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九 究竟无我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2:12:3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九 究竟无我

 

  究竟无我①分第十七

  (白云按: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在善现起请分第二,须菩提问过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又重提这个问题?两次问意不同。前面为立菩萨行体而问,问如何住、如何修、如何降伏自己的心。世尊教修菩萨行者能如是住、如是修、如是降伏自己的心,即真是菩萨。而在此问意是为了菩萨行的障碍。问如何断除菩萨行中的障碍。)

  [古文]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

  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燃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燃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②。

  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燃灯佛即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③。

  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燃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

  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④。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⑤。

  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即不名菩萨。

  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

  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

  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注解]

  ① 究竟无我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可归纳为人无我和法无我。《楞伽经》卷一说:什么是人无我?离我我所,离诸客尘,不染不着。了知自心现的器界识身,都是因缘转生的妄想。去除了自我偏执,就确立了人无我观。什么是法无我?佛说的一切法,都是顺众生希望心的方便法门。不为名相束缚,不为法缚,就确立了法无我观。破了二种我执,不要又生出无我相。(“我相”虚妄,何来“无我相”)?这才是究竟无我。

  ② 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维摩经·观众生品》有一段舍利弗与天女的精采对话。舍利弗问天女:“汝久如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天女说:“如舍利弗还为凡夫,我乃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舍利弗说:“我作凡夫,无有是处。”天女说:“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是处。所以者何?菩提无住处,是故无有得者。”舍利弗说:“今诸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得当得如恒河沙,皆谓何乎?”天女说:“皆以世俗文字数故!说有三世,非谓菩提有去来今。”

  ③ 释迦牟尼 牟尼,意为仁、忍、寂,有大仁,能大忍,能至寂,所以世人尊称成道后的悉达多为释迦牟尼。

  ④ 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唐僧宗泐、如[王*巳]注解:如者真如也,不伪曰真,不异曰如。此真如体,贯彻三世,绵亘十方,非空非有,不变不迁,名如来性。若有所得,即非佛菩提也。

  ⑤ 一切法皆是佛法 入不二法门的菩萨,烦恼即是菩提,淫怒痴也是解脱。佛法世法无二法,真如妄如本一如。《楞严经》二十五圣各说圆通本根。从观六根任一根、观六尘任一尘入手,或观地水火风空识各大种性,都可悟得圆通。优波尼观白骨化成微尘,归于虚空,得阿罗汉;火头金刚化淫火为智慧,修成金刚身; 孙陀罗难陀观鼻端白而得菩提。五花八门,门门同归圣道。

  有凡夫才有如来,若无凡夫,则无有佛。也就是说,若无无明,则无般若智慧;若无三不善根,则亦无三善根;乃至若无八邪,也就无有八正道;若无十不善业道,也就无有十善业道;若无有漏之身,也就不能证得寂灭无为的法身;若无四颠倒,更不能远离颠倒而真正证得常乐我净的涅槃。一切法都是相反相成、对立统一的,此有故彼有,离此无彼,离彼无此,明此道理,可知一切法皆是佛法。

  禅宗四祖道信找到懒融和尚,懒融带四祖到山后小庵,那儿是懒融坐禅之处,见四周许多虎狼脚印。四祖摊开双手作惊异状,懒融说:“你还有这个在吗?”四祖在坐禅的大石上写了个佛字,懒融竦然震惊。四祖说:“你还有这个在吗?”四祖就这样点化了懒融。

  [释净慧注疏]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前来第一周为立菩萨行体,自下第二周为断菩萨行障。何者?前周之初。教菩萨起三行,涉行深者即忘怀而舍着:发迹近者或存能以自取。谓我能如是住,我能如是修,我能如是降伏,我即真是菩萨。夫有我即有住,有住即有障。无我即无住,无住即无障。住与不住相违,我与无我正反。有我之心,既迷无我之妙理;有住之执,亦障无住之真行也。夫行以趣果为功,障以碍道为用。障若不断,行无由成。障断行成,则菩提之果,指日可登也。为此义故,须菩提重请前章以发端,欲令如来绝彼证道之深累。

  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此答初请即断彼行障也。何则?夫存自者不能忘观。存他者不能忘境。其欲自他两灭者,莫若境观双尽也。是故,如来控前无度以尽境,引今无发以尽观。境尽故绝乎所度,观尽故绝乎能度。所度绝即他我灭也,能度绝即自我灭也。两我之执既灭,障道之累自静。由此论之,岂有一我为菩萨而为发心之物乎?故曰:所以者何,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也。须菩提既三行具请,如来但举一答。何也?夫发心为初,修行为次,降伏为后。发心为显摄道,修行为显成就道,降伏为显不退道。既初无发心者,而况修行乎?况于降伏乎?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断行障已,次断情疑。疑曰:若今时菩萨是无,昔日亦应是无。若昔日菩萨是有,今日亦应是有。昔若无者,释迦菩萨不应依然灯以得道。昔若有者,今时发心何得独云无耶。佛欲断此疑,故为斯问也。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玄悟圣旨,故答以无得也。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先述如是,美其言也。

  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

  次举得记,成其义也。夫授之为体,示果也。记之为义,定时也。然灯正觉既遥授以当来,则释迦菩萨岂即成于昔日?故论曰:以后时授记,然灯行非上。以后时授记,授记后时方得也。然灯行非上,昔行不得菩提也。解者或云三时授记,何其谬欤也!

  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疑曰:前举然灯明菩提不可取,今举然灯明菩萨不可得。若尔,本以菩萨得菩提,故曰如来。若无菩萨得菩提,则一向将无如来耶?今明诸法之如,以不异为义。如来之如亦尔。未证之前曰法如,已证之后曰如来。名虽二矣,体犹一焉。诸法之如目法,如来之如目人。法如既实有,则人如不无也。人如不无矣,则如来实有也。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疑曰:前无菩萨故,可使菩萨不得菩提。今有如来故,则如来自证菩提耶?佛欲断此执,故标而出之也。

  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夫前执菩萨得菩提,彼为不实。今谓如来得菩提,此亦为虚。故言实无有法佛得菩提也。前无菩萨故,言有得者应非实。今有如来故,言有得者应非虚。夫菩提者,以真如为其体。真如者,妙有妙无,非因非果,出心虑之表,绝言像之外。难以觉观求,难以身心得。而彼谓如来,得之于色心,求之以觉观,此其非妄。谁其妄乎?故维摩经曰:菩提者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不观是菩提,离诸缘故。

  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前明如来无所得,或谓如来一向不得菩提。为断此谤,故言如来所得菩提也。

  于是中无实无虚。

  疑曰:前言有得者非实,今言有得者非虚。何谓也?今断此疑。由有相之中无可得,说有得者无实。由无相之中有可得,说有得者无虚。无实,即遣有相之中有谤;无虚,即遣无相之中无谤也。

  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夫统诸法者,真如。证真如者,诸佛。佛既证其本,亦所以统其末也。由此言之,一切法皆是佛法。此更举其所得,示无虚也。

  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真如者,诸法之通体。然其诸法有顺真者,有违真者。顺真者真所持,违真者真所离。真所持者真处有,真所离者真处无。真处有者是名一切法,亦名佛法。真处无者,是名一切法而非佛法也。言即非一切法,就离相以为言。是名一切法,约即真而成义。此更举其不得示无实。

  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

  此更寄喻以示体也。譬如人身,指法身也。隐则称如来藏,显则名法身。出二障之表,故言长;周万像之内,故称大。

  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既悟圣旨,更对妄以明真也。何则?身有二种:一聚身,二依身。聚身以五阴为体,依身以真如为性。五阴则分而有限,真如则圆而无际。分有限者开彼我而为二,圆无际者泯自他而为一。彼我既开,称曰彼我。自他若泯,非复自他。言则非大身,则非自他之聚身。是名大身,即真如之依体也。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不名菩萨。

  疑曰:证菩提者是自行,度众生者是化他。昔无菩萨者,是无自行矣。今无菩萨者,谁复化他耶?佛欲断此执,故标而出之。

  何以故?须菩提,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我无,故无能度;众生无,故无所度;寿者无,故无恒度。此三若寂,即是人空。人既空矣,何有菩萨于其间而欲强度众生哉?

  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

  疑曰:证菩提者但自行,度众生者但化他,能自他兼利者,其唯清净佛土耳。若无菩萨者,谁复庄严佛土、欲自他两利乎?佛欲断此执,故标而出之。

  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上言庄严,显所严之土可不取。今言庄严,显能严之人不可得。所严可不取,即法空也;能严不可得,即人空也。人法俱空者,何有菩萨于其间而欲庄严佛土乎!

  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执有我者,既非菩萨。通达无我理者,真菩萨也。

  [白话解]

  这时,须菩提对佛说:“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无上菩提心,应怎么住?应怎样降伏那躁动奔驰的心?”

  佛告诉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无上菩提心,应立心灭度一切众生。当一切众生都被灭度了之时,又要明白,其实并没有灭度过一个众生。

  须菩提,你要明白,菩萨如果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便不成菩萨了。

  为什么这么说?须菩提,事实上没有发无上菩提心的法。

  须菩提, 你想想,如来在燃灯佛处,得到无上菩提的法吗?”

  “没有啊,世尊。照我理解佛说的真实义,世尊在燃灯佛处,没有什么法是得无上菩提的法。”

  佛说:“对了,你说对了。须菩提,确实没有什么法,可使如来得无上菩提。

  须菩提,如果真有得无上菩提之法,燃灯佛便不会给我授记,不会对我说‘你将来可作佛,号称释迦牟尼’。

  因为实在没有得无上菩提之法,燃灯佛才给我授记,说了这句‘你将来可作佛,号称释迦牟尼’的话。

  你明白了吗?“如来”是什么意思?见种种法都如同实际一样,就名为“如来”。

  须菩提,实实在在没有什么法可使佛得无上菩提。如果说如来得无上菩提,这无上菩提是什么样子?说实有吧,却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说虚吧,佛的智慧确实无可比拟,确实通晓如来实相。因此,这无上菩提无实无虚。因此,如来说一切法都是佛法。

  须菩提,我所说的一切法,亦不是一切法,只是名叫一切法。

  须菩提,譬如说某人高大。”须菩提接话:“世尊,如来说人身高大,不是真的高大,只是名为高大。”

  “须菩提,菩萨也一样,如果他说‘我应当而且能灭度一切众生’,就不说他是菩萨了。

  为什么呢?须菩提,确实没有什么法可以让一个人称为为菩萨。

  因此,佛说一切法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须菩提,如果菩萨说‘我应当而且能成就庄严佛土’,也不说他是菩萨了。

  为什么?如来说的庄严佛土,并不庄严,即庄严又非庄严,只是名叫为庄严佛土而已。

  须菩提,通达了无我法的菩萨,如来说这才是真材实料的菩萨。

 
 
 
前五篇文章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十 一体同观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十一 非说所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十二 化无所

戒嗔法师:戒嗔的白粥馆 戒言的饭碗

戒嗔法师:戒嗔的白粥馆 铁丝前的鹅

 

后五篇文章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八 持经功德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七 离相寂灭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七 离相寂灭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六 无为福胜

白话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白话解 金刚经注疏五 一相无相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