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7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3:59:5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7

 

  这天,龙君如果出战,岭国英雄很可能遭受损失,但他没有出来应战,可能是由于曲珠砍伤了他,挫败了他的锐气吧!

  在木古军营的北门,巴拉、曲珠和阿扎三位大将,咯咯--嗦嗦地大吼三声,冲入木古敌营,杀死了一百名敌兵。木古大将赞主帕瓦冈那急忙带上三种兵器,跨上他的追风红豺马冲了上来,先将三十几名岭兵砍死在刀下。杰日大臣扎巴桑珠上前迎战,被赞主一刀砍死。接着又砍翻了约六十几名岭兵。巴拉连唱歌的空儿也没有,迎上去跟他交战。二人刀来剑去,厮杀了约一顿饭的工夫,分不出胜败,便互相分了手,巴拉杀上前去砍死了约四十名木古兵士,木古将哈央艾嘎来战巴拉,巴拉抡起大刀,艾嘎惨死刀下。

  曲珠奋起长矛挑死了约三十多名木古兵,赞主前来迎战,两矛对刺,未分胜负。赞主将长枪挂在肩头,抽出战刀,拦腰砍断了曲珠的长矛,扑了上来,二人持刀相搏。曲珠抵挡不住赞主的刀锋,败退下去,顺路杀死了三十名木古兵。赞主也砍死了杰日方面的四十名兵士。

  阿扎巴玛扎巴冲上去杀死了四十名木古兵,哈央库雪和包钦二人挥刀上前迎战。曲珠从背后一刀砍死了库雪。包钦同阿扎举刀拼杀了几回合后,包钦终于抵不过阿扎的刀锋,掉头逃走,阿扎追了上去,从背后射去一箭,射中腰背,从肚脐中间穿出,立即落马而死。哈央珠杰果布上前迎住阿扎,将一支箭搭在弓上,唱歌道:

  歌唱阿拉塔拉塔拉,

  塔拉是歌曲的唱法。

  畏尔玛花火圹请明鉴,

  大自在天神请明鉴,

  魂山三界降魔神请明鉴,

  今日请把木古国王事来照看。

  这个地方你若是不认识,

  这是廷曲大河左岸边,

  木古兵在这里扎营盘。

  我这个人你若是不认识,

  我是自愿上阵杀敌的人,

  珠杰果布是名字,

  随侍赞主大将作参军。

  口出假话骗人的人,

  你野心太大逞英豪。

  我们未曾赶你们一头畜,

  却派来寻马骑兵象冰雹。

  我们未抢劫你们一块宝,

  却派来追盗部兵如风暴。

  我们未伤害你们一个人,

  却把我们制敌两大将头砍掉。

  还有众哈央与士兵,

  也惨遭毒手死多少。

  这些仇恨若不报,

  我就不算是英雄。

  我们的增援英雄包钦他,

  也在箭下丧了生,

  我要弯弓报此仇,

  射穿你脑门要你的命。

  如果让我来举例,

  同样的事情多的是:

  大鹏居住在须弥山,

  无爪的鸟雅难相比;

  雄狮据守在大雪山,

  胆小的老狗难相比;

  苍鹰翱翔在白石岩,

  小小蝙蝠难相比;

  猛虎居住在大森林,

  刺丛间的狐狸难相比;

  野牛奔走在青石山,

  滩头的黄牛难相比;

  野马疾驰在沼泽地,

  驼背的老马难相比;

  据守家乡的木古军,

  白岭狐狸兵怎能比?

  我手中射出这支箭,

  要将助战的两个岭崽子,

  还有敢死队和援兵,

  一个不留全杀死。

  如若放走一个人,

  我就等于是僵尸。

  听懂此话是甘露语,

  不懂不再作解释。

  珠杰果布唱完歌,就向阿扎王一箭射来,由于保护神的保护,只射落几块甲片,身体未受重伤。阿扎也把刀环挂在手指上,搭上一支箭,猛射过去,正中珠杰果布的胸口,当即栽下马去。在一片咯--嗦喊杀声中,阿扎又连射三箭,杀伤了约九十名敌兵。紧接着,岭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上,射出的箭支,象冰雹降落;挥动的长矛,象流星穿空;古司刀尖火星乱迸,套索稍头红电闪烁;喊杀声好象千雷轰鸣,死伤者的哭叫声象山崩地裂一般,木古军队损失惨重。岭军获得全胜。司号兵吹响了收兵的号角,岭军收兵回营。丹玛、巴拉、嘎代、辛巴、玉拉、冬迥、协尕尔,道庆,阿扎王、曲珠,弥里王,阿达鲁毛等十二名英雄护卫在大军的后面。木古的贡俄达潘,钟果巴增,冬桑尕鲁等三名大臣,看见岭军收兵,前来追赶,每人各射一箭,射中了丹玛、嘎代与巴拉,只射落几块甲片。三位大将掉转马头,与敌将交锋。先是放箭对射,接着挥矛互刺,最后持刀砍杀。岭军其他英雄也都回马前来助战,三位木古大臣这才逃回本营。

  在这以后,木古的将领们立刻都集聚在龙君军帐。由于一下子损失了大将魔主和扎热为首的许多哈央与将士,龙君气得昏倒在地,大臣们赶快拿来檀香水,洒到他身上,这才苏醒过来。他圆鼓鼓的眼睛,闪着血一般的红光;脸色阴森森的,好象石山上笼罩了一层云雾。说道:“这么多大臣、哈央和兵士都被杀身亡,怎样向国王禀报呀!特别是损失了魔主这样的大臣,太不幸了。我定报此仇!”说罢,穿戴上甲盔,披挂上武器,就要出战。大臣们再三劝阻,怎么说他也不听。这时,大臣赞主从右边的席位上走出来,将一条干净洁白的哈达,献到龙君面前,唱了一曲不让龙君出战的歌,歌道:

  阿拉塔拉塔拉,

  塔拉是歌曲的唱法。

  自在天神东方的神,

  我恭恭敬敬顶礼你;

  畏尔玛花火圹助战神,

  我语调悦耳祈请你;

  魂山三界降魔神,

  我诚心诚意敬信你。

  这个地方你若是不认识,

  这是木古大军宿营地,

  公爵龙君军帐里。

  我这个人又是谁?

  不用说大家也都知。

  我是统兵一长官,

  管辖熊沟九部地。

  是木古国王御前臣,

  赞主帕巴冈那是名字。

  在坐的众大臣请倾听,

  我有这样几句话:

  天空游走的青玉龙,

  吼声隆隆真可怕。

  若无八部天魔来帮助,

  红电再闪力不大。

  雪山顶上的雄狮子,

  玉鬃满头真威武。

  若无狂风跟在身后边,

  玉鬃虽丰狗不如。

  盘踞森林的花老虎,

  六笑纹样子真可惧。

  若无檀香树林来掩护,

  笑纹美丽也象狐狸。

  翱翔山岩的白胸鹰,

  六翅飞起来真威势。

  若无清风来随伴,

  翅力再强也是象公鸡。

  三界的命主龙君你,

  上阵打仗真英雄,

  若无众臣来协助,

  单枪匹马难取胜!

  今日同敌人交战时,

  心肝一般的魔主猛虎将,

  还有以扎热丹巴为首的,

  不少木古兵和哈央。

  在同岭军交锋时,

  都在他们手下把命丧。

  虽说尽早报此仇,

  可使龙君你心欢畅。

  但今天星相不吉利,

  最好别把战场上。

  待到明日天黎明,

  第一钟果巴增大力汉,

  第二贡俄达潘神射手,

  无敌将冬桑尕鲁是第三;

  再加冬松色农王大臣,

  四人一同去出战。

  亡臣魔主的补充人,

  可派琼庆扎巴去,

  阵亡的扎热丹巴将,

  可由哈央达察来顶替,

  英雄赞主大臣我,

  也跟随众将同进击。

  三界命主龙君你,

  现在刀伤还未愈。

  请求今日留营中,

  好好服药把病治。

  待到明天出战时,

  如身体康复就同去。

  倘若你病体未复原,

  就安心卧床去休息。

  不管战事胜或负,

  都要禀报国王知。

  木古大军和战将,

  明天要进攻岭营去。

  谁能砍下来岭将头,

  谁能在战场把功立。

  一定按照旧军规,

  给予表扬与奖励。

  请求龙君听我话,

  不要出战留营里。

  赞主这样唱完歌,众将领都同声称是。龙君心想:“赞主也是一位有见识的人,他的话应该听。”便决定按他的主张办事,于是散会。

  龙君的刀伤,经过用药和念咒,很快就全好了。

  第二天清晨,木古的军队为了报仇,向岭营进发,在路途上,大家都说:“前几天我们拆除了河上的桥,昨天岭军是从哪里来的?"等走到廷河岸前,才发现河上有一座比以前更好的桥,心想岭军定有大神通。他们从桥上过了廷河,直奔岭国兵营。

  岭营听到哨兵报告木古军来了的话以后,官兵立即披挂上马;三军将士全副武装,集合在神子扎拉的军帐前,严阵以待。

  木古大将龙君、冬松色农、杂庆和达察四人,率领部下所有人马走在前面,赞主、冬桑、贡俄达潘、琼庆等四名将领在后边压阵,随着咯--嗦地三声呐喊,前面的几名大将每人射出一箭,射杀了岭军姜国的约四十名骑兵,接着拔刀冲了过来。玉拉、辛巴、珠鲁、道杰等四名岭将出阵迎敌,双方舞刀对战。只见龙君飞起一刀,砍中了道杰仁钦扎巴,砍落了几块甲片。由于道杰的保护神坚固防护,同时他也不该失于敌手,所以没有受重伤,仍然与龙君厮杀,不分胜负。

  玉拉同冬松色农相遇,二人挥刀交战,久久不见高低。最后,冬松的臂膀被玉拉的古司黎明刀砍伤,这才败下阵去。

  珠鲁同达察二人展开一场刀战,珠鲁一刀下去,砍碎了达察的头盔,但未伤着身体。达察还击一刀,砍落了珠鲁的几片铠甲,由于格萨尔大王护符保护,珠鲁也未受伤,双方未见输赢。

  龙君冲入岭军阵营,杀死了一百多名兵士,随后一刀砍杀了蒙古军一名大臣。蒙方将领达玛道庆与多杰仁钦上前迎战。龙君的大刀砍中了多杰,将其铠甲前襟砍成碎片,把有四种装饰的坎肩从接缝处砍开,左腋下受了一处刀伤。两名蒙古战将抵挡不住龙君的大刀,回头向神子扎拉的帐房逃去。

  杂庆砍杀了约四十名霍尔兵,辛巴迎了上去,舞刀厮杀,不分上下。杂庆将大刀放回刀鞘,伸出两只大手扑了上来;辛巴也把刀收起,两人各自抓住对方铠甲的领口,拉扯撕打,大约一顿饭时间,不见胜负。次后,杂庆向后一退,趁势冲入岭营,挥起巨拳,打死了十五名岭兵。这时,白帐霍尔的南拉托拜,黄帐霍尔的俄钦珠扎,热巴的吉楚卡玛尔,塘巴布的凯吉等四人上前迎战杂庆。杂庆张开大手往前扑,南拉也不后退,迎上去同他肉搏。杂庆一把抓住南拉的脚,要把他提起来往地上掼,帝角辛巴一见,忍不住满腔怒火,手提毒焰宝刀冲了上去,正打算要唱歌。杂庆心想:“我也许战不过这个人。”就未敢上前交战,避开辛巴向兵营中间冲去。神子扎拉从帐中,向杂庆射去一箭,但只是射落了几块甲片,没有伤着人。

  另一方,冬松色农与达察两员大将,也杀死了许多的岭军,在后压阵的四员大将也都气冲冲地奔向岭营,把岭军杀得东倒西歪。丹玛、巴拉、拉果、冬奔、阿贝尔等五名岭将前来迎战。他们先射利箭,后刺长矛,接着又持刀厮杀,混战一阵之后,赞主一刀砍碎了冬奔的铠甲,又一刀砍伤了阿贝尔,二人败下阵去。赞主也跟着杀到岭军当中。

  冬桑尕鲁与巴拉二人,没来及唱歌,挥刀就砍。最后,巴拉举起大刀,一刀劈下去,将冬桑从盔缨顶上一下子劈到了马背,劈成两半,从战马两旁栽了下去,巴拉上前割下首级,接着一边咯--嗦地喊杀,一边冲到木古大军中间,杀死四五名官兵。

  贡俄达潘持弓同丹玛对射一阵,眼看不能取胜,只好罢战而去。

  拉果杀死约二十名木古军以后,哈央玉俄挥刀迎面来战,拉果一刀砍去,玉俄的人头立刻滚到地上。三名岭将又杀死木古一百多名将士,使木军遭受很大伤亡。

  这时,在岭国兵营前,龙君一气砍杀了一百多名岭军将士,眼看就要冲到扎拉的军帐跟前。嘎代、冬迥、阿扎和曲珠四人急忙上前迎战,两家交锋约莫喝一顿茶的时间,四名岭将有些抵挡不住龙君的刀锋,正在这时,玛杰奔木惹山神化作闪光耀眼的白人白马,在十名幻身侍从的护拥下,前来迎战龙君。双方对杀一阵,龙君战他不过,转身冲到岭营东门,将南门国的三十多名士兵砍死在刀下。门国大将达哇叉赞上前迎战。龙君一刀砍去,达瓦叉赞的右侧边肋下受到轻伤。他又要举刀再砍。这时,玛杰奔木惹的化身前来迎战,龙君舍了达瓦转身交锋,抵抗不住,转身又窜到岭营的南门,杀死了前锋部队将士约四十名。莫努玛夏趋前迎战。龙君一刀下去,砍碎了玛夏的铠甲,那化身人又来与龙君交战。龙君心想:“我不管走到哪里,这个人都来追赶,我不是他的对手了。”这样想了以后,便往回逃,顺路又砍倒了约四十名岭兵。

  这时,双方伤亡都很重,同时天也已经大亮,木古军下令撤退,士兵们纷纷逃跑。丹玛连放三箭,杀死了约四十名木古兵。哈央达叉又出来迎战,被丹玛一箭射死,他背后的十五名残兵也中箭毙命。接着,丹玛、辛巴、巴拉、玉拉等为首的二十多名猛将一齐随后追击,每人射出两支箭,又杀死了一千多名木古兵。木古大将龙君与赞主、杂庆、贡俄达潘、琼庆扎巴、冬松色农等人,在各自的哈央副将护拥下,又拨转马头迎了上来。他们中间龙君首先出阵。你看他胯下骑着青龙压阵马,手里握着劈断蓝天刀,直起腰来用左手托腮,唱说明事理的歌,歌道:

  唵嘛呢叭咪吽,

  阿拉塔拉塔拉,

  塔拉是歌曲的唱法。

  供奉啊,我供奉大自在,

  赞颂啊,我赞颂畏尔玛花火圹!

  请魂山山神把我来照看,

  请众神保护木古国和国王!

  这个地方你若是不认识,

  这是那青夏道大草滩。

  我这个人你若是不认识,

  龙君三界命主是名字,

  虎沟九部我是一长官。

  唉唉,岭崽子鲁莽汉,

  要竖起耳朵听我言!

  花虎起身要归林,

  狐狸炫耀毛色为哪般?

  猛豹转身要上路,

  老狗追赶来为哪般?

  老鹰展翅要腾腾空,

  小鸟鼓翅来追为哪般?

  英雄我登程要回营,

  懦夫你尾追不放为哪般?

  魔主恰巴拉仁他,

  九十万大军中是上选。

  昨日清早这时辰,

  心肝般大将被杀在荒滩。

  这个仇恨若不报,

  我就不算是英雄汉。

  大臣扎热丹巴他,

  九万大军中是上选。

  也在昨天这时辰,

  身中毒箭命归天。

  无敌将冬桑尕鲁他,

  九大宗中是上选。

  凶猛象一头小狮子,

  昨天也一命丧黄泉。

  此外哈央将近一半,

  也惨遭屠戮倒在血泊间。

  还有士兵无其数,

  不是挨刀就中箭。

  你们谎话连篇成习惯,

  赌咒发誓就象往嘴里丢糌粑。

  说什么要到汉地去,

  却把我制敌二将来屠杀。

  我要给他们报血仇,

  我要向白岭索命价。

  尾追我的汉子实可怜,

  要叫你丧生在刀下。

  身后的部队全歼灭,

  岭营财物任我拿。

  古人的谚语这样说:

  乱吃饮食如过量,

  吃下酥油也会呕吐;

  恃强欺人如太甚,

  忠厚长者也要发怒。

  古人说的这句话,

  字字切贴有道理。

  岭国的猛将与众兵,

  战场取胜无节制,

  好比放债人利上又加利,

  吞下肥肉又把酥油吃。

  你们实在太霸道,

  贪心不足把人欺。

  世人都不时兴的事,

  岭国人想办到谈何易。

  尾追的岭军勇士们,

  谁个英雄就来交战。

  今天若不杀死他,

  我龙君就不算英雄汉。

  听懂此歌是悦耳的话,

  不懂歌儿不唱第二遍。

  唵嘛呢叭咪吽!

  龙君这样唱完歌,卡日色保骑着他的黑鬃雁黄马,怒冲冲地直奔龙君面前,结果被龙君一刀砍下,卡日色保受了重伤。丹玛、巴拉、嘎代、辛巴、玉拉等其他五名大英雄,来不及唱歌,立刻挥刀大战龙君。龙君抵挡不住掉头逃走。英雄们各个奋刀,随后追赶。王子拉果一枪挑死了哈央雍仲。另外的六名哈央也死在英雄们的刀下。木古军向后溃逃,六位英雄不约而同地一人拿出一根索套,紧紧尾追,抛出绳索去套木军的后翼将领。他们的套索分别套住了龙君、赞主、琼庆扎巴、贡俄达潘,但他们都砍断套绳逃走了。玉拉、曲珠、冬迥三人抛出的套绳,同时套住了冬松色农。冬松色农用刀连砍数次,没能砍断。玉拉等三个人扯紧绳索,不住地往回拉,终于拉下马来,象缠棉团一样将他捆了起来。辛巴、嘎代和弥里国王三个人套索上的铁勾子,从杂庆的背后勾住了三眷属兵器的连绳。他们很快用力往回拉,杂庆来不及用刀来砍,就被从马上拉了下来。嘎代和辛巴二人抓住他的左右手,背绑起来。丹玛、巴拉等几名英雄也前来相助,就象缠棉线球一样,也把杂庆捆绑起来。岭国的英雄们,便拉着俘获的二名木古大臣回到岭军兵营。

  木古的军队也回到兵营,官兵们都叫苦不迭,有的用拳头锤打胸膛,咚咚咚象擂鼓;有的暗暗抽泣,眼泪象断了线的念珠;有的嚎啕大哭,嘴角就象被丝绳给扯开------。

  这时,岭军的英雄战将都到神子的军帐集会。帐中上首是黄金宝座,神子扎拉两手叉腰,一腿伸直,一腿弯曲地坐在上面;左右是稍低的白银宝座,尼奔同姜王子分别坐在坐垫上;下首是辛巴丹玛为首的英雄们,分班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几个兵勇把俘获的两名木古大臣拉上来,拴在军帐门口的木桩上。勇士们在昨天与今早割下的敌人首级,由各自的侍臣拿来,丢在军帐门前。接着,神子扎拉依照常规,按地位高低给各位英雄勇士颁发了奖品,然后摆上茶酒饭食,宴请众将。给门口的两位木古大臣,也送去了足够的饮食。待到酒饱饭足以后,神子看了辛巴一眼,示意他审讯木古俘将。辛巴捋了捋胡须,抽了一袋烟,然后拿烟斗在面前的桌子上敲了三下,右手握定蛇头铁烟斗,左手拿起银饰烟口袋,开口说道:“遵照上面的命令,我来询问你二人,要记住,必须毫不隐瞒地回答我的问话。”说毕,用“悬崖滚石”短调唱歌道:

  唵嘛呢叭咪吽,

  阿拉塔拉塔拉,

  塔拉是歌曲的引子。

  上主白岭的索道尔神,

  日常赞颂的辛巴神,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

  请来把我的歌头引!

  这个地方你若是不认识,

  这是那庆夏多大草场。

  我这个人你若是不认识,

  在四大噶伦宝座上,

  帝角辛巴是我名,

  出生黄霍尔是战将。

  岭国英雄八十名,

  坐在为首的一坐垫。

  猛烈好象利箭飞,

  迅捷如同红电闪。

  木古两名男子汉,

  竖起耳朵听我言:

  云间日出降密雨,

  彩虹五色多美观。

  但是走到近前时,

  却是虚空看不见。

  木岭两家把仗打,

  说什么哈央战将多勇敢,

  但到眼前一交手,

  却是懦夫狐狸胆。

  你们本事有多大,

  我们心中已了然。

  归根结底一句话,

  木古国王众将官。

  辛巴的歌刚唱到这里,杂庆两膀一挣扯断了绳子,一把抓起冬松色农,就象老鹫抓羔羊一样夹到腋下,一阵风似地逃走了。以辛巴为首的英雄们一个一个地前去追赶。当追到快抓住的时候,畏尔玛战神又给杂庆鼓了一口气,他越跑越快,谁也追赶不上。岭将抱着能捉住的一线希望,一直追赶到廷曲河的桥边。由于忙于追赶,岭国的英雄们谁也没有携带武器,因此,每人只好抓起一块石头,向他抛打。但杂庆跑得很快,谁也没有打中。这时,杂庆解开冬松色农身上的绳索,两人各拣一块大石头。杂庆将羊皮袋大小的一块巨石托到手中,喊到:“喂,岭国的叫化子们,是好汉就到这边来!”说罢,唱歌道:

  歌唱阿拉塔拉塔拉,

  塔拉是歌曲的唱法。

  畏尔玛花火圹请明鉴,

  大自在天神请明鉴,

  魂山三界降魔神请明鉴,

  今天请把英雄我来支援!

  这个地方你若是不认识,

  这是廷曲大河桥这边。

  我这个人你若是不认识,

  我是野牛沟九百部落一长官,

  钟果巴增是我名,

  是手捉野牛的大力汉。

  快速象天空红闪电,

  力大如天铁黑铁钩。

  谁能同我比高低?

  我敢肯定是没有。

  岭崽子们仔细听,

  有句这样的古谚语:

  毛驴放声啊啊叫,

  想把玉龙吼声比。

  声不相似比不赢,

  毛驴烦恼在心里。

  我玉龙在半空轰隆隆,

  毛驴你难道不焦急?

  我刽子手射出天雷般的箭,

  定要把你白石山岩劈。

  乌鸦张口呀呀叫,]

  想把杜鹃鸟鸣声比。

  声不相似比不赢,

  乌鸦烦恼在心里。

  我杜鹃啼鸣多动听,

  你乌鸦难道不焦急?

  天空密雨濛濛落,

  粮仓宝藏定开辟。

  岭国的懦夫装好汉,

  想同我杂庆比高低。

  本领不同比不赢,

  岭崽子烦恼在心里。

  我杂庆壮语又豪言,

  汉子你心中难道不焦急?

  圆圆的石头打过去,

  要砸得你们烂如泥。

  虽然同是母亲生,

  力量和勇气却各异。

  今早用绳索捆绑我,

  是否想让我当奴隶?

  有一个谚语你请听,

  这谚语出自古人口:

  在雄狮你的嘴巴下,

  可曾想到家犬会溜走?

  在猛虎你的爪牙下,

  可曾想到狐狸会溜走?

  在雄鹰你的翅膀下,

  可曾想到小鸟会溜走?

  在骏马你飞奔的大路上,

  可曾想到野马会溜走?

  在岭国森严的营帐前,

  辛巴你可曾想我钟果会逃走?

  我的歌儿不再唱,

  唱的太多无作用。

  我手中拿的这石头,

  要砸向来追的众英雄。

  不把你们脑壳砸粉碎,

  我就不算是勇巴增。

  听懂此话是甘露语,

  听不懂不再作解释。

  杂庆钟果巴增这样唱完歌,就将手中的大石头抛了过来,正好打中姜王子玉拉。由于玉拉的运气好,并且有岭国众神的保佑,只是一时昏了过去。以辛巴二将为首的十几名英雄立即列开阵势,抛石与杂庆对打;以噶代与叉冬为主的其他几名勇将守卫在玉拉身旁。后来,杂庆君臣二人招架不住岭国英雄们打去的石头,拔腿就向廷曲河对岸逃跑。辛巴手里拣起山羊皮袋大小的一块石头,心里想:“今天事情不好,玉拉已被打死,我们活着又有啥好的!”于是,加劲一边追赶,一边拿石头雨点般地打过去。追赶了一阵子,辛巴和丹玛两个人跑在前头,心想为了给玉拉报仇,就是死了也无可悔恨的。辛巴又想到杂庆刚才唱的歌,应该给他回答。他就喊着说:“别逃!别逃!木古的汉子,你若是逃跑,就不算是英雄。”说罢,用悬岩滚石短调唱歌道:

  唵嘛呢叭咪吽,

  阿拉塔拉塔拉,

  塔拉是歌曲的唱法,

  黑、白、花三种魔鬼神请鉴临,

  天、龙、宁三种尊神请援助,

  世界雄狮大王的众战神,

  请降临此地把敌人来降伏!

  这个地方你若是不认识,

  这是廷曲河桥这边厢。

  我这个人你若是不认识,

  阿钦十二大部落我为长。

  帝角辛巴是我名,

  又是噶伦又是无敌将。

  不发怒我象观世音,

  发怒时我是活阎王。

  我这毒焰炽燃刀,

  不用是一条白绸巾,

  一挥舞就是勾魂牌。

  我这小红千里马,

  不骑和百马一般同,

  一骑上四蹄比风快。

  你们两个狗崽子,

  请竖起耳朵听我的话!

  你豪言壮语说的震天响,

  辛巴我一句不听它。

  如果我来举例说,

  它的道理是这样:

  玉龙在天空轰隆隆,

  是否想闪红电光?

  雷鸣乃是夏天的事,

  三夏过后就成哑巴无声响。

  你杜鹃叫声宏亮亮,

  是否想去沟口沟脑转一趟?

  莺啼乃是春天的事,

  三春去后就成哑巴无声响。

  你杂庆的豪言哇啦啦,

  是否想抛石把人伤?

  已经给玉拉造成灾难,

  就要砍你杂庆脑袋把命偿。

  除了这个结局外,

  还会有啥路让你走?

  即便暂时跑回家,

  终久要落到岭军手。

  大山不管有多高,

  总是屹立在蓝天下;

  江水不管有多长,

  总是流淌在桥梁下;

  奔驰飞快的千里马,

  总是被压在鞍子下;

  凶悍的木古大力臣,

  一定被踏在岭人脚底下。

  你这白尾巴达黎狗,

  我雄狮哪会放你逃?

  你这毛茸茸美狐狸,

  我猛虎哪会放你逃?

  你这灰溜溜小山雀,

  我老鹰哪会放你逃?

  你这狂跑的千里马,

  我白嘴野马哪会放你逃?

  你这杂庆红嘴巴小恶棍,

  我辛巴哪会放你逃?

  我手中这块圆石头,

  要砸你们两个木古臣。

  打得你外露的四肢全折断,

  打得你内脏的鲜血往外喷。

  打得你脑浆涂满地,

  否则我辛巴是死人。

  听懂此话是甘露语,

  听不懂不再作解释。

  唵嘛呢叭咪吽。

  辛巴唱完这愤激的歌以后,与丹玛同时把手中的石头丢了出去。辛巴的石头虽打中杂庆,但未伤着他。丹玛的石头把冬松色农打了个仰面朝天。杂庆心想:“这是不是罗喉石。”走到跟前叫了一声男子汉,抓住冬松的头顶摇晃了三下。冬松色农说:“我怎么啦!”说完站立起来,东倒西歪地头也不回就往回逃。他二人回到木古兵营后,大家都围上来问候道:“你们两人是怎么逃回来的?”官兵上下皆大欢喜。

 
 
 
前五篇文章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8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9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10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11

星云法师:生活的情趣·迷悟之间 95 读后感

 

后五篇文章

星云法师:生活的情趣·迷悟之间 94 无怨无悔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6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5

星云法师:生活的情趣·迷悟之间 93 再生

《格萨尔》经典大战:木古骡宗之部4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