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欧阳竟无:覆魏斯逸书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0:45:1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欧阳竟无:覆魏斯逸书

 

  三十余年,得公赐书,无任愉快。顾赐在二月朔,而覆乃在五月下弦者,讲学之说,不容不慎也。且有须俟数文脱稿后意乃得达者,最要是《大密严经叙》文,乃渐晚年论定之学说。文成而清明节近,归宜黄修先人墓。十有八年,一亲乡里,伤心惨目,乱后孑遗。知政少年不识疾苦为何物,兆乡民打死科长之变,于是有致熊天翼书。回支那内学院,作《夏声说》,应粤友《夏声》发刊词,寄去而胡展堂死矣。然讲学不可以已,作《孔佛》,昨成,而今覆书。是以若是迟迟也。

  来书不识太玄能得昌黎、涑水尊许与否。世叔直探孔子者也,玄何足云?有堪千古者在,尊许与否又何足恤?诚学之士,与之谈佛易契,与之谈儒亦入也。耳入之俦,儒难与之徵信,佛亦资之稗贩耳。经藏充汗,佛之幸亦儒之幸,是说也,识超宋明,千载希声,小儒封锢,乌足语是,而世叔尚矣!

  至谓渐以遯之无不利,置正直而谈因果,毋乃迳庭。渐之学佛,与他人异。我母艰苦,世叔所知。病魔生死,儒既无术应我推求,归根结蒂之终,下手入门之始,亦五里堕雾仿佛依稀。乃于我母谢去之一时,功名富贵,饮食男女,一刀割断,厕足桑门,四方求师友闻道,转展难偿,甚矣其苦也。三十年读书,求诸西方古人,乃沛然有以启我。家不幸,女兰,十七,从予学于金陵,予以刻经事入陇,归则夭殁。中夜号恸,既已无可奈何,乃发愤读书,数数达旦。于是《瑜伽》明,唯识学豁然。乃有滇游,四方之士日至。子震元,英迈有志,又游泳毙,发愤读《般若》,读《华严》,读《涅槃》,次第洞然。驯而至于近年,融会贯通,初无疑义,乃有论定学说。一知半解,诚有以窥见而不谬者在也。返而读孔子书,诚有与宋明诸君子堕封锢之说者异也。此则是渐学佛之明效大验者,彰彰在也。

  元年客北平,与蒯若木、章太炎、李正刚、孙少侯及其他多人谈,有举佛义陋程朱义者。太炎曰:诚是,然程朱是自义,今乃借义。须知古人智予而不可慢也。予应之曰:诚是,吾智不及程朱,吾福胜程朱,乃有佛义而可借也。抑今思之,程朱何尝无福?若使启其封锢,丰其浥注,以圣人之书疏圣人之书,其不胜于诸贤之凡情世智说经万万欤?以宋明诸贤聪明研得,其不胜于下走劣陋研得万万欤?而不能然,徒失于封锢,可慨也夫!此吾所以佩世叔之识高千古也。研得几何,何以教我也。

  今世唯物学行,阶级资产万力摧破,乃并批判及孔。孔子真髓至理,不昭白于天下,腐烂陈言,苟且谈之,其何以应海潮罡飓之趋势?念先畴之畎亩,又何以播厥百谷于天下欤!

  (1936年5月21日)

  (选自《内学杂著》卷下,《欧阳竟无先生内外学》第十二册)

 
 
 
前五篇文章

欧阳竟无:覆陈伯严书

王子文:礼念弥陀道场忏法卷第四

王子文:礼念弥陀道场忏法卷第六

王子文:礼念弥陀道场忏法卷第七

王子文:礼念弥陀道场忏法卷第八

 

后五篇文章

欧阳竟无:与章行严书

欧阳竟无:《心经》读

欧阳竟无:精刻大藏经缘起

欧阳竟无:《经论断章读》叙

欧阳竟无:《维摩诘所说经》叙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