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许止净:金刚经感应事迹 目录 序 语译说明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0:54:0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许止净:金刚经感应事迹 目录 序 语译说明

  《金刚经》感应事迹200例

  印光大师  鉴定

  许止净    辑录

  郑金坤    语译

  目  录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金刚经功德颂序》印光大师

  语译说明

  《金刚经感应事迹200例》

  一、往生净土

  二、临终瑞相

  三、得长寿

  四、得回生

  五、愈疾病

  六、救杀戮

  七、脱刑系枷锁

  八、救水火险难

  九、消罪报

  十、感神灵

  --------------------------------------------------------------------------------

  香  赞

  炉香乍爇(音zhà  ruò),法界蒙薰(音xūn勋),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

  南无(音ná mó)香云盖菩萨摩诃萨! (三称)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三称)

  南无金刚会上佛菩萨! (三称)

  开经偈(音jì记)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姚秦三藏法师 鸠摩罗什 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稀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故名阿那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燃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

  “不也,世尊。如来在燃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稀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

  “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稀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稀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即为第一稀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稀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

  “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肢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即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即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即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著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

  “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复次,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于燃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即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燃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燃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燃灯佛即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燃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

  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即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即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

  “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

  “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

  “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

  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即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

  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

  “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著,是故说不受福德。”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即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

  “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补缺圆满真言

  唵(音ong)。呼卢呼卢。社耶穆契。莎诃。(念三遍)

  金刚赞

  断疑生信,绝相超宗,顿忘人法解真空,般若味重重。四句融通,福德叹无穷。

  南无金刚会上佛菩萨 (三称)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唐三藏法师 玄奘 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回 向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普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

  《金刚经功德颂》序

  六度,是菩萨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要法。但如仅有五度,就像盲者,般若则像向导,五度如果没有般若,就不能究竟到达彼岸,不能称为“波罗蜜”;而般若如心,五度如身,般若如果没有五度,也不能究竟到达彼岸,不能称为波罗蜜。如果二者具足,则一一度都可究竟到彼岸,都能称为波罗蜜。(译者注:六度,又称为“六波罗蜜”,包括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智慧。)

  《金刚经》,是发菩提心、行菩萨道的人遍修六度的轨范。因经文简略,所以只举布施为例。如果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行布施等,就能度脱一切众生,而不见能度之“我”,与所度之“法”,以及受度的众生相,则能四相不生、三心不得,无所住而生其心,无所得而成佛了。

  因此,受持《金刚经》中哪怕四句、三句、两句、一句的人,功德也难以言说;受持全经的人,功德更不可思议。所以,从古到今,都有许多人读诵,其中能顿悟自性、彻证唯心,生登圣流、死归安养(西方极乐世界)的人,不可胜数。其次,读诵《金刚经》可以消除罪业、增长善根、转祸为福、化愚痴成智慧的例子,就更多了。

  许止净居士选取古今典籍中的感应事迹,分类述颂;他的友人刘契净,又为这些事迹作注解,使读者都知道《金刚经》义理渊深,功德广大,生正信心,努力效法前人修行,随其功行浅深,也能得到种种利益。

  《金刚经》中,释迦牟尼佛说:“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如果读者能发至诚心、恭敬心受持读诵《金刚经》,便能跻身未来诸佛之中。愿大家共同努力!

  民国十三年甲子中秋日古莘常惭愧僧印光释圣量 谨撰

  --------------------------------------------------------------------------------

  《金刚经》受持读诵说明:

  ●念诵时,从经题开始,念到末尾“回向”完毕为止,为一卷圆满。如念多卷,重复即可。

  ●“我读不懂,怎么办?”——这是圣人释迦牟尼所说的最伟大的经典之一,我们凡夫正因为不懂,所以才更应该多读、常读。不要管是否能够理解经文“意思”,只管读下去,反复读,“经读千遍,其义自现”。

  ●不论是否读懂,只要以恭敬心读、以至诚心读、经常读、劝他人读,功德、福德无量无边、不可思议,果报不可思议!

  ●读诵速度:宜紧凑,开始一般30-40分钟,随着逐步熟练、能够背诵,就能缩短到25、20、15分钟左右。能背诵后,就能随时随地念诵了。

  ●发愿受持:坚持读诵,功德利益巨大,不要一曝十寒,不要自欺欺人。

  --------------------------------------------------------------------------------

  印光大师 亲笔记录的《金刚经》感应

  安徽的马其昶(音厂),字通白,是当今(指民国时期)的文学大家,著述非常丰富。起初,只是研究儒学,不知佛法。近十数年来,才知道佛是大圣人,佛教中有不可思议的事,因此每天念诵《金刚经》,兼念诵佛号,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他的第三个女儿,名叫君干,嫁给方氏,很聪明,通文理,有古代烈女之风,通白非常喜欢她。君干在提倡女学方面,不遗余力。她起初肄业于上海的“务本女塾”,然后受北洋大臣袁公聘请,在天津开办女子师范学校,后来又游学日本,以广博见闻。但对于佛法,绝无信仰。

  民国十五年五月,君干产后得病,痛苦难以忍受,通白怜悯她,对着她念诵《金刚经》。君干一听到念经声,就身心安乐。等到经声停息,又觉得痛苦,通白于是彻夜为她念经。她忽然坐起来,叫父亲停下不念,像好人一样,还说:“我对《金刚经》所说的道理,都已经悟到了。”便想现大人相,说无生法,期望一切见闻的人,同种善根,谎称家里太狭窄,想到医院休养。因通白与女婿方时简,同住京城,租房共住,所以家中的确不够宽敞幽雅。通白见她坚决,就叫她丈夫送她到德国医院,选择最好的房间安置她。君干叫丈夫与医院护士都离开后,她则合掌坐逝了。

  噫嘻,奇异啊!这与庞居士的女儿灵照,借“日食”骗父亲离座,她却据座坐脱的事情,有什么差异呢?李木公先生,素来不信佛法,听到通白说这段因缘(木公是通白的门生。民国十年秋,通白回安徽,经过上海,到木公家说起)后,全家归依三宝。《普门品》中所说的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岂能不信呢?而君干丈夫方时简的作为,反而被遮盖了,罪过实在非浅非小啊。

  (民国)释印光 记   郑金坤 译白

  语译说明

  本书所录感应事例,均出自民国许止净居士撰编、印光大师鉴定的《金刚经功德颂》一书,共200余例。原书附载于《观世音菩萨本迹感应颂》书后,于1926年出版发行,后多次印刷,流通全国以及海外,深受欢迎。

  随着时代的推移、佛教的复兴,受持读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的人越来越多。同时,人们也越来越需要这些感应事迹,来启发信心、巩固信心、解除疑惑。但这些在不同朝代、由不同人士用文言撰写的故事,文字比较古奥艰深,现在的学佛者、读者(特别是年轻人)大多难以读懂、无法理解这些故事的精彩内容,对受持、读诵、弘扬传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形成了较大障碍。

  所以,译者不揣浅陋,发心译白。文中较生僻的字,都标注了现代汉语拼音。重起书名为《〈金刚经〉感应事迹200例》,并附载《金刚经》现代标点本,以方便读者在阅读故事、起信之时,立即就能同时受持读诵经典,早沾法益。

  由于时间仓促,谬误疏漏之处在所难免,敬祈十方善知识予以指正。

  语译者:郑金坤  2006年10月

  --------------------------------------------------------------------------------

  ●唐高宗时,禅宗五祖弘忍,居湖北黄梅的东禅寺。他常劝人只要持诵《金刚经》,即自能明心见性,直了成佛。《传灯录》

  ●梁武帝请傅大士讲《金刚经》。大士刚升座,用尺挥案一下,就下座了。武帝愕然。志公大师说:“大士讲经完毕。” 《传灯录》

  ●唐时,五祖弘忍为六祖惠能讲解《金刚经》,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六祖大悟,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五祖即传给他衣钵。六祖于是南归广东,后来住曹溪(今广东韶关曲江)南华寺说法。《传灯录》

  ●南唐时,法眼文益说:“《金刚经》说:‘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且说叫什么作此经?不是黄卷、红轴的吗?莫错认了定盘星。” 《传灯录》

  ●唐时,朗州(今湖南常德)德山的宣鉴法师,在去澧阳(今湖南澧县)的路上,看到卖饼的老婆婆,于是买饼作点心。婆婆指着他所挑的东西问:“这是什么书?”答:“《青龙疏钞》。”婆婆问:“讲什么经?”答:“《金刚经》。”婆婆说:“我有一问,你如果答得上,我布施您点心;若答不上,您就到别处去。《金刚经》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不知您点那个心?”宣鉴法师默然,无法应答。他后来到了龙潭寺,说出自己遇到老婆婆对话的事,就将疏烧掉了。《传灯录》

 
 
 
前五篇文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四十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四十一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四十二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四十三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四十四章)

 

后五篇文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三十九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三十八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三十七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三十六章)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上册 (第三十五章)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