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禅宗 禅宗典藏禅宗公案禅宗思想佛理禅机
 
 

禅林僧宝传 第二卷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5:01:58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禅林僧宝传 第二卷

  韶州云门大慈云弘明禅师

  禅师名文偃、姑苏嘉兴人也。少依兜率院得度。性豪爽、骨面丰颊、精锐绝伦。目纤长、瞳子如点漆。眉秀近睫、视物凝远。博通大小乘。弃之游方、初至睦州。闻有老宿饱参。古寺掩门、织蒲屦养母。往谒之、方扣门。老宿揕之曰、道道。偃惊不暇答。乃推出曰、秦时?度轹钻。随掩其扉、损偃右足。老宿名扌甚道踪、嗣黄蘖断际禅师。住高安米山寺。以母老东归。丛林号陈尊宿。偃得旨辞去、谒雪峰存。存方堆桅坐、为众说法。偃犯众出、熟视曰、项上三百斤铁枷、何不脱却。存曰因甚到与么。偃以手自拭其目趋去。存心异之。明日升座曰。南山有氅鼻蛇。诸人出入好看。偃以拄杖撺出、又自惊栗。自是辈流改观。又访乾峰。峰示众曰、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须是一。一透得更有照用。同时、向上一窍偃乃出。众曰庵内人为什么不见庵外事。於是乾峰大笑曰。犹是学人疑处在。乾峰曰、子是什么心行。曰也要和尚相委。乾峰曰、直须恁么、始得稳坐。偃应喏喏。又访曹山章公问。如何是沙门行。章曰、吃常住苗稼者。曰便与么去时如何。章曰汝还畜得么。曰学人畜得。章曰汝作么畜。曰著衣吃饭、有什么难。章曰何不道、披毛戴角。偃即礼谢。又访疏山仁。仁问、得力处道将一句来。曰请高声问。仁即高声问。偃笑曰、今早吃粥么。仁曰吃粥。曰乱叫唤作么。仁公骇之。又过九江、有陈尚书。饭偃而问曰。儒书即不问。三乘十二分教、自有讲师。如何是衲僧行脚事。曰曾问几人来。曰即今问上座。偃曰即今且置。作么生是教意。曰黄卷赤轴。偃曰此是文字语言。作么生是教意。曰口欲谈而辞丧。心欲缘而虑忘。偃曰、口欲谈而辞丧、为对有言。心欲缘而虑忘、为对妄想。作么生是教意。尚书无以詶之。偃曰、闻公常看《法华经》、是否。曰不敢。曰经曰、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且道非非想天、有几人退位。又无以詶之。偃呵讥之而去。造曹溪礼塔。访灵树敏公、为第一座。先是敏不请第一座。有劝请者、敏曰。吾首座已出家久之。又请、敏曰、吾首座已行脚、悟道久之。又请、敏曰、吾首座已度岭矣、姑待之。少日偃至。敏迎笑曰、奉迟甚久、何来暮耶。即命之、偃不辞而就职。俄广主刘王、将兴兵。就敏决可否。敏前知之。手封奁子、语侍者曰。王来、出以似之。於是怡然坐而没。王果至、闻敏已化、大惊问。何时有疾、而遽亡如是耶。侍者乃出奁子。如敏所诫呈之。王发奁得简曰。人天眼目、堂中上座。刘王命州牧何承范、请偃继其法席。又迎至府开法。俄迁止云门光泰寺。天下学者、望风而至。示众曰、江西即说君臣父子。湖南即说他不与么。我此间即不如此。良久曰、汝还见壁么。又曰、从上来且是个什么事。如今抑不得已、且向诸人道。尽大地有什么物、与汝为缘为对。若有针锋许、与汝为隔为碍。与我拈将来。唤什么作佛、唤什么作祖。唤什么作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将什么为四大五蕴。我与么道、唤作三家村里老婆说话。忽然遇著本色行脚汉。闻与么道、把脚拽向阶下、有什么罪过。虽然如是、据个什么道理、便与么。莫趁口快、向这里乱道。须是个汉始得。忽然被老汉脚跟下寻著、没去处、打脚折。有什么罪过、即与么。如今还有问宗乘中话者么。待老汉答一转了、东行西行。又曰、尽乾坤一时将来、著汝眼睫上。汝诸人闻恁么道。不敢望汝出来、性燥把老僧打一掴。且缓缓、子细看。是有是无、是个什么道理。直饶汝向这里明得。若遇衲僧门下、好槌脚折。又曰、三乘十二分教、横说竖说。天下老和尚、纵横十字说。与我拈针锋许、说底道理来看。与么道、早是作死马医。虽然如此、且有几个到此境界。不敢望汝言中有响、句里藏锋。瞬目千差、风恬浪静。又曰、我事不获巳、向汝道。直下无事、早是相埋没也。更欲踏步向前。寻言逐句、求觅解会。千差万别、广说问难。嬴得一场口滑。去道转远、有什么歇时。此个事、若在言语上。三乘十二分教、岂是无言。因什么道、教外别传。若从学解机智得。只如十地圣人、说法如云如雨。犹被佛呵、谓见性如隔罗縠度。以此故知。一切有心、天地悬殊。虽然如是、若是得底人。道火何曾烧口。终日说事、何曾挂著牙齿。何曾道著一字。终日著衣吃饭。何曾触一粒米、挂一缕丝。然犹是门庭之说。须是实得与么、始得。若约衲僧门下。句里呈机、徒劳伫思。直饶一句下、承当得、犹是瞌睡汉。偃以足跛、尝把拄杖行见众。方普请举拄杖曰。看看北郁单越人。见汝般柴不易。在中庭里、相扑供养汝。更为汝念般若经曰。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众环拥之、久不散。乃曰、汝诸人。无端走来、这里觅什么。老僧只管吃饭屙屎、别解作什么。汝诸方行脚、参禅问道。我且问汝、诸方参得底事。作么生、试举看。於是不得已。自诵三平偈曰。即此见闻非见闻。回视僧曰、唤什么作见闻。又曰、无馀声色可呈君。谓僧曰、有什么口头声色。又曰、个中若了全无事。谓僧曰、有什么事。又曰、体用无妨分不分。乃曰、语是体、体是语。举拄杖曰、拄杖是体、灯笼是用。是分不分。不见道、一切智智清净。又至僧堂中、僧争起迎。偃立而语曰、石头道、回互不回互。僧便问、作么生是不回互。偃以手指曰、这个是板头。又问作么生是回互。曰汝唤什么作板头。永嘉云、如我身空法亦空。千品万类悉皆同。汝立不见立、行不见行。四大五蕴、不可得。何处见有山河大地来。是汝每日把钵盂噇饭。唤什么作饭。何处更有粒米来。僧问、生法师曰、敲空作响、击木无声如何。偃以拄杖空中敲曰。阿耶阿耶。又击板头曰、作声么。僧曰、作声。曰这俗汉。又击板头曰、唤什么作声。偃以乾佑元年七月十五日。赴广主诏、至府留止供养。九月甲子、乃还山。谓众曰、我离山得六十七日。且问汝、六十七日事作么生。众莫能对。偃曰、何不道、和尚京中吃面多。闻击斋鼓曰、鼓声咬破我七条。乃指僧曰、抱取猫儿来。良久曰、且道鼓因甚置得。众无对者。乃曰、因皮置得。我寻常道、一切声是佛声。一切色是佛色。尽大地是个法身。枉作个佛法知见。如今拄杖、但唤作拄杖。见屋但唤作屋。又曰、诸法不异者。不可续凫截鹤、夷岳盈壑。然後为无异者哉。但长者长法身、短者短法身。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举拄杖曰、拄杖子不是常住。忽起立、以拄杖击绳床曰。适来许多葛藤、贬向什么处去也。灵利底见、不灵利底著我热谩、偃契悟广大。其游戏三昧、乃如此。而作为偈句、尤不能测。如其纲宗偈曰。康氏圆形滞不明。魔深虚丧击寒冰。凤羽展时超碧汉。晋锋八博拟何凭。又曰、是机是对对机迷。辟机尘远远尘栖。夕日日中谁有挂。因底底事隔尘迷。又曰、丧时光、藤林荒。徒人意、滞肌尪。又曰、咄咄咄、力口希。禅子讶、中眉垂。又曰、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塞却咽喉、何处出气。笑我者多、哂我者少。每顾见僧即曰、鉴咦。而录之者、曰顾鉴咦。德山密禅师、删去顾字、但曰鉴咦。丛林目以为抽顾颂。北塔祚禅师作偈曰。云门顾鉴笑嘻嘻、拟议遭渠顾鉴咦。任是张良多智巧、到头於是也难施。偃以南汉乾和七年四月十日。坐化而示。即大汉乾佑二年也。以全体葬之。本朝太祖乾德元年。雄武军节度推官阮绍庄。梦偃以拂子招曰。寄语秀华宫使特进李托。我在塔久、可开塔乎。托时奉使韶州、监修营诸寺院。因得绍庄之语、奏闻奉圣旨。同韶州牧梁延鄂至云门山。启塔见偃颜貌如昔。髭发犹生。具表以闻。有旨李托迎至京师。供养月馀、送还山。仍改为大觉禅寺。谥大慈云匡真弘明大师。

  赞曰、余读云门语句。惊其辩慧涡旋波险。如河汉之无极也。想见其人、奇伟杰茂、如慈恩大达辈。及见其像、颓然伛坐胡床。广颡平顶、类宣律师。奇智盛德、果不可以相貌得耶。公之全机大用、如月临众水。波波顿见、而月不分。如春行万国。处处同至、而春无迹。盖其妙处、不可得而名状。所可知而言者、春容月影耳。呜呼、岂所谓命世亚圣大人者乎。

 
 
 
前五篇文章

禅林僧宝传 第一卷

景德传灯录 第三十卷

景德传灯录 第二十九卷

景德传灯录 第二十八卷

景德传灯录 第二十七卷

 

后五篇文章

禅林僧宝传 第三卷

禅林僧宝传 第四卷

禅林僧宝传 第五卷

禅林僧宝传 第六卷

禅林僧宝传 第七卷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