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 净土文集
 
 

《阿弥陀经》之注疏:s-33 阿弥陀经疏钞(明 袾宏)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2:12:1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返回目录

《阿弥陀经》之注疏:s-33 阿弥陀经疏钞(明 袾宏)

佛说阿弥陀经疏钞卷第一

明古杭云栖寺沙门袾宏述

此经疏钞。大文分三。初通序大意。二开章释文。三结释咒意。为顺诸经序。正。流通。三分。亦顺净业信行愿故。

○初通序大意(五) 初明性二赞经三感时四述意五请加

○初明性

灵明洞彻。湛寂常恒。非浊非清。无背无向。大哉真体。不可得而思议者。其唯自性欤。

通序经意。大文分五。自初明性。乃至五请加。今初明性。此经盖全彰自性。又诸经皆不离自性。故首标也。灵者灵觉。明者明显。日月虽明。不得称灵。今惟至明之中。神解不测。明不足以尽之。故曰灵明。彻者通也。洞者彻之极也。日月虽遍。不照覆盆。是彻而未彻。今此灵明。辉天地。透金石。四维上下。曾无障碍。盖洞然之彻。靡所不彻。非对隔说通之彻。云洞彻也。湛者不染。寂者不摇。大地虽寂。不得称湛。今惟至寂之中。莹净无滓。寂不足以尽之。故曰湛寂。恒者久也。常者恒之极也。大地虽坚。难逃坏劫。是恒而未恒。今此湛寂。推之无始。引之无终。亘古亘今。曾无变易。盖常然之恒。无恒不恒。非对暂说久之恒。云常恒也。非浊者。云有则不受一尘。非清者。云无则不舍一法。无背者。纵之则无所从去。无向者。迎之则无所从来。言即此灵明湛寂者。不可以清浊向背求也。举清浊向背。意该善恶圣凡有无生灭增减一异等。大哉二句。赞辞。大者当体得名。具遍常二义。以横满十方。竖极三际。更无有法可与为比。非对小言大之大也。真者不妄。以三界虚伪。唯此真实。所谓非幻不灭。不可破坏。故云真也。体者。尽万法不出一心之体。体该相用。总而名之曰真体也。不可思议者。如上明而复寂。寂而复明。清浊不形。向背莫得。则心言路绝。无容思议者矣。不可思者。所谓法无相想。思则乱生。经云。汝暂举心。尘劳先起。是也。又法无相想。思亦徒劳。经云。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及。是也。故曰心欲缘而虑亡也。不可议者。所谓理圆言偏。言生理丧。经云。凡有言说。皆成戏论。是也。又理圆言偏。言不能尽。经云。一一身具无量口。一一口出无量音。如善天女。穷劫而说。终莫能尽。是也。故曰口欲谈而词丧也。又此经原名不可思议。故用此四字总赞前文。盖是至理之极名也。末句结归。言如是不可思议者。当是何物。惟自性乃尔。言性有二。兼无情分中。谓之法性。独有情分中。谓之佛性。今云自性。且指佛性而言也。性而曰自。法尔如然。非作得故。是我自己。非属他故。此之自性。盖有多名。亦名本心。亦名本觉。亦名真知。亦名真识。亦名真如。种种无尽。统而言之。即当人灵知灵觉本具之一心也。今明不可思议者。惟此心耳。更无余物有此不思议体与心同也。若就当经。初句即无量光。洞彻无碍故。二句即无量寿。常恒不变故。三四句即灵心绝待。光寿交融。一切功德皆无量故。五句总赞。即经云。如我称赞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末句结归。言阿弥陀佛全体是当人自性也。又初句明无不照。即用大。二句静无不含。即相大。三四句迥绝二边。即体大。五句总赞。所谓即三即一。双泯双存。辞丧虑亡。不可思议。末句亦结归自性也。又初句言照。即解脱德。二句言寂。即般若德。三四句言寂照不二。即法身德。五句总赞。末句结归。例上可知。又以四法界会之。则清浊向背。是事法界。灵明湛寂。是理法界。灵明湛寂而不变随缘。清浊向背而随缘不变。是理事无碍法界。不可思议。是事事无碍法界。以此经分摄于圆。亦得少分事事无碍故。末言自性。亦是结属四法界归一心也。

○二赞经(二) 初总赞二别赞

○初总赞

澄浊而清。返背而向。越三祇于一念。齐诸圣于片言。至哉妙用。亦不可得而思议者。其惟佛说阿弥陀经欤。

上言灵明湛寂之体。本无清浊向背。毕竟平等。惟是一心。今谓约生灭门。以不如实知真如法一故。不觉心起而有其念。则无明所覆。失本流末。浑乱真体。故名曰浊。如澄泥沙。复使净洁。斯之谓清。即指转五浊而成清泰也。无明所引。弃觉逐尘。违远真体。故名曰背。返其去路。复使归还。斯之谓向。即指背娑婆而向极乐也。然此且就众生一期从迷得悟而言。似有澄之返之之迹。而于自性。实无得失。亦无增损。是故时浊时清。水非易性。忽背忽向。人无二身。所谓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也。三祇者。三阿僧祇劫也。僧祇解见后文。言三者。以释迦成道。从古释迦至尸弃。历七万五千佛。从尸弃至燃灯。历七万六千佛。从燃灯至毗婆尸。历七万七千佛。云三祇也。备经多劫。远之又远。而今不越一念。疾超生死。一念者。即能念阿弥陀佛之一念也。诸圣者。佛及菩萨也。自凡望圣。隔之又隔。而今不出片言。直登不退。片言者。即所念阿弥陀佛之片言也。至哉二句。赞辞。至。极也。至极而无以加也。妙者。即上四句总明妙义。用者。力用也。夫垢心难净。混若黄河。妄想难收。逸如奔马。历恒沙无数量之劫。轮转未休。攻三藏十二部之文。觉路弥远。而能使浊者清。背者向。一念顿超。片言即证。力用之妙。何可思议。用从体相而出。故止言妙用也。末句结归。言如是妙用当是何经。惟佛说阿弥陀经。足以当之。或问。小乘且置。只如诸大乘经。广如山积。云何妙用偏赞此经。答。修多罗中虽具有此义。未有如此经之明且简者。故夫称性而谈。正直而说。非不圆顿。而澄浊返背。方便未彰。其余法门。或浩博而难持。或幽深而罔措。今但片言名号。便入一心。既得往生。直至成佛 。即方便而成圆顿。神功胜力。不归此经。将谁归乎。又前是性德。今是修德。前是自性清净。今是离垢清净。乃至性尽障尽等。互融不二。如教中说。

○二别赞(四) 初先出说经所以二统论净土功德三特示持名为要四广显持名所被

○初先出说经所以

故我世尊。乍说三乘。终归一实。等颁珍赐。更锡殊恩。

承上。此经具有如是不可思议功德。故佛说此经。良有以也。乍者暂也。暂时之说。非究竟也。三乘者。乘本无三。权说有三。谓声闻缘觉菩萨也。终者对乍而言。实者对权而言。言世尊始成正觉。演大华严。大教难投。随众生根。说三乘法。后乃会权归实。悉与大车。故曰等颁珍赐。此如来一代时教之大致也。而于其中。复出念佛一门。不论大根小根。但念佛者。即得往生。亦不待根熟。方乃会之归实。但往生者。即得不退。喻如不次之擢。荫序之官。恩出非常。名殊恩也。又殊恩复含二义。一者念佛是恩中之殊。二者持名念佛。又殊恩中之殊也。

○二统论净土功德

指四十八之愿门。开一十六之观法。愿愿归乎普度。观观宗乎妙心。

上赞净土法门之胜。今于净土。先出余经。然后较量此经更为殊胜。愿门。观法。具在二经。言从初愿以至愿终。无非尽摄众生同生净土。自初观以至观末。悉是空假中道圆极一心。由此一心。出生大愿而成正觉。即以本愿还度众生。而归一心净土法门。二经大较。意盖如此。

○三特示持名为要(二) 初较论要约二究明利益

○初较论要约

又以愿门广大。贵在知先。观法深玄。尤应守约。知先则务生彼国。守约则惟事持名。举其名兮。兼众德而俱备。专乎持也。统百行以无遗。

即前大本观经。较而论之。知持名尤为要约也。广大者。以四十八愿。帲包幽显。统括圣凡。广大恢宏。茫无畔岸。入之必有由渐。故贵知先。传曰。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深玄者。以门分十六。事匪一端。而复妙观精微。初心靡及。操之必得其要。故应守约。轲氏曰。守约而施博者。善道也。云何知先。由生彼国。近事如来。如是大愿。庶可希冀。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故以求愿往生为先务之急也。云何守约。良以观虽十六。言佛便周。佛虽至极。惟心即是。今闻佛名。一心执持。可谓至简至易。功不繁施。而万法惟心。心清净故。何事不办。剎那运想。依正宛然。举念欲生。便登彼国。是则难成之观。不习而成。故以持名念佛。所守尤为要约也。天如谓大圣悲怜。直劝专持名号是也。举名者。佛有无量德。今但四字名号。足以该之。以弥陀即是全体一心。心包众德。常乐我净。本觉始觉。真如佛性。菩提涅槃。百千万名。皆此一名摄无不尽。专持者。众生学佛。亦有无量行法。今但持名一法。足以该之。以持名即是持此一心。心该百行。四谛六度。乃至八万四千恒沙微尘一切行门。摄无不尽。故名守约。

○二究明利益(三) 初因成二果证三总结

○初因成

从兹而万虑咸休。究极乎一心不乱。

不念佛前。念念尘劳。所谓一剎那间。九百生灭。生住异灭。分剂头数。无量无边。天眼莫觑。名万虑也。此万虑者。甲灭则乙生。俄去则倏返。百计除之。终莫能得。今以持名之力。正念才举。杂想自除。喻如师子出窟。百兽潜踪。杲日照霜。千林失白。名咸休也。故永明谓有人数息。觉观不休。念佛称名。即破觉观。此其验也。休之又休。穷其源本。故云究极。至于一心不乱。是为成就念佛三昧。

○二果证

乃知匪离跬步。宝池涌四色之华。不出户庭。金地绕七重之树。处处弥陀说法。时时莲蕊化生。珍禽与庶鸟偕音。琼院共茆堂并彩。

既得一心不乱。始知莲华行树。种种庄严。并非心外。何必耳听金言。方是弥陀说法。娑婆印坏。始名净土文成者哉。然则珍禽庶鸟。琼院茆堂。何劣何优。何净何秽。故曰西方在目前也。

○三总结

盖由念空真念。生入无生。念佛即是念心。生彼不离生此。心佛众生一体。中流两岸不居。故谓自性弥陀。唯心净土。

承上殊因妙果。正由念佛至于一心。则念极而空。无念之念。谓之真念。又念体本空。念实无念。名真念也。生无生者。达生体不可得。则生而不生。不生而生。是名以念佛心入无生忍。如后教起中辩。故知终日念佛。终日念心。炽然往生。寂然无往矣。心佛众生者。经云。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盖心即是佛。佛即是生。诸佛心内众生。念众生心中诸佛也。故云一体。中流两岸者。娑婆喻此。极乐喻彼。始焉厌苦欣乐。既焉苦乐双亡。终焉亦不住于非苦非乐。所谓二边不着。中道不安也。自性弥陀。唯心净土。意盖如是。是则禅宗净土。殊途同归。以不离自心。即是佛故。即是禅故。彼执禅而谤净土。是谤自本心也。是谤佛也。是自谤其禅也。亦弗思而已矣。

○广显持名所被

此则理之一心。全归上智。亦复通乎事相。曲为钝根。

理事一心。详见后文。今谓自性唯心。正指经中理一心不乱言耳。上智乃克承当。钝根未能领荷。故此一心。不专主理而亦通事。以事一心。人皆可行。所谓夫妇之愚不肖。而与知与能者也。如天普盖。似地普擎。大造之中。无弃物故。

○三感时(三) 初总叹二别叹三结叹

○初总叹

奈何守愚之辈。着事而理无闻。小慧之流。执理而事遂废。着事而迷理。类蒙童读古圣之书。执理而遗事。比贫士获豪家之券。

上言佛慈双被智愚。今言众生不体佛意。有善教。无善学。故可叹也。守愚者。愚而甘愚。小慧者。慧而不慧。良以事依理起。理得事彰。事理交资。不可偏废。着此执彼。厥弊等耳。蒙童喻全愚。昏稚未开。仅能读文。了不解义。所谓终日念佛。不知佛念者也。贫士喻小慧。昔有窘人。路获遗券。见其所载田园宫室。金帛米粟。种种数目。大喜过望。自云巨富。不知数他人宝。于己何涉。所谓虽知即佛即心。判然心不是佛者也。是故约理则无可念。约事则无可念中吾固念之。以念即无念。故理事双修。即本智而求佛智。夫然后谓之大智也。

○二别叹

然着事而念能相继。不虚入品之功。执理而心实未明。反受落空之祸。

上文双揭二病。今于二病。别举其尤。谓着事而信心不切。固无足论。假使专持名号。念念相继。无有间断。虽或不明谛理。已能成就净身。品位纵卑。往生必矣。所谓士人作榜尾登科亦不恶。但恐榜上无名耳。安得以守愚病之。乃至执理而心实了明。亦不必论。假使骋驰狂慧。耽着顽虚。于自本心。曾未开悟。而轻谈净土。蔑视往生。为害非细。所谓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者也。问。何故不咎钝人。反抑利者。答。利者恃才高举。常谓远胜钝人。今为此说。使知画虎弗就。反落一筹。冀彼知非。回心念佛。非曰抑之。实惜之耳。

○三结叹

遂使垂手徒勤。倚门空望。上孤佛化。下负己灵。今生以及多生。一误而成百误。甘心苦趣。束手死门。无救无归。可悲可痛。

垂手者。古云。嫂溺援之以手。倚门者。王孙贾母云。汝朝出而不还。则吾倚门而望。今谓众生没于苦趣。佛援之如垂手深渊。众生背觉合尘。佛念之如倚门望子。援之虽殷。念之虽切。深沉不起。远逝无还。是孤佛化也。下负者。凡厥有心。定当作佛。故佛教持名。欲人念我自心。成我自佛。而漠然不信。宁不负己灵乎。今生多生者。生生堕落。无有穷已也。一误百误者。此生蹉过。多劫难逢也。入苦趣。似蝇蛆饫于厕中。赴死门。类牛羊就乎屠肆。莫为救拔。无可归凭。岂不哀哉。

○四述意(三) 初愧己不德二明己所尚三原己释经

○初愧己不德

袾宏。末法下凡。穷陬晚学。罔通玄理。素鄙空谈。画饼何益饥肠。燕石难诬贾目。

上明念佛获如是益。不念佛招如是损。故述己意。惟崇念佛。今初先以钝根自量也。末法。则生之不时。下凡。则报之不胜。穷陬。则见之不广。晚学。则智之不深。事且未能。况复知理。明所言不足取信于人也。素鄙者。自知浅劣。愧鄙空谈。所谓耻其言而过其行也。画饼可知。喻空谈也。燕石者。似玉而非玉者也。贾胡者。西域贾人善别宝者也。昔有得燕石者。自谓瑜瑾。骄眩俗目。冀得重售。以示贾胡。曰。石也。大惭而返。喻依稀见道。仿佛不真。明眼人前。堪作一笑。

○二明己所尚

祗承先敕。笃奉斯经。望乐国为家乡。仰慈尊如怙恃。

既揣钝根。事必师古。祗者。敬也。世主玉音。法王金口。均名曰敕。笃奉者。奉之至也。乐国言家乡者。寂灭净土。乃当人安身立命处。而舍离故里。飘泊他乡。游子伶仃。唯有思归一念而已。慈尊言怙恃者。父曰吾怙。母曰吾恃。佛以大慈大悲。接引众生。是怀我以圣胎。饲我以法乳。即今内外身心。莫不荷其恩力而得成立。劬劳之德。昊天罔极。而乃叛弃本生。螟蛉异姓。惟应怀慕终身。左右无方。定省不违而已。

○三原己释经

仍以心怀兼利。道贵弘通。慨古疏鲜见其全。惟数解仅行于世。辞虽切而太简。理微露而不彰。不极论其宏功。俦发起乎真信。顿忘肤见。既竭心思。总收部类五经。直据文殊一行。而复会归玄旨。则分入杂华。贯穿诸门。则博综群典。无一不消归自己。有愿皆回向菩提。展此精诚。乞求加被。

未能自利。先能利人者。菩萨发心。故不忍独善其身。心怀兼利也。兼利之道。弘法为先。而此经注疏。今多泯没。稽古无由。虽一二仅存。略举大端。未畅厥旨。宏功者。即不可思议功德也。不知此经具有如是功德。则疑而不信。信亦不真。疏钞之作。不容已也。肤见者。肌肤在表。所入不深。喻浅见也。浅见奚能测佛深义。而以救世心殷。顿忘其陋也。心思者。心之官则思。尧舜之圣。尚竭心思。我何人斯。庸可忽也。部类者。专谈极乐大本等五经也。文殊者。文殊般若经。专称名字一行三昧也。杂华者。以华严性海为宗。明教非权浅也。群典者。引诸经论以证明。言非臆见也。详如义理部类二门。及后经文中辩。消归自己者。明不专事相。究其归着。悉皆消化融会。归于我之本性。良由世出世间。无一法出于心外。净土所有依报正报。一一皆是本觉妙明。譬之瓶环钗钏。器器唯金。溪涧江河。流流入海。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也。回向菩提者。凡所修为。咸愿往生。是名回向。而向无他向。回向西方者。回向自性也。末二句。蹑前起后。欲兴善事。必仗佛加。菩萨且然。况复凡品。精者无二。诚者不虚。古谓精诚之极。鬼神与通。而况三宝大慈。悯念众生。犹如赤子。但有利于众生。精诚求之。宁不加被。

○五请加

归命娑婆说法主。西方接引大慈尊。不可思议佛护经。舍利文殊诸圣者。二土六方遍尘刹。过去见在及当来。无尽三宝咸证知。惟愿慈悲摄受我。我今妄以秽土见。蠡测如来清净心。仰承三宝大威神。加被凡愚成圣智。使我言言符佛意。流通遐迩益含灵。见闻随喜悉往生。同证寂光无上果。

12345678910... 19下一页
 
 
 
前五篇文章

净宗祖师传记:净宗七祖省常大师

《阿弥陀经》之注疏:1762 阿弥陀经要解(明 智旭解

净宗祖师传记:净宗八祖莲池大师

《阿弥陀经》之注疏:1761 阿弥陀经义疏(宋 元照述

净宗祖师传记:净宗九祖藕益大师

 

后五篇文章

净宗祖师传记:净宗六祖延寿大师

净宗祖师传记:净宗五祖少康大师

《阿弥陀经》之注疏:s-91 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明

净宗祖师传记:净宗四祖法照大师

净宗祖师传记:净宗十三祖印光大师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