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 净土文集
 
 

刘素云老师:我为净土鼓与呼(之一)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2:12:3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尊敬的各位法师,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晚上好。很高兴相隔九个月之后,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我上一次来香港是去年的六月中旬,来香港参加《大经解演义》学习分享报告会,是六月二十九号离开香港回哈尔滨的,到现在正好是九个月的时间。可见时间过得多么快,我觉得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样。这一次来香港,大家都知道,因为师父他老人家八十七岁寿诞之日,表示祝贺。再一个,就想把这九个月我在家里,按同修们的话说,刘老师一直在家猫着,你在家里都猫着都干些啥,来向大家汇报汇报。一是向师父他老人家汇报,二也向各位同修们做一个汇报。

我这次来香港讲的大题目是「我为净土鼓与呼」,这是总的大题目,一共是讲十个小时,每天两个小时,从今天开始到二十九号结束。然后每一天又有一个小题目,比如说今天在大题目的下面那个小题目就是「感恩姐姐代妹表法」。然后每天都有一个不同的小题目,就是这样的。我今天为什么要讲这个题目,我在来之前我就想,因为我姐姐往生这件事情,可以说引起了比较大的轰动,我听说有的外国同修都往国内来电话或者来短信,询问这方面的有关情况。我想我这次来香港,这个题目可能也是同修们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我就把它安排在第一天来讲,省得大家心里放不下。今天我就讲讲「感恩姐姐代妹表法」。

我想先和大家报告一下,我姐姐这次往生表法,她的因缘是什么。在光碟里我曾经说了一部分,有一部分在光碟里我没有说,我今天想在这里就把这个情况如实的告诉各位同修们。我姐姐表法她的因缘是这样的,去年六月份我来到香港以后,因为那一次两个方面,就是协会这方面,还有活动那方面,一共是安排了十节课,还有三个答问。在答问的过程当中,很多同修提出来关于往生的问题。从这些问题里,我感觉到大家还是对往生极乐净土信念不是那么太足的。当时我想,从咱们净土法门来说,信解行证这四个方面,信解行都具足了,还缺一个证。因为前三方面,比如说有咱们《无量寿经》的会集本,这可以说是第一善本,有黄念祖老居士的《大经集注》,有净空老法师的演讲弘传,那谁来作证?这就是如果这个证要具足了,那信解行证这四样就都圆满了。

我当时在香港没回哈尔滨之前,我就有个想法,现在急需一个表法的人,表什么法?表活着往生的法。因为现在很多人说,我也没看见什么叫活着往生,总是心里还有点犯嘀咕,不是那么太踏实的。我想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把活着往生这个法确确实实的表演给大家看,这对于大家修学净土法门的信念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我当时想这个作证,谁来作证?我可能有点不太谦虚,我掂量来掂量去,我想这个事还是我是最佳人选。昨天我跟同修说,大家都笑了。我说这个事我要去找别人,我说你来表演表演怎么活着往生。人家要说,刘居士你咋不表演,你为什么让我表演?这话还不好说。所以我想来想去,我觉得我是最佳人选。因此我就想这一次(就是上一次),回哈尔滨以后我就想来做这个工作。

回去以后我就跟我姐姐透点消息。我为什么要跟我姐姐透点消息?因为爸爸妈妈去世之后,可以说姐姐和我应该说是相依为命的姐妹俩。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个姐姐,妈妈和爸爸走了以后,姐姐尽了她姐姐的义务,也代替了妈妈,对我那个关爱是没可挑剔的。我想如果我突然的走掉了,可能我姐姐接受不了,那怎么办?我想我先给她透点消息,让她有点精神准备,否则到时候她万一接受不了怎么办,对她还是有点担心的。我记得我就给我姐挂了个电话。因为我俩住的地方相距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那么远,我在市内住,我姐在平房区住,所以见面的时候不是很多。我就跟我姐打了个电话,我说姐,现在特别需要一个表法的人。我姐说:表什么法?我说表活着往生的法。我说姐,这个事我怎么觉得我比较合适,我想表演表演,给大家做个样子。我姐当时电话里那头就说:小云,不行,你不能走,你得留下,因为你的任务还没完成。当时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没再往下说什么,我姐那头电话也没吱声,也没说什么,我这面也没说什么。过了大约一分多钟,我姐就说:小云,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你觉得姐表演不好吗?我说:没有没有,姐,我没那么想,我觉得咱俩还是我表演比较合适。我姐说:那不行,我来演。就这么三个字,我姐说「我来演」。我姐接着说了一句:小云,你放心,你相信姐姐一定能表演好。我说:我相信,我相信。实际这个时候跟我姐姐说这个,不是说我心里就想姐那你就表演,没我事了,我不是这么想的。我只是想给我姐透露个消息,让她有点精神准备,然后我该什么时候表演我就什么时候表演,这样她也就基本能够接受了,我当时就这么想的。

因为在离开香港的时候是六月二十九号,我记得中午和师父一起用餐,用完餐后我就给师父顶礼三拜。我每次见师父和离开师父我从来没哭过,我以前看有的同修见师父也哭,离开师父还哭,我还觉得挺奇怪,我寻思哭啥,见师父不高兴吗?离开师父也不高兴,那还可以再见!我就这么想的,因为我特别单纯。我还跟他们说,我说你别哭,你一哭你就看不清师父了。结果这一次,就是去年六月二十九号离开师父的时候,我给师父顶礼三拜的时候,我是硬把眼泪憋回去的,我当时心里确实是挺酸楚的。我当时心里在默默的跟师父道别,我心里是这么想的,我说师父,对不起您老人家了,弟子要先回家了,咱们西方极乐世界见。这是我内心的话,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别人谁都不知道。顶完礼以后出来,车就在门口等着,我上了车以后我就心想,司机师傅你赶快开车,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万一哭出来怎么办。结果那个师傅他不动,我也不熟悉也不认识,我还不好追师傅快点开车,那就搁车里坐着。我心里就想,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哭,我就这么想的。这个时候师父从我们用餐的那个屋出来,就往他住的那个屋走,我就目送师父的背影走进了那个大门。这个时候定弘法师从屋里出来递给我一个包包,当时我知道,那肯定又是师父给我拿的钱。我说定弘师,我不要钱,我不需要。实际我这个话,就是我已经要往生了,要走了,我不需要钱。定弘师说,师父给的,不能推辞,你必须得收下。那没办法,我就收下,我就直接递给小刁。然后这时候车才开,开了这一道,我就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师父了。当时就是这种感觉。所以回去之后,这个经过我没有跟姐姐学,我只说需要有个表演的,我想试试。我还是笑呵呵电话里跟姐说的,我想半开玩笑的说,别让她高度紧张。她该仔细扣我了,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不能说得太细,我只能透露点消息给她。这个就是我姐姐这次往生表法的第一个因缘,因为我把消息透露给姐姐。

第二个因缘,这是姐姐走了之后我才知道的,姐姐又有新任务。这个在光碟里你们看我姐她亲自说出来的,我也是在她跟前守着她的时候我听她这么说的。她告诉大家,我必须提前回家,我有新的任务。可能你们看过这光碟,对这句话印象应该还是满深刻的,那也是我第一次听见。再一个姐姐往生的因缘,就是后来她留下的三十五首偈子里体现出来的,就是要为弥陀传真音。传什么真音?就是末法九千年众生靠什么得度?靠这一部《无量寿经》,靠一句阿弥陀佛佛号,她就是要代弥陀传这个真音。

刚才我说的这三条,就是我姐姐这次往生表法的因缘,我这次说到这儿应该是说全了。因为我刚才说的其中有一小部分,我在光碟里没有跟大家说,我怕说了以后又引起轰动。因为有人总是担心我现在往生,别人不说,我就知道刁居士就因为这个都哭了两鼻子了。有一次她看了我写的东西,当时坐在我家床上就哭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小刁,你怎么看了,你哭了,你哭啥?那不行,这不行,今天不就是现场问师父吗?刘大姐她说要往生,师父你说行不行?当时那么多人就给师父跪下了,就是这件事。后来师父今天告诉她,说往不往生谁说了算?阿弥陀佛说了算,阿弥陀佛不来接她,她往生不了;来接她,该走就走。这回刁居士高兴了,回来跟我说,这回我心里有底了,阿弥陀佛不接你,你走不了,你自己别老想往生的事了。所以说往生这个事不是一件什么叫人挺担心的事,反正我是做好这个思想准备了,我就是几年前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了,现在我也不变,我还是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什么时候接我回家,我就什么时候走,随时随地做好准备了,我一分钟都不会耽误的。对于这个世间,我现在可以说没有什么牵挂,没有什么留恋,因为我知道那个本有的故乡是多么多么好!我回去以后我还可以长本领,我还可以倒驾慈航,我再回到娑婆世界来度众生,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那为什么非得要留恋现在这个世界,留恋这个所谓的家?不必留恋了。我现在真是做好了百分之百的思想准备,随时都可以走。我就简单把我姐姐往生表法的因缘,说了这么几句。

第二个我想跟大家交代一下我姐姐往生的经过。因为在光碟流通以后,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我看有这么几条,一条是有的同修们没有完全看明白,有些疑义。这很正常,因为那么长的光碟,大约都看完了,也得好几个小时。如果不是这么精简的话,要把当时录的全都制成光碟让大家看,没有三十个小时可能看不完。这个是压缩了,但是绝对是原汁原味的,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只是因为当时我们的设备不行,技术也不行,三个人录的,就看这一段谁录的更清晰一些,就把谁的用上了,是这样选的。所以我当时在光碟出的时候,我就说了,我说这个光碟我是从头至尾跟下来的,可以说它是真实的,没有任何编造,也没有任何加工,也没有任何杜撰。我记得在光碟里,我把这些话都说给大家听了。因为大家有的没看懂,所以今天我想把姐姐往生的经过,再比光碟更详细一点的跟大家报告报告。这是一个没听懂的。

再一个就是不太相信的,真能是这样的吗?比如说有的是同修也好,还是哪些人也好,在网上说,刘素青老菩萨是饿死的。还说出理由,为什么说是饿死的?因为在光碟上没看到有人喂她蛋白粉。这个名我记住了,因为他特别提到这个蛋白粉。我当时看到网上这个消息之后,我就笑了,我说这个人家看的也没错,确实是没喂她蛋白粉。而且她也不是饿死的。我姐姐是十一月十七号那天中午,光碟上有那一段,我们在一起吃的中午饭,我们围着一个小长的桌子坐在她的床上,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中午饭。那个是我姐可以说在人世间的、在娑婆世界的最后一餐,最后一顿饭,那是十七号的中午。十八、十九、二十这三天确实是断食,她没吃饭。她是二十一号中午走的,如果加上二十一号,一共是四天断食。但是我在这里可以坦诚的跟大家说,你就看她那个光碟录的每天的表情、表现,她哪像饿死的样?所以这个可能有些同修就是半信半疑,真是这样吗?这个是第二种情况。

第三种情况,不排除有些人比较排斥,比如有的人说我在编故事骗大家。看到这儿我也笑了,一是我不会编故事,二是这样的故事也编不出来,其他的故事如果说编编,可能还有点门。关于生死大事,关于往生的事能编故事,而且完全兑现,好像这个故事最起码我是编不出来的。我为什么说这个事的时候,可能有同修说,你怎么说得那么流利?因为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我之所以来我写个提纲,就是不要把那些重点东西忘掉,我起这么个作用。实际我不照着提纲,完全可以把它说得很顺畅、很顺畅的。因为这几点原因,所以今天我想把我姐姐往生倒计时的十五天,挑重点地方跟大家报告报告。因为在十一月七号之前,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我姐,偶尔有时候我俩通通电话,因为我对外打电话很少很少。

我十一月七号是到平房去看我的一位老师,去看我的一位同学。上午看我的同学,下午去看我的老师。中午上哪吃饭?我想我不能在我同学那儿吃,他身体不好;我也不能上我老师那儿吃,我老师年龄那么大了,都快八十岁了,我要去了,我老师还得忙乎给我做饭。后来我就让大云给我四外甥女打个电话,看看她在没在家。因为她要不在家的话,我姐不能下地开门,她不能行动,只能坐在床上。我一打电话,我四外甥女在家,我说那好,咱们就上我姐姐那儿去蹭饭,我们当时还开玩笑,我说上老太太那去蹭一顿饭。这样我们中午就到我姐那儿。因为她一直就像光碟上你们看的那样坐在床上,她面朝外,我一进门正好瞅着她,每次都是那么笑呵呵的。我一进门,我一看,我说老菩萨怎么见瘦了,要回家了吧?我姐说:快了,快了。就这个话,实际一点思想准备没有,我俩一见面就是这个对话。

后来,这一天是十一月的七号。十一月八号,就是我们见面的第二天,我早晨磕头的时候。人家在批我,说我什么你就靠信息,那我就还得这么照本实发,我就是得到的这个信息。你说我煽动也好,还是我怎么的也好,我不能编,我必须得把实际情况向大家如实报告。我是每天早晨三点钟磕头,磕到六点钟,三个小时。你想想我在磕头的过程当中是随着佛号磕头,这个时候我不可能动脑筋去想,想某一件事,或者是去想我姐姐往生,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想这个事。就这个时候,突然就出了这么一段话,我现在带来这三个小纸条是最原始的,你们看看我这小纸片就知道,真是当时临时找个小纸片我就写下来了。因为如果我要是磕完头,我再去想这段话,我想不出来。所以我必须停下磕头,马上找个小纸片,我就写出来了。这是十一月八号那天,是怎么说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说「你姐刘素青并非凡人,她是菩萨来度众生的,即将圆满,往生时间在一个月之内,往生殊胜,不用助念,自在往生,一切由佛菩萨安排」,这就是当时的原话。我当时一看时间是早晨六点十五分,就这个时间。你们可以看我这个小纸片,这就是废物利用,一个装药的小药盒,我剪开以后,里面纸是白的,我就用它来做记录,就这么一个小纸片。这就是十一月八号那天我得到这个消息。我一算,到十二月八号,还有一个月时间。

这个事儿我没有跟任何人说,我当时还想,这怎么回事?这是八号那天,就这个纸片我记了,我就记了,我就放到我抽屉里了。这是八号。十一月十一号,就是距离八号又过了三天,早晨七点三十分,因为我这上我把时间记下来。七点三十分,这个时候我磕完头了,我也吃完饭了,我就坐那儿刚开始听师父讲《科注》,我每天吃完饭以后我就进屋里去坐着听经了。这面师父的光碟放着,我坐着在听经,这时候就出了八句话。我一寻这八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就赶快又拿我那笔记本,我就把它记到本上了。这几句话是怎么说的?说「姐姐驾鹤西归去,上品上生见弥陀,姐是妹的好榜样,妹妹作偈送姐行。姐姐先行回家转,妹妹后面紧跟随,双双回归极乐土,再返娑婆度群萌。」因为这个东西你要过后我是想不出来的,所以我就拿个笔就记在我那笔记本上。当时我就想,「妹妹作偈送姐行」,这个偈子也不是我作的,这是我记下来的,我作不出来这个偈子,我哪有这个水平?

我当时,就是记下来之后,我就给我姐挂个电话,我说姐,有个偈子我给你念念。我姐说:什么偈子?我说:送姐行。我姐说:那你就给我念念。我在电话里,我就把这八句话,我就给我姐念了。念完了以后,我姐那面哈哈大笑,说了一句「我要回家了」。我这面也哈哈大笑。那个时候的心里绝对是法喜充满,没有一点悲哀。你看按道理,按人之常情,就我这么姐俩个,你说姐姐要往生了,妹妹能不难过吗?我一直到现在,我姐姐已经往生四个月了,我都没有一点悲伤、一点难过,我成天真是法喜充满,我可高兴了。就是这样,后来我不是说了四句话吗?我说「笑谈生与死,恰似唠家常,若是不看破,怎能这潇洒。」我真是在这里,我可以坦然的跟大家说,我姐姐潇洒,我也潇洒,我俩电话里这头那头全是开怀大笑。你看面对的是生死,按人之常情,是生离死别,可是我们没有那种悲哀的情绪,有的是法喜充满。这是十一号。

12345下一页
 
 
 
前五篇文章

刘素云老师:我为净土鼓与呼(之四)

大安法师:信有顿有渐净土学人起信之路

隆藏法师:净土溯源诸经所在尽在弥陀

律航法师净土释疑:六道轮回是否可信凭据是什么

印光大师:统救大苦小苦之法

 

后五篇文章

刘素云老师:我为净土鼓与呼(之二)

印光大师:劝女人生气后切勿喂养子女

念了三次“十念法”驱走了我的烦心病

净空法师:不生净土就堕三途

净空法师:不生净土就堕三途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