”师云:“哑。”

  问:“金锁未开时如何?”师云:“开也。”

  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叱叱。”学云:“饮薪何物?”师云:“吃吃。”

  问:“国师三唤侍者。意旨如何?”师云:“赚杀人。”

  问:“一法普润一切群生。如何是一法?”师云:“雨下也。”

  问:“和尚讲什么经?”师云:“槌钟着。”

  问:“如何是佛语?”师云:“对众生说。”

  问:“如何是佛法?”师云:“佛法。”

  问:“如何是法中法?”师云:“法中法。”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莫讳。”

  问:“还乡曲子。什么人唱得?”师抚掌。”

  问:“一尘含法界时如何?”师云:“早是数尘也。”

  问:“如何是无相佛?”师云:“错着名字。”

  问:“才问便知时如何?”师云:“迟也。”

  问:“如何是沙门立足处?”师云:“若有立足处。不名沙门。”学云:“如何是沙门?”师云:“沙门沙门。”

  问:“切急相投。乞师指示。”师云:“缓缓问来。”

  师示众云:“你与么问了也大好。莫闲处脱。不得相称。无量劫来闲处着急。向自已处却闲。所以难得相称。葢缘日夕一切处路熟。恰到自已紧急处便懈怠去。便不欲得去。所以辛苦。过在阿谁。切莫因循。各自办事。作么生办。向一切处办。今后不得取次过日。莫待临脱衣裳时忙不及也。事多之际各自取静。莫说闲话去。”

  问:“三身如何分?”师云:“一二三。”

  问:“请师一句塞断众人口。”师放下拂子。”

  问:“如何是量外事?”师云:“无你下口处。”学云:“者里事如何?”师云:“不唤量外事。”

  问:“如何是投子实头为人处?”师拽学人向前却推向后。

  问:“金鸡未鸣时如何?”师云:“无者音响。”学云:“鸣后如何?”师云:“各自知时。”

  问:“如何是大庾岭头提不起底?”师提起衲衣。学云:“不问者个。”师云:“看你提不起。”

  问:“和尚如何接人?”师云:“你也近前。”

  问:“最省心力处。请师一言。”师召学人名。学云:“与么则千生万劫不忘和尚也。”师云:“费力。”

  问:“祖祖相传。未审传个什么?”师云:“老僧不解妄语。”问:“学人拟欲修行时如何?”师云:“虚空不曾烂坏。”

  问:“如何是投子一源水?”师云:“一滴也无。”学云:“饮者如何?”师云:“绝饥渴。”

  问:“如何是语中骨?”师云:“无可露。”学云:“无可露是骨是语?”师云:“据你者一问,毛也摸不着在。”

  问:“不逐境缘。请师一句。”师云:“好问。”

  师指庵前一片石谓雪峰云:“三世诸佛总在里许。”雪峰云:“须知有不在里许者。”师云:“不快漆桶。”

  师与雪峰游龙眠。路有两条。峰问云:“那个是龙眠路?”师以杖子指之。峰云:“东土西去。”师云:“不快漆桶。”

  雪峰一日哭入庵。师便起身立。峰伫思。被师推出。”

  问:“一槌便成时如何?”师云:“不是性躁汉。”学云:“不假一槌时如何?”师云:“漆桶。”雪峰又问:“此间还有人参也无?”师将旄头抛向面前。峰云:“恁么则当处掘去也。”师云:“不快漆桶。”

  峰辞。师送出门。召曰道者。峰回首应。师曰:“途中善为。”

  赵州和尚出桐城路见师。乃问云:“莫是投子庵主么?”师云:“茶盐钱布施我。”赵州先归庵内坐。师后携一瓶油归。赵州云:“久向投子。到来只见个卖油翁。”师云:“汝只识卖油翁。不识投子。”赵州云:“如何是投子?”师拈起油瓶云:“油油。”

  问:“出门不见佛时如何?”师云:“佛?尔。”

  奚山刈草次。师送一盏茶与奚山云:“森罗万象尽在里许。”奚山接得茶泼却云:“森罗万象在什么处?”师云:“可惜一盏茶。”

  问:“大作业底人来。师如何接。”师云:“你有什么葢覆处。”学云:“正与么时合作么生?”师云:“不合一切不共一切。”

  问:“如何是露刃剑?”师云:“杀一切人活一切人。”学云:“忽遇师来又作么生?”师云:“钝屡生。”

  问:“如何是入室则爷娘?”师云:“无所生。”

  问:“如何是径截一路?”师云:“无迂曲。”

  问:“知有道不得时如何?”师云:“每日向你道。”学云:“如何道?”师云:“拈却口着。”

  问:“如何是祖佛未经历处?”师云:“名邈不得。”学云:“正与么时如何?”师云:“不是祖佛经历处。”问:“的的不明时如何?”师云:“明也。”

  问:“尽乾坤是个什么人?”师云:“不持名字。”学云:“不持名字。如何体会?”师云:“体会即闹。”

  问:“如何是末后一句。”师云:“最初明不得。”

  问:“如何是寂住实头事?”师云:“牵不向前推不向后。”

  问:“十二时中如何行履?”师云:“一念万年。”学云:“瞥起时如何?”师云:“觉即失。”

  问:“只者个什么劫中有?”师云:“不随时。”学云:“谁是不随时者?”师云:“汝与么问不得。”学云:“请师道。”师云:“不従千劫万劫得。”学云:“与么则天上人间觅不得也。”师云:“切忌作与么知解。”

  问:“従苗辨地因语识人。未审将什么辨识?”师云:“引不着。”

  问:“古琴无弦时如何?”师云:“无弦琴最妙。”学云:“请师弹。”师云:“无音响。”问:“道人相见合谈何事?”师云:“我者里无道人。”问:“不将一物来时如何?”师云:“者个什么处得来。”问:“如何是火焰里转法轮?”师云:“处处了却。”学云:“了后如何?”师云:“无法轮可转。”问:“暂时不在时如何?”师云:“阿谁向你道。”

  问:“万象未臻即不疑。未审特立四天下是什么人?”师云:“现佛现祖。”

  问:“祖佛如何辨?”师云:“呕吐未详。”

  问:“如何是法祖?”师云:“闲言语。”

  问:“如何是大善知识。”师云:“毗卢也喻不及。”

  问:“学人欠阙。请师接?”师云:“不现无尽藏。”

  问:“万法従一法生。未审一法従何生?”师云:“你听看。”

  问:“唤作如如早是变也。今时沙门须向异类中行。如何是异类?”师云:“恰似你与么问我。”学云:“古人意旨如何?”师云:“不与么问我。”

  问:“归根得旨随照失宗。如何是旨?”师云:“旨。”学云:“如何是失?”师云:“失。”

  问:“如何是伽蓝。”师云:“已有名字。”

  问:“虚空喻不及时如何?”师云:“恰是恰是。”

  问:“念念不错时如何?”师云:“谩语。”

  问:“如何是孤峰顶上节操松?”师云:“平地上着不得。”学云:“请师着?”师云:“唧。”问:“如何是无语?”师云:“不与么问。”

  问:“世间名言即不问,如何是出世事?”师云:“听。”学云:“莫便是否?”师云:“几曾向你道是不是。”

  问:“三身那身说法。”师乃弹指。

  问:“学人不明。请师烛?”师云:“哑。”学云:“争奈学人不会?”师云:“会即冰生。”

  问:“万法従何生?”师云:“佛法僧。”学云:“法従何起?”师云:“听看。”

  问:“举目是犯。如何是不犯?”师云:“大有人觅过。觅过不得。”学云:“岂无指示也?”师云:“不可更将过与你也。”

  问:“如何是沙门行?”师云:“不作模样。”

  问:“承古有言。唯言不二。不二事如何?”师云:“你好问我便道。”学云:“如何道。”师云:“唯言不二。”

  问:“明暗不豹时如何?”师云:“道什么?”

  问:“如何是无碍一句?”师云:“与么。”学云:“此犹是碍。”师云:“是是。”

  问:“如何是死人舌?”师云:“你道不得。”

  问:“如何是活人眼?”师云:“无暖气。”

  问:“得座披衣时如何?”师云:“你有什么葢覆处。”

  问:“院中有三百人。还有不在数者也无?”师云:“一百年前五十年后看取。”

  问:“如何是不起模画样。”师云:“不诳喑你。”学云:“师意如何?”师云:“不可教你起模画样也。”学云:“与么则诳喑人也。”师便打。

  问:“能所俱忘时如何?”师云:“无与么事。莫作与么知解。”

  问:“抱璞再呈。请师雕琢?”师云:“不为栋梁材。”学云:“与么则卞和无出身处也。”师云:“担带即伶俜辛苦。”学云:“不担带时如何?”师云:“不教你抱璞再呈请师雕琢。”

  问:“如何是学人本分事?”师云:“不绕处问人。”

  问:“那吒析骨还父。析肉还母。如何是那吒本来身。”师放下拂子叉手。

  问:“佛法二字如何辨得清浊?”师云:“佛法清浊。”学云不会。师云:“你适来问个什么?”

  问:“世间什么物最先?”师云:“你问底。”

  问:“不作罪不作业底人。还有过也无?”师云:“唤伊出来。”学人拟议次。师云:“去不干你事。”

  问:“请师历落道一句?”师云:“好。”问:“如何是毗卢?”师云:“已有名字。”问:“如何是毗卢师。”师云:“未有毗卢时会取。”

  问:“大众云臻合谈何事?”师云:“听。”

  问:“妙观察智谁是当者?”师云:“不是你分上事。”学云:“虽然如此。也要分明。”师云:“不妙也。”

  问:“大众云臻和尚如何败待。”师抚掌三下。

  问:“和尚有什么力。抵当得许多。”师云:“水性多柔软。能乘万斛舟。”学云:“忽遇大力者来时如何?”师云:“不消一盏水。”

  问:“闲言长语即不问,适来问底和尚道什么?”师云:“闲言长语。”

  问:“十二分教是有是无?”师云:“无与么恶言语。”

  问:“共语不知音时如何?”师云:“与么。”学云:“与么时如何?”师云:“共语不知音。”

  问:“三乘教外别传个什么?”师云:“一二三。”学云:“不会乞师指示。”师云:“你问我。不可将别语对你也。”学云:“不将别语对。请师道。”师云:“道道。”

  问:“学人有一问,未曾有人答时如何?”师云:“你见者乌龟子缩头缩尾。争柰者一块子何。”问:“请师耳里道。”师云:“道道。”

  问:“贫子还家时如何?”师云:“无宝藏与你。”学云:“为什么向外驰走?”师云:“谁遣你。”

  问:“毫厘不分时如何?”师云:“什么处得者个来。”

  问:“亲手分付。一去不来如何?”师云:“不可得。”学云:“却返时如何?”师云:“正好供养。”

  问:“如何是法王主?”师云:“四大本空五阴非有。”

  问:“大庾岭趁得及。为什么提不起?”师云:“不可向你道祖师遗下一只履。”

  问:“针头不露时如何?”师云:“露也。”学云:“何似?”师云:“不唤作针头。”

  问:“一息未分时如何?”师云:“即今是几息?”

  问:“不犯目前。请师道。”师云:“早是犯了也。”学云:“者个是犯。不犯目前请师道。”师云:“不识好恶。”

  问:“贫子入门时如何?”师云:“不教汝除粪扫。”学云:“见师后如何?”师云:“不向你道衣中有宝。”

  问:“请师一剑。”师蓦口掴。

  问:“堕落三涂底人如何?”师云:“深达罪福相。”

  问:“如何是一句子?”师云:“两句也。”

  问:“一念未生时如何?”师云:“得与么谩语。”

  问:“如何是不荐处?”师云:“汝与么问不得。”

  问:“如何是动?”师云:“恰似你与么问。”学云:“如何是静。”师云:“也不嫌闹。”

  问:“如何是不道?”师云:“合取口。”

  问:“曙色未分时如何?”师云:“无与么言语。”

  问:“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如何是我?”师云:“推倒者老胡。有什么罪过。”

  问:“如何是和尚师?”师云:“迎之不见其首。随之罔眺其后。”

  问:“如何是一代时教?”师云:“法华维摩楞伽思益。”

  问:“祖意与教意同别?”师云:“疏不得亲不得。”学云:“亲疏不得。请师道。”师云:“祖意教意。”

  问:“如何是逆行?”师云:“叱叱。”

  问:“一等是水。为什么海咸河淡?”师云:“天上星地下木。”

  问:“不有不空时如何?”师云:“说有说空。”问:“一人办心诸天办供。未审办什么心?”师云:“今日请供养主了也。”

  问:“木人歌什么人和?”师云:“今人和。”学云:“莫是和尚意旨也无。”师云:“是什么曲调。”

  问:“不凡不圣时如何?”师云:“立凡立圣。”学云:“总不与么时如何?”师云:“你问个什么?”

  问:“如何是道?”师云:“道道。”学云:“如何用?”师云:“用用。”

  师在京日。往檀越家投斋。檀越将一盘草出师前。师以两手作拳安头上。檀越便将饭来。后有僧问:“师在京投斋。意旨如何?”师云:“观世音菩萨。”

  问:“一问便休时如何?”师云:“不了。”

  问:“铸像未成时。身在什么处?”师云:“莫造作。”学云:“争柰不现何?”师云:“隐在什么处?”

  问:“如何是佛法纲宗?”师云:“今日无钱借长官。”

  问:“古涧寒泉时如何?”师云:“不流于海。”学云:“饮者如何?”师云:“口也无。”

  问:“无目底人如何进步?”师云:“遍十方。”学云:“无目为什么遍十方?”师云:“还更着得目也无。”

  问:“如何是一色?”师云:“不似银盘里盛白玉。”

  问:“照烛不破时如何?”师云:“习尽不是道。”

  问:“佛用工得不得?”师云:“大有人定当。定当不得。”学云:“请师定当。”师云:“终不向你道用工得用工不得。”

  问:“石敝未抽条时如何?”师云:“争合与么。”

  问:“学云:“还解抽条也无?”师云:“虽然不是石敝。抽条叶更多。”

  问:“密室内事如何?”师云:“无人知。”学云:“和尚还知也无?”师云:“争肯你乱道。”

  问:“日月未明。佛与众生在什么处?”师云:“见老僧嗔便嗔。见老僧喜便喜。”

  问:“才生便死时如何?”师云:“何生何死。”

  问:“破戒比丘什么处着?”师云:“不与罪福为主。”

  问:“一句子无人道得时如何?”师云:“屋子葢了也。”

  问:“觌面事如何?”师云:“莫谄曲。”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弥勒佛觅个授记处不得。”

  问:“如何是玄中的?”师云:“不到你口里道。”

  问:“亡僧向什么处去也。师弹指云:“与么去也。”

  问:“诸佛出世为一大事因缘。和尚出世当为何事?”师云:“尹司空请我开堂。”

  问:“文彩未生时如何?”师云:“虚空合吃多少棒。”

  问:“和尚自住此山有何境界?”师云:“丫角女子白头丝。”

  问:“古人拈槌竖拂。还当不当?”师云:“不当。”学云:“为什么不当。”师拈起拂子云:“只为者个。”

  问:“未问已前事如何?”师云:“争解开口。”

  问:“古人拈槌竖拂意旨如何?”师云:“只为你问。”学云:“不问时如何?”师竖起拂子。

  问:“忘却将来时如何?”师云:“者个?尔;。”

  舒州太守尹建峰。送茶碗子与师云:“者个是某甲自将来底茶碗子。”师接得了召太守。建峰应诺。师云:“吃茶。”

  问:“不従万有。如何觅心?”师云:“你従我争个什么?”

  问:“者里是什么所在足人争?”师云:“不知。”学云:“为什么不知?”师云:“争个什么?”

  问:“放下不明时如何?”师云:“谁教你执。”学云:“不敢执。”师云:“放下不明个什么?”

  问:“终日区区。为什么不得成就?”师云:“无你用工处。”学云:“用工不得。请师接。”师云:“终日区区。”

  问:“默默无言。请师答话。”师云:“不是无言不同默默。”学云:“不同默默底事作么生?”师云:“不与么。”学云:“不与么时如何?”师云:“苦哉。”

  问:“言不干舌时如何?”师云:“澄头水滴滴地。”

  问:“和尚每日上堂,供养什么人?”师云:“不可说不可说。”

  问:“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时如何?”师云:“不与么。”学云:“不会,乞师指示。”师云:“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

  问:“未达道底人如何接?”师云:“饥即吃饭渴即饮水。”

  问:“三寸明不得。句下不従师时如何?”师云:“高声问,老僧耳聋。”学云:“请师指示。”师云:“钝屡生。”

  问:“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树倒藤枯时如何?”师云:“将知你诳喑多少人来。”

  问:“凡圣相去几何。”师下禅床立。

  问:“万法従一法生。未审一法従何生?”师云:“回首看。”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与人为师。”学云:“见后如何?”师云:“不与人为师。”

  问:“如何是沙门最苦处。”师乃皱眉。

  问:“未有言句已前。如何辨其尊贵?”师云:“已有句是尊是贵。”

  问:“灵松无异色时如何?”师云:“不是灵松标不出。”

  问:“三拜已前事如何?”师云:“不知学。”云:“现问次。”师云:“三拜已前事作么生?”

  问:“学人不别问,请师不别答。”师云:“奇怪。”

  问:“古人密用如何。”师云:“不従疏处起。”学云:“合従什么处起。”师云:“疏也。”

  有座主参师,师云:“近前来。”座主便近前。师云:“去。”

  问:“未有此身作个什么来?”师云:“无所不经无所不历。”

  问:“如何是千年石上古人晨?”师云:“碑碣上着不得。”

  问:“二祖断臂当为何事?”师云:“粉骨碎身。”

  问:“收摄不得时如何?”师云:“无可抛撒。”

  问:“劫火洞然时如何?”师云:“寒威威地。”

  问:“累劫来来无尽灯。不曾挑剔镇长明时如何?”师云:“累劫来来无尽灯不曾挑剔镇长明。”

  问:“头头不到时如何?”师云:“你问什么事。”

  问:“一问便休时如何?”师云:“太多也。”

  问:“暗里得时如何?”师云:“不向你道烦恼山是菩提。”学云:“与么则云游垛根也?”师云:“云游则伶俜辛苦。垛根则祸患俱生。”

  问:“十二时中如何行履。”师云:“不従一法。”学云:“如何报得四恩三有?”师云:“莫受一法。”

  问:“玄中认得时如何?”师云:“得即失。”

  问:“曹溪一路阖国知闻。未审投子意旨如何?”师抚掌三下。

  问:“万仞峰头时如何?”师云:“什么处不是。”

  问:“如何是法身主。”师抚掌三下。

  问:“径截一路。乞师指示。”师云:“会么?”

  问:“如何是空王殿?”师云:“建立不得。”

  问:“句句相投。请师接。”师云:“不接。”学云:“为什么不接?”师云:“句句相投。”

  问:“如何是和尚师?”师云:“莫造次。”

  问:“有言有句皆有所归。无言无句事作么生?”师举起拄杖云:“者个是什么?”

  问:“如何是衲衣下事?”师云:“天不能葢,地不能载。”

  问:“古人道。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如何是境。”师敲禅床。学云:“与么则触目是也。”师云:“是什么?”

  问:“尘劫来谁为主。”师召僧名。僧应诺。师云:“是什么?”

  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云:“隐隐地。”学云:“出水后如何?”师云:“葢覆不得。”

  问:“诸佛师学人不识,乞师指示。”师云:“天不能葢,地不能载。”

  问:“如何是和尚活计。”师提起衲衣云:“尽底呈似你。”学云:“为复只是者个。别更有在?”师云:“不识好恶。”

  问:“六国未宁时。什么人作主?”师云:“自有本来者。”学云:“如何是本来者。”师以拂子蓦口打。

  问:“四山相逼时如何?”师云:“身在什么处?”学云:“争柰四山何?”师云:“逼杀你。”

  问:“千里投师。乞师一接。”师云:“老僧今日腰痛。”

  问:“和尚未见先师时如何?”师云:“通身不柰何。”学云:“见后如何?”师云:“通身扑不碎。”学云:“还従师得也无?”师云:“终不相辜负。”学云:“与么则従师得也?”师云:“得个什么?”学云:“与么则辜负先师也。”师云:“非但辜负先师。亦乃辜负老僧。”

  问:“七佛是文殊弟子。文殊还有师也无?”师云:“适来与么道也大似。”

  问:“作甚么业来遍身红烂?”师云:“诸见不生。”

  问:“师子是兽中之王。为什么被六尘吞?”师云:“不作大无人我。”

  问:“雷声振地。为什么百草不抽芽?”师云:“芭蕉只么长。”

  问:“僧埯为什么摹志公真不得?”师云:“只为看他面孔。”学云:“不看他面孔时如何?”师云:“是什么?”

  问:“达磨未来时如何?”师云:“遍天遍地。”学云:“来后如何?”师云:“葢覆不得。”

  问:“如何是空王佛?”师云:“不应量。”

  问:“雪覆芦花时如何?”师云:“明白无边际。”

  问:“如何是十身调御。”师下禅床立。

  师不安时。有李司徒令人送药到。传语师云:“若断得人间来往。生弥勒内院。若未断人间来往。却向弟子家中结缘。”师回传语云:“不如具正法眼好。”

  山下有婆子。家中失却牛。上山请师卜。师乃召婆。婆应诺。师云:“牛在。”

  问:“如何是无情说法?”师云:“莫恶口。”

  师上堂示众云:“他古人才出来。便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十方世界无有过者。如今更被诸方出来道。向上别有事在。若言道有道无。即是走作学家。未有休时。有什么了期。但莫着名言数句了。诸事自然不着。即无位次。不同你一切法。一切法摄不得。本无得失梦幻如许多名目。不可强与他安立。诳喑你诸人得么?为你诸人问故。所以有言。你若不问,我向你道什么即得。若有一法与你。老僧罪过。你若道无。你诸人又问我个什么?所以道。早不属你巧言妙句。若与么会去。即第一不得担带。你诸人幸是可怜生。担带负物作什么?见即便见。你若不见。一切不得作巧言妙句问老僧。巧来妙去。即转转勿交涉赚杀人。所以我侬寻常问你诸人。佛前佛后不说别事。你诸人道。看是什么见什么?”

  问:“如何是无生曲?”师云:“无人唱得。”学云:“忽有人唱得时如何?”师云:“生也。”

  师上堂云:“是你诸人。口似刀子镊子相似。有什么当处。虽然如此。莫趁俊道。有不潦底打你在。莫言不道。”

  问:“莲花在水时如何?”师云:“千人万人觑不见。”学云:“出水后如何?”师云:“应量恰好。”问:“法従何生?”师竖起一指。

  师示众云:“人人总道投子实头。忽若下山三步外。有人问你投子实头底事。你作么生向他道。”

  问:“和尚年多少?”师云:“春风了又秋风。”

  问:“如何是截铁之言?”师云:“莫费力。”

  师问翠微。二祖见达磨有何所得。微云:“你今见吾有何所得。”师又问:“如何是佛理。”微云:“佛即不理。”师云:“莫落空否。”微云:“真空不空。”翠微有颂送师。其有谶矣:

  “佛理何曾理。真空有不空。大同居寂住。敷演我师宗。”

  ○投子和尚语录序(悭山野叟居素述)

  投子和尚。王化舒州桐城投子山寂住院。师初参翠微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微以目顾视。师欲进语。微云:“更要第二杓恶水泼?”従此识通超诸三昧。智辩犹雷发云汉瀑泻悬崖。函葢相应。诸方取则。而有升堂问答语要。盛行丛林。入道禅者。皆以师语参问知识。其有所归。数亦多矣。子因僧入室。举师之讹舛众矣。乃于闲暇。披阅详究。内有繁词不涉理者与除之。后语不及初者与删之。以为一集。庶丛林学者。于郢匠前无诮乳水而失偌俸者也。时辛酉季夏月。四明悭山紫岔供奉山堂。刊定云耳。投子和尚。名大同。舒州人。姓刘氏。洛下保唐寺受业。得法于翠微无学和尚。寿九十六。石头第四世。五代梁乾化中示寂。

 
 
 
前五篇文章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五卷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四卷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三卷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二卷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一卷

 

后五篇文章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七卷

禅林僧宝传 第十一卷

禅林僧宝传 第十二卷

禅林僧宝传 第十三卷

禅林僧宝传 第十四卷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