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 净土文集
 
 

常寿师兄:这条路,直直地走下去,就是净土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2:12:2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视频群常寿师兄分享2013年5月16日)

今天主要是想和师兄们分享一下末学这两年来的修行体会和坚持功课的过程。或许是星期一才过百万趁新鲜刚出炉吧,才会受邀来参加今晚的分享。其实群内百万、二百万的师兄比比皆是,早期这些精进师兄们的榜样力量,一直是支撑着未学能走到今天的最大动力。说真话,谈到该如何坚持功课这项议题,实在轮不到未学来此班门弄斧,末学一则惭愧一则惶恐,等会儿如果有说的不对或不周到的地方,尚请师兄们见谅、包容。

接下来的分享,末学就直接用第一人称“我”来称呼自己了。

首先我先说说我学佛的因缘:我之所以会学佛,首先要感谢我生命中的两位大菩萨,一位是生我养我教我育我的父亲,一位是我从小学一年级就抱在手里坐在浴间门口看妈妈洗衣服的妹妹。

学佛因缘

我的父亲在2008年1月往生,从生病到往生只有短短四个月。在这之前我未学佛、不信佛。

我读的第一部经就是《地藏经》,当时父亲人在加护病房里,他在里面住了一个多月,我们天天坐在病房外面读,也读了一个多月。

因为父亲治病的过程中发生了太多太多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事情,而他往生前的示现也和《地藏经》上所描述的一模一样。我对那股冥冥中的无形力量感到很害怕,所以在他往生之后我正式皈依佛门。当时不懂,纯粹只是因为怕。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障碍父亲、把父亲往死里拉的力量,就是父亲的业力,就是他累生累世的冤亲债主。

父亲的往生带给家人极大的悲痛,住在医院内感染败血症而往生,而且往生前没有留下遗言,没有和家人道别,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忽然间被送到了加护病房,而且从此就再也没有清醒过来。

后来听一位当代高僧大德的经,其中说到:“加护病房其实就是人间的地狱。”为此我曾经痛哭了好几天,因为自己竟然把自己最亲爱的父亲送去受地狱之苦。人间之大不孝莫过于此。诵经时每思及此,总是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或许是佛菩萨的刻意安排,我虽皈依了但并未开始学佛。只是一直很想念父亲(我非常爱他),经常梦到他,每次都是哭红了眼醒过来。到澳洲后这种情况才慢慢好转,因为有了一种距离感,让我不觉得父亲已经往生了。

然后2010年3月,我的妹妹又在一次检查中意外发现得了乳癌。父亲往生前的一切情境又历历在目,我陷入一种极度的恐惧和不安之中,以为又要失去一位家人。

我当时人在澳洲,心急如焚但又帮不上忙,只是一直交待她,去找当时皈依的师父,请师父帮忙。感恩师父慈悲,为妹妹办了几场三昧水忏的法会并且给妹妹交待了些功课。

5月手术,一切顺利,肿瘤比之前评估要小很多,只是初期,切除乳房后不需化疗。

6月小孩放假我回台湾看望妹妹,然后去拜访师父并感谢他。

7月底回澳洲,我发心学佛。从此人生观有了极大的转变。找到离家最近的净宗学会,开始了我的学佛之路。当时我的功课是诵《无量寿经》《阿弥陀经》。

和六部曲的因缘

来年的1月也就是2011年1月,我回台湾探亲,有一位在澳洲认识的台湾佛友打电话给我,约我去拜见一位师父,说是她们家的恩人。就在当天晚上我梦到父亲,在梦中父亲拿着电话好像有急事要告诉我,但我怎么找就是找不着电话,醒来后既自责又懊恼。

隔天到寺院,一见到那位师父,我就像个小孩子忽然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大声地哭了起来。因为那位师父竟然和我日夜思念已往生的父亲长得非常相似。

情绪平复后,我把一切向师父报告,师父问我功课情况,我据实回答,当时师父告诉我一句话,他说:“你必须从基础的经典学起,这样以后的路才能走得长久。”记住了师父的话,回澳洲后,我把《无量寿经》抛开,开始想什么是基础的经典?因为在我内心里,我认定师父的话正是父亲对我修学上的指引,也正是那晚在梦中的电话里要告诉我的话。

不久,在学会法宝结缘处,顺手结缘了一张关于诵《地藏经》治病的光盘,莫名地找到了地藏七网站,接着我花了两个月时间,看完网站的说明、介绍,日记、次第、讲解后,我很肯定的知道,这就是我该学习的基础经典——《地藏经》。然后我自己在家里学大拜,读《地藏经》,我开始登记功课。

就差不多在我登记功课那几天吧,家里又传来了噩耗。和我同年龄的妹婿竟然也得了大肠癌而且已经第三期了。妹婿学佛30年,就和我身边的佛友一样,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看书,听听经,念点佛号,参加法会,跑跑寺院做早晚课等。听到妹婿的消息后,我更加坚信离开学会改修六部曲是父亲对我多么慈悲的救度。

所幸,目前他们夫妻俩人,恢复情况良好。

学佛后我告诉自己,生我无法掌控,但死我一定要明了,我一定要知道自己以后的往生处去,我一定要见到弥陀如来亲自来迎接我。我不要像父亲一样,对生无法自主,对死亡感到恐惧,只留给子孙无尽的哀伤与不舍。

感恩家人用他们的病体度我、化我。感恩地藏王菩萨,一再为我示现地狱相,一再为我安排修学因缘。

我从我父亲的往生,切实感受到冤亲债主的存在,是真实不虚的。

我从我妹妹的身上,体会到忏悔法门的不可思议和真实利益。

我从我妹婿的身上,知道学佛必须靠实修,必须向内求。

我从我身边佛友们的情况了解到(我身边念佛二、三十年的佛友很多很多,但每个人都一身病,一堆问题),学佛不必和人家一起赶热闹,那非究竟,不是我们要去追求的。

这两年来我都和学佛的朋友在一起,所听到的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法师或佛友往生的不少,但几乎都是临终业障现前、意识不清、得癌症往生的,很少听到有人是身无病苦、预知时至、清清楚楚往生的。

所以我选择六部曲就是觉得应该先忏悔业障,然后再身心清净地念佛求往生。

因为,这条路,直直地走下去,就是净土。

修学经过

我从2011年的3月开始上网登记功课。我的身边都是专修念佛法门的佛友,自己没打过七,不认识任何师兄,不知道什么是群,当然也没加入任何群。所以第一年我可以说是在艰辛与孤独中度过。但是我始终跟在大部队里走,虽说是后段班也跟的很辛苦,但终归是没离开亦步亦趋紧跟在后。就这样跟了一年之后,觉得自己实在快跟不下去了,完成功课变成是件很困难的事,甚至都有想要放弃的念头,心想再不找人帮忙真是不行了。

专心修行的第二年

就在我独自修学一年后, 2012年3月我给莲岛师兄发了个消息,我向莲岛师兄求助,请她帮助我。从此和师兄结下了此生最珍贵的法缘,在这一年二月的时间里,我一直跟在她身边,由她带领着我修行。因为当时自己就是一心想精进,就是为了想好好坚持功课,就是认定了非修六部曲不可。

师兄对我的要求很高也很严格。在功课上从不打折扣对我的功课盯得很紧。而我自己对自己当然也不马虎,我们都听过一句话,“天助自助者,自助者人恒助之”,当我们在寻求别人帮助的时候,我们首先要要求自己,鞭策自己。自助而后才能有他助和天助。

我记得我曾经这么对师兄说过,我说,从今以后我决定放下自的知见,对你交待的功课不会有任何意见,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你要求什么我一定努力做到好。我一定做到“老实、听话、真干”,而我也确实做到并信守承诺。

所以这一年二个月我从拜忏困难、功课坚持不下去,一直到现在假日时可以30忏连拜,花7小时的时间来完成早课。理由很简单,就是我做到了“老实、听话、真干”这六个字。

在学习这部分,师兄则是一再强调《修行次第》的重要性,要我反复地读不停地看,并且要求我要落实。

我是从去年的9月开始参加视频共修的。在没视频共修前都是独自一人在家功课,和别的师兄也没什么交流,除了每周一次固定地汇报功课,遇到功课做不下去或现业人难受了,我也经常从学习资源去找寻力量和答案。这段时间,我在学习上也做了许多加强的功课。这些准备功夫在我修行的路上打下了一定良好基础。

从去年11月咱们视频群成立之后,在实践这部分也有了落实的机会。

这是我真正成长,真正获得最大提升的一部分。从刚开始的经常犯错,在犯错中改过,忏悔,忏悔完再修正。修正完再错再改,再调整。

一次一次地调整心态,扩大心量,一次一次地认错、道歉,放低自己,有一次我就很委屈地说,有时会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小孩,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后不但没有得到母亲的安慰,反倒还会受到一顿责备。师兄告诉我,对,就是这种感觉,转心的过程就是这种感觉。

在我担任义工的这段时间里,犯了错通常我都会自己事后反省并向师兄忏悔。不能有私心,凡事都要为师兄们着想,以师兄们的利益为最大考虑。这就是在磨我的个性,用不停地做事来磨我的个性。

但有个大原则:虽然担任义工但不能影响功课。因为修行初期一切都要以功课为重,修行初期大量拜忏是占大便宜的事。往往前面一两年,这个过程就难、痛苦,就像爬山坡一样,比较慢,比较难,但是这个情况一定要克服的。

在功课、学习、实践是有先有后的,一直到现在的三者并重,缺一不可,都是循序渐进的,在什么阶段该侧重什么,一步一步来。

因此我这半年多来,虽然担任着咱们网络道场的义工工作,工作量其实也挺大的,但我每天依然坚持定课,而且也依照着原定的计划涨忏加忏,丝毫不敢在功课上有所懈怠。

这一年二个月做功课的情况

当时师兄给我提出了几个要求,其中有二项要点,就是连拜和每天功课不能间断。

一、连拜的过程

记得第一次18分钟5连拜,那真是拼了老命也无法完成的。几次拜下得趴着喘两口气才爬得起来,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当时我答应过师兄我一定做到“老实、听话、真干”,拜完后我一定再补上30-50拜。

一直到第四天时才终于能把5个忏串起来一起拜,虽然还是很累,但至少已能做到趴下能爬起的地步了。之前我5个忏是要分3次才能完成的。

这是我第一次连拜的情况。

从5-10则是差不多走了50多天, 10忏连拜坚持了一个多月,10忏到20忏坚持了5个月,去年柔忏时受了点影响,接着一直是保持在20忏以上,3月开始长到30忏。从5个忏慢慢长到30忏花了一年的时间。

从这过程师兄就可以看得出来,我的忏其实长的很慢的,换句话说,我的每一步在跨出去之前都是非常踏实的。功课没有忽高忽低,就算有点波动,那也都是小小波动。然后,我的拜忏功课就几乎都是在早上就必须完成的。

接着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师兄是如何重视连拜的。

在这里也我偷偷告诉各位师兄一件事,看师兄拜忏我曾经哭过好几回,因为她是20忏连着拜,连偈子都没有休息的,而且不是为了自己的功课量在拜,是为了咱们这个群而拜的。

就在我忏量刚长到30忏的时候,有一次和师兄同一组,我一般在周一到周五是没办法连拜那么多的,因为要为家人准备早饭,只有在假日才行。就在30个忏快拜完时,忽然看见,师兄贴了个小动画在公屏上,而且贴的就是我拜忏的动作。当时自己心里还喜滋滋的,想说,难道是在表扬我,是在夸我动作流畅标准来着。但师兄没说我也没问。

隔天在和师兄的一次谈话中我才知道,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她那个小动画是在提醒我,不能离开拜垫太久,人要留在拜垫上,而且还批评了我一顿,说怎么看我一溜烟人就不见了。

我只好赶快解释,只离开了三次,去洗手间、肚子饿吃点东西,也换件衣服,不过5-6分钟的时间而已。

我说,因为每次拜到10到12忏就会感觉累了,一累就会想借去洗手间让自己喘口气歇歇,所以一直突破不过去。

她就说,那不行。一定得挺过那种累才能体会到拜忏的轻松和不累。事后证明确实是这样,被批评了之后,从那天起,我开始去克服那种累,累就放慢点速度,但不到最后一刻不离开拜垫,就算必须去洗手间也是快去快回。

连拜的好处,师兄们我亲身体验了,而且也真实受惠了。现在拜忏可说是愈拜愈轻松愈拜愈舒服,有时30个忏拜下来竟然比之前拜1个都还来得轻松。有时甚至会忘了自己是在拜忏。心里安定快乐,而且是那种破茧而出后的快乐,是那种从心里往外散发出来的快乐。

二、不间断功课的最大考验

12下一页
 
 
 
前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劝修易行道往生净土

净空法师:净土难信,难在你听到了、遇到了,不能接受

净空法师:净土法门,不用证阿罗汉、辟支佛、菩萨那么多阶

印光大师:人之一生成败,皆在年幼时栽培与因循所致

印光大师:君子则因祸而得福,小人则因祸而加祸

 

后五篇文章

印光大师:统救大苦小苦之法

印光大师:统救大苦小苦之法

律航法师净土释疑:六道轮回是否可信凭据是什么

隆藏法师:净土溯源诸经所在尽在弥陀

大安法师:信有顿有渐净土学人起信之路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